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一切為了月兒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 一切為了月兒
  血羅童子殘忍歹毒,便是羅家修仙者,也少有人敢與其為伍,不過做為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見識自然非常廣博,此刻聽了他的驚呼,其餘修士不由一陣『騷』動。
  “什麼,這就是通天靈寶?”
  “不可能,那種寶物,在靈界也屬稀有,人界隻在上古時期出現過,現在怎麼可能還殘存著?”某黑衣老者臉『色』慘白,但依舊有些不信的開口。
  “五哥此言不錯,不過話又說回來,除了傳說中的通天靈寶,世上哪還有什麼東西,擁有如此駭人的威力?”
  ……
  紛繁複雜的議論聲傳入耳堙A林軒卻視若無睹,他的目光,已瞟向了遠處的三名離合期老怪物。
  靈寶現世,便是他們也吃驚不已。
  要知道七大勢力所擁有的鎮派神器,也不過是通天靈寶的仿製品而已。
  這小家夥,哪堥茠漲p此寶物?
  三名老怪物的眼中,無不『露』出貪婪之『色』。
  林軒何等城府,這種情況落入眼中,自然知道不妙了。
  眼珠一轉,林軒計上心來,扯開喉嚨,又渾水『摸』魚的開始『亂』呼:“師傅,快快出手,徒兒有您借予的通天靈寶,還支撐得住,我們隻要再拖片刻,月兒就可以取到修羅神血了。”
  平心來說,林軒這番栽贓嫁禍,並沒有什麼高明之處,假如兩人真是一夥,又怎麼會將陰謀放到嘴巴上四處『亂』說。
  可一來,兩人的***確實相同,於是包括兩名離合期老怪物在內的修仙者,都不由先入為主,認定了兩人是師徒。
  二來便是利令智昏的緣故,修羅神血太過誘人,羅家輸不起,九頭老祖,青蓮居士也眼紅心熱,於是便沒有人去注意林軒話中的漏洞了。
  他一番大吼,九頭老祖與羅家老怪物對視一眼,都及時“醒悟”過來。
  通天靈寶雖令人眼熱,但比起修羅神血的價值,又不值一提,孰輕孰重根本就不需選擇,何況隻要滅殺了眼前的老怪物,區區一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難道還能逃出自己的手心麼?
  要搶寶物,也不需急於一時,滅殺九天玄尊才是最緊迫的事。
  念及至此,羅家老祖袖袍一拂,天地元氣被他握在掌中,隨後與靈力混合,一起灌入身前的書卷之中。
  一個個古樸的文字出現在半空……
  那九頭老祖也沒閑著,雙手開闔,嘴中還有深奧古樸的咒語吐出,黑『色』妖氣翻湧,他的身後竟浮現出大海的虛影來了。
  天知道是什麼可怕法術,九天玄尊又驚又怒,恨不得將林軒生吞活剝,這小子居然一再的對自己栽贓嫁禍,真當老夫好欺麼?
  欺師滅祖,偏偏自己還拿對方沒轍,九頭玄尊都快吐血了。
  俗話說,惡人自有惡人磨,九天玄尊本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隻不過林軒這位傳人,比他更加的卑鄙無恥。
  不過話分兩頭說,林軒這麼做,卻也算是為玄鳳仙子出一口惡氣了。
  且不說林軒並不知道他的身份,就算清楚,也一樣會這麼做。
  修仙界可沒有欺師滅祖一說,何況林軒隻是得到對方留下來的***寶物,並不能因此就說是對方徒弟的。
  心中恨極,不過麵對兩名同階存在的圍攻,九天玄尊哪還有分毫大意,隻能將對林軒的恨壓在心底,凝神應敵。
  林軒鬆了口氣,總算再次轉移了對方的注意,他回過頭,環視包圍自己的修仙者,吃過一次通天靈寶的苦頭,那些家夥多少有一些畏縮,猶豫著不知道是否該出手。
  林軒見了,表麵不動聲『色』,心中卻是大喜,他巴不得能這麼相持下去,倒不是怕對方的緣故,而是盡量節省法力,等月兒取到神血,主仆倆平安逃走的幾率也會大一些。
  就這樣相持了片刻,轟隆一聲巨響傳入耳朵,但並非法寶對轟所產生的浪波,而是天空中的烏雲又開始翻湧。
  就在剛才,異象曾平靜過一段時間,然而現在,卻重新變得狂暴起來。
  閃電穿空,仿佛數十條銀蛟在頭頂『亂』舞,雷聲隆隆,在場的若非修仙者,恐怕已被震得五官出血了。
  “快看,那是什麼?”突然一驚詫聲傳入耳朵,林軒循聲轉過頭,臉上也不由得『露』出吃驚之『色』,那護罩在變薄。
  “哈哈,禁製終於要解除了。”
  九天玄尊大喜,一招『逼』退了糾纏自己的老怪物,渾身青芒閃爍,厲嘯著像阿修羅王的寢殿撲過去了。
  林軒瞳孔微縮,自己應該如何,暫避鋒芒還是將對方擋住,也不知道月兒是否取寶成功,如果正在關鍵時刻,讓那老怪物衝過去,豈不是功虧一簣了?
  可一旦與他動手,自己栽贓嫁禍的計策豈不是當場拆穿?
  一時間,林軒左右為難。
  不過現在也沒有時間給他細細思索,對月兒的擔心占上風,至於自己處境如何,林軒倒沒有去多想,隻要小丫頭能夠結嬰成功,任何風險他都願意冒的。
  不能讓對方從這堿儮L!
  念及至此,林軒袖袍一拂,九天明月環滴溜溜而出,光韻閃爍,一道可怕的颶風出現了。
  長百丈餘,雖談不上連天接地,但聲勢也驚人以極,轟隆隆的向著對手壓了過去。
  “小子,找死!”
  九天玄尊早恨不得將林軒抽魂扒皮,臉上的表情自是猙獰無比,大手抬起,五指成爪,這麼虛空一抓。
  嘩……
  隻見青光一閃,一隻同樣長達百丈的青『色』巨手在半空***現,隨後握指成拳,硬生生將九天明月環放出的颶風打散。
  不管人品如何,九天玄尊可是此***的創派始祖,同時境界也勝上一籌,林軒在這方麵與他硬拚,自然是半點勝算沒有。
  可惜這種想法僅僅是照常理推測,林軒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,所學更是淵博,並非僅局限於九天玄功。
  眼見那巨拳勢夾勁風,如泰山壓頂般的朝自己轟落,林軒的臉上卻絲毫也沒有慌『亂』之『色』。
  袖袍一拂,一縷青芒已飛掠而出。
  耀眼以極,但長不過尺許,林軒一道法訣打了上去,青火劍頓時迎風暴漲,轉瞬也化為了百丈之長,體積與那巨拳相比毫不遜『色』,厲嘯著狠狠的斬過去了。
  轟!
  兩者硬碰,天空中爆開一團耀眼的青芒,刺目得仿佛冉冉升起的太陽。
  九天玄尊含恨一擊非同小可,不過他到底吃虧了沒有寶物,那巨拳雖然氣勢磅,但不過是天地元氣與法力凝聚而成的。
  而青火可是林軒千錘百煉的寶物,論攻擊威力比九天明月環隻強不弱,又使用了巨劍術,這一擊居然隱隱占到了上風。
  九天玄尊滿麵驚愕,有沒有搞錯,在他心中,離合境界與元嬰完全不同,自己應該如同踩螞蟻一樣將對方給碾死。
  對方居然能接下自己的攻擊,這未免太令人不可思議。
  林軒一擊建功,自然不會將好不容易搶占到的先機放過,咯咯的骨骼爆裂聲傳入耳朵,一隻小巧的鳳凰在他身後出現了。
  略一盤旋,接著便沒入了林軒的頭頂媊恁C
  “鳳舞九天?”
  九天玄尊臉『色』一變,望向林軒的目光居然多了一份驚懼之『色』:“小子,你究竟有何來曆,與那玄鳳仙子,是何關係?”
  林軒眼中異『色』閃過,對方居然能將鳳舞九天訣認出,這可與自己在妖靈島了解的情況不符,不是說玄鳳仙子***大成以後,曾遍遊天下,想要找這負心薄幸的家夥報仇,然而卻沒有尋到他的蹤跡麼?
  可假如兩人此後再未見過,對方怎麼可能將鳳舞九天訣認出,難道事實與傳言不符,這中間還有不為人知的隱秘?
  心中疑『惑』,不過林軒也沒有心情去探究,經過這番對話,對方的身份已呼之欲出,就是九天玄功的創派始祖。
  不過林軒可不認為對方是自己師傅。
  這家夥本來就是一無恥之徒。
  腦海中諸般念頭閃過,林軒臉上卻『露』出一副憤怒的表情來了:“,虧你還認得我家師傅。”
  “你師傅,難道你是玄鳳那賤婢的弟子?”九天玄尊臉上異『色』閃過,不過隨後又察覺出不對來了,畢竟這家夥,也是一代梟雄,老『奸』巨猾到極處:“不對,玄鳳與我都是百萬年前的人物,你最多傳承了她的衣缽,根本談不上弟子,也沒有得到那賤婢親手指點過,鳳舞九天訣修到第幾層了,以為老夫會怕麼?”
  說完他瞠目大喝,雙手抬起,似乎要使用什麼秘術。
  不過林軒動作更快,化為一道青虹,已飛到了對方身前丈許處,右手抬起,一拳像對方打了過去。
  他的手臂被一層銀芒包裹,有一種類似妖氣的靈力透出。
  九天玄尊先是一愕,隨後臉上就『露』出了不屑之『色』:“老夫還以為你真有什麼驚人神通,原來鳳舞九天訣也不過修煉到第二層頂峰,就學妖族近身肉搏,簡直是班門弄斧!”
  說完以後,他居然並不退縮,雖然這老怪物本身不是修妖者,但離合修士的肉體也是非常強橫的。
  張開口,就噴出一道青『色』的真火,將自己的右手包裹,也是一拳像林軒打了過去。
  姿勢古樸,一拳之中,同時包含得有法力與天地元氣。
  林軒的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碧幻幽火浮現在了掌心堙A蔓延包裹住半截手臂。
  他雖然沒有進階離合,但哪會不知道對方的肉身非同小可,近身肉搏不過是讓對方上當的幌子,真正的殺手在碧幻幽火。
  畢竟自己進階元嬰後期以後,還沒來得及修煉神通,否則將鳳舞九天訣練到四層以後,威力又會大不相同。
  轟!
  劇烈的碰撞聲傳入耳朵,這一老一少不僅修煉的***相同,就心機來說,也都狡猾得跟狐狸差不多。
  隻不過這一番鬥智鬥力,還是林軒布置的陷阱巧妙一些。
  兩人拳頭在半空中相觸,青『色』的真火與天地元氣像毒蛇一樣朝林軒殺過去了。
  九天玄尊不僅歹毒,而且也是非常小心謹慎的人物,盡管在他心中,光是自己的嬰火,就能讓林軒大敗虧輸,然而為了一擊成功,拳上匯集的天地元氣也非常之濃。
  兩種神通結合,必能把對方轟殺!
  平心來說,這樣的考慮本沒有錯,但林軒的碧幻幽火也不是吃素的,心念微動,立刻開始了反撲,不管是老怪物的嬰火,還是天地元氣,皆被牠吞沒,九天玄尊的臉上,『露』出了駭然之『色』,然而躲已經來不及了,隻能青光一閃,將護盾打開,同時抽身向後退了開來。
  林軒並沒有追,如果光是九天玄尊一個,他倒未必害怕什麼,然而附近還有那麼多老怪物虎視眈眈的。
  平心來說,林軒已被『逼』到了絕路,那護罩已是搖搖欲墜了,自己必須守在一旁,為月兒爭取時間,一直到她成功取到法寶。
  “快一點!”
  林軒心中焦急,畢竟敵人太多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堅持多久。
  但現在沒有選擇,為了月兒隻能頂住!
  “想進去麼,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過。”林軒說這話的時候,護罩變得更淡,已幾乎快要消失不見。
  隻見他袖袍一拂,又將那柄尺許長的斷劍取出。
  除了望亭樓,放眼整個雲州,沒有人能夠擋住那麼多高手,麵對他們的同時進攻,常規神通沒用,能夠依靠的隻有通天靈寶。
  然而修煉第二層通寶訣以後,每一劍劈出去所消耗的法力,雖然與以前相比,已節省了許多,但那隻是相對來說,其實還是十分驚人的,自己能堅持多久呢?
  林軒與九天玄尊這一番動手,如兔起鶻落,不過須臾的功夫,旁邊的修士都看得呆住。
  他們不是師徒!
  自己受騙上當了,羅家老祖雙眼***,然而也掩飾不住滿臉的訝『色』,區區一名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居然能夠『逼』退離合期的老怪物。
  有沒有搞錯?
  以他的眼力,自然看出林軒並未放水的。
  但現在已管不得,雖然到現在為止,他都想不通那陰魂少女為何能無視禁製,但對方進入阿修羅宮乃是事實。
  過去了這麼久修羅神血會否落在她的手中?
  一想到這堙A羅家老祖就憤怒以極,怪嘯著朝林軒衝了過去。
  “小子,滾開,擋我者死!”
  “是麼,那在下倒要試試了。”
  既然無可退縮,林軒也不用再隱瞞什麼,體內法訣略一運轉,磅的靈力蜂擁出來。
  “這……”
  在場的修士目瞪口呆,臉上現出不可思議之『色』,紛紛將神識放出,朝著林軒掃過去了。
  “有沒有搞錯,從境界來說,他明明剛剛晉級元嬰後期,為何會有這麼深厚的法力?”
  “你問我,我問誰去,這簡直不可思議,就算是元嬰期大圓滿的修士,與其相比,也遠遠不及。”
  “難道是我們看錯?”
  “哼,你覺得這可能麼,除非對方修煉有神秘幻術,將我們的神識全都隱瞞過去了,但他現在這麼做又有何意義呢?”
  “這話倒也不錯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議論聲紛紛傳入耳朵,連準備動手的羅家老祖也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:“小子,沒想到你不僅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而且還修煉有雙元嬰秘術,年紀輕輕,有此成就,讓老夫也十分佩服,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擋住我,識相的,乖乖將修羅神血交出來,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  羅家老祖怒歸怒,但畢竟是一代梟雄,也明白眼前的小子不好對付,絕非普通元嬰修士可比的。
  何況手中還有通天靈寶,硬上他也沒有多大把握,所以就用言語威脅了。
  “這個,交出修羅神血也行,不過就要看閣下能給我什麼寶物!”林軒微笑著開口了。
  當然,他這麼說,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。
  雖是做戲,但林軒的表情誠懇以極,然而羅家老祖的臉上卻閃過一分戾氣,他已看穿了林軒的小把戲。
  “小子,真是不知死活,既然你一意孤行,我就送你去幽冥地府。”
  話音未落,羅家老祖已狠狠的撲過來了。
  林軒歎了口氣,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斷劍向下揮去。
  無聲無息,但眼前卻陡然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劍氣。
  長十丈餘,就規模來說,與林軒第一次使用通天靈寶時,明顯不能相比,因為他要盡量節省法力。
  但對付一個人,已是綽綽有餘。
  然而羅家老祖身為離合期老怪物,豈是普通的元嬰修士可以相比的。
  麵對那恢宏的劍芒,臉上竟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之『色』,一道法訣向前打出。
  他的身前,書卷法寶光芒大作,又從左至右的緩緩展開了。
  兩個古字在半空中漂浮。
  “甲”還有“盾”。
  當然,是用小篆寫成的。
  看上去深奧而古樸。
  隨後光芒閃爍,分別變化成了一黑一白兩道光幕。
  接著重合在一起,朝著那銀『色』劍氣硬頂了上去。
  無聲無息,兩者相撞的時候隻看見靈光吞吐,隨後光幕便被銀芒吞沒,表麵上看,林軒似乎大占上風,然而他感覺得清清楚楚,對方的護罩並沒有破。
  不愧是離合期修仙者,林軒還第一次遇見有人敢硬扛自己通天靈寶威能的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2 18:34:03  ExecTime:0.0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