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零五章五色光柱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零五章 五『色』光柱

    隻見在那遠方天際盡頭,一道五『色』光柱衝天而起,連天接地,聲勢驚人以極。

    附近的天地元氣,更是風起雲湧,仿佛受到召喚一般,向著那光柱狂湧。

    僅僅幾息的功夫,四周的靈氣濃度,就大為減弱。

    要知道作為阿修羅王別府,這可是擁有一小型仙脈,雖在百萬年前,已被靈界修士斷根破壞,但其靈氣的濃密程度,依舊能與極品靈脈相比。

    可在那光柱出現以後,四周的天地元氣都被吸引了過去,這在頃刻之間,就變成了不適合修煉的荒蕪之所。

    林軒也算見識廣博,但這樣的變故也讓他心中驚愕。

    究竟發生了什麼?

    要不要過去看看呢?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,臉『色』陰晴不定的變化著。

    略一遲疑,林軒歎了口氣,原本此行已達到了預期的目的,以他謹慎小心的『性』格,原本是不想再繼續多事的。

    可琴心現在芳蹤了無,被傳送走了以後就一直沒有線索,那古怪的光柱會不會與她有什麼關係呢?

    林軒可不是好『色』無形的登徒子,既然與其有了夫妻之實,當然不會對琴心不管不顧,在找到愛妻以前,他不會離開無定河。

    “隻好過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喃喃自語的開口。

    隨後目光在周圍掃過,那些倒黴修士的屍體還倒在殘垣斷壁之中,能夠來到阿修羅王行宮,這些人自然沒有一個弱者,三名離合期老怪不用說,其他修為最淺的也到元嬰中期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而修士的實力,一般與身家成正比,這麼多高手的積蓄加在一起,雖然無法與七大宗門相比,但也足以媲美稱霸一方的強大勢力。

    換算成晶石,甚至難以估數,當然,此時此刻,林軒沒有閑情逸致去一一檢視得到了什麼寶物,盤點戰利品固然令人賞心悅目,但那要等離開了無定河,尋一清淨之所,慢慢去做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在那些殘破的屍體上卷過,林軒將所得的儲物袋一一笑納了。

    偶爾用神識掃過,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豐厚得多,即便以林軒的城府,臉上也『露』出開懷無比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中間,他自然不會錯過什麼,片刻後,那些隕落的修士就被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原地隻剩下一動不動的屍首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依舊不打算罷手,要知道,隕落在這的修仙者,除了人類,還有妖族。

    而妖獸的皮『毛』骨骼,內丹,甚至是血肉,對於修仙者,可都是上佳煉器材料的。

    火蛟王,化形後期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,更是離合期的五階妖族。

    這種等階的妖物,可以說,從頭到腳都是寶物,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林軒先將九個蛇頭收入囊中,隨後目光又落在了不遠處的巨大冰塊之上,麵是一條身長百丈的巨蛇,想要放入儲物袋中倒也不太容易的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道劍氣飛掠而出,靈芒閃爍,狠狠的劈刺在巨冰上麵了。

    的一聲傳入耳朵,然而連一絲裂縫都沒有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:“月兒,這冰有些太硬了,妳有辦法將牠融化麼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小婢試試。”

    月兒有些弱弱的開口,她身上的銀輝已消失得無影無蹤,阿修羅王傳承的力量幾乎是若有若無,能否將冰塊融化,自己也沒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點頭,以他的眼力,自然看出月兒身上所餘的修羅神力已所剩無幾,但與這結冰的法術畢竟是同源之力,俗話說,解鈴還須係鈴人。

    香風飄過,月兒已來到巨冰的麵前了,伸出一隻白玉般的左手,輕輕的與冰麵相觸,隨後少女深深呼吸,隱隱有一道銀『色』的光芒閃過,雖若有若無,但那巨冰卻陡然開始消融。

    有用!

    小丫頭鬆了口氣,此時她體內再也沒有一絲修羅王的法力。

    很快那無頭的巨蛇就出現在了眼簾,渾身被鱗甲包裹,雖是蛇,但那氣勢卻比蛟龍還要駭人得多,不愧是五階妖族。

    林軒也一陣眼熱,即便以他見聞廣博,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珍貴的煉器材料的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幾道五顏六『色』的法訣打出,那蛇屍迅速縮小,被他裝入了儲物袋中。

    相比九頭老祖,火蛟王的屍體處理起來就要容易得多,化形期妖修隕落以後,按照天地法則,都會現出原形來的。

    是一身長二十餘丈的巨大蛟龍,渾身鱗片呈火紅之『色』,林軒也毫不猶豫的將牠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隨後閉上雙眸,用神識在附近緩緩掃過,確定沒有遺漏以後,林軒才放出火球,將那些屍體全都毀去,雖然這不可能有人來,但為了安全起見,毀屍滅跡是必須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可不希望出現任何紕漏的。

    做好這一切後,他才化為一道驚虹,像前方的五『色』光柱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說那會是什麼?”月兒睜大眼眸,俏臉上滿是好奇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我哪兒清楚。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苦笑之『色』:“丫頭,妳既是阿修羅王轉世,對於此處,難道就一點印象也從無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月兒伸出玉手,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:“小婢真不清楚,關於前世記憶,人家半點也沒恢複,否則又怎麼會對少爺隱瞞呢?”

    說話間,林軒已飛出百餘遠,突然,靈光一閃,那五『色』光柱毫沒征兆的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周圍的天地元氣,也重新平息了起來。

    給人的感覺,就仿佛什麼也不曾發生過。

    林軒遁光一緩,表情凝重了起來,這可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還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這是當然。”

    林軒略一遲疑,盡管覺得此事古怪了些,但既然來了,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,何況,他也需要尋找琴心的蹤跡。

    重新遁光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轉眼過去了一盞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望著眼前的一幕,林軒臉上的表情滿是驚愕。

    他的麵前,是一巨大的祭壇,祭壇上花紋遍布,看上去就像是一法陣似的,但卻極度的深奧繁複,林軒精通璿璣心得,又研究過天元陣書,就陣法造詣來說,即便達不到宗師級,相差卻也不多。

    可眼前卻完全看不懂。

    半點頭緒也無。

    凝神細看下甚至覺得心神一陣煩惡。

    林軒忙轉過頭,不再研究,顯然這陣法與境界法力還有一定關係,如果強行推敲,輕則走火,重則弄不好會吐血隕落。

    林軒才不會幹出這種傻事來的。

    此陣十有***是阿修羅王所布,就不知道目的是用於什麼,剛剛那五『色』光柱,就是從這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略一遲疑,林軒緩緩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腳剛剛踏地,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巨響傳入耳朵,那巨大的法陣居然崩塌掉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林軒滿麵驚疑,忙將九天靈盾開啟,手也縮到了衣袖,免得被未知的東西偷襲。

    好在並未發生不妥,片刻後,林軒的表情才重新放鬆下來了。

    整個祭壇在頃刻間已塌陷成了粉末,無可修複。

    “咦,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放出,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樣東西十分眼熟,忙身形轉動,化為一道驚虹,飛到了祭壇的正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手鐲,清脆碧綠,做工精細以極,所用材質,更是這世間難尋的極品美玉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法器,但放到世俗,絕對是價值連城之物,便是皇帝的寵妃公主,也絕不可能有這樣的稀罕之物。

    當然,對修仙者來說又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這是琴心所帶的一件飾物,難道她曾經來過這麼?

    林軒的臉『色』有些陰晴不定了。

    忙閉上雙眸,將神識全力放出,可方圓數百內,了無芳蹤,根本就沒有琴心的線索。

    想到剛剛那五『色』光柱,林軒眉頭微皺,心中越發的忐忑不安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別著急,琴心……姐姐或許來過這,但一定不會有事。”對於歐陽琴心,月兒多少有些吃醋,畢竟再柔順的女子,也不可能心安理得的與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,不過此時此刻,月兒還是十分體貼的安慰起林軒來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少爺焦急難過。

    林軒深深呼吸,他也知道慌『亂』解決不了問題,努力將焦急的心情平複下去,隻不過看見一個鐲子而已,琴心應該不會有事,千萬別自己嚇自己。

    遊目四顧,林軒終於發現了一有價值的線索,整個祭壇雖化為粉末,但在其中心之處,還有一數丈高的玉台殘存著。

    林軒眼中閃過一絲喜『色』,緩緩走過去了。

    上麵的花紋更加繁複,林軒不敢多做研究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牠是整個法陣最重要的陣眼。

    林軒在上麵找到了一片衣角,也是琴心所留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傳送?”林軒如此這般的想著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僅僅是推測,他並不敢就此肯定什麼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聲幽幽的歎息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這不識好歹的家夥,不用胡思『亂』想了,我知道那個女人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林軒表情一變,警惕之中又有一點愕然,居然有人無聲無息的來到了自己的近前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07:20:52  ExecTime:0.5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