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各有圖謀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 各有圖謀

    火蛟王鬆了口氣,遁光一斂,緩緩的落像地麵。

    隨後恭敬的一抱拳:“晚輩見過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禮,老夫與萬蛟穀那頭老孽龍,相交也有千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,前輩所言不錯,家祖也時常提起您的。” 見對方語氣和藹,火蛟王臉上『露』出一副討好獻媚之『色』,說了幾句恭維之語,隨後又衝青蓮居士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別看人妖兩族恩怨纏綿,你取我元嬰,我吞你妖丹,一副不共戴天,但那不過是表麵。

    說到底,都是為了晉級,並算不上深仇大怨。

    兩族內部,還不是天天腥風血雨,從遠古之時,修仙界向來如此。

    表麵上,妖獸與修士打得一塌糊塗,可兩族的各大勢力,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。

    利益結合,否則當年也不會聯手對付古魔。

    當然了,與麵對九頭老祖時的討好不同,青蓮居士雖是一派之主,但火蛟王同樣身份尊崇,兩者自然是平輩見禮來著。

    略作寒暄,不過此時此刻,自然是長話短說,很快雙方就聊到正題了。

    “火蛟賢侄,你為何會來此處?”

    “回老祖,晚輩發現了一隊神秘修士,形跡可疑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秘修士,難道是指羅家的那些餘孽麼?”青蓮居士眉頭一挑,神『色』凝重的說。

    “羅家餘孽?” 火蛟王一呆,一時片刻倒沒有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於是青蓮居士長話短說,將自己與九頭老祖的發現緩緩講了出來……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火蛟王的表情也陰沉下去,以他的修為神通,就算了解得不是很清楚,但與天州羅家有關的事情,自然也聽說過,沒想到對方居然死灰複燃,這可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雖然羅家的首要強敵,是人族的七大門派,但他們一旦複出,必然會將修仙界原有的平衡打破,如此一來,妖族也不可能穩坐釣魚台,勢必會被卷入,這對於萬蛟穀,同樣頗為不利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火蛟王略一躊躇,就將目光轉向了九頭老祖:“想必前輩已有定計了,該怎麼做,還請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,賢侄言重了,好好的天雲交易會,被羅家攪得一塌糊塗,如今又得悉了他們的陰謀,於情於理,老夫都沒有坐視不管的理由,隻不過對方勢大,不過有兩位賢侄相助,就算正麵打不過,但我們還是有實力與他們好好周旋一番的,總之絕不能讓羅家『奸』謀得逞,荼毒生靈。”九頭老祖神『色』一正,大義凜然的開口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不過是說得好聽。

    青蓮居士與火蛟王好歹也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經曆的風雨同樣不計其數,傻瓜才會將那番話當真了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,豈會變得如此大仁大義。

    他想破壞羅家的陰謀不假,但也想要從中得到好處啊!

    畢竟羅家敢做出這種孤注一擲的舉動,必定是有天大的圖謀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,但光想想,就令人心癢難撓。

    這番用意,三人心知肚明,當然,沒有誰會點破,火蛟王與青蓮居士雖貴為一方霸主,但也不敢觸怒眼前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聯手對大家都有好處。

    老魔吃肉,自己怎麼也能得到點湯喝。

    何況運氣這東西誰也說不準,自己修為雖然遠不及老魔,但說不定機緣巧合,正好搶到寶物也不一定的。

    同時又阻止了羅家的陰謀。

    於門派,於自己,都大有好處,何樂而不為呢?

    於是三人一拍即合,很快就形成了一小巧,卻實力驚人的聯盟。

    “兩位賢侄,既然大家意見一致,我們就別再耽擱,偷偷跟上羅家餘孽,到時候看老夫手勢,我們相機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由前輩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想要成功,還需多仰仗老祖,晚輩一定聽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九頭老祖眼睛微眯,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後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將一件寶物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長丈許,小巧之極,從外表上看,居然是一艘靈舟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火蛟王與青蓮居士對視一眼,表情皆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“此寶是老夫早年所得,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,但隱匿神通卻非同小可,隻要我們施展斂氣之術,便是羅家的那名老怪物,應該也不會發現的。”九頭老祖身形一閃,已來到了靈舟的上麵。

    火蛟王與青蓮居士大喜,自然也不會客氣,身形飄忽,同樣飛到了靈舟的前部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雙手輕握,一道法訣打出,那靈舟紅光一閃,隨後竟變得模糊了起來,隻剩下一條淡淡的影子。

    細如絲線,在原地略一盤旋,就激『射』像了遠處的天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無定河。

    四周依舊漆黑如墨,一相貌普通的男子懸浮在半空,雙眉輕皺,隱隱帶著幾分忐忑的味道在頭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怎麼聊了這麼久。”

    林軒自言自語的開口,雖然他相信琴心絕不會欺負月兒,可兩女久不見蹤跡,林軒心中還是忐忑以極。

    說不擔心是騙人地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林軒願意,隻消放出神識,偷偷『摸』『摸』的聽一下兩女的對話絕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略一思索,林軒並沒有這樣做,倒不是擔心被兩女發現什麼。

    以他的神通,自然可以做到神不知,鬼不覺。

    但與人相處,最起碼的禮貌是尊重,如果那樣的話,就太對不起月兒與琴心了。

    等吧!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氣,將有些緊張的心情平複下去。

    可還是很煩,俗話說關心則『亂』。

    麵對強敵,林軒從不畏懼,可涉及到自己關心的人,有時候也未免『亂』了方寸,不是他不夠成熟,也並非心智不夠堅韌,而是人都有感情。

    仙道艱難,同時也很寂寞,所以在對敵人辣手的同時,對於身邊的人,才更要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又想到了孔雀,不知道媛媛如今在哪。

    一時間千回百轉,突然兩道遁光映入眼簾,林軒忙抬起頭,果然是月兒與琴心來了。

    兩女的臉上都掛著笑容,林軒見了心中一鬆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。”

    稱呼不同,但卻是同樣的溫馨與感動,林軒二話不說,自然是迎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妳們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撓了撓頭,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    “,妾身隻是與妹妹說說小話,沒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歐陽……姐姐她待我很好。”月兒也輕輕的道。

    小丫頭說的是事實,歐陽琴心與她講了講心話,對她的態度,也像是最寵愛的妹妹似的。

    可平心來說,月兒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這不奇怪,沒有哪個女孩願意與別人分享自己的所愛。

    特別是想到他們洞房花燭的一幕,月兒心中更是酸酸的。

    可自己怎麼辦呢?

    畢竟輪回以後,月兒已不再是那殺伐決斷的陰司之主,否則換成前世,負心薄幸的下場隻有一個——大卸八塊以後扔進油鍋。

    所謂陰司界十八層地獄的說法並非以訛傳訛,當年的阿修羅王最討厭的就是對感情不忠。

    然而今世的月兒不同。

    小丫頭雖然很委屈,可對於少爺的愛念卻並未有分毫減弱。

    她真的……真的是很喜歡林軒的。

    離開了他整個世界都是灰『色』,長生,成仙,這些又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何況歐陽也說了,當時的情況,若不是少爺用那種方法相救,她如今早已魂飛魄散了……

    月兒畢竟不是心狠的女子,也知道少爺重情重義,一切都是機緣巧合而已,所以明白了這一點,小丫頭並不怪林軒。

    她也看出來,歐陽有意對自己討好,以小丫頭的『性』格,也不好意思拿冷臉相對的。

    何況事情既已發生了,自己真那樣做,也於事無補,隻是讓少爺夾在中間為難。

    月兒很愛林軒,她真的不想讓少爺難過。

    小丫頭的體貼真的沒話說。

    所以也就順水推舟,稱呼對方為姐姐了。

    當然,有些勉強,畢竟接受是需要一個過程的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他與月兒兩百年風風雨雨,如何猜不到這丫頭的心思,心中又是內疚,又是痛惜。

    這麼好的女孩兒若不珍惜真是天打雷劈。

    同時又對琴心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,有時候男人長情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誰讓自己遇見那麼多優秀的女子。

    歐陽暗暗歎了口氣,當然表麵上不會表現出來地,畢竟活了三百餘載,自然善解人意,她也知道在夫君的心目中,月兒的地位無人可比。

    何況自己已捷足先登,偷吃在前,還與妹妹爭什麼,想讓才是福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林軒自然不會多說,目前已是最好的結果,自己還能怎麼,唯一能做的,就是珍惜眼前的人了。

    月兒,歐陽,自己都會加倍對她們好的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說這是無定河,妾身的傷已沒有大礙,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尋找出口了?”

    歐陽的聲音傳入耳朵,這與林軒的打算不謀而合,與當初的妖靈島不同,這更加荒涼,未知的危險也更多,繼續待在此處當然不是什麼明智選擇,如果可以的話,當然要盡早離開了。

    林軒一邊說,一邊打量著四周,按理說,這種***空間都應該有一個出口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7 01:16:33  ExecTime:0.4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