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斬虛光柱與千丈巨峰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 斬虛光柱與千丈巨峰

    空間一陣模糊,他的身形已竄出二十餘丈之外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一愕,隨後臉上閃過凶狠之『色』,左手一拂,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卷丹書。

    這才是老怪物的本命寶物。

    雙手揮舞,一道墨綠『色』的法訣打出,那丹書吸收以後,頓時靈光閃爍,附近的天地元氣,瘋狂的向著此寶聚集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老怪物又是一指點去,丹書從左至右,慢慢展開,一股詭異的墨香從麵飄了出來。

    隨後靈光一閃,一個古寫的篆字出現在了丹書的表麵。

    “山!”

    那字氣勢磅,附近的元氣更是瘋狂的湧入其中,隨後一陣波動,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,那小小的山字真的化作了一座千丈高的翠綠巨峰。

    上麵居然還有鳥獸,隱隱傳來森然的虎吼,隨後此山滴溜溜一轉,帶著磅的靈壓,向著九天玄尊轟然砸下。

    大威力的寶物,修仙界不是沒有,比如說翻天印,千重峰,名字聽起來就氣勢磅,然而與眼前的千丈巨山相比,不過是小巫見大巫。

    而且別看此山氣勢恢宏,落下的速度居然一定也不比飛劍類的輕靈法寶遜『色』。

    九天玄尊眉頭微皺,即便以他的實力,也不想硬扛對方的神通,肩頭微抖,空間又開始模糊,不用說,這老怪物施展的是九天微步。

    然而晚了,那白袍書生張開口,從嘴巴伸出舌頭,令人心驚的是,那舌頭正中,居然有一銀『色』的眼珠。

    !

    從眼珠上『射』出一道細細的光柱,擊打在虛空之處,九天玄尊一個趔趄,踉踉蹌蹌的現形而出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斬虛光柱?”

    九天玄尊的臉上滿是驚駭之『色』,眾所周知,修仙者在追尋長生之道的同時,也獲得了遠超常人的實力,能夠呼風喚雨,騰雲駕霧,在常人眼,已與神仙無異,千之外,就能用飛劍取人首級。

    傳說雖然神異,但也從側麵說明了修仙者的法術玄妙無比。

    而諸多法術之中,當以空間神通最難掌握,離合期修士也不過初窺門徑罷了。

    元嬰施展的瞬移僅僅是簡易版的。

    想要掌握空間神通已十分不易,反過來,將其破除,難度更是會暴增倍許,對方不過元嬰期,怎麼可能有那樣的實力。

    斬虛空,乃天煞明王的招數,這小家夥祭出的光柱,就威力來說,不及明王的九牛一『毛』,但確實是同源力量。

    據說在上古之時,陰司與靈界曾爆發大戰,後來妖鬼曾敗退到人界來,難道明王與人界的女子,竟留下了血脈?

    九天玄尊腦海中念頭急轉,這老家夥,見識極為廣博,心思縝密,更是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,從一個小小的細節,幾乎就猜出羅家眾修的身份來了。

    羅子聰在族的時候,就很得老祖看重,乃是他潛心栽培的下一代家主。

    究其緣故,不僅僅是因為羅子聰資質出眾,區區五百餘載就進階元嬰後期了,更重要的理由,是他身上傳承得有明王的特別法術。

    當年的羅家,之所以能夠一統人妖兩族,成為天雲十二州的霸主,就是因為傳承了天煞明王血脈的緣故。

    那時候羅家高手輩出,不過每一個人傳承的血脈有強有弱,有一些人更受上天眷顧,天生就傳承得有明王的獨到天賦。

    比如說羅子聰舌頭上的詭異銀眸,不用修煉就能發出神秘光柱,不可思議的將瞬移破除。

    正是這項獨到天賦,所以羅子聰才被認為是受到了明王眷顧,因此當成下一代家主。

    九天玄尊見聞廣博,隱約將對手的身份看破,然而這對於他當前的處境,卻沒有任何用途。

    九天微步失去了效果,那千丈巨峰已滴溜溜的壓下來了。

    頭頂是大片陰影,這山峰隻怕有千萬斤,如果真被擊中,就算是離合期修士,一樣會變做肉餅。

    九天玄尊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,如果是全盛時的自己,又有趁手寶物,這樣的法術對他是造不成威脅的。

    不過眼前可就難以應付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心中驚怒,但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什麼。

    雙手揮舞,大開大闔,動作雄渾而古樸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抬起頭顱,一口精氣從嘴中噴薄而出,那精氣是溫潤的青『色』,如一顆明珠般在半空中懸浮。

    隨後附近的天地元氣仿佛找到了宣泄口,瘋狂的向著精氣匯聚,須臾,一身高百丈的巨人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那巨人不僅高大魁偉,且身具異相,三頭六臂,看上去威猛無比。

    當然,他是由天地元氣所聚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九天玄尊一指向前點去,巨人揚聲吐氣,高高的昂起頭顱,六條粗壯的胳膊一起朝前方托舉而起了。

    !

    沉悶的聲音傳入耳朵,那千丈巨峰砸下來的威力讓整個大地都在顫動,即使巨人的身軀與牠相比,也顯得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然而九天玄尊雖然卑鄙,就修為來說卻是一代人傑,其神通雖大半來自九天玄功,但除此以外,還學有不少秘術,眼前所衍化出來的巨人,就是其中一種。

    當然也不是隨意可以使用,以本名真元做為引子,每使用一次,他的修為都會下降少許。

    不過那巨人也確實力大無窮,雖然渾身都在顫抖,但六條手臂真的將山峰托住。

    得此空隙,九天玄尊自然不會遲疑,身形一閃,已激『射』像了旁邊。

    轉瞬,就脫離了巨峰籠罩的範圍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劇烈的碰撞聲傳入耳朵,那巨人到底支撐不住,在九天玄尊脫身以後,他就被壓為了齏粉。

    整個空間都仿佛狠狠的顫抖了一下,不過下一刻,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,那巨峰一閃,居然化為無數光點,隨風飄散。

    這東西,乃是借法寶之力,然後用天地元氣匯聚,羅家老祖驅使牠,同樣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。

    隻可用於出其不意,如果不能一擊傷敵,短時間內很難驅使。

    沒想到有如此多小輩相助,還是被對方逃脫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的臉上,滿是陰沉之『色』,對方比自己想象的,還要難對付得多,不過此時此刻,他早就沒有了退路。

    修羅神血必須取到手,羅家的陰謀已然暴『露』,天雲十二州大大小小的勢力,包括人妖兩族,幾乎都被他們得罪光了,如果不能取得豐厚的報酬,那接下來等待他們的結果隻有一個……滅族!

    想到這,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懼,一口精血噴到身前的書卷。

    這次從上麵飄出來的是一個“劍”字。

    而羅家其餘的弟子,包括羅子聰與血羅童子兩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也沒有閑著,或驅寶物,或施秘術,將自己最厲害的神通拿出,準備協助老祖,一舉拿***前這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眼看更加激烈的戰鬥已是一觸即發,他們腳下的那座巨山,突然開始劇烈晃動。

    前一刻還晴朗的天空,轉瞬間已烏雲密布,驚雷一個接一個的狂劈下來了,閃電穿空,有如銀蛇『亂』舞。

    整個空間內的天地元氣,更是變得混『亂』以極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九天玄尊原本在準備秘術,此刻也不由得停下手來了,驚疑不定的望向天空,隨後臉上卻又顯出喜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阿修羅王設下來的那個禁製,終於鬆動,慢慢的開始解除,對,一定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當然,這番話九天玄尊僅僅是在心中默想,一個字也沒有說出口中。

    當年,阿修羅王隕落,可這位陰司之主,似乎在生前的時候,就做下一些準備了。

    就拿她留下的那滴血『液』來說,雖然彌足珍貴,可偏偏在寢殿的周圍,布下了一絕殺陣法。

    昔日的靈界大軍為了泄憤,曾為無定河帶來了滔天浩劫,眼前的殘垣斷壁,就是阿修羅宮被毀後所留下來的廢墟。

    可修羅王的寢殿卻完好無損,那些靈界的大能修士,沒有一個人能夠破去眼前的殺陣,即使是散仙與妖王也不行。

    真仙或許可以,然而他們並沒有來到此地。

    於是那滴修羅神血,才保存至今。

    殺陣無人可破,不過卻經不起歲月的消磨,算算時間,也就是最近幾天會逐漸鬆動。

    似乎比預想的還稍稍提前了一點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以九天玄尊的城府,臉上也不由得『露』出了激動之『色』,百萬年的守候,機會終於等到了手。

    他哪肯錯過,趁著羅家修士發愣,嗖的一下向前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在古鏡被九嬰毀壞以前,他看見的修士可不止眼前這麼多,至少還有一名離合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而通往阿修羅寢宮的入口,並非隻有眼前這一個,他可不希望自己在這兒與敵人拚死拚活,修羅神血卻被不相幹的人取走。

    假如出現那樣的狀況,自己非吐血不可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九天玄尊哪還有心情與對方糾纏,立刻化為一道驚虹,飛向了寢宮深處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

    突然出現的詭異天象,讓羅家眾修愕然不已,不過很快,他們就回過神來,見那難纏的敵人不戰而走,他們在大鬆一口氣的同時,隱隱也泛起一股擔憂之意,不過卻沒有誰敢單獨追去,都抬起頭,望向最前方的灰衣老者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腦海中念頭轉動,不過此時此刻,也沒有時間給他多做思索,對方不戰而走,讓他擔心修羅神血會不會在敵人手中。

    雖然這僅僅是可能『性』的一種,不過此事能否成功,關係到羅家的興衰榮辱,他自然絲毫大意不得,化為一道驚虹,當先追過去了。

    羅家眾修見了,不敢怠慢,既然有老祖宗打頭陣,他們自然不會害怕什麼,也紛紛各展神通,飛向了殘垣斷壁深處。

    原地很快就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山風吹過,異象依舊在持續著,然而眼前除了碎石瓦礫,以及立柱上被仙劍刀斧劃過的痕跡,誰也不知道這發生過什麼,先是奪舍,隨後與羅家眾修士的衝突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某條玉石台階的中部。

    一容貌平凡的少年正在盤膝打坐,旁邊一絕『色』少女含情脈脈的將他注視著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林軒主仆。

    月兒的眼中滿是『迷』離之『色』,小丫頭的心中,充滿了幸福,阿修羅王的身份,固然珍貴無比,可對月兒來說,卻仿佛一塊大石,這些時日,壓得她幾乎喘不過起。

    她不怕真仙報複,最擔心的卻是少爺不要自己。

    現在好了,一切擔心是多餘,少爺願意與自己不離不棄,哪怕是與滿天神佛為敵。

    即便一起墮入九幽,即便一起接受那永的煉魂之苦,隻要兩人在一起,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當聽到這一句,月兒真的很感動。

    少爺對自己如此疼惜,她已是別無所求。

    盡管前路依舊坎坷,不過月兒已不再懦弱,隻要有少爺伴在身旁,真仙又如何,這世上再沒有什麼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阿修羅……”

    月兒櫻唇微啟,輕輕喃呢,照小桃所說,這是自己的別府,得到那滴前世留下來的鮮血,自己是否就真的快意結嬰成功。

    小腦袋中轉著各種紛繁的念頭,一驚雷般的巨響傳入耳朵,她抬起頭,就看見滿天銀蛇飛舞,兒臂粗的閃電劃破長空,四周風雷動。

    林軒也緩緩睜開了雙眸,如此異象他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醒了。”月兒滿麵驚喜的開口,雖然剛剛感動的時候曾叫“林軒哥哥”,不過小丫頭臉皮薄,事情過後雖然心中還想這樣叫,嘴上卻已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卻沒有注意到少女心中的小九九,眼前的異象太驚人的了,比結嬰的聲勢還要浩大得多,難道是有異寶要出事麼?

    林軒在心中思索,自然而然就聯想到修羅神血了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他哪還有心情繼續打坐,嗖的一下就振衣而起,反正法力已經恢複,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,林軒估算過,現在的自己,應該可以發揮出平時九成左右的實力。

    不能繼續在這耽擱下去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起來以後,林軒卻一聲驚呼,月兒眨了眨眼眸,美麗的俏臉上『露』出不解之『色』:“少爺,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禁製似乎解除,我的神識可以離體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的臉上一片驚喜之『色』,畢竟對於修仙者,神識遠比六感重要得多,神識被完全封印在體內的情況,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,感覺便像是凡人瞎了聾了,那難受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月兒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,小丫頭沒有什麼感觸,做為自己前世的別府,這的禁製對她本來就沒有什麼影響的。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氣,緩緩將神識放出。

    也不是說完全解除了禁錮,隻能拓展到二十餘左右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已十分滿足,而且他發現了一細微之處,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,神識在慢慢及遠,換句話說,這的禁製不是被一次解除,而是在一點一點的逐次減弱。

    “這可有些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以手撫額,臉上『露』出些許沉『吟』之『色』,不過此時此刻,他也沒有時間多做思索,無論如何,修羅神血也不能讓別人捷足先登了,那可是關係到月兒能否結嬰成功。

    聽了小丫頭講述,林軒已知道她這個結嬰的障礙是真仙們改變天地法則,有意設置下來的。

    除了前世她自己的血『液』,根本沒有辦法將這個魔咒破除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隻許成功,不許失敗的。

    而且林軒也很好奇,月兒既是修羅王轉世,繼承了前世的一滴血,除了進階到元嬰期,還會不會發生奇妙的事?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眼中有堅定之『色』閃過,不能繼續在這耽擱,他轉過頭顱,將目光落在穿山甲與屍魔上麵了。

    剛剛那激烈的戰鬥,特別是最後一擊,雖有九嬰舍身護主,但兩個家夥卻也身受重傷了。

    渾身上下,幾乎沒有完好之處,特別是屍魔,大大小小的洞足有十幾處之多,腥臭的屍血橫流,如果換做是修仙者,就算不死,肉身也隕落無疑。

    然而做為陰司怪物,雖然也動彈不得,但這傷勢卻還不足以致命的。

    隻不過需要靜養,短時間內無法再放出對敵了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伸手將腰間的兩個口袋祭起,黑芒閃過,分別將穿山甲與屍魔收入其中,剩下的時間就等他倆慢慢恢複,這一點,林軒倒是並不著急的。

    做好這一切後,林軒目光又在廣場掃過,可惜最後一擊太過狂暴,九嬰已徹底化為了虛無,連內丹都沒有留下的。

    否則大妖鬼獸的精華,對自己肯定有不少用處。

    說起來,還真是打得稀糊塗,早知道這家夥是月兒養的靈寵,一開始就應該讓小丫頭現身了。

    也不用那樣艱苦的戰鬥,九死一生不說,從薑老怪那得來的水雲錦寶物,還沒有建功,就莫名其妙的被毀了。

    鬱悶是唯一的形容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也不是一點收獲沒有,通過與離合期九嬰分魂的交手,林軒對自己的實力,大概有了一個認知。

    綜合起來,應該算剛剛跨入離合之境的修仙者,如果拚命的話,還可以略微往上提,不過比起離合初期頂階,依舊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這已非常了不起,要知道修仙界很少有越級挑戰這種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18:25:56  ExecTime:0.5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