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零一章少爺這次讓我保護你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零一章 少爺,這次讓我保護你

    望著三人怨毒的表情,林軒緩緩閉上了眼睛,不是他想要放棄,而是現在自己連半點法力都提不起。

    甚至連元嬰都無法遁出身體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看來隕落已是必然的結局。

    兩百年來曆經辛苦,沒想到最後卻終結在此刻。

    林軒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苦笑之『色』,勉強抬起頭,望了一眼身後的光幕,盡管此時此刻,他已是泥菩薩過河,然而內心深處,卻依舊有一個人在牽掛著。

    自己死不足惜,可月兒又該如何,她一個人,怎麼從這些老怪物的手逃脫?

    誰說死亡是最可怕的,在林軒心,有一些人遠比自己的『性』命還重。

    恍惚間,仿佛回憶起了過去的一幕幕,可敵人卻不會給時間讓林軒多做思索,九天玄尊的嘴角『露』出獰笑之『色』,他要將這可惡的小子抽魂煉魄。

    然而其餘兩名老怪物也不會閑著,林軒手中的通天靈寶讓人眼紅心熱。

    遁光一起,三人同時像他飛『射』而去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有心反擊,無奈體內卻沒有了分毫法力,隻能閉目待死,然而三人皆想取得寶物,此刻卻又內訌起來了,在距離林軒數丈遠處,互相牽扯,各施辣手像鄰近之人狂轟。

    林軒見了心中一喜,不過臉上的表情很快又重新黯淡下去,即便三名老怪物心懷異誌,自己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。

    多活一刻也沒有意義,除非恢複法力,否則根本無法擺脫眼前的危機。

    林軒傷勢雖重,不過最大的危險還在油盡燈枯,畢竟他再怎樣遠超同階修仙者,以一人之力,阻擋三名離合期,也太勉強了些。

    不顧一切的使用通天靈寶,最終導致元氣大傷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即便以他的城府,也想不通怎樣才能化險為夷,然而就在此刻,天空中異象卻變得與剛剛不同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們的頭頂上空,那翻湧的烏雲像中間聚集,就形成了一直徑百丈左右的漩渦,轟隆隆之聲不停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閃電穿空,有如銀『色』『亂』舞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巨大的爆裂聲不停傳入耳朵,隨後從那烏雲匯聚的漩渦之中,落下來一道『乳』白『色』的光柱,鬼使神差般狠狠砸落在身後的建築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先是一愕,隨後覺得有幾分眼熟,腦海中的念頭尚未轉過,一股令人驚詫的靈氣便飆升而起了。

    靈氣灌體,與當初夏侯蘭的情景頗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觀察,規模卻要宏大得多。

    在那光柱四周,居然有無數***漂浮,每一朵直徑都有尺許左右,婉然綻放,看上去便向佛陀的蓮座。

    更加詭異的是,在那些***之中,每一朵上都站有一位妙齡少女,手中捧著各種各樣的法器。

    然而她們的身體卻飄渺輕忽,不過是一道道幻影的投『射』。

    一陣空靈的仙樂傳入耳朵,似蘭似馨香味兒隨之飄散開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瞪大了眼眸,便是三名離合期修仙者,也各自停下了手的動作,吃驚的看著眼前這仿佛仙子降臨的一幕。

    難道是阿修羅王的傳承麼?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閃過,不知何時,他身後的建築已坍塌崩潰掉了。

    然而卻沒有灰塵揚起,那宮殿仿佛是無聲無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原地僅剩下了一位白衣赤足的妙齡少女。

    無巧不巧,她正好沐浴在那『乳』白『色』的光暈之中。

    秀發隨風飄舞,眉心之中一點殷紅鮮豔奪目。

    月兒緊閉雙眸,仿佛陷入到了昏『迷』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那無數***上的少女,卻一起屈膝像她拜了下去,有的留下了晶瑩的淚滴,有的似乎還在嚶嚶的哭泣。

    這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月兒眉心那點殷紅,明顯便是他們此行想要謀奪之物,可不知為何,此時時刻,修羅神血終於現出了牠的真麵目,反而沒有一個人敢動手。

    盡管月兒的修為僅僅是凝丹期,可她卻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質。

    如仙一般,不可褻瀆,仿佛碰到她一根手指,也會萬劫不複。

    “阿修羅王,阿修羅王……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臉白如紙,喃喃的開口了,昔日的羅家,之所以能夠成為天雲十二州的霸主,就是因為傳承得有天煞明王血脈的緣故。

    對於上古隱秘,自然要比其餘修士了解少許。

    雖然『迷』『迷』糊糊,但他也知道當年的陰司界曾出過一位驚才絕豔的主兒。

    便是眼前的少女麼?

    阿修羅王的禁製,連散仙也無可奈何,她竟可以輕易穿過,聽說阿修羅王,最終隕落在了真仙的手中,難道眼前的女子,便是阿修羅王的魂魄轉世?

    想到這,羅家老祖幾乎要癱下去。

    另兩名老怪物,雖然了解不是很多,但能夠進階離合,又豈會是善良純真的的主兒,以他們的城府,自然知道此刻,實在不宜輕舉妄動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忐忑,唯有林軒眼中精芒閃爍,半空中的少女,美豔不可方物,假如真是靈力灌體,月兒說不定有機會扭轉眼前的危機。

    慘呼與廝殺的聲音傳入耳。

    卻並非在場的修士有人動手,而是天空中的異象再次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風起雲湧,有如海市蜃樓,一副波瀾壯闊,卻又慘烈的畫卷映入了眾人的眼簾中。

    靈光閃爍,天空被各種各樣驚人的法寶與秘術吞沒。

    大妖鬼在嘶吼,然而他們不過是殘兵敗將罷了,自從阿修羅王在與真仙的鬥法中隕落,原本占盡上風的陰司大軍就一蹶不振了。

    形勢逆轉,現在他們已潰逃到了人界來,剩餘的五王之中,又有兩人戰死,天煞明王也被重創,不知所終。

    剩下的兩王無力主持大局,隻能帶領殘兵敗將潰逃到陰司界。

    可戰爭並沒有結束,靈界被殺了一個血流成河,伏屍百萬的仇恨豈能輕易揭過,他們已一路追殺過來了。

    無定河,阿修羅王在人界的行宮,盡管主人已經隕落,但自然成了靈界修士們泄憤的場所。

    這本是一世外桃源之地,如今卻被戰火殃及,月兒生前的侍婢不願離去,守在主人的宮殿對上了靈界的大軍。

    九百九十九名宮女,來自陰司各族,但能夠服侍至高無上的王者,有兩點卻是共同的。

    一是美麗,二來修為肯定不可能垃圾。

    即便最弱的宮女也進階離合,品級最高的三位女官甚至是渡劫期的強者。

    再加上王生前最喜歡的靈寵。

    九嬰與宮女們與靈界大軍展開了最後的搏鬥。

    而天空中的畫卷顯示的就是那一幕。

    十萬靈界修士進攻無定河。

    一是為了泄憤,二來靈界的散仙與妖王們也清楚,表麵上看那些不過是宮女,其實能夠追隨在阿修羅王身邊的都是她的近臣與嫡係,擁有最精銳的戰力。

    阿修羅王雖已隕落,但想要將她的勢力徹底鏟除,這些女鬼一個都不可以放過。

    強弱懸殊,盡管無定河有重重禁製,但最終擋不住數以萬計的修士,九百九十九名宮女全部戰死,隻有九嬰勉強逃脫,但牠的分魂也同樣被鎮住。

    畫卷上那驚心動魄的一幕,將所有人都看呆了,戰鬥雖然慘烈,而鬥法的過程更讓人無法理解,修仙分八個層次,有些太過深奧的戰鬥便是離合修士也看不懂。

    隻能用慘烈與『蕩』氣回腸來形容。

    誰說長生是修仙唯一的目的。

    誰說修士們全都無利不早起,無定河的宮女,原本有機會退回到陰司界去,可她們卻選擇了戰死。

    表麵上看沒有意義,但或許從阿修羅王隕落的消息傳回那一刻起,她們就選擇了追隨主人而去。

    至於為何,已經沒有人清楚,或許修仙界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殘酷,雖然血雨腥風,但每個人的內心深處,都總有一樣東西值得守護。

    為了他,便是長生也可以置之不顧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流逝,畫卷終於慢慢平靜下來了,雲開月朗,那『乳』白『色』的光柱還有少女們的虛影也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天空中還回響著仙樂,提醒剛剛發生的一切全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月兒緩緩的睜開了雙眸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周圍,被一層銀輝包裹,舉手投足間,自有一股飄然的氣度。

    那便是阿修羅王麼?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中皆在打鼓,居然看見了傳說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們在人界已是頂尖,但在此女麵前,卻僅僅是螻蟻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的額頭在冒冷汗,九天玄尊的眼珠也在不停『亂』轉,至於那五階妖族,依舊不敢輕舉妄動的,盡管眼前的少女,看上去,依舊不過區區凝丹期,但誰敢去捋虎須。

    林軒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『色』,抬起頭,正好與少女的目光在半空中相觸。

    她……還是自己的月兒麼?

    林軒這一刻真的好怕,即便剛剛差點隕落,也未曾這樣彷徨過。

    阿修羅王什麼的,他不在乎,但林軒真的不想失去那可愛的,笨笨的丫頭。

    哪怕什麼事情也做不好,哪怕永遠需要自己守護,林軒不在乎,他覺得將月兒寵著是一種幸福。

    可阿修羅王統禦陰司,這樣的強者與月兒明顯大不相同,自己會不會失去小丫頭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紛繁轉過,耳邊卻聽見一聲驚呼,那美貌如花的少女,表情變得滿是焦急,嗖的一下向著林軒撲了過去:“少爺,你怎麼了,有沒有事?”

    望著林軒滿身血跡,月兒感覺心疼無比,眼睛中滿是淚滴,簡直忍不住要哭泣。

    林軒不知怎的鬆了口氣,眼前不是阿修羅,依舊是自己的寶貝,月兒丫頭。

    “沒事,少爺我不會輕易死。”

    盡管疼得眼角抽搐,林軒依舊柔聲安慰著,要怎麼樣才能讓月兒脫身呢?

    自己死不足惜,但他絕不忍心讓月兒也隕落在這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還以為是阿修羅,原來僅僅是一西貝貨,真是讓我白白擔心了。”沙啞的聲音傳入耳朵,麵帶著幾分狂傲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月兒一呆,輕輕回過頭來,就看見了一容貌英俊得有些妖異的少年。

    剛剛出現的畫卷,也讓九天玄尊心中忐忑,對於無定河,他了解得雖然不如羅家多,但對於那段上古時期的隱秘,多少還是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那仿佛傳承開啟的一幕,讓他也以為月兒是阿修羅王轉世了,盡管對方表現出來的修為僅有凝丹期,依舊讓他戒懼不已。

    可這丫頭表現也太拙劣了些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阿修羅,怎麼可能稱呼一人類少爺,還有堂堂的陰司之主,舉手投足,都應該擁有令人心折的氣度,眼前的丫頭怎麼看怎麼像是冒牌的。

    至於她為什麼能夠穿過禁製光幕,也許是別有隱情在頭,先將修羅神血搶到手,這些細枝末節,如今沒有必要去深究。

    “月兒,快走!”

    林軒想要撐起身體,可渾身卻軟軟無力,不由得又氣又急,拚命的想要聚集法力,如果可以,他情願選擇自爆,也要為月兒創造逃走的希望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相依相守,少爺的心思月兒如何不清楚,臉上閃過一絲感動之『色』:“少爺,你別動,這一次,讓月兒來保護你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什麼?”

    林軒大急,雖然月兒的身體周圍,有銀『色』的神輝亮起,但這丫頭的境界,畢竟是凝丹期,修羅神血尚未煉化,她連實體都沒有,怎麼與離合期老怪物鬥?

    “丫頭,妳不要『亂』來,有機會的話,就自己逃走,隻有活著,才能替我報仇。”

    月兒對自己的感情,林軒心中有數,自己若是死了,她絕不會獨活,可愛一個人,就要讓她幸福,林軒絕不希望月兒殉情什麼,所以才故意這樣說,他希望為自己報仇的信念,能夠支撐月兒好好活著。

    “少爺,妳別擔心,兩百年來,一直都是你為月兒遮風擋雨,這一次,讓我保護你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臉上『露』出溫柔的笑意,玉手在林軒身上拂過,奇妙的事情發生了,不僅流血止住,傷口初的肉芽還瘋狂生長起來,速度讓人瞠目結舌,比最好的靈『藥』還管用。

    身體不再那麼疼,盡管法力沒有恢複,但傷勢居然好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驚訝之『色』,小丫頭什麼時候居然有了這樣的神通,月兒衝他『露』出溫柔的笑容,再次轉過身來的時候,表情已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是你傷了我家少爺麼?”盯著眼前的老怪物,月兒一字一頓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一會兒本尊還要將那可惡的小子抽魂煉魄,妳如果乖乖將修羅神血交出,我未始不可以饒妳一命的。”

    望著月兒的嬌容,九天玄尊臉上『露』出貪婪之『色』,可惜是沒有身體的鬼物,否則如此天香國『色』,倒可以當做鼎爐。

    這個不要臉的家夥,可是十分的好『色』。

    月兒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,可這個家夥的目光,讓小丫頭極不舒服,最重要的是,他居然將少爺打傷了。

    罪不可恕!

    月兒溫柔平和,『性』子甚至有一點點柔弱,然而脾氣再好的人,也是有逆鱗的,看著少爺胸口與小腹的傷口,月兒心疼得想哭,這可惡的老家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九天玄尊一呆,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,原本這老怪物,也是城府極深的人物,但怎麼看,眼前的鬼女也不過凝丹期,他又這麼可能放在眼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是不是嚇傻,開始說胡話,既然那麼想死,本尊成全妳就是。”

    至始至終,另兩名老怪物都沒有開口,羅家老祖不說,妖族擁有比人類更強的靈識,那九頭老祖,隱約覺得此事有幾分蹊蹺之處,既然有人願意出頭,就讓他去試探一下好了。

    所懷心思各不相同,但機緣巧合之下,就仿佛達成了默契似的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猙獰之『色』,袖袍一拂,就想要施展某種詭異秘術,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,天地元氣居然無法凝聚,他的臉『色』一下子變得錯愕無比,從來遇見這麼古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別府,無定河,你以為這的天地元氣,會任你驅使?”

    月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與麵對林軒時乖乖的模樣不同,此時此刻,她的臉上又多出幾分傲氣來了。

    對手是離合期修仙者,可在小丫頭的眼中,卻仿佛螻蟻似的。

    “妳的別府?”九天玄尊又驚又怒,隨後卻『露』出氣急敗壞之『色』:“胡說,妳這賤婢,想要嚇住老夫,妳以為自己真是阿修羅王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月兒懶得與他羅嗦,這家夥敢傷少爺,罪無可饒,玉手抬起,也不見她有多餘的動作,堂堂的離合期修仙者,發現自己居然動彈不得,就仿佛被什麼東西給禁錮。

    不止無法掌握天地元氣,連自己身體內的法力,都無法驅使,那種感覺難受無比,就仿佛自己與一個凡人相似。

    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,難道對方真是阿修羅王轉世,可為什麼她的修為,依舊停留在凝丹期?

    九天玄尊驚駭欲絕,月兒的左手已輕輕向下揮落,無聲無息,一道銀『色』的月牙出現在了眼簾。

    看上去與風刃頗為相似,然而九天玄尊卻躲無可躲,因為他根本就動彈不得,被輕易撕裂為兩半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16:02:01  ExecTime:0.5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