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七十章欏珈鬼樹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七十章 欏珈鬼樹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能不能不走?”

    弱弱的聲音傳入耳朵,林軒不由得表情一愕,轉過頭,隻見月兒正低垂臻首,兩隻小手緊張的互握。

    小丫頭確實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從小桃那,她又了解了一些消息,自己結嬰曆經曲折,乃是由於真仙作梗的緣故。

    由於他們改變了天地法則,平白增加了自己凝結元嬰的難度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即使尋找到逆天之『藥』自己凝結元嬰的希望也非常渺茫。

    機會隻有一個。

    將修羅神血取到手。

    這樣的機會月兒怎麼可以放過。

    可她又不知道怎麼跟少爺說。

    如果坦白的話,自己的身份可就暴『露』。

    撒謊是唯一的選擇。

    可兩百年來,月兒卻從未對林軒說謊過。

    一時間,小丫頭急得無所適從,都要泫淚欲滴了。

    林軒與歐陽對視一眼,心中都大感訝然。

    “月兒,別急,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方便對我說。”林軒大感心疼,忙和顏悅『色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少爺,小婢不是有意瞞你。”月兒卻會錯了意,越發的著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妳不是有意瞞著我。”林軒伸張雙臂,將小丫頭摟在懷:“隻是我的寶貝有事情不方便說,這沒什麼好奇怪,人人都會遇到相同的難處,月兒,妳不用告訴少爺理由,隻要講,需要我做什麼。”

    歐陽站在一旁,俏臉上『露』出幾分『迷』離之『色』,除了羨慕還是羨慕,夫君對於月兒真的沒話說,為了她,恐怕天上的星星也願意去摘的。

    “謝謝少爺。”月兒大為感激,林軒還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:“是這樣的,小婢確實有一些事情不方便講,不過時機成熟以後一定會告訴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曉得,月兒想要什麼?”

    “少爺,在這無定河中,有一件寶物,乃是數百萬年前,陰司界阿修羅王留下來的,隻要將牠取到手,小婢凝結元嬰就不會有掣肘。”月兒弱弱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林軒聽了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大喜過望之『色』,自己像月兒許諾,為她尋找凝結元嬰的寶物,卻因為這樣那樣的變故,一而再,再而三的耽擱,雖然小丫頭不曾說什麼,但林軒心早已是無比自責,如今聽見有讓她能夠凝結元嬰的寶物,林軒心中的興奮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“月兒,快說說,是什麼,放心,就算有刀山火海,我也一定會幫妳取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修羅神血。”

    “修羅神血?”林軒一呆,他也算見聞廣博,但這東西的名字,卻從來沒有聽過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十分疑『惑』,不過既然已經答應過月兒,林軒自然不會追問什麼,他可不想讓小丫頭為難的。

    “月兒,那東西在何處,妳可清楚?”林軒略一思索,如此這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兒點了點頭,抬起左手:“少爺,你看。”

    說著一指天幕,林軒與歐陽皆順著她所指的方向,轉過了目光。

    隻見漆黑如墨的蒼穹上,不知何時,多了一縷亮光。

    那是一輪彎彎的月亮。

    然而與人界不同,這月亮乃是血紅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無定河似乎已是夜晚了,陰氣變得越發的濃。

    “少爺,在這月亮之上,有著阿修羅王的行宮,每當月圓的時候,就可以想辦法進入,隻要取到麵的修羅神血,小婢凝結元嬰就沒有問題。”月兒一邊說,一邊偷偷打量林軒的臉『色』,好在少爺嘴角邊一直掛著笑容,小丫頭見了,不由得心中大鬆。

    “要月圓之夜才能進入,那距離現在,還有十幾天的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如此這般的說。

    “琴心,妳的意思呢?”林軒已打定了主意要為月兒取寶,但不管如何,還是要與琴心說一說,畢竟她已是自己的雙修道侶,做人不能太偏心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關乎月兒妹妹結嬰的大事,妾身自然沒有意見,一切聽夫君的。”歐陽笑了笑,善解人意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,那等到月圓的時候,我們就去取寶,至於現在,則探索一下無定河,如果能夠先找到出口,那最好不過,到時候取寶後就可以離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如此這般的說,月兒自然是乖乖的點頭,歐陽也沒有異議,於是小丫頭回到了他的衣袖,林軒與歐陽則聯袂化為一道驚虹,像前方飛掠而走。

    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天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軒轅殿中。

    從外表上看,這僅僅是一氣勢恢宏的建築,但實際上,卻是由陰司界大妖鬼開辟出來的***空間。

    有山有水,麵積廣闊。

    羅紫梳玉手一拂,一柄火紅『色』的仙劍飛掠而出,帶著一道蔚藍『色』的電弧,狠狠的擊打在前方的凝厚光幕。

    出手的並非此女一個,此時他們待在一峽穀的入口,那峽穀形狀奇特,很像一倒臥過來的葫蘆,然而入口卻被禁製光幕堵住,除了羅紫梳,其餘的羅家修士也各展神通,紛紛放出自己的法寶,或者施展擁有極強威力的秘術,對著眼前的禁製,不停的狂轟。

    隻有羅家老祖,與兩名大修士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當然,不是為了擺譜,而是因為這回行動太過順利,那九頭老怪物一直隱匿未出,如果自己也出手攻擊光幕,說不定會給對方以可趁之機的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,羅家老祖做出了求穩的選擇,即便沒有自己與***,老三加入,剩餘的弟子,也足以在短時間被破禁的。

    心中這樣想著,他的臉上一片木然之『色』,看不出喜怒,但卻悄悄的將神識全力放出……

    過了約有一盞茶的功夫,刺啦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那光幕雖然凝厚,但也經不住十餘名元嬰期老怪物的狂轟,一陣瘋狂閃爍之後,終於如水泡一般的破滅掉了。

    眾老怪不由得大喜,然而下一刻,笑容卻凝固在臉上了。

    噗,噗,噗……

    這一回傳來的,卻是十分沉悶的聲響,隻見前方百餘丈的穀口,泥土毫無征兆的翻湧起來了,一棵古怪的植物如雛鳥破殼,瘋狂的生長起來,不過幾息的功夫,就高達百餘,將整個穀口封堵。

    從外表上看,這棵植物有點像是樹,但人界即便是參天古木,也遠遠沒有那麼高的。

    更為可怕的是,在那樹杆之上,還有一個鬼臉,看上去十分的猙獰可怖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?”

    羅紫梳以手掩口,俏臉上滿是驚愕,其餘的修士,表情也都差不多,能夠凝結元嬰成功,這些人自然見識廣博,可眼前這棵植物,明顯不該是人界所有。

    眾修士愕然之餘,忙各自將護罩祭起,這樹木雖然不會放出靈壓氣勢,但一看就非同小可,絕不容有絲毫小瞧什麼。

    原本聽老祖講了修羅神血的妙用,羅家眾修心癢難撓,如今見了這種情況,貪婪之火總算被澆滅了一些,寶物並不是如想象般的好取。

    這還沒有進入無定河,就遇見了如此可怕的怪物,阿修羅王的行宮之中,不知道還有什麼護衛在那等著。

    別說底下的眾長老了,便是羅家老祖,身為離合期修士,也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這東西典籍中也有提,不過親眼目睹要可怕得多,在各個界麵之中,陰司界本來就是以詭異神秘聞名,各種妖鬼的形態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比如說想眼前這棵欏珈鬼樹,就是由怨氣與陰司界的植物凝結而成的,乃是半妖鬼,半木族的古怪之身。

    被陰司界的強大存在用來看門。

    在數百萬年前,與靈界大戰的時候,這種鬼樹也被作為護衛使用,在一些重要的關卡,大量種植,配合禁製,乃是極好的防禦武器。

    雖然實力不弱,但這種欏珈鬼樹的靈智是極其低下的,所以戰鬥之時,反而更加的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不過牠們也有弱點,就是雖是怨氣形成的半妖鬼之身,但卻具有植物的屬『性』,不能移動,隻能用來看門護院,或者一些重要地點的防守。

    當然,不同的欏珈鬼樹戰力也的大不相同,弱的,一名凝丹修士就能對付,而其中的王者,甚至能力敵洞玄期修士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眼前這棵鬼樹不算很強,但這種東西皮糙肉厚,想要將其滅殺還要費一番功夫,好在羅家具有天煞明王的血統,那典籍中記載的方法應該有用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羅家老祖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顆拳頭大小的寶珠被他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此珠漆黑如墨,麵隱隱傳來鬼哭,似乎禁錮了許多冤魂似的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一點指,一絲裂紋出現在了此珠的表麵,隨後以此為***,像蜘蛛網一般的朝四周散開。

    數以千計的虛影從麵鑽了出來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不用說,都是些枉死的冤魂了。

    一出那寶物的禁錮,頓時想要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可惜羅家老祖守在一旁,他們注定無法達成這小小的願望,也不見那老怪物有什麼動作,僅僅是抬手在身前的虛空劃了一個圓弧,那些冤魂的臉上頓時『露』出驚恐之『色』,被聚集在一起,變化成了一古怪的護罩。

    將方圓三丈左右的麵積,全都籠罩起。

    “都進來吧!”見了此幕,羅家老祖的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老祖宗既然胸有成竹,其餘的元嬰修士自然不會遲疑什麼,嗖嗖之聲連響,他們也都進入了光幕之中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這究竟是何寶物?”

    “哼,九丫頭,就妳疑心多,不用多想,欏珈鬼樹雖然可怖,但有這萬魂罩,再加上明王的血統,我們安全通過是絕對沒有問題的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說完,雙手一握,那冤魂形成的護罩一陣閃爍,緩緩的向前飛去了。

    雖然嘴上說得信心十足,但羅家老祖還是將渾身的法力提起,準備迎接可能的變故。

    還好典籍中的記載並沒有錯,當眾修接近以後,那樹身上的鬼臉張開口,用力一吸,將數以千計的冤魂吞了進去,一陣『亂』嚼,醜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隨後咯咯的聲音傳入耳朵,樹身像旁邊稍挪,竟主動讓出一條通道來了。

    當然這個過程也挺駭人,眾修士在老祖的約束下才沒有輕舉妄動,見那鬼樹讓路,無不大喜,魚貫飛了進去。

    這山穀很小,進去以後,麵卻豁然開朗,鳥語花香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回頭望了一眼鬼樹,眼睛微眯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不管那九頭老魔打的什麼主意,現在也都晚了,有這怪物在穀口看守,爭取到的時間足以讓他們將通往無定河的道路打通。

    當然也不能耽擱,他帶領眾修飛往了穀底的深處。

    這山穀並不長,很快就沒有了路,一個巨大的古怪之物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看上去就像一個羅盤。

    是由一整塊石頭雕刻而成的,起碼有數十萬斤重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遁光一斂,停了下來,臉上『露』出喜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,子聰,布陣,以那九名鬼女為引,打通前往無定河的通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祖。”

    羅子聰抱了抱拳,一揮手,又有八名修士邁步而出,分別在腰間一拍,各自取出了一麵陣旗來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那山穀的外麵,靈光一閃,空氣有如水波,一陣『蕩』漾之後,一小巧的靈舟竟詭異的浮現出來了。

    此舟的前部,站著一長耳碧目的男子,後麵則分別是火蛟王與青蓮居士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?”望著前麵那詭異的植物,青蓮居士勃然變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羅家一行人確實進入了山穀,此物會不會與他們有些關係?” 火蛟王眉頭一挑,如此這般的說道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雖是離合期的妖族,但這麼詭異的植物同樣沒有見過,反而沉默著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隱隱的,他覺得此物恐怕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不過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,自然沒有理由半途而廢了,想到這,他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猙獰之意:“沒有時間在這慢慢思索,先將這擋路之物去除,否則等羅家『奸』計得逞,我等後悔可就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所言不錯,羅家的目的多半是什麼寶物,我等絕不會讓他平安取走。”

    火蛟王一邊說,一邊抬起右手,紅光閃爍,已變幻成了蛟龍的利爪,輕輕一揮,天空之中,就出現了數十道巨大的爪芒,伴隨著噗噗聲響,激『射』像了前麵的鬼樹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全力以赴,但大妖族的一擊也非同小可,就算是元嬰中期修士也不敢硬接的。

    然而那鬼樹卻視若無睹,從那鬼臉的雙目之上,放『射』出兩道兒臂粗的黝黑光柱,看上去並不強,可輕輕巧巧的就破去了火蛟王的一擊。

    隨後此樹一抖,悉悉索索的聲音傳入耳朵,數以萬計的樹葉紛落如雨,懸浮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“這些樹葉,難道說……”

    九頭老祖一愕,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,臉上竟『露』出一絲凝重之『色』,長袖一抖,一道法訣打出,這老怪物可是離合期妖族,雖身處***空間之中,依舊能夠將四周的天地元氣引動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風起雲湧,周圍的天地元氣朝這匯聚,一個湛藍『色』的凝厚光幕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防禦剛剛成型,那數以萬計的樹葉一閃,竟然化成了一口口墨綠『色』的小巧飛刀,朝著這邊激『射』而來。

    光幕被打得一陣閃爍,每一口飛刀的威力不算什麼,但數量這麼多,火蛟王與青蓮居士都勃然變『色』,若是準備並不充足,他們也會吃些小小苦頭的。

    “這應該是陰司界中的某種植物,並非此界之物,十有***是上古留下來的,不要大意,聯手將牠除去。”

    九頭老祖不愧是離合期妖族,雖然並不真的認識欏珈鬼樹,但也將牠的來曆猜了個***不離十。

    隨後左手抬起,天地元氣再次匯聚,凝結成了一條條的魔蛇,同樣有數以千計之多,惡狠狠的想著欏珈鬼樹撲過去了。

    火蛟王對視一眼,不敢怠慢,也紛紛各施神通,默不作聲的放出了自己的寶物。

    欏珈鬼樹自然不會坐以待斃,也瘋狂的反擊,頓時各種光柱與厲芒交織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無定河。

    黑『色』的蒼穹,一道青『色』的驚虹耀眼奪目,距離月圓之夜還早,林軒想先將出口找到。

    可惜卻沒有收獲,這無定河比想象的還要荒涼得多,偶爾遇見不知死的陰魂鬼物,都被林軒順手收拾掉了。

    “琴心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林軒突然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夫君這叫什麼話,跟妾身還客氣啊?”歐陽一呆,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,對不起,是為夫見外了些,那我就直說,琴心,妳那小羅天法相為夫很感興趣,可否傳予我?”林軒微笑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歐陽聽到這臉上一紅,不由得又想起了療傷時那荒唐的一幕,歸根結底,就是使用了這***的緣故,不過她很快就將羞意壓下去了:“夫君想學,當然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此神通記載於音波功的篇末,說起來,乃是本門的不傳之秘,可世易時移,如今的碧雲山,隻剩下自己和雲兒兩個,什麼清規戒律,也早沒有了意義,夫君要學,琴心豈有拒絕的道理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6 01:45:52  ExecTime:0.5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