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移禍江東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 移禍江東
  林軒歎了口氣,眉頭微微皺起,雖然明知道月兒不會欺騙自己,但對她的身份還是有些懷疑。
  就這丫頭柔柔弱弱的樣子,前世真能統禦陰司?
  帶領百萬妖鬼,將靈界殺個血流成河,甚至連真仙也不放在眼中,以寡敵眾,與對方大打出手?
  不過疑『惑』歸疑『惑』,現在可不是深究的一刻,林軒瞠目大喝:“月兒,妳還愣著幹什麼,快走!”
  “哦!”
  小丫頭一愕,終於回過神來了,自己留在這堣]沒有用處,早一點將修羅神血取到手,對少爺才是最大的幫助。
  一咬貝齒,月兒身形晃動,化為一道厲嘯的陰風,轉身撲向了那粉紅『色』的光幕。
  噗噗噗……
  沉悶的撞擊聲傳入耳朵,卻是九天玄尊所祭出來的青『色』劍氣,與林軒布下的冰牆轟然撞在一起。
  靈光閃爍,冰牆表麵一條條粗逾手指的裂紋出現了,隨後嘩啦一聲,整個冰牆被擊破,不過那些劍氣也成為了強弩之末,林軒目光閃動,將法力注入九天明月環中,眼前頓時出現了一條白蒙蒙的颶風,輕易便將那些殘餘的劍氣吞沒。
  而這稍一耽擱,月兒所化的陰風已與那粉紅『色』的光幕相觸,此禁製連靈界的大能修士也沒奈何,可在小丫頭麵前,卻仿佛是擺設,月兒沒受到任何阻隔,輕而易舉就鑽進去了。
  這一幕,讓所有的修仙者目瞪口呆,其餘之人不用說,便是九天玄尊那老怪物,也隻是覺得讓林軒接近阿修羅王的寢殿有些不妥,卻做夢也沒想到月兒能鑽到媊悒h的。
  有沒有搞錯,此禁製雖已大為減弱,但當年卻是阿修羅王親手布下的。
  一時間眾人恍如做夢,心中隻驚駭難以用言語形容。
  嗖的破空聲傳入耳朵,一縷黃光,一道黑芒從遠處向著林軒攢『射』,出手的並非三名離合期修仙者,而是羅紫梳與那黃衫老者。
  剛剛的變故,說起來繁複,其實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,兩人尚未反應過來,剛剛他們就與林軒交手,此時的攻擊,不過是下意識的舉動。
  見月兒鑽進了光幕,林軒心中大喜,既已做出了冒險的舉動,當然不可能繼續將實力隱瞞下去。
  望著像自己攻擊的兩名修仙者,林軒眼中有暴虐之氣閃過。
  “不知死活!”
  林軒正準備辣手將兩人滅了,可目光在周圍之人的臉上掃過,腦海中靈光一閃,林軒又將主意改變。
  當然不是心軟,而是對後麵的戰局另有打算。
  滅殺兩名元嬰中期的修士不難。
  自己全力施為,幾乎一個照麵就能讓兩人隕落。
  可滅了他們又如何?
  絲毫改變不了自己眼前的被動。
  要知道月兒鑽進光幕,固然值得欣喜,可對自己來說,形勢卻變得嚴峻無比……一下子成為眾矢之的。
  眼前的修士屬於三方勢力,原本互相牽扯,可這下好了,全都將自己視為了眼中釘肉中刺。
  火蛟王那邊,也與血羅童子停止了交手,羅子聰,青蓮居士,還有其他的羅家弟子,目光全都望向自己,一個二個臉『色』陰沉無比。
  如果說這些人,林軒還可以不放在眼中,打不過,但自保無虞,可那三名離合期老怪物,就讓林軒頭皮有些發麻了。
  單打獨鬥,他也沒有取勝的把握,被眾人圍攻,更是逃跑的機會也沒有。
  可以說,林軒眼前形勢之險惡,絕對是踏入仙道以來,做最危險的一次,便是上回與慧通和尚交手,也遠遠沒有現在令人頭疼。
  數一數,在場的有三名離合期老怪物。
  三名大修仙者,一名化形後期的大妖族,剩下的幾名羅家弟子,也都達到了元嬰中期。
  這個陣容簡直恐怖,放眼雲州,除了望亭樓那老怪物,恐怕沒有一個人敢硬扛的。
  林軒可不想隕落,鬥力自己絕對會輸,而且肯定是萬劫不複,那麼就隻有在鬥智上下一點功夫。
  不能讓自己一個人成為眾矢之的,要想辦法分化瓦解對手。
  好在他們來自三方勢力,這就給了自己可趁之機。
  林軒望向九天玄尊的目光有些不懷好意,雖然不知道這家夥,為何會與自己修煉同樣功夫,不過嘛……。
  原本林軒是準備對羅紫梳下殺手的,不過在兩人法寶打來的電光花時間,他卻想了這麼多。
  於是便將準備好的殺著棄之不用,肩頭微抖,已似緩實急的向左跨出。
  不用說,自然是九天微步。
  林軒的身影一陣模糊,隨後出現在了左側二十餘丈之處,羅紫梳與黃衫老者的法寶自然落空了。
  兩人一愕,而羅家老祖與九頭老妖的表情卻同時陰沉下去了。
  在林軒到來以前,他們三人曾交過手,做過一番試探,隨後因為互相忌憚,所以才轉為了相持。
  九天玄尊所施展出來的這種詭異神通,另兩名老怪物全都見過,而且讓他們大感頭疼。
  這小子怎麼也會?
  難道兩人間本來就有關係,剛才的攻擊,不過是為了欺騙自己的逢場作戲?
  一人一妖愕然之餘,心中不由得疑竇大起。
  林軒要的就是這個結果,而他也很懂得察言觀『色』,見兩個老怪物起疑,不由得心中大喜,當即轉過頭,扯起喉嚨大叫:“師尊,您的妙計果然有效,月兒已進入光幕,我們隻要拖延片刻,修羅神血就能到手,弟子這次立下首功,您說許諾的好處……”
  “嗷!”
  林軒話音未落,羅家老祖已是雙瞳灌血,揚起頭,如野獸一般的大叫,想到謀劃百年的寶物,最終卻便宜了這對狡猾的“師徒”,老怪物快被氣瘋了。
  他的頭發根根豎起,渾身上下冒出驚人的殺氣,麵容扭曲,仿佛野獸要擇人而噬:“九頭,你我的恩怨暫且不說,豈能讓這對狡猾的師徒得到寶物,先聯手將他滅了。”
  “好!”
  九頭老祖雖然不如羅家修士憤怒,但形勢發展到眼前這種地步,誰是盟友,誰是敵人,自然是非常清楚,他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。
  當然,敵人與盟友一說,也全都是暫時的,歸根結底,是誰都眼紅寶物。
  而九天玄尊則又驚又怒,臉皮都有些發紫了。
  望像林軒的目光,仿佛在***,恨不得將這小子給生吞活剝。
  他做夢也沒料到會是這種結果。
  對方居然敢對自己使用移禍江東的毒計。
  九天玄尊自認為已非常卑鄙,沒想到這得到自己***傳承的小子還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趨勢。
  “無恥!”
  他隻來得及破口大罵一句,羅家老祖與那離合期的妖族就已殺到麵前了。
  這一回,兩個老怪物可是動了真火,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,出手不僅僅局限於試探了。
  那妖族還好說,特別是羅家老祖,一想到這百年來的辛苦,以及家族所付出的代價,為了打通無定河,將天雲十二州的人妖兩族全得罪了。
  如果不能取到寶物,那麼等待他們的恐怕真的是滅族。
  都怪這可惡的師徒!
  特別是眼前的老怪物。
  在羅家老祖的心中,雖然是林軒放月兒進入建築,但這陰謀詭計,肯定是九天玄尊想出來地。
  區區一名大修士不足為懼,隻要將他的師尊滅殺,自己還有機會搶回修羅神血。
  念及至此,他勢若瘋虎,招招跟拚命差不多。
  九天玄尊都要氣得吐血了。
  林軒則偷笑不已,所謂鬥智不鬥力,原本幾乎是必死之局,硬是讓他贏得了生機。
  仙道之上步步荊棘,林軒能夠走到這一步,靠的可絕非是運氣。
  當然,計策雖然成功,但也遠沒有萬事大吉,僅僅是分擔自己的壓力。
  三名離合期老怪物打得如火如荼,其餘的元嬰期修仙者卻像自己圍過來了。
  後期存在就有四人之多。
  除此以外還有八名中期的修仙者。
  這個陣容也讓人驚心怵目。
  不過林軒卻鬆了口氣,贏固然沒有把握,但僅僅自保勉強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。
  眼見對方呈合圍之勢,林軒可不願腹背受敵。
  身形一閃,又將九天微步施展開。
  林軒打的主意很簡單,盡量不與對方正麵衝突,采用遊鬥的方式將時間拖延。
  月兒既然是阿修羅王轉世,找到自己的血『液』應該不難,等小丫頭成功以後,主仆二人就想辦法溜走。
  而自己掌握的神通雖然廣博,但還有什麼比九天微步更適合遊鬥。
  平心來說,林軒打算不錯。
  可這次的敵人中,偏偏有一特殊的對手,見林軒欲施展九天微步,羅子聰的眼中,閃過一縷譏嘲之『色』,嘴巴張開,將鮮紅的舌頭伸了出來。
  令人心驚的是,那舌頭正中,居然有一銀『色』的眼珠。
  !
  從眼珠上『射』出一道細細的光柱,擊打在虛空之處,林軒一個趔趄,踉踉蹌蹌的現形而出。
  “這是什麼光柱?”
  林軒的臉上『露』出駭然之『色』,他的九天微步,還是第一次被別人破除,區區一名元嬰修士,居然有這樣的神通,看來果然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。
  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還來不及做出反擊,心中就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戰栗。
  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以他如今的修為神通,隻有遇見重大危機的時候靈覺才會主動示警。
  心中一凜,目光掃過,左側似乎有詭異波動傳來了。
  若有若無,不過以林軒鬥法經驗之豐富,當然不敢有絲毫輕心大意什麼。
  袖袍一拂,一道青芒飛掠而出。
  這一回林軒祭出的可不再是翠綠飛刀那樣的普通寶物,而是他早就習慣使用的青火。
  綠芒耀眼,狠狠的斬在虛空上麵。
  “錚”的一聲脆響傳來,隨後更有詭異的血腥之氣在附近彌散開。
  一柄刺目的血刀浮現在了眼前。
  長丈許,上麵透著妖異的戾氣。
  砰砰砰,與青火劍在半空中互相追逐,一連發生三次碰撞以後,那血刀見占不到上風,一個轉折,像左側斜飛過去了。
  停在二十餘丈遠處,一陣閃爍,居然化為一直徑丈餘的巨大骷髏,晶瑩閃爍,卻仿佛是用美玉雕刻而成的,血刀上麵的腥氣,仿佛一絲也無。
  好詭異的寶物!
  林軒瞳孔微縮,而他所麵對的敵人可不僅僅隻有眼前一個。
  吼!
  可怕的咆哮聲傳入耳朵,眼前出現了一群凶猛的老虎,青蓮居士已展開了他的***獸王圖。
  火蛟王則一聲大喝,伴隨著劈堸埶晡疑z響,他的身形居然高達十丈,巨大術,對方能夠舉重若輕的施展出,不用說,也是化形後期頂峰的妖族。
  羅子聰則祭出一飛劍形狀的寶物,當然威力肯定是非同小可。
  至於其他的元嬰中期修仙者,也沒有閑著,法寶齊出,準備一舉將林軒給滅殺了。
  雖然這中間沒有離合期老怪物,但十二人聯手,聲勢也令人驚心怵目。
  可惡!
  林軒臉上閃過焦躁之『色』,原本遊鬥的打算自然是落空了。
  此時此刻,取巧已沒有效果,隻剩下硬拚一途。
  林軒眼中閃過一縷異『色』,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團璀璨的靈光浮現在眼前。
  靈光之中,若隱若現一尺許長的斷劍。
  表麵裂紋遍布,偏偏卻有磅的威壓彌散而出。
  林軒毫不猶豫的伸手握住,渾身青光流離,將法力注入進去,一個個拳頭大小的符文在劍刃上浮現而出,隨後旋轉閃爍,沒入林軒的軀體之中,他的手掌被一層銀芒包裹,一個個銅錢大小的鱗片出現了。
  林軒臉『色』一冷,毫不猶豫的將此劍向下揮落。
  轟!
  整個山峰,仿佛都經曆了一次輕微的震動,一道璀璨的劍氣浮現而出,表麵符文翻湧,向著眾修士的法寶轟過去了。
  首當其衝的便是那百餘隻妖虎,青蓮居士的百虎獸王圖也算不可多得的寶物,可那是相對來說,在通天靈寶麵前,則根本算不了什麼。
  隻見銀光一閃,衝在最前麵的十幾頭已被那璀璨的靈輝吞沒,青蓮居士的心髒狠狠收縮,大叫一聲不好,一邊化為一道驚虹,風馳電掣的向後退縮,一邊雙手揮舞,五顏六『色』的法訣如煙花四『射』,想要收回自己的寶物。
  百虎獸王圖可是耗費了他百年之功,自然不願不明不白的毀在此山之中。
  火蛟王的反應也差不多,此妖驚駭之餘,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大的耳刮子,早知如此,使用什麼巨大術,這不是擺明了想要當靶子麼?
  不過後悔沒有用途,此妖臉上閃過一絲決絕之『色』,先是張開口,噴出一黑乎乎的寶物,像是什麼龜類妖獸的外殼。
  隨後又一聲大喝,渾身妖氣翻湧,居然無風自燃起來了。
  身處詭異的妖火之中,他的表情卻並不痛苦,隨後那妖火一漲一縮,居然變化出一件火紅『色』的鱗甲來了。
  整個過程,不過須臾的功夫,隨後他也被那璀璨的劍光吞沒。
  青蓮居士與火蛟王如此修為都顯得十分狼狽,其餘的羅家弟子更不用說,一個二個,寶物皆躲避不及,在劍光出現的一刻,就被淹沒了進去。
  羅紫梳的臉上滿是駭然之『色』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飛劍在銀光中化為烏有,此乃本命寶物,她忍不住噗的一口鮮血噴出,俏臉一下子蒼白如紙了。
  一劍之威,天地變『色』,十二名元嬰期修仙者,雖然無人隕落,但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傷。
  林軒目光閃爍,以他的法力,完全可以痛打落水狗,隻要再揮出這麼兩三劍,就算不能將那些家夥全部滅完,相信也可以殺個七零八落。
  不過略一思索,林軒並沒有這麼做。
  他的目的不過是拖延罷了。
  如果真顯得那麼強勢,幾名離合期老怪物,非重新注意到自己,特別是羅家老祖,將他的子孫滅殺了,對方非找自己拚命不可。
  那自己移禍江東的毒計豈不是白做?
  這種拆自己台的事情打死林軒也不幹的。
  故而一劍劈出以後,林軒收回了通天靈寶,而且體內法力略一運轉,讓自己看上去臉青唇白,就仿佛元氣大傷的模樣。
  而那銀『色』的劍芒,雖然威勢驚人無比,但僅持續了數秒而已,就從世間完全消失了蹤跡。
  留下一幹修士,人人狼狽無比,表情更是充滿了驚懼。
  尤其是火蛟王,雖然布下了兩層防禦,但巨大術讓他成為了完美的靶子,此刻鱗甲殘破,整個身體都彌散出一股焦糊的味道來了。
  做為儒門修仙者,青蓮居士一向很注重養氣,喜怒不形於『色』,但此刻也忍不住破口大罵了。
  他的百餘隻妖虎,被滅了一半還多,剩餘的雖然未死,但也元氣大損,如此一來,本命法寶雖然還在,但也跟廢了差不多。
  心中簡直在滴血了。
  相對而言,血羅童子情況最好,這家夥殘忍歹毒,也是最早祭出法寶與林軒動手的一個。
  不過那時候,林軒使用的是青火。
  而因為那一場鬥法,他恰好站在林軒的左側,避開了劍芒的正麵攻擊,雖有些許餘波,但以他大修士的修為,卻什麼事也沒有。
  不過此刻,血羅童子卻緊緊的盯著林軒,表情跟見了鬼差不多:“通天靈寶,你用的居然是通天靈寶!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1 05:50:04  ExecTime:0.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