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生與死的瞬間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 生與死的瞬間

    那寶物有七八丈長,看上去就像什麼動物的大腿骨一樣,表麵戾氣纏繞,一看就知道威力非小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屍魔一聲大喝,張開口,就是一道腥臭的屍血噴出,麵還夾雜著墨綠『色』的屍毒,離嘴以後,立刻被寶物所吸收,隨後咯咯的聲音傳入耳朵,那寶物化為了一白骨妖蛇。

    口噴毒霧的向著九嬰撲上去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,穿山甲眼中凶芒一顯,雙手掐訣,滾滾的妖風之中,他的身形驟然暴漲,一身長數丈的怪物映入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他居然顯出妖體原型來了。

    做為化形後期的大妖族,聲勢自然非同小可,穿山甲的身體表麵,被厚厚的鱗甲包裹,血盆大口,牙齒鋒銳得有如雪亮的尖刀,就形象來說,一點也不比蛟龍遜『色』,甚至還要略勝一籌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那聲音有如蠻荒巨獸,半空之中,黃芒閃爍,附近的泥土詭異漂浮,凝結出一根根鋒銳的石質長矛來了。

    土屬『性』法術,而且是地階上品的那種,論威力,絕不會比普通法寶遜『色』,正確的說,反而會勝上許多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點了點頭,穿山甲口中妖氣噴薄,那尖銳的長矛狠狠的紮像了對手。

    在陰司界中,九嬰乃是頂兒尖兒的大妖鬼獸,眼前的一縷分魂,實力也堪比離合,如果換一個時間,穿山甲與屍魔的攻擊牠根本就不會放在眼,然而此時此刻,情況卻又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有林軒牽扯,這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麼,平心來說,林軒也沒有多大把握,不過內心深處,還是頗為希翼的。

    為了防止對方騰出手來應付攻擊,林軒咬牙將更多的法力注入身前的斷劍。

    那光球表麵的銀芒,變得越發的刺目,隱隱已將黑氣給壓過去了。

    九嬰的臉上滿是憤怒,十八隻眼睛都變成了血紅之『色』,隨後牠的九顆頭顱猛然往中間這麼一聚,不可思議的事情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九顆頭顱,居然合而為一,一顆嶄新的頭顱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有點像龍首,與麒麟的頭顱也有幾分相似之處,但仔細看,卻又完全不同,那是一張惡鬼的麵孔,然而卻不讓人覺得牠的可怕,第一感應到的,是牠的強大……

    這並不是錯覺,九頭合一以後,這怪物的氣勢就開始瘋狂的飆升了。

    實力與原先相比,足足瘋漲了七成。

    這不可能!

    林軒見識廣博,兩百年來與人爭鬥的經驗更是豐富,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,然而此時此刻,卻也忍不住有些失態了。

    難道剛剛與自己鬥法,九嬰居然還隱藏了實力嗎?

    明明不像啊!

    林軒臉『色』陰沉以極,可事已至此,追根究底也不過是徒勞而已,重點是要怎樣應付眼前的危機。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急轉,可為時已晚,在九嬰實力暴漲以後,眼前的一切,已在頃刻間發生逆轉。

    隻見這怪物尾巴一甩,天空中頓時有密密麻麻的飛刀浮現,隨後光芒閃爍,毫不畏懼的迎上了石矛與白骨妖蛇,叮叮當當的聲音傳入耳朵,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穿山甲與屍魔的攻擊給化解了。

    隨後飛刀反客為主,蜂擁像兩頭怪物,妖氣與陰風之中,隱隱看見了兩團血霧……

    通過神識聯係,林軒知道穿山甲與屍魔並未隕落,隻不過身受重傷罷了,而他現在也沒有心情去管什麼,自己所麵臨的形勢要嚴峻得多。

    九嬰法力暴漲以後,一人一獸相持的平衡被打破,光球表麵的銀光隻剩下了一小撮,幾乎完全變成了漆黑之『色』,隨後轟隆隆的像他砸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月兒一聲驚呼,林軒臉『色』同樣狂變了起來,這所謂的光球,乃是通天靈寶與九嬰的大神通對轟所形成的。

    威力之強,就算是離合期老怪物,也絕對抵擋不住,難道自己竟要隕落在這?

    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滴,林軒自踏入仙道以來,曆經艱險,可似乎沒有一次,能夠與現在的情形相比。

    當然,他絕不會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防禦肯定是擋不住,林軒施展起了九天微步。

    躲開!

    林軒可不想在此處魂飛魄散,然而一步跨出,他的臉『色』卻越發慘白,自己還在原地,九天微步失去了效力。

    難道是因為能量太大因而幹擾了空間法則?

    林軒的臉上滿是苦笑之『色』,那光球已與第一道防禦撞上,那藍『色』的水牆堅實厚重,普通寶物的攻擊根本就沒有效果,不過此時此刻,卻仿如紙糊,嗤的一下就破滅掉了。

    林軒的眼角狠狠跳了一下,眼看光球距離自己不過二十餘丈的樣子,他再次施展九天微步,然而還是沒有效果。

    林軒絕望了,現在已躲無可躲,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之『色』,過去的一幕幕在眼前流淌而過。

    沒想到與天爭了這麼久,自己最後會死在此處,在即將魂飛魄散的一刻,林軒最後的感覺不是悲哀,也不是害怕,而是擔憂與不舍,修仙界很殘酷,不過對自己來說,卻有一樣寶物比『性』命更珍貴的。

    月兒!

    以丫頭單純的『性』格,以後一個人,能照顧好自己麼。

    隕落也就隕落,但林軒絕不想讓月兒陪自己一起死的。

    愛她就要給她幸福,林軒希望小丫頭能夠好好的在這世上活著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最後一刻,林軒將身上所有的防禦全都撤去,反正沒有用途,死了也就死了,他要節省法力,拚盡最後的力量為月兒創造一絲生路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柄式樣古樸的長戈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林軒伸手握住,將殘餘的法力拚命注入,他的眼耳鼻舌,五官都隱隱有血絲滲出,這是法力透支的結果,林軒此刻也使用了暫時提升修為的秘術。

    磅的法力,在一瞬間進入了長戈,林軒一聲大喝,狠狠的朝著前方揮落。

    嗤……

    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入耳,左側的虛空,隨著林軒手起戈落,居然扭曲起來了。

    隨後一道長不過半尺的月牙出現,林軒這一擊,已斬破了空間。

    破碎虛空,已涉及到空間法則,原本是離合期修士才能掌握的招數,用於飛升到上界之中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元嬰修士無論如何不能觸及,不過林軒豈是普通的同階修士可比,而得自雪狐王的這柄長戈,實在是一了不起的寶物,有著空間效果,林軒拚盡全力,終於將空間撕出了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自己逃是不可能地,這麼小的一道縫隙,肉身根本鑽不過去,元嬰雖可離體,但尚未穩固,失去了肉身的保護,進入空間縫隙之中,絕對是十死無生的結局。

    不過月兒可以。

    白光一閃,林軒強行將月兒拉了出來,臉上滿是溫柔之『色』,在這生死存亡之際,林軒臉上沒有畏懼,眼眸中隻有濃濃的擔憂與愛意:“丫頭,仙路漫漫,少爺不能陪妳,一定要照顧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說完袖袍一拂,林軒用殘餘的法力將月兒包裹,這層護罩能夠讓小丫頭在空間縫隙中安全一些的:“答應我,好好活著。”

    說完,林軒猛然將月兒推入空間縫隙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慘呼,盡管那聲音動聽到了極處,晶瑩的淚珠從月兒臉上劃過,她怎麼可能舍棄少爺呢。

    沒有你,修仙又有什麼用處?

    長生有用麼,不能與你相依相守,永的生命隻能是孤寂的折磨。

    月兒什麼也不要,她不要成仙,她不要是阿修羅王,隻要永永遠遠守在少爺身邊就好,哪怕一起吃苦,哪怕一起墜落九幽,不管前路如何,隻要握著你的手,哪怕是刀山之中,自己也不會感到切膚的痛苦,隻會對你流『露』出溫柔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被推出去的一刻,月兒的臉上就『露』出了決絕之『色』,纖纖玉手旁,有銀輝亮起,一柄月牙形狀的短劍被她握在了掌,長不過尺許,式樣精美以極,握手處鑲嵌著大大小小十餘顆寶石,當然,那不是裝飾,上麵的符文林軒一根也不認識。

    玉手揮出,銀輝耀眼刺目,硬生生將林軒為她布下的護罩撕裂了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又驚又急,小丫頭卻已撲入了他的懷:“少爺,我愛你,月兒不要一個人孤寂的活在人世,我情願與你一起去死。”

    女孩矜持,雖然林軒早已明白月兒的心意,可聽她親口說出“我愛你”這三個字,卻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下一刻兩人就要魂飛魄散了,月兒自然不會再顧忌什麼,俏臉通紅,深深埋在林軒的懷中,在這生與死的一刻,她沒有害怕,眼波柔柔,『蕩』漾著幸福與溫柔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!”

    林軒又是生氣又是感動,不過現在想將她推開已經來不及了,眼前這一切說來繁複,原本是不可能在轉瞬間完成的,不過在那光球的巨大威壓下,時間仿佛被割裂了。

    林軒與月兒緊緊相擁,現在掙紮沒有了用處,林軒轉過身來,用自己的身體做掩護,雖然明知道是徒勞,但本能的,他還是想將月兒保護好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4 01:08:12  ExecTime:0.5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