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月兒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 月兒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名灰衣老者臉『色』狂變,這才從貪欲中清醒來,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,居然利益熏心,去招惹化形後期妖族。

    這不是吃飽了撐的,想要找死麼?

    可後悔已來不及,火蛟王轉過頭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冷冽的笑意。

    身形一陣模糊,居然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正是縮地術。

    雖然不及瞬移,但已初窺到空間神通的奧秘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大駭,忙一口精血噴了出來,迎風一閃,已化為了一層血『色』的光幕,將他的身軀包裹。

    下一刻,火蛟王已欺到近處,抬起右手,光芒閃爍間,已經變化為蛟龍的利爪。

    狠狠朝著前方揮落!

    仿佛布錦被撕裂的聲音傳入耳朵,老者不惜動用本命真元布下的防禦有如紙糊。

    妖爪探入,血花迸濺,一個大洞出現在了老者的胸前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他連元嬰都來不及遁出,被火蛟王用妖力死死禁錮。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元嬰的小臉上滿是畏懼之『色』,似乎想要開口求饒,然而火蛟王哪有心情聽他羅嗦,直接一把塞入口中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修士元嬰對於妖族,不僅美味,而且還是大補。

    滅殺了這些不知死活的修仙者,火蛟王正好看見羅家一行人從數百丈遠的地方經過。

    火蛟王瞳孔微縮,如今的軒轅城中,高階存在雖數不勝數,但卻很少有這麼多老怪物聚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對方也不搶寶,匆匆忙忙的倒像是有所圖,他們想要幹什麼?

    剛剛想到這,對方陣營中有一人似乎感覺到了他的注視,回過頭來……

    那是一名六十餘歲的老者,同樣身穿灰衣,可與自己剛剛滅殺的倒黴鬼不同,與此人目光相觸,火蛟王的背上,竟泛起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不可能,對方明明隻是一名元嬰中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堂堂化形後期的妖族,此時臉上卻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看對方飛去的方向,正是軒轅城的中央,那有一氣勢磅的建築,聯想今天出現的詭異妖物,火蛟王***了***舌頭,略一躊躇,也隨後跟過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軒轅城麵積廣闊,不過如今禁空禁製已沒有了效果,以元嬰修士的遁速,從城門到中央,所花費的時間自然不長。

    很快,那氣勢恢宏的建築就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巨大的石殿。

    建築風格與城中其他房屋明顯不同,顯得粗獷,大氣,整座殿宇,完美是由數萬斤重的巨石堆砌而成的。

    “老祖,這就是軒轅殿麼?”羅紫梳表情凝重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但在遠古的時候,我們叫牠小黃泉路。”羅家老祖緩緩的說。

    “小黃泉路?”羅紫梳一呆,表情有些古怪:“為何要加一個小字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真正的黃泉路通往的是陰司地府,而這的黃泉路,通往的是阿修羅王的行宮,好了,多餘的話不要再講,按計劃行事,走!”

    羅家老祖說完,遁光一斂,從半空中落了下來,其餘的羅家弟子不敢怠慢,連忙跟在一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無定河某一不為人知的洞府,卻是滿室春『色』,這一番洞房花燭,兩人足足翻雲覆雨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不是林軒流連女『色』,要知道做這麼久,就算他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也累了個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幸好鳳舞九天訣乃頂級的修妖***,有加強肉身的作用,但饒是如此,林軒也感覺與一離合期老怪大戰了一場差不多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一來是琴心的傷比想象的嚴重,二來用雙修的方法為她補充本命真元,說起簡單,實際***作卻很難,因而比預想的多花了數倍的時間。

    好在沒有白辛苦,愛妻總算被自己從鬼門關拉回來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歐陽仙子,已傷勢盡複,畢竟她除了中毒與真元虧損以外,並沒有別的外傷。

    而可憐林軒,這一夜雖享盡了溫柔,但臉『色』白得與紙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歐陽就這麼身無寸縷的靠在林軒的胸口,滿臉幸福之『色』,倒也不再害羞,畢竟這一夜已經夠荒唐了,當著自己的夫君,又何必再做作。

    “還好,不過我需要打坐。”

    林軒的眼神已恢複了清明,雖然雙修的滋味兒讓人流連,但他絕不會沉醉在麵,自己苦修了這麼多年,目的是長生成仙。

    “嗯,讓妾身伺候夫君穿衣。”

    見了林軒的表情,歐陽並未感到有分毫失落,俏臉上反而『露』出一絲欣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俗話說,兩情若是長久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她當然不希望自己所選的道侶,僅僅流連於女『色』,若能飛升靈界,還怕沒有時間花前月下麼,想要長相思守,更要努力苦修。

    “,這個不用了,為夫自己來。”

    雖然兩人已是雙修道侶,但林軒可不習慣讓女子伺候自己穿衣,袖袍一拂,靈光流轉間,他已穿好了一件嶄新的青衫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數個玉瓶從儲物袋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體內有雙嬰一丹,不過為了幫琴心療傷,真元損失也是非小,若是換一個時間,林軒或許不在乎,可以慢慢修補,但在這詭異的無定河,林軒當然要想辦法,快點將實力恢複。

    他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,自然不敢輕心大意。

    將數種以前煉製的靈『藥』吞落入肚,林軒盤膝坐好,雙手掐訣,平放在膝蓋之上,打坐恢複起法力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爺怎麼還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石洞外,一傾國傾城的少女以手支頜,小臉上『露』出鬱悶之『色』,都等了足足快兩天了。

    她轉頭看了看四周,沒想到百萬年前,這個地方會是自己的行宮。

    那滴血,自己一定要弄到手。

    想到這,月兒握了握小拳頭。

    隨後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洞府,幽幽的歎了口氣,少爺什麼都好,就是太重情重義。

    原本這是優點無疑,可少爺偏偏認識那麼多漂亮女修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……

    月兒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幽怨之『色』,隨後又拍了拍胸口,幸好講完修羅神血的秘密,小桃又沉睡了過去,否則以那丫頭的『性』格,非為了自己跟少爺拚命不可。

    月兒之所以這麼說,是因為小丫頭等得不煩惱的時候,曾施展神通,偷偷往麵看了一眼的。

    臉紅心跳!

    月兒忙收回神通。

    當然,後來忍不住好奇,還是偷偷瞄了幾眼地。

    小丫頭臉紅似火,當然,也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“少爺這個花心大羅卜。”

    月兒嘴上這樣說,可心卻怎麼也怨不起來,畢竟兩百年來,自己一直都與少爺相依為命,他對自己的愛護護,可用無微不至來形容,每當心中起了一點幽怨之意,卻又不由自主的像起他對自己的好來。

    結果小丫頭不僅沒顧上生氣,反而為小桃再次沉睡慶幸不已,否則以那丫頭霹靂火爆的『性』格,非將局麵鬧到不可收拾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月兒正這樣想著,轟隆隆的聲音傳入耳朵,洞府之門緩緩打開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!”

    月兒回過頭,就看見了熟悉的容顏,帶著些許局促,畢竟月兒的心意自己清楚,如今鬧出歐陽這麼一出,林軒心中還是有些惴惴不安的。

    他怕小丫頭生氣。

    還好月兒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。

    呼,林軒心頭一鬆,緊張的表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而這一幕,自然落在歐陽的眼中,不過她可不會吃醋,畢竟月兒的存在琴心早就清楚,也知道她與夫君名為主仆,其實卻是林軒的心頭肉。

    說句不好聽的,別看自己與林軒已有雙修之緣,論起在夫君心目中份量,可遠不及那丫頭。

    畢竟兩百年的風風雨雨,月兒才是一路伴隨夫君走過來的。

    所以對於月兒,歐陽可不敢有分毫怨尤,相反的,想要與夫君相依相守,有一點自己必須真心做到,那就是對月兒好。

    將她當成最親的妹妹,疼著,寵著,隻有與月兒相處和睦,才能與夫君美滿幸福。

    修仙者與凡人不同,歐陽仙子可是活了三百餘歲了,在感情的處理上自然不會像凡女般爭風吃醋,相讓才是福。

    我以真心待她,相信月兒也會對自己好。

    所以看見月兒撲到林軒懷中,歐陽臉上不僅沒有分毫不滿之『色』,反而笑意盈盈的在一旁等著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才想起光顧著與小丫頭說話,未免有些冷落歐陽。

    按理說,琴心做了自己的道侶,自然應該重新介紹,可林軒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    對敵時的智計百出,如今變得笨嘴拙舌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先離開一會兒吧,讓妾身與月兒妹妹說。”似乎看出了林軒臉上的為難之『色』,歐陽善解人意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君放心,難道還怕妾身欺負月兒妹妹不成。”

    琴心既然說到這一步,林軒自然不好繼續待下去了,何況識人之明還是有的,林軒相信以歐陽的聰明,當然不可能欺負月兒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林軒點點頭,身形一轉,已化為一道驚虹,飛向了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2:09:32  ExecTime:0.6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