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認錯人了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 認錯人了

    歐陽玉手一拂,青光閃爍,一翠綠欲滴的玉筒簡已出現在身前。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自然不會與愛妻客氣,伸手取過,將此寶放入了懷。

    小羅天法相,照琴心所說,乃是模仿靈界某位大能前輩的秘術,威力非同小可,但林軒最看重的,乃是此術對於元嬰與肉身,都有凝煉的效果,如此有用的神通,林軒自然大為心動。

    等閑暇之餘,自然要好好修習一番地。

    “夫君,雖然這樣說可能有點多餘,但妾身還是要提醒一句,此神通妙則妙矣,但對本體的負擔卻太大了些,在進階離合期以前,可以修煉,但卻不能用於對敵。”

    “,為夫心中有數,琴心妳不用過於擔心什麼。”

    林軒微笑著開口了,歐陽這次差點隕落,林軒當然知道小羅天法相的弊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自己也不是普通的元嬰期修仙者,雙嬰一丹不用說,修習鳳舞九天訣後,肉身也比一般修士強橫得多,未必不敢施展此神通的。

    當然,以上僅僅是猜測,具體情況如何,還要等將此***參悟以後,再結合本身情況,隨後才能下定論的。

    這些不急,接下去,自己要做的事情還很多,當然,目前要做的,是尋找出口。

    至於修羅神血,既然能讓月兒結嬰成功,就算前麵有刀山火海,自己也要取到手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動,然而林軒神識依舊全力放出,絲毫沒有懈怠之處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突然,林軒眼中閃過一縷異『色』,遁光一緩,在原地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夫君,怎麼了?”

    歐陽雖然也是元嬰期,但初期與後期修士間神識的差距,卻不可同日而語,她並未發現有何不妥,俏臉上不由『露』出詢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前方約五百遠,有劇烈的靈力波動,從屬『性』分析,一方應該是數以百計的陰魂鬼物,另外一方則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沉『吟』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修仙者,難道是萬佛宗的菩提院首座?”琴心一呆,隨後美目中閃過深切的恨意來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十有***應該沒錯。”

    林軒如此這般的說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林軒冒險進入這詭異的地洞,最初的目的便是想要將這家夥去除。

    一方麵,是為碧雲山報仇,不過最主要的,還是搶寶,這沒什麼不好意思講,修仙界弱肉強食,殺人搶寶乃是最正常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以林軒身家之豐厚,別的寶物或許可以不放在眼中,不過通天靈寶麼……

    垂涎欲滴是最好的形容。

    報仇,奪寶,一箭雙雕,這樣的好事不去做,會被天打雷劈的。

    如今對方又被鬼物纏住,雖然以他大修士的神通,應該穩占上風,但不管如何,對自己來說,這機會絕不容錯過,可以躲在暗處悄悄偷襲的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哪還有猶豫:“琴心,為夫先走一步,一會兒我與他對上以後,妳再慢慢過來,助我一臂之力,兩麵夾擊。”

    林軒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安排,是因為想要偷襲,必不能讓對方發現自己的蹤跡,歐陽不過元嬰初期,即使施展隱匿之術,想要躲過大修士神識探索,機會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還不如讓愛妻暫緩一步,自己隻要與空明交上手,那老怪物就休想跑掉,到時候琴心被不被他發現都無妨。

    正大光明的以眾淩寡,夫妻聯手欺負他一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,妾身曉得。”

    歐陽溫柔的點了點臻首,其實就本『性』來說,此女也是心高氣傲,不過心『性』足,並不代表遇事不動腦,聽丈夫這樣安排,她也明白林軒的打算,自己這點修為,如果跟上去,隻能班門弄斧,將夫君的好事壞了。

    自己如今,可不是孤芳自賞的歐陽仙子,既然嫁做人『婦』,當然就不能萬事皆隨著自己的『性』子。

    這點道理,歐陽心中有數,所以不會不滿什麼,隻是後麵的歲月,自己得加倍努力,可不能被夫君落下太遠地。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隨後雙手輕握,渾身的氣息逐漸減弱,最後竟若有如無,甚至連心跳與血『液』的流速都減緩了,歐陽的臉上『露』出駭然之『色』,她能看見丈夫就站在自己麵前,可神識掃過,卻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斂氣術,隱匿之法,這在修仙界,都是流傳很廣的***,別說元嬰期修仙者,就算找一名築基期弟子,十有***也學過。

    可能施展到夫君這種程度,卻是聞所未聞的,站在自己麵前,也感應不到,除了他,也許隻有那些傳說中的離合期老怪物,可能有這樣的神通法力了。

    歐陽美目中異彩連連,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了不起的人物,這一點,連元嬰期女修也不能免俗,不過此時此刻,林軒卻並沒有去注意愛妻神情的,淡淡的說了一句:“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隨後身上靈光閃過,身影也變得逐漸模糊,化為一道灰蒙蒙,不起眼的驚虹,風馳電掣,像天邊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巨響傳入耳朵,欏珈鬼樹雖然非同小可,但麵對三名老怪物的圍攻,尤其九頭老祖更是離合期妖族,終於抵擋不住,木屑紛飛之中,陰氣消融,崩潰坍塌掉了。

    那樹身之上,千瘡百孔,被炸出了大大小小的洞,粗略一數,足有上千之多,火蛟王的眼中閃過一縷厲『色』,一聲大吼,眼睛外凸,光暈之中,他的頭顱竟陡然暴漲了兩倍有餘,嘴巴更張大到不可思議,一直徑丈許的火焰,如光柱一般,被他從嘴噴薄出來。

    劈啪啦的爆響聲中,剩餘的殘枝敗葉被火焰包裹,陰氣也被掃『蕩』一空,穀口也重新映入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九頭老祖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卻絲毫也不耽擱,身形一轉,化為一道驚虹,激『射』進山穀。

    他不再施展隱匿之術,因為那已經沒有意義,為了除掉那株古怪植物,他們三人雖然沒有神通盡出,但剛剛的鬥法也聲勢浩大,羅家修士隻要不是聾子,肯定已發現了自己的蹤跡,再隱藏,不過是徒增笑話而已。

    青蓮居士與火蛟王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家夥,這其中的道理不用解釋,心中也與明鏡相似。

    俗話說,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想要寶物,就必須硬碰硬的跟羅家修士拚了。

    自己這邊吃虧在人少,不過高端戰力並不比對方弱,真打起來,獲勝不易,但未必沒有機會渾水『摸』魚。

    而他們所料沒錯,那巨大的聲響傳來,山穀中修士的臉『色』都很難看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說,老夫已經知道了,是我計算失誤,沒想到這株欏珈鬼樹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弱,老三,將這個陣法布完,還需要多久的時間?”羅家老祖眉頭一皺,臉『色』陰霾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老祖,大約還需要兩盞茶的功夫。”幼嫩的聲音傳入耳朵,說話的是一粉雕玉琢的孩童,然而人不可貌相,這血羅童子不僅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且向來是以心狠手辣聞名的。

    “兩盞茶,幸好老夫帶了那陣法,但願能夠多阻擋他們一會兒吧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說完,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七八杆花花綠綠的陣旗被他取了出來,上麵繡著很古怪的圖案,有八卦,有厲鬼……

    如果林軒在此處,必定大驚失『色』,這可不是普通的陣法,而是天元陣書中記載的複合之陣,簡單的說,就是將兩個陣法疊加,但威力卻不是一加一這麼簡單地,會暴增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九宮八卦陣與奎陰天鬼陣本來就非同小可,即便單個使用,也能困住普通的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疊加以後,就算是麵對五階妖族,應該也可以拖延一些時間的。

    不過羅家老祖的臉上依舊閃過一絲肉疼之『色』,在陣法之道中,複合之陣另辟蹊徑,卻威力驚人,乃是上古之時,由一位天才創立。

    此人在陣法上的造詣,已經不能用宗師來形容,相信便是放到靈界之中,也能占據一席之地,可惜卻無人傳承他的衣缽,這套陣旗,也是羅家從祖上傳承下來地。

    不過肉疼歸肉疼,他依舊沒有絲毫猶豫,畢竟與修羅神血相比,這沒有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略一躊躇,手中法訣接連打出,那些陣旗光芒閃爍,激『射』像了前方的泥土,沒入山壁以後,便紛紛不見了。

    隨後此老怪物手掌一翻,又取出了一個圓盤來,上麵隱隱閃爍著一些光點,老怪物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隨後又在腰間一摘,取下了一隻靈獸袋,揚手祭出,伴隨著嗚嗚的陰風,從麵飛出了許多怪物。

    從外表上看,像一隻隻蝙蝠,然而臉孔之上,竟生有三對血紅的眼珠。

    “有血魔蝠與此陣配合,就算是九頭老祖,應該也能阻擋他一些時間的。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自言自語,而那幾名布陣的修士,更不耽擱,一個個不惜法力,明顯加快了進度。

    隻要順利進入無定河,他們就算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家老祖自然是一代梟雄,可任憑他機關算盡也想不到此時此刻的無定河,已早有人捷足先登了,而且還不止一撥。

    林軒雖然想要偷襲,故而隱藏了行跡,可五百的距離,依舊花不了多少時間,很快他就來到了事發地點,那果然陰氣衝天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陰魂鬼物,比自己預想的還多,就算沒有一千,恐怕也相差不遠。

    可惜大部分修為都很低,有不少甚至僅僅是築基期,這些鬼物靈智尚未開啟,悍不畏死,瘋狂的像前撲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不是那禿驢?”

    林軒目光在周圍掃過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一絲詫異之『色』,原本他以為這無定河,除了自己與琴心,應該隻有萬佛宗那位菩提院首座,沒想到入目的居然是一披發老者。

    麵貌陌生,絲毫印象也無,但修為也到元嬰後期了。

    此人是從哪來的?

    林軒心中驚愕,雖然目標與所想不同,但他的殺意卻沒有分毫減弱,天知道對方來此的目的是什麼。

    為了月兒結嬰成功,修羅神血一定要取到手,麵對任何競爭者都沒有心軟一說,寧殺錯,勿放過。

    林軒很快就做下決定來了,身形飄忽,在千餘丈外降落下來,藏身一巨石的後麵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此人正是天巧門的薑老怪。

    同門相殘,那蒙麵女修,雖然也是一狠辣人物,眼見生機了無,居然選擇元嬰自爆這條路。

    寧可魚死網破,也決不讓對方好過。

    可元嬰後期修士的神通實在是非同小可,薑老怪又陰險狡猾,及時祭出防禦寶物,好歹還是將『性』命逃脫。

    當然受一些傷是難免的。

    老怪物又驚又怒,可蒙麵女修既然選擇了元嬰自爆一途,別說肉體,連三魂七魄也煙消雲散了。

    老怪物鬱悶之餘,也隻有就此作罷,好在傷並不重,他想找一隱秘之所,先略作調息,可沒想到從那河水之中,卻突然冒出大量的陰魂鬼物,悍不畏死的像他進攻。

    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雖然對方數量極多,但自己乃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薑老怪臉上閃過一絲怒『色』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片蔚藍『色』的光霞飛掠而出,略一盤旋之後,化為了一隻巨大的光手,表麵電弧閃爍,看來這老怪物修煉的***,居然是雷屬『性』的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然而那些低階鬼物視若無睹,居然依舊瘋狂的進攻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眼中閃過些許『迷』『惑』,隱隱感到此事有些不妥……

    但具體是什麼,卻又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附近怎麼沒有元嬰期的高階鬼物?”

    月兒的聲音傳入耳朵,小丫頭這句話倒是提醒林軒了,不錯,按常理而言,如此數量眾多的陰魂,應該有高階厲鬼***縱才對。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再次悄然將神識放出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前方不遠之處,那薑老怪一道法訣打出,兩隻光手縱橫開闔,已經殺入了鬼物群中。

    別看陰魂氣勢洶洶,雙方的實力根本不是一個等級,即便數量也不足以彌補這樣大的差距,鬼哭狼嚎聲傳入耳,不消片刻,那近千鬼物就全部被碾為粉末。

    四周重新安靜下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覺得事有蹊蹺,所以並沒有忙著出手,打算看看情況再做定奪,沒想到薑老怪卻颯然轉過了頭來:“道友在旁邊看了這麼久,還不打算現身一晤,難道真要等老夫動手?”

    他居然發現自己了?

    林軒先是一愕,隨後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苦笑之『色』,看來自己還是太自大了,仗著經曆曲折,修為法力都遠勝過同階修仙者,卻不想想,能夠晉級到元嬰後期,哪一個又不是經曆了無數的腥風血雨,誰又沒有幾種壓箱底的功夫,切莫小看了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既然行跡暴『露』,再隱藏下去就也沒有意義,雖然吃驚對方能發現自己,但林軒心中自是絲毫不懼,渾身青芒一起,也懸浮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看清楚林軒的麵容,薑老怪的臉上明顯『露』出吃驚之『色』,對於他能將自己認出,林軒倒並不感到意外,萬佛宗的追殺令現在都還未撤除,雲州元嬰期修仙者中不認識自己的恐怕還真沒有幾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麼也在此處?” 薑老怪將神識放出,在林軒身上一掃之後,表情變得難看以極,對方居然進階到了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?”

    “好,果然是一狂傲的小子,不過萬佛宗發出追殺令的時候,你應該還是元嬰中期,雖然不知什麼機緣巧合,讓你晉級成了大修仙者,但這個時間絕不會太長的。” 薑老怪冷冷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錯,那又如何?”林軒冷冷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薑老怪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猙獰之『色』:“即便同為後期,老夫晉級已有百年之久,而你境界尚未穩固,以為能與老夫平起平坐,待我取了你的頭顱,想必萬佛宗也會給本尊不少好處。”

    這老怪物連同門師妹都能屠戳,自然是心狠手辣的人物,此時見到林軒,已殺心大起,當然不是口上所說的追殺令的緣故,而是為了爭奪這個地方的寶物。

    他並不知道此處是無定河,修羅神血也沒聽說過,但機緣巧合,卻得到消息,說萬佛宗占領的紅雲穀有重寶,可憐這家夥還不知道穿過空間漩渦,自己已經到另一空間了。

    而空眩身為萬佛宗四大金剛之一,鬥一中期修士不敵,肉身反被毀去,這樣折自己威風的事,追殺令中自然也沒有提,而是隨便找了一個理由,胡『亂』搪塞過去。

    否則知道林軒神通如此離譜,薑老怪身上就算帶有寶物,肯定也不會與他為敵。

    畢竟修仙之路上荊棘遍布,從初入仙道的靈動期菜鳥到獨霸一方的元嬰期老怪物,哪一個不是欺軟怕惡,明知道對方很強還去挑戰,除非頭腦讓驢踢。

    服軟並沒有什麼丟臉之處,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,隻有正確估量自己的實力,才能在修仙界盡量活久一些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6 19:25:29  ExecTime:0.6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