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陰甲鬼兵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 陰甲鬼兵

    那鏡子約有一人高,上麵裂紋遍布,被鑲嵌在一玉石的底座上,而將周圍的廢墟清理以後,卻發現那底座下麵,是一小巧的法陣。

    與林軒傳送進月亮的法陣頗為相似,但仔細一看,卻又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雖然也很精巧,但略作比較,就發現要簡陋許多,在法陣的左右兩側,各有一婁空的凹槽。

    鎧甲怪物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靈光連閃,兩塊拳頭大小的晶石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他毫不猶豫的將其安放在凹槽麵。

    隨後雙臂揮舞,一道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隨著嗚嗚的聲音傳入耳朵,那法陣啟動,蒙蒙的光韻湧入了鏡子中。

    鏡子表麵雖裂紋遍布,但一副清晰的畫卷還是隨之慢慢延展。

    畫卷中,靈光爆『射』,數十名修士,正與一些石像大打出手,各種仙劍法寶揮舞,麵實力最弱的,居然也是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領頭的那灰衣老者,更是讓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離合期修士!” 鎧甲一字一頓的開口了,他的雙目紅芒大盛了起來,眼看阿修羅王的寢宮就要打開,居然冒出與自己同級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可有些麻煩!

    他略想了想,右手抬起,又一道法訣打了出去,還是那玉石階梯,一灰衣僧人正急步趕路,這是一名元嬰期大圓滿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其法力雖然也到了返璞空明的地步,但僅僅這種程度,鎧甲怪物卻是毫不畏懼的。

    小輩不知死活,不過是找死罷了。

    冷笑一聲,隨著他手的動作,那鏡中的畫麵再次轉換了,這次人數稍多,他的眼睛卻死死盯住其中一個,五階妖族,那也是相當於離合期的存在,如果是天地靈族,甚至有可能隻強不弱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自己在這受了無盡歲月的苦楚,眼見寶物出世,居然有那麼多人想要爭奪,自己絕不會讓他們如意的。

    鎧甲微微發抖,顯然心中已是狂怒,一股暴虐之氣迸發而出。

    轉眼過了半盞茶的功夫,他眼中的紅芒才漸漸平息,冷笑中傳來自言自語:“都想撿便宜,嘿,人多也好,把水攪混,本尊在這被困了如此多年,也沒有讓光陰虛度,雖然宮殿的禁製大多毀於了靈界修士之手,不過其中還有一小部分殘破的,勉強可以運用,嘿嘿,你們會後悔來這搶寶。”

    隨後他又一道法訣打出,想看看來的最後兩撥是什麼人物。

    鏡中的畫麵重新流轉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臉帶邪氣的少年。

    鎧甲怪物先是一愕,隨後冷笑起來:“沒想到是那冥河中的章魚,牠也有鹹魚翻身的一刻,居然能夠化成人形了麼,敢來這,簡直不知死活,早知道當初,就應該將牠早點料理掉的。”

    對於古獸,鎧甲似乎不屑一顧,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中,又一道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鏡麵如水波般『蕩』漾之後,林軒,月兒,還有歐陽琴心進入了他的眼簾中。

    “一男一女,皆是元嬰期,還有一區區凝丹期的鬼女。”原本鎧甲並沒有怎麼在意,然而話音未落,表情卻僵住了,臉上『露』出不能置信之『色』,死死的盯著林軒頭頂的寶物。

    便是看見羅家老祖與九頭老妖時,他也不曾這麼驚愕。

    呼吸甚至都有些粗重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九天明月環?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能置信的喃喃開口,隨後眼中紅芒爆『射』,明顯處於了極度興奮之中:“以九天明月環做為寶物,那麼他所修煉的,一定是九天玄功,嘿……太好了,蒼天開眼,本尊真是守得雲開見月朗了。”

    雖然僅僅是一副鎧甲,看不出他表情如何,但從激動的語氣,似乎也恨不得一口將林軒給吞了。

    眼中滿是貪婪之『色』,如果有口水恐怕已在不停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林軒並不知道,自己已成了鎧甲怪物的目標,此時此刻,他的臉上滿是戒備之『色』,九天明月環在身前不停的盤旋飛舞。

    雖然從那仙鶴身上,林軒並未感覺到法力波動,不過直覺告訴他,這家夥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故而林軒也僅僅是戒備罷了,隻要對方不攻擊,他絕不會主動招惹。

    那仙鶴體型巨大,翅膀一扇,就能飛出數百丈遠,很快就到了頭頂上麵,這的禁空禁製是最為強大的,然而牠卻半點影響也無。

    林軒的體表,已隱隱的青光冒出,那仙鶴低頭看了一眼,卻並未理會,展翅飛走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林軒鬆了口氣,真的與這巨大的仙禽對上,即便能贏,也絕不可能輕鬆愜意,這不愧是阿修羅王的別府,一切都比人界的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轉過頭,用有些古怪的目光打量起小丫頭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……你這樣看著人家幹嗎?”月兒低垂臻首,兩隻小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,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月兒,妳的神識在這不受影響麼?”林軒淡淡的說。

    其實他的心,確實有千言萬語,也知道月兒肯定有事瞞著自己,說不好奇是騙人地,可看見月兒怕怕的表情,林軒真不忍心『逼』她什麼,林軒隻希望月兒過得平安快樂,等小丫頭願意講了自然會對自己說。

    於是好奇也隻能忍住,兩人的關係哪是主仆,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一起度過,林軒早就將月兒當作自己最為珍視的寶貝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兒點點頭,心中也很掙紮,隻是阿修羅王牽扯太大,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啊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接下來妳可要多辛苦一些,我和琴心在這都用不出神識,所以全靠妳了,有什麼危險,一定要提前告訴我。”林軒和顏悅『色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知道的。”月兒乖乖的點了點頭,隨後身形一轉,回到了林軒的衣袖。

    兩人繼續往前走。

    原本林軒以為阿修羅王的行宮,必定危險重重,尤其這玉石階梯,更是來的詭異,是不是陷阱都很難說,已經做好惡戰的準備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一路行來,除了遇見那大得離譜的仙鶴,居然什麼也沒有,林軒嘴上不說,心可暗暗驚訝,不過以他的『性』格,自然不會因此放鬆警惕,反而越發的小心了些。

    暴風雨前總是寧靜,沒有遇見危險並不代表好兆頭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嘀咕,抱怨一路寧靜得離譜,而在另一條玉石階梯上,其他人的遭遇卻是完全相反的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爆裂聲不停的傳入耳朵,羅家修士人人臉上皆『露』出鬱悶之『色』,剛剛遭到一群石像傀儡的伏擊,如今又與一群陰甲鬼兵正麵相遇。

    這些鬼兵與一般的陰魂鬼物不同,進退如一,簡直就與世俗訓練有數的軍隊相似。

    修為雖然不算很高,但十分擅長配合,以一種殺氣騰騰的陣法將他們困住,讓羅家眾修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難受。

    羅紫梳玉手一拂,一柄火紅『色』的仙劍飛掠而出,以她元嬰中期修士的神通,全力一擊,割下一凝丹期鬼兵的頭顱完全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可那鬼兵毫無懼意,不閃不躲,舉起手中的長戈往上一撥。

    “,區區凝丹期的存在就想擋住姑『奶』『奶』的仙劍麼?”羅紫梳嬌美的麵容上『露』出不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可很快,她的表情就變了,旁邊的四個鬼兵搶步上前,分別將手按在那被攻擊鬼兵的身體上麵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伴隨著淒厲的嚎叫,那鬼兵渾身陰氣磅,修為居然暴漲了,高舉手中的長戈,雖然有些吃力,但確實『蕩』開了她仙劍的攻擊。

    羅紫梳瞳孔微縮,沒有看錯,雖然神識被壓製,但她能夠感覺到對方的氣勢,在那一瞬間,鬼兵的修為居然暴漲到了元嬰期,否則也不能擋下自己的攻擊。

    難道修為還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傳遞?

    簡直聞所未聞,在世俗的武林之中,倒是聽說過內力能夠隔空傳送。

    但修士的法力豈與凡人的真氣相同,根本沒聽說這東西還能疊加的。

    這已違反了羅紫梳的認知,但事實就是事實。

    而那些鬼兵可不管羅紫梳在想什麼,手中長戈揮舞,幾道黑『色』的閃電劈到了近處……

    而有類似遭遇的遠非此女一個,每一名羅家長老都與數名鬼兵激戰正酣著。

    便是血羅童子與羅子聰也不能免俗,雖然這兩人乃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穩占上風,但麵對的鬼兵更多,短時間內想要取勝,也並不輕鬆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通過法力傳遞,讓修為暴漲的方法也不是毫無瑕疵,每次修為增加的時間,都不能超過一息,否則鬼兵的身體將承受不住,不過這些家夥的配合,實在是默契得離譜,即便找到了弱點,想要破解,也不是一件容易事的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的臉『色』,陰霾到了極處,他雖然早料到取寶並不輕鬆,但也不曾想,才剛剛踏上石階,沒走幾步,就接二連三的遇見可怕的怪物。

    難道是有人動了手腳?

    羅家老祖的身體四周,圍著五名披堅執銳的鬼將,就修為來說,都是元嬰中期頂峰。

    如果正常情況,他滅殺這樣的存在,不過舉手之勞,然而作為鬼將,法力傳遞用得更加純熟,居然一連數次都將自己的攻擊擋下來了。

    那些鬼將,每一個身高皆超過了兩米,手中拿著不同的武器,陰力四『射』,口中也不停的怒吼咆哮著,像羅家老祖攻擊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須發皆張,似乎真的被這些鬼將給惹煩了,袖袍一拂,一片耀目的光霞飛掠而出,麵隱隱可見一詭異的紅芒閃動,然而具體是什麼,卻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幾聲輕響傳入耳朵,隨後那些鬼將或頭顱,或胸口,也有的是丹田氣海之處,分別出現了一小洞。

    很小,便如同用指頭戳出來的一樣,可那些鬼將卻生機了無,在眾目睽睽下化為了一堆白骨。

    不愧是離合期修仙者,真發起飆來,根本不是區區幾名鬼將可以抵擋的。

    法力傳遞雖然不凡,但歸根結底,也不過劍走偏鋒,對付不了真正的強者。

    隨後羅家老祖冰冷的目光掃過,身形一閃,淡若雲煙,左一飄,右一閃,嘶吼聲停止了,那些鬼兵,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老祖威武,神通蓋世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有老祖與我等同行,否則想要滅掉這些陰魂鬼物,還真不是那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崇拜而恭敬的聲音傳入耳朵,羅家老祖卻視若無睹,反而臉『色』難看的思量起來了:“怎麼才來就遇見了這種等階的怪物,真的是有人在暗中動了手腳麼?”

    雖然不敢肯定,但在他們以前,確實有人通過光柱,先傳送到了這小千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“無論如何,一定要將修羅神血弄到手。”羅家老祖有些恨恨的自語了一句,也不多說,大不向前走,他雖然是離合期修士,但也沒有能力對付這可怕的禁空禁製。

    見老祖心情不好,羅家眾修誰敢觸黴頭,連向來得寵的羅紫梳都乖乖的閉上了口,一個個沉默不語,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原地隻留下了鬼兵鬼將的屍體,顯得分外的詭異。

    然而誰也不知道,僅僅一刻鍾後,原本堅硬的玉石階梯,突然莫名其妙的開裂了,伴隨著濃重的陰氣,一棵植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,直到兩丈來高,才停止了生長,一朵黑『色』的鬱金香緩緩綻放。

    確實是鬱金香,隻不過太大了,而且漆黑如墨,隨後從莖杆之上,生出不少蔓藤,將附近鬼兵鬼將的屍體一裹,送入花朵之中,隨後令人牙酸的咀嚼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羅家眾修以外,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遇見了麻煩。

    萬佛宗的空明走著走著,前方的景『色』突然詭異的變了,平整的玉石階梯,變成了一直徑丈許的山洞,從麵竄出數十頭一人多高,凶猛無比的巨鼠,狠狠的撲向了他的頸部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空明高宣了一聲佛號,聲音有若洪鍾,這是佛門秘傳的獅子吼神通,獅子吼,對敵時不僅可以繞開肉軀,直接攻擊對方的神識,而且對於破除幻術,一樣有著非同凡響的效果。

    空明能成為菩提院首座,除了修為以外,一生的經曆也非常曲折,對敵經驗豐富,眼前好好的石梯,突然冒出山洞巨鼠,十有***是自己不知不覺踏入了幻術禁製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用獅子吼,即便不能破除,多少也能看出些許端倪的。

    元嬰後期修士的法力,當真非同小可,衝在最前麵的幾頭巨鼠,口鼻中都流出血來了,然而毫不退縮,四肢用力,衝得越發的凶猛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任何作用也沒有,難道眼前所看到的,不是幻術,空明的眼中閃過一縷訝『色』,但手絲毫不慢,將他一直緊握的念珠祭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另一處階梯,章魚古獸所化的少年遇見了一隻七八丈高的巨猿,而九頭老祖三人的遭遇卻與羅家差不多,被一群陰甲鬼兵纏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阿修羅宮,那鎧甲怪物站在鏡子法器的麵前,手中則拿著一圓盤形狀的東西,一道法訣接一道法訣的朝上麵打去,不時有咬牙切齒的聲音傳入耳,帶著深深的懊惱之意。

    “可惡,這阿修羅宮的禁製,大部分都被靈界修士破除,有一些雖然可以自我修複,但所發揮出來的威力,不過以前的皮『毛』而已,否則豈會擋不住區區幾名人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動作,那鏡中的畫卷也在不停的變幻中,將幾波闖入者的信息,源源的展示在他的眼簾。

    可以看見那圓盤上有幾條亮的光線,終點都通往這峰頂的建築,光線上,分別有數量不同的光點移動著。

    那光線所代表的,乃是玉石階梯,每隔一小段,都有黑『色』陰影狀的東西,其餘幾波人快要到的時候,鎧甲怪物就會打出法訣,將那陰影激發,而林軒所經過之處,他卻並未有多餘動作。

    當然,這家夥可不是好心,他看向林軒的目光,滿是貪婪。

    這小家夥手中,居然有九天明月環,那他所學的***,自然不難推測,鎧甲怪物恨不得他能早點到達行宮,自然不會在中途設置障礙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為某些特別的緣故,讓他不能離開峰頂,鎧甲怪物恨不得下去找林軒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夥,速度快點,本尊在等著。”怪物的聲音,有些嘶啞,如夜梟一樣難聽,語氣卻充滿了得意之情。

    突然,他瞳孔微縮,目光中『露』出焦急而懊惱的神『色』:“不好,那小子前麵居然是‘那個’陣法,該死,他怎麼偏偏選了這條路,那個陣法我也沒有辦法***控的,區區一名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他能夠闖過麼?”

    鎧甲怪物的目光不停閃爍,好不容易迎來了天賜良機,難道竟是空歡喜?

    他心中祈禱林軒能夠活下去。

    而林軒並不知道有人正在替自己“擔心”,也不知道前麵將遭遇怎樣的陷阱,他與歐陽兩人,踏上玉石階梯,足足已有半個時辰之久,可什麼也沒有遇到,就算是暴風雨前的安寧,也有些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想錯,取修羅神血並不會遇見危險的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3 00:38:26  ExecTime:0.4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