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零四章兔死狗烹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零四章 兔死狗烹

    第一次使用返祖丹,乃是羅家生死存亡之刻,而且修士們也是自願吞服,人人知道後果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回不同,包括兩名大修士在內的八名長老,全都是被騙服用。

    而且在丹『藥』之中,那老怪物還添加了一些別物,讓他們在修為大增的同時,也失去心智,如此一來,就可以供自己驅使。

    那丫頭並非阿修羅王轉世,隻不過得到了她的些許力量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慢慢消磨,自己同樣有機會反敗為勝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將修羅神血取到手,進階離合後期也不是夢。

    那樣就有七成的希望飛升到靈界之中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的眼中滿是貪婪之『色』,此時此刻,他已被求生的欲望包圍了,至於家族如何,根本就拋諸腦後,子侄長老全都被他當作炮灰使用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淒厲的慘叫聲不停傳入耳朵,眼前出現了幾名形貌猙獰的怪物,渾身上下鬼氣噴薄,怒吼著像半空中的少女撲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要作死麼?”

    月兒的俏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冷冽之『色』,聽了少爺的吩咐,她也不敢耽擱,袖袍一拂,璀璨的銀輝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半空中,化為一朵佛陀的蓮座,緩緩懸浮,隨後無數的飛刀從麵激『射』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有些沉悶的破空之聲傳入耳朵,卻是飛刀太多,如同一座刀山般的壓過去了。

    似緩實急,那些鬼化後的羅家長老本已失去了靈智,修為雖暴增了少許,但反應與以前相比,反而遲鈍了些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不會坐以待斃,伴隨著濃濃的鬼霧,法寶與秘術齊出,卻還是沒有效果,被那漫天的刀影吞沒。

    另一邊,九頭老祖的情況也差不多,他雖化身成身長百丈的恐怖巨蛇,卻還是被漫天的寒氣給凍住。

    任他有天大的神通也施展不出,月兒玉指一點,幾道劍氣閃現,一顆一顆的斬下了牠的頭顱。

    阿修羅王留下的力量不多,但滅殺這種等級的存在還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殘屍帶著冰塊轟然落地。

    唯有那顆龍眼大小的妖丹懸浮在半空,五彩流離。

    月兒俏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然而尚未等她有所動作,靈光一閃,那妖丹居然飛了起來,如驚鴻般激『射』像外麵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小丫頭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譏嘲,這可是自己準備送給少爺的禮物,無論如何,也不能任由牠溜掉。

    一道法訣打出,天空中白芒閃爍,一小節如同蓮藕般的胳膊顯形而出,一把將那妖丹抓住。

    隨後一閃,飛回到了少女的麵前。

    隻見妖丹被那白芒包裹,麵還有一『迷』你版的魂魄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離合期妖獸的內丹與精魂,這些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物。

    月兒隨手對其下了一個禁錮,然後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然後她緩緩轉過身來,羅家老祖的臉『色』頓時慘白。

    失算!

    盡管他的推測沒錯,月兒身上的力量確實用一點少一點,然而對付在場的修仙者,依舊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麵對阿修羅王的神力,不管離合期還是元嬰期並沒有多大區別。

    皆是螻蟻!

    “仙子逃命。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雙膝一軟,再次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修仙界臉皮厚的家夥很多,不過能夠厚到如此地步,倒也讓人歎為觀止了。

    “饒你?”

    月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:“道友剛剛就磕過頭了,隨後又出爾反爾,現在計謀失敗,再次開口求饒你覺得小女子會信你麼?”

    啪啪啪的聲音傳入耳朵,卻是羅家老祖伸出手來,自扇耳光:“是小人眼拙,仙子您大人不計小人過,隻要饒過我,在下絕不敢再反了,我願意與仙子簽下主仆血契,終身侍奉於妳。”

    月兒聽了也有些心動,畢竟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,修羅神力不消一時三刻,就會煙消雲散了,如果有一離合期老怪做仆從,好處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看這……”

    盡管自己意動,不過最後肯定是由少爺做主,小丫頭轉過頭,臉上『露』出一副乖乖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的心智不用說,然而聽到這樣的好處也聳然動容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了幾分猶豫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位小友,你放老夫一馬絕對是明智之舉,在下雖然不才,但進入離合期也有四五百年了,對於如何突破從元嬰到離合的瓶頸也頗有心得,還有平生所學的玄妙法術,全都會一一奉獻給主人的,以主人的年紀,又有老奴輔佐,遲早有一天會超過望亭樓,成為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以羅家老祖的陰險,當然看出月兒事事聽林軒,臉上『露』出一副討好之『色』,滿是獻媚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超過望亭樓?”林軒眉梢一動,似乎頗為意動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主人應該清楚,我天州羅家昔日乃是人妖兩族的霸主,如今雖已沒落,但祖上傳下來的奇妙***不計其數,以主人的資質,隻要學了,數百年後,必能超過望亭樓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過你真想表示對我忠心,必須先做一件事情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有些陰測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“投名狀你懂麼?”

    “投名狀?”羅家老祖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幾分愕然。

    “不錯,想奉我為主,先將那兩個人給殺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抬起手來,衝著遠處的兩人一指,正是火蛟王與青蓮居士,這兩個家夥,放在外麵,也是一方霸主,然而目睹了月兒的驚人神通以後,卻早就失去反抗之心了,偏偏又不敢逃走,聽了林軒的話,臉『色』難看得與死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主人說殺了他倆?”羅家老祖心念轉動,卻不明白林軒為何提這樣古怪的要求,讓小丫頭動手不是輕而易舉麼,難道真隻是想要試試自己?

    “怎麼,你不願意,還是說效忠於我僅僅是托辭?”林軒的表情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,主人誤會了,既然你想要兩人的頭顱,那我就將他們奉獻給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忙滿臉討好的說,隨後轉過身來,臉上已換做了獰笑之『色』,欺善怕惡,簡直已到了令人歎為觀止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主人的話,你們倆可聽見了,不想吃苦,就乖乖的自裁好了。”

    青蓮居士與火蛟王對視一眼,嘴角皆有些發苦,麵對離合期老怪物,他倆的機會可說一絲也無,更何況還有那可怕的少女,虎視眈眈在側。

    難道今天真會隕落?

    “我倆也願奉閣下為主。”兩人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在下隻想要你倆的人頭,姓羅的,還不動手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被一後輩呼來喝去,羅家老祖心中自是鬱悶以極,然而表麵上,卻分毫也不敢流『露』,一身怨氣全都撒在兩個倒黴鬼身上了。

    雙手一握,附近的天地元氣蜂擁而出,沒有月兒作梗,他的實力又百分之百的恢複。

    火蛟王與青蓮居士的嘴角皆一陣發苦,雖明知不敵,但自然不肯坐以待斃,轟隆隆的巨響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元嬰與離合表麵隻相差一步,其實卻完全不同,火蛟王與青蓮居士雖一代梟雄,最終還是稽首在了羅家老祖的手中。

    兩顆血淋淋的頭顱,火蛟王的妖丹也被取出,老怪物的臉上滿是獻媚之『色』:雙手恭恭敬敬的呈於林軒身前了:“主人,您還滿意麼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臉上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月兒玉手一拂,將妖丹取走,隨後林軒滿麵譏嘲的開口:“既然完成了任務,那你也可以安心的去死。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小丫頭的身上猛然有一股殺氣冒出,雙手抬起,接連數道法訣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銀光閃爍,羅家老祖發現自己動彈不得,情況就與九天玄尊被滅的時候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怪物又驚又怒,但主仆二人根本就不容他多說,月兒纖手揮處,一道閃亮的銀芒在半空***現了。

    似緩實急,一顆鬥大的頭顱衝天而起,隨後小丫頭再屈指一彈,一顆火球將他化為了灰煙。

    林軒鬆了口氣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的笑意,傻瓜才會與虎謀皮。

    主仆血契?

    以前修為低的時候,林軒以為這是非常厲害的秘術,但現在也清楚,世上任何禁製都是有方可解的。

    收一離合期修仙者為仆,聽上去確實是極大的誘『惑』,但林軒可不想時時刻刻都必須提防著,一不小心就被對方給暗算了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,還是將對方滅掉省心一些。

    而月兒這時也落了下來,她身體周圍的銀輝已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說起來,阿修羅王傳承下來的力量很多,但經過百萬年的消磨,所剩下的已是寥寥無幾了。

    當剩下三人的時候,月兒發現隻夠滅掉其中一人而已,偷偷傳音給少爺,於是林軒才定下投名狀的毒計。

    假意答應收對方為奴,借羅家老祖之手將火蛟王與青蓮居士給滅了。

    隨後月兒所剩下的力量足以收拾殘局,說穿了就是兔死狗烹的毒計。

    聽起來是陰險了些,不過修仙界看中的是結果,哪講究什麼仁義道德,這回來阿修羅行宮,可謂險到了極處,林軒現在想想,都覺得背後冷汗很多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自己活下來了。

    修羅神血也取到了手。

    林軒看看月兒額頭上的那點殷紅,隻消尋一清淨之所,將其煉化以後就可結嬰成功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沒事麼?”

    月兒隻是將傳承的力量用完了而已,除此以外,並無其他不妥,身形轉動,就像林軒飛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還好。”

    經過這段時間的休息,林軒多少已恢複了一些法力,胸口與小腹的傷勢,對凡人來說,固然駭人無比,但放在修仙者眼中,也沒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林軒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七八個精致小巧的玉瓶從麵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拔開瓶塞,香風撲麵,林軒將瓶中的丹『藥』,毫不猶豫的倒入嘴巴麵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替我***。”

    “小婢清楚,少爺盡管打坐。”少女點了點頭,十分乖巧的開口。

    強敵盡滅,這本來也不會有什麼危險。

    林軒緩緩閉上雙眸,施展內視之術,等丹田中一股熱力升起,然後便調動內息,緩緩煉化『藥』力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過去,林軒依舊盤膝而坐,不過臉『色』卻紅潤了許多。

    兩個時辰過去了,他依舊如石塑木雕般的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覺,一直過去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月兒心中都有些著急,不過看少爺的氣『色』一天比一天好,自然也不敢打擾他煉化『藥』力。

    畢竟林軒這次受的傷非同小可,法力枯竭,又大耗元氣,當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恢複地。

    小丫頭就坐在林軒身側,以手支頜,盯著林軒的麵孔,美麗的大眼睛中,滿是『迷』離之『色』,一時間,竟仿癡了。

    這次為了自己結嬰成功,少爺冒了多大的風險月兒自然心有數,感激的話兩人不用多說。

    如今神血已經到手,隻消慢慢煉化以後,自己便可以重新塑造出新的身體來了。

    那時候……

    不知想到了什麼,小丫頭的俏臉上一片緋紅之『色』,本來就是傾國傾城的美女,如今更是明豔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一聲仿佛晴天霹靂般的巨響傳入耳朵,整個大地都在震動,附近的天地元氣更是風起雲湧,向著遠方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月兒驚訝的轉過頭,正在打坐的林軒也緩緩閉上了雙眸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醒了?”

    盡管遠處的異象令人瞠目,但在月兒的心目中,什麼能有少爺重要呢,笑靨如花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傷勢都好了?”

    “這倒沒有。”

    林軒緩緩站起,如今他最多恢複了一小半的法力,至於傷勢,平心來說,不過是被暫時壓下,畢竟這一回可是深受重創,沒個一年半載,別想盡複舊觀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之所以現在停止打坐,倒並不僅僅是被異象驚醒的緣故,這阿修羅王的行宮,本來也不適宜繼續待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即使隻恢複了一小半的法力,隻要不遇見太厲害的老怪物,也足以自保了,林軒準備離開無定河,尋一清淨之所,做為自己養傷與月兒的結嬰之所。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抬起頭,像遠處望過去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7 18:52:42  ExecTime:0.5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