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鎧甲怪物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 鎧甲怪物
  不用說,那自然就是阿修羅王在此界的別府,林軒瞳孔微縮,臉上『露』出狂喜之『色』,轉過頭,正欲開口,一聲驚呼卻傳入耳朵。
  隨後人影一閃,伴在旁邊的歐陽琴心竟詭異的消失不見,隨後林軒也感覺身體一沉,仿佛有萬斤壓身。
  禁空禁製!
  林軒經曆何等豐富,立刻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,眼中訝『色』一閃而過,很快便恢複了從容。
  雙手輕握,一層耀目的青光從他身體堸n發而出,法力流轉,已將巨力抵消了下來。
  林軒鬆了口氣,然而下一刻,臉『色』卻又驟然狂變了,已經消散的巨力,不僅重新複返,而且比起剛才,驟然增大了十倍不止。
  咯咯的聲音傳入耳朵,若不是林軒的肉身經由鳳舞九天訣加強過,換一名同階修仙者,十有***已被壓為了粉末。
  林軒大驚之下,不敢施法硬扛,被那股巨力狠狠的往地麵砸下。
  轟!
  仿佛隕石落地一樣,塵土飛揚,那山腳底部,居然被砸出一十餘丈深的巨坑來了。
  “夫君!”
  歐陽大驚失『色』,她雖然也受到了禁空禁製的影響,但因為沒有反抗,所以隻是輕輕的摔落地上,除了稍顯狼狽,並未受傷,而林軒自持神通不俗,下場卻反而倒黴得多。
  阿修羅王一代雄主,她的領地豈容褻瀆。
  “不用擔心,我很好。”
  青光一閃,林軒已出現在了巨坑的外麵,雙眼微眯,像前方的山峰望去,自己是太大意了些。
  此刻兩人正站在山腳,抬頭仰望,那山峰顯得越發的俊秀挺拔。
  “咦,那是什麼?”
  歐陽的聲音傳入耳朵,林軒循聲轉過頭,臉上也『露』出了訝『色』。
  隻見在他們的左前方,一條玉石台階蜿蜒曲折,看其方向,正是通往阿修羅王行宮。
  可剛剛飛向這邊的時候,自己明明用神識掃過,絕對沒有發現什麼玉石台階的。
  難道是幻術?
  林軒也有些驚疑不定了。
  歐陽的表情也差不多,這件事情確實有些詭異,那玉石台階就仿佛憑空冒出來地。
  轉眼過了半盞茶的功夫。
  林軒歎了口氣,雖然有可能是陷阱,但自己沒得選擇,修羅神血關係到月兒能否結嬰成功,就算明知是刀山火海,自己也隻能闖了。
  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闖了過來,林軒相信自己,不會在這娷蔡謘A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
  畏首畏尾隻能錯失機緣,拚了!
  既然做下了抉擇,他不再猶豫,邁步向前走去,雖然禁空禁製的緣故,不能馭器飛行,不過為自己加持一些輕身術,依舊是健步如飛的。
  很快來到了台階的下麵,林軒忍不住再一次驚歎,從山腳到山頂,這台階不下十萬步,居然全都是用上好的美玉雕刻而成的。
  不……不止是美玉,麵還散發著淡淡的靈氣,換句話說,這種玉石,已經可以用來煉製靈器。
  雖然以林軒現在的修為,靈器不過是垃圾而已,值不了幾個晶石,但如此數量的煉器材料堆砌在一起,也是一個令人驚訝的天文數字。
  如果可以全部帶走……
  林軒搖了搖頭,放棄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  “夫君,走吧!”
  歐陽也看出這些玉石的價值,可惜數量太多,兩人也隻能是望洋興歎的,而拿少了,又沒有多大用處:“也許前麵還有什麼寶物,堂堂阿修羅王的別府,妾身思量,應該不會隻有一滴神血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琴心這話不錯,連鋪路的石階,都價值天文數量的晶石,阿修羅王的別府,想必寶物應該很多。
  不過他卻拉住了想要邁步上前的女子:“琴心,讓我先試試。”
  畢竟剛剛才遇見了可怕的禁空禁製,林軒擔心這石階之上也會有什麼不妥,他可不想讓琴心受到什麼傷害的。
  見林軒這麼體貼,歐陽的臉上『露』出甜蜜的笑容,聽話的點點頭,退後。
  隨後林軒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將烏金龍甲盾祭了起來,化為一片光幕,將自己全身護住,隨後兩手之中又各扣了幾張符籙,然後才緩步向著四階上走過去了。
  小心翼翼,林軒將渾身的法力提起。
  一步,兩步,林軒慢慢的上了七八步階梯,並沒有意外發生,這才鬆了口氣,招呼琴心跟過去。
  ……
  而林軒不知道,同樣是這座山峰,羅家一行人也來到了玉石台階下,台階蜿蜒曲折,頂部是若隱若現的阿修羅行宮。
  可雙方根本就沒有碰到一起,似乎走的是兩條完全不同的石階。
  還有九頭老祖,萬佛宗的空明,以及一相貌英俊,渾身卻帶著一股邪氣的年輕人,不用說,自然是那章魚古獸,他已化形成功,退去獸身以後,修為暴漲了一大截。
  但並不算化形期,古獸與妖獸是不同地,這家夥如今的實力,雖然不及離合期修仙者,但比起元嬰期大圓滿的境界,卻又明顯高上了一些。
  不知道有什麼詭異之力,讓每一撥人,都走向了一不同的石階。
  等待他們的,是未知的恐怖,不過就目前來說,卻又是萬幸了,否則這些人撞在一起,那還有什麼好說,肯定是一番混戰,在見到修羅神血以前,先打個一塌糊塗。
  ……
  而此時此刻,林軒與歐陽正在石階上慢慢的走著,不是不想快,而是兩人發現走上這玉石台階以後,渾身的法力神通雖然能夠運轉無誤,寶物也可以照常祭出,可神識卻無法離體。
  兩人的臉『色』都有些陰霾,也難怪,對修仙者而言,神識的作用,就像凡人的眼睛,修為越高的修仙者,對神識越是依賴。
  比如說林軒,隻需要放出神念,方圓數百堣滿A可以說就纖毫畢現,連一隻螞蟻捕食,一片樹葉落地,也休想從他的耳目逃去。
  所謂知己知彼,周圍的一切盡在掌握,對敵的時候自然也會從容許多。
  神識無法離體,簡直與凡人瞎了差不多,這個比喻絕沒有誇大之處,雖然還有眼睛可以看,但即便是施展靈目神通,又能看多遠,而且效果與神識相比,也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。
  林軒的臉『色』很難看,這兩百年來他曆經艱險,在一些特殊的地方,也遇到過***神識的禁製,但僅僅是將作用的距離縮短而已。
  完全無法離體,如此嚴重的情況還真沒有遇到過,看來得多加小心了。
  林軒心中十分震撼,要知道用藍『色』星海提純物品的時候,有一個附加效果,那就是鍛煉神識。
  所以林軒雖然進階元嬰後期未久,但就神識來說,卻自信不弱於離合初期的老怪物,這阿修羅行宮,果然夠詭異的。
  “少爺,有東西來了。”清脆的聲音傳入耳朵,白光閃過,一嬌俏可人的少女已出現在麵前。
  “月兒,別鬧。”林軒眉頭一皺,有些沒好氣的開口,這丫頭也真是的,開玩笑也不看看場合。
  自己和琴心的神識都受到禁錮,光憑眼力,不過能看到七八婸椰茪w,四周都很清明,哪埵酗偵簹F西。
  “少爺,我沒騙你。”
  月兒有些著急,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這堛爾T製是詭異,不過對於她,卻分毫影響也沒有。
  要知道,這丫頭本來就是阿修羅王轉世,行宮的禁製,那是針對敵人地,阿修羅王自己,當然可以輕鬆無事。
  見月兒滿麵焦急,林軒一呆,臉『色』也不由得凝重起來,畢竟與這丫頭兩百年相依相守,月兒雖然有時候,會小小的調一下皮,但絕不會不知輕重地。
  林軒選擇了相信:“月兒,那東西在哪堙H”
  “少爺,左側,距離這堙A還有二十餘堙A是一隻仙鶴,不過……”話音未落,小丫頭的臉上,卻『露』出了一絲震驚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不過什麼?”
  林軒問完,自己也目瞪口呆,隻見遠處的天邊,出現了一個黑點,有些模糊,不過林軒立刻一聲輕喝,將渾身的法力像雙眼運過去了。
  靈目術,雖然不過是五行之中的基礎神通,但也要看由什麼人來用。
  以林軒的深厚法力做為支撐,雖然距離尚遠,但也看得清楚明白。
  那確實是一隻仙鶴!
  但又與通常意義上的仙鶴完全不同,兩隻翅膀打開,翼展超過了二十米方圓,除了震撼還是震撼。
  更令人驚訝的是牠的利爪下麵,居然抓有一隻象。
  “夫君,這堣ㄛO有禁空禁製,為什麼那仙鶴,依舊可以飛的?”歐陽琴心的開口,雖然修仙界多珍禽異獸,但這麼巨大的仙鶴,別說見了,連聽都沒有聽說。
  妖獸?
  不像,牠的身上並沒有法力波動。
  與古獸似乎也略有不同。
  “我也不清楚,不過小心一些總是沒錯。”林軒緩緩的開口,說完袖袍一抖,一對璀璨的銀環飛掠而出,在他頭頂滴溜溜的盤旋著,不知道對方深淺如何,林軒自然不會吃飽了撐的去招惹可怕的異獸,不過必要的防備肯定是有。
  歐陽玉臂回攏,一小巧玲瓏的豎琴也出現在了懷中。
  ……
  與此同時,在那虛無縹緲的阿修羅宮。
  到處都是殘垣斷壁,即使完好的建築也顯得破敗不已,但即便如此,這堥斨藍蓎o尊貴而大氣。
  四周更凝聚著充裕的靈力。
  阿修羅王,就實力而言,已堪比真仙,她的體內,自然不是所謂的陰氣鬼力,而是純真無比的仙靈之力。
  在數百萬年前,這堨賑O一不錯的仙脈。
  所謂仙脈,其實就是靈脈的升級版,即便是低價仙脈所產生的些微仙靈氣,也遠非極品靈脈可比。
  隻是這樣的地方,便是靈界也鳳『毛』麟角,至於人界,則僅此一處,故而阿修羅王才會將牠開辟為自己的行宮別府。
  當初這堨i是能夠真正產生仙靈氣的,然而數百萬年前的那場大戰,阿修羅王將靈界屠了個血流成河,後來因為不為人知的理由,她與三位真仙大打出手。
  阿修羅王很強,但以一敵三,最後也免不了魂飛魄散,當然,真仙也好過不到哪兒去,一死兩重傷。
  這個結局暫且不說,阿修羅王隕落以後,靈界在真仙們的支持下大舉反攻,連月兒留在人界的別府也被掃『蕩』一空。
  靈界各族皆損失慘重,對於阿修羅王,自然是恨之入骨,不僅毀了她的行宮,連行宮所在的仙脈,也被大能修士連根拔起,這與打散泉眼不同,仙脈永遠不能恢複。
  但俗話說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即便是被斷了根的仙脈,就品質而言,也非常適合修煉。
  行宮被靈界各族洗劫以後,非常殘破,然而獨獨在宮殿的正中,有一棟單獨的樓宇,與新的差不多。
  顯然,此建築並未受到波及。
  不是那些靈界修士不想,而是因為這棟建築,是阿修羅王生前的寢殿,媊悁釵o最喜歡的房間。
  前世的月兒,曾在這堣U了重重封印,如果真仙來了,或許可以解開,然而就憑靈界那些家夥,不過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已。
  最可怕的一道封印,被稱為必殺之局。
  為了將其破除,甚至有兩位渡劫期的大能隕落,這種存在都掛了,其他人雖然明知道媊悁陪孩_,也隻能將心中的妄念熄滅掉。
  再好的東西,也要有命去取!
  貪心是會付出代價滴。
  哢哢……
  古怪的聲音傳入耳朵,這時候,不管是林軒還是天州羅家的人物,或者其餘進入月亮的修仙者,都不過剛剛踏上玉石台階罷了,他們離宮殿還非常遠,可這堙A卻詭異的來了不速之客。
  他的身軀泛著光澤,走起路來有奇特的聲音發出,很快,那東西在宮殿的門口停下。
  距離他數丈之遠,就是那棟完好無損的閣樓,阿修羅王的寢宮。
  可那怪物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  如果這媮晹釦O的生物,即便是離合修士,肯定也目瞪口呆,因為那怪物居然是一副鎧甲。
  有些殘破,但可以看出來,原本是一副很華麗的鎧甲,詭異的是,鎧甲媊悃S人,牠就像自己通靈活過來一般。
  不對,鎧甲內部並非什麼也沒有,媊捖戛藀p墨,而且有三魂七魄,看來是某位人類修士隕落以後,不知道用什麼辦法,將自己轉化為了鬼修,並用這鎧甲,做為寄體之物。
  可以附著修士的元神,這鎧甲顯然也不是凡物,十有***是上古時候從靈界傳下來的。
  看著眼前的建築,那鎧甲原本該是眼睛的地方,精芒四『射』,如鮮血一般的殷紅,隱隱的,流『露』出一股無窮的貪婪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一百萬年了,老夫被困在這堣w經有一百萬年之久,如果不是吞噬了摩羅果,將自己轉化為極陰鬼物,老夫早就魂飛魄散了,但卻人不人,鬼不鬼的做了那麼久活死人,嘿,這必殺之局,曾經滅殺過渡劫期的靈界大能,可笑老夫當年不知天高地厚,意外得知阿修羅王的傳說,就將剩餘的幾百年光陰,用於尋找無定河,妄想取到阿修羅王的秘寶,最後一無所獲,卻落得這樣淒涼的下場。”那怪物喃喃自語,聲音淒厲,有如夜梟,然而在那怪異之中,卻又充滿了淒楚蒼涼。
  “不過沒關係,再了不起的禁製,也經不起歲月的消磨,很快這阿修羅王的寢宮,就會重現人世,隻要取到秘寶,不說凝魂聚魄,重塑身體,飛升靈界也是輕而易舉地。”
  那鎧甲說完,颯然抬起手來,一道兒臂粗的光柱激『射』出指間,噗的聲響傳來,那光柱一陣扭動,居然化為了一背生雙翅膀的墨蛟,惡狠狠的撲向了阿修羅王的寢宮。
  氣勢洶洶,可還未接近三尺之處,那殿宇周圍,突然出現了一層粉紅『色』的光幕,墨蛟一頭撞入,卻被光幕輕而易舉的吞噬掉了。
  隨後刺啦聲傳來,從媊捊A出一道金『色』的閃電。
  不過那鎧甲在此地被困了百萬年,自然知道禁製的玄奧,在祭出光柱的一瞬間,已抽身向後退去,一個大坑出現在了他剛剛站立之地。
  攻擊沒有收到效果,鎧甲怪物卻絲毫沒有『露』出不滿之『色』,反而頗為欣喜的點了點頭:“不錯,不錯,這禁製果然在迅速減弱,用不了多久,就能將寢宮打開了。”
  話音未落,突然一陣清脆的聲音傳入耳朵,悠揚動聽,就像風鈴搖曳發出來的聲音。
  然而那鎧甲怪物卻臉『色』一變,雙目中紅芒大盛了起來。
  “不可能!”
  他氣急敗壞的一聲驚呼,然後身形一閃,如風馳電掣一般,向著宮殿的東南角奔了過來。
  這堥斨礎雩T空禁製,不過他施展輕身神通以後,速度也比飛行慢不了多少,對於整個宮殿,他已是非常熟,幾個轉折,就來到目的地了。
  殘垣斷壁,這媗蓎o破敗以極,給人的感覺,就像一荒廢了很久的廢墟,實際上也確實如此,然而那鎧甲怪物卻不管這許多,左手一拂,一道陰風飛掠而出,將那些破敗的玉石,瑪瑙全都吹到了一旁。
  隨後一麵破敗的鏡子映入了眼簾中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1 18:07:58  ExecTime:0.0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