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洞房花燭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 洞房花燭

    “琴心,你聽我講,你如今的傷,是本命真元虧損嚴重,偏偏這本命真元還與其他的法力不同,沒有靈『藥』可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歐陽小嘴輕輕的張了張,聲音小得跟蚊子差不多,不過此時此刻,林軒早已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但雙修不同,人倫之道,陰陽調和,夫妻本為一體,如果你願意,雙修的時候我自然有辦法將自己的本命真元度給你。”林軒緩緩的說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豁出去後,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緣故,他居然一點也不結巴了。

    “將自己的本命真元度過我?”歐陽臉上羞『色』稍減,取而代之的是吃驚之『色』:“那林……夫君怎麼辦呢?”

    “我麼……”林軒正欲解說,突然表情一愕,直勾勾看向眼前的少女,歐陽聲音雖輕,但林軒耳目何等之靈,自然聽清楚了那聲細若蚊蠅的“夫君”。

    “琴心,你答應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歐陽低垂臻首,玉頸都上滿是緋紅之『色』,目光不敢與林軒相觸,但溫柔的聲音卻從櫻桃小嘴中傳出。

    “不過有一點,妾身要對夫君說清楚,妾並非怕死,更萬萬做不出用貞潔來換生機這種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琴心,你別說,我……那個,為夫心有數。”林軒撓了撓頭,這稱呼,他還真不怎麼習慣的。

    “不,妾一定要說。”歐陽的臉上卻『露』出堅定之『色』,畢竟沒有一個女人,願意被丈夫看輕:“妾不怕死,之所以同意,是因為我早就深愛夫君,否則換一個人,妾情願魂飛魄散,也絕不讓他碰我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歐陽的聲音充滿了堅定之意。

    這番話既是分辨,也是表白,林軒聽了,心中卻湧起一股深深的憐惜之意,輕輕的將歐陽摟在懷:“傻丫頭,我明白,你的『性』格,為夫心有數,當然不會將你看成隨便的女人了,你去胡『亂』擔心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歐陽閉上雙眸,輕輕的將臻首靠著林軒的胸口,臉上滿是溫柔,雙修倒也不急於一時的。

    兩人都沒有多說,靜靜的享受著那貼心的溫柔,過了足足有一頓飯的功夫,歐陽的聲音才柔柔的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情,妾身還必須問清楚。”歐陽正『色』的說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古怪之『色』,這丫頭的問題還和真多,不過此時此刻,自然不會出口拒絕什麼。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說,陰陽調和,用自己的本命真元彌補我的虧空,妾身知道夫君是大修士,本命真元比我多得多,可你畢竟晉級未久,這樣做,雖不會有『性』命之憂,但境界十有***會倒退一層的,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,你自己傷這麼重,還替為夫擔心什麼?”林軒嘴上雖是斥責,但臉上卻滿是感動,琴心會是一個好妻子,什麼事情都為自己考慮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忘了,在雪樓城的時候,我曾經閉關過一段時日,原因如何,難道真不記得?”林軒輕笑著說。

    聽丈夫這麼說,歐陽先是一呆,隨後也想了起來,表情一鬆,俏臉上『露』出笑容:“妾身還真忘了,夫君還修煉有第二元嬰的秘術,本命真元要比一般的大修士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止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你夫君我,體內除了雙嬰以外,還有一顆妖丹。”隨後林軒將自己的妖靈島的經曆,也緩緩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以前,也曾對琴心說過,不過那時候,兩人關係不同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自然是要隱瞞一部分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已成為了自己的妻子,林軒當然就竹筒倒豆子,原原本本的重說一遍了。

    雖是長話短說,還是將歐陽聽得瞠目結舌,自己夫君際遇之奇特,放眼古今,不敢說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,但能與他媲美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鳳舞九天訣?

    不僅正魔兼修,連修妖***也學。

    難怪林軒的神通那麼離譜,敢放言說即使麵對離合期修仙者,打不過,也有機會逃走的。

    “琴心,你現在明白了,我體內有雙嬰一丹,本命真元多得離譜,即使補足你那點虧空也不過損耗一點元氣,並無大礙的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……”說到這,林軒臉上也『露』出正『色』:“即使為夫沒有那麼大神通,你是我妻子,我難道能眼睜睜看著你去死,別說掉落區區一個境界到元嬰中期,就算跌落到凝丹又如何,以後重新修回來就是了,我也一定會救你的,所以以後別再說這樣的傻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歐陽點點頭,臉上滿是幸福。

    一個女人找到這樣的丈夫,那還有什麼所求,唯一希望的,就是能與他相依相守。

    再次將頭靠在林軒的胸口。

    又過了良久。

    “老婆。”這一回是林軒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歐陽慵懶的說,對於女子來說,愛似乎比『性』更重要,現在她隻想靜靜的享受兩人相擁的溫柔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不是木頭,抱著這麼一位如花似玉的嬌妻已食指大動。

    “咳,那個……我們是不是應該療傷了?”林軒弱弱的說。

    歐陽臉上一紅,以此女的聰明,自然聽出丈夫的弦外之音,他擔心自己身體不假,但恐怕也想趁機欺負自己啊!

    不過於情於理,歐陽自然都不可能拒絕地。

    何況夫妻之禮乃愛的延續,歐陽嘴上不說,心中其實也蠻期待地。

    “還請夫君憐惜。”

    少女輕輕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話是一種默許,同時也是鼓勵。

    女子畢竟要矜持一些,說到這份上林軒已心知肚明,他吞了一口唾沫,輕輕將愛妻身上的衣物除去。

    香肌玉膚,盡管剛剛已經見過,但療傷的時候畢竟不同,就算歐陽昏『迷』,但林軒多少還是有一些顧忌,驚鴻一瞥而已。

    至於現在麼,當然是正大光明了,反正是自己的道侶,看一看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大飽眼福!

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歐陽卻滿麵羞澀,臉紅得跟煮透了的龍蝦似的,雙眸緊閉,絲毫也沒有睜開之意,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嗔怪之意。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林軒撓了撓頭,滿麵傻笑,現在他的樣子,哪像一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對敵時的機智百出,也早變為了笨拙,洞房花燭夜也不需要這個。

    當然,兩人現在的首要問題,並不僅僅是享受魚水之歡而已,療傷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氣,將緊張、忐忑、興奮等複雜的心情一一平複,眼神也少了幾分『迷』離,逐漸恢複了清明之意……

    “琴心,為夫教你一段口訣,一會兒療傷的時候還需要你配合。”林軒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歐陽乖乖的點頭,心中卻是大羞,這壞蛋,既然要教神通,為何先脫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當然隻是心中嗔怪而已,表麵上卻羞於說出口去。

    林軒卻沒有注意這些,天地良心,他剛剛真的隻是無意。

    還好歐陽的法力雖然無法與林軒相比,但好歹也是元嬰修士,那法訣並不難,她隻要聽上一遍就已揣摩清楚。

    後麵的事情也不用多說。

    洞房花燭,這一次療傷可是惹人遐思,時間在滿室春『色』中慢慢流逝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邊。

    這是一條大江的彼岸,江水說不上湍急,但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之意。

    不時有爆裂聲傳入耳朵,兩名修士正打得如火如荼,隻不過一方明顯處於下風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真要趕盡殺絕?”

    “哼,賤婢,自己要死,居然還想敢暗算老夫,如此不知死活,還奢望本尊能夠放過你?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,然而此時此刻,他的臉上卻充滿了猙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不用說,正是天巧門的那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經過了空間漩渦那一番波折,兩人的同門之誼早已化為了滿腔的恨意。

    如今還有什麼好說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可惜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的修仙者固然實力不弱,可與大修士相比,卻依舊差得遠了。

    蒙麵女修已受傷多處,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。

    眼見再這樣下去,自己必隕落無疑,她的臉上終於閃過一絲決絕之意:“師兄,你若放過我,妾身願為奴為婢,終身供你驅使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老者卻陰笑了一聲,絲毫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見對方攻擊不僅沒有放緩,反而越發淩厲起來,蒙麵女修又驚又怒,聲音也變得淒厲起來了:“姓薑的,好歹我們也有同門之誼,就算我得罪過你,可為奴為婢還不夠麼,你非要置我於死地,竟絲毫也不顧念同門之情?”

    “師妹,你此言差矣,若我們不是同門,你願意給老夫為奴,我自然可以將你放過,不過現在麼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?”蒙麵女修驚怒之餘,臉上又閃過一絲不解之意。

    “,師妹還真是聰明一世,糊塗一時,你也不想想,你我既然都是天巧門的修士,你給我為奴,回去後其餘之人會怎麼說,宗主、大長老、甚至是師叔他們會不追究這件事情麼,到時候為兄可就吃不了兜著走,與其如此,還不如一勞永逸,將你滅殺了省心省事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妾身真的錯了,你大人有大量,請放過我……”女子聽了老者的解說,臉上滿是慘白之『色』,滿臉哀怨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行。”可惜這薑姓老者,也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,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,腥風血雨早就習以為常,哪還有心軟一說:“常言說得好,放虎歸山,後患無窮,你以為說幾句道歉的言語,老夫就會犯糊塗,做出那心軟的蠢事來麼,要怪就怪你不該惹我,既然得罪了老夫,就要有魂飛魄散的覺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蒙麵女修又驚又怒,她也知道再怎麼懇求都於事無補,俗話說,兔子急了還咬人,何況是修仙者:“好,老匹夫,你如此相『逼』,我就算死,也就不會讓你好過。”

    “是麼?”老者的臉上卻閃過不以為然之『色』:“師妹這些威脅的言語,最好還是少說,真將老夫惹火,可就不是隕落那麼輕鬆,老夫會將你抽魂煉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抽魂,嘿,還真是我的好師兄,不過你以為本仙子,會讓你如願以償麼?”

    蒙麵女修灑然一笑,不過兩隻眼睛卻已紅了,目光之中滿是怨毒,修仙界雖然充滿血雨腥風,但同門之間做得如此絕的還是少數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你會遭報應的,本仙子會在黃泉路上等著。”

    伴隨著淒厲的話語,此女渾身靈光閃爍,冉冉升起,然而卻有鮮血從她的眼耳口鼻中流出。

    嗚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靈力更是混『亂』到極處。

    “賤婢!”

    老者瞳孔微縮,臉上終於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慌『亂』之『色』,他沒想到,對方最後居然會選擇自爆元嬰一途。

    雖然此女僅僅是中期修士,但自爆的威力依舊令人不敢小視,他忙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祭出一麵上尖下方的盾牌,同時施展縮地神通,想要逃走,可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傳入耳,那女修的身體如冰雪消融,但也以她為中心,出現了一道白蒙蒙的颶風。

    粗足有丈餘,連天接地,更可怕的是,從那颶風之中,竟然衍生出了一張鬼臉……不,不是鬼臉,是那蒙麵女修的容顏,此時那薄紗已消失不見,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布滿了傷疤與劍痕的容顏。

    本來就很猙獰,再加上那淒厲的表情,簡直讓人驚心觸目。

    薑老怪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此時此刻,心中也不由打了一個突。

    大駭之下,已來不及施展別的神通,張開嘴,便是一道精血噴出,那盾牌吸收以後,頓時靈芒大漲,變化出黑紅兩『色』的光芒,形成了一堵凝厚的光牆。

    縮地術也來不及逃了,那颶風頃刻間就已將他吞沒……

    再說另一側。

    “小桃,你說什麼,無定河是我的行宮?”月兒的俏臉上滿是驚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轉了轉頭,遊目四顧,隨後又將神識放出,方圓百以內,都一片虛無,即使偶爾有一些雜草植物,形狀也都古怪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“這真會是自己的行宮麼?”

    月兒的秀眉不由得緊緊皺在了一起,照小桃所說,阿修羅王乃一界之主,宮殿所選的地點,怎麼會荒涼到如此程度……

    對了,陰司,阿修羅,那些陰魂鬼物不本就長得醜陋猙獰麼?

    難道陰司界也是像這一樣荒涼可怕的?

    前世的時候,小桃可是月兒的本命法寶,和主人雖說不上心意相通,但見了小姐的愁容,隱約也猜到她在擔心什麼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想差了,陰司雖被人們稱為黃泉地府,也確實擁有傳說中的刀山油鍋,但並非每一個地方都陰森詭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桃,你快說說。”月兒聽了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暗暗鬆了口氣,她可不想住在這種陰暗可怕的環境。

    “小姐應該聽說,陰司界麵一共有六個,分別歸六王統屬,當然,最終所有的人,都惟小姐之命是從,但平時的時候,六王各自的權利還是很大的,所以有的界麵確實陰森恐怖,但小姐所在的那個界麵卻是與靈界差不多,尤其是阿修羅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修羅境,那是什麼?”月兒有些奇怪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,這可不好說。”小桃以手支頜:“婢子打個比喻吧,假設小姐統禦那個界麵是世俗的一個王國,那阿修羅境,就相當於這個國家的都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月兒點了點頭:“那與界麵的其他地方又有什麼不同?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說,阿修羅境的陰脈是整個地府中最好的,山水風景更是美不勝收,便是靈界,也鮮有地方能與之相比,仙界小婢雖然沒有去過,但想來也就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小桃轉頭打量了一下四周:“其實無定河,原先也不是這樣,小姐,你可知道牠原來還有一個別稱麼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記得。”

    “水晶宮。”

    “水晶宮,這名字不錯,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麼?”月兒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好奇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特別的意義沒有,不過小姐在這別府行宮中,***了不少寶貝,可惜您轉世投胎以後,在那些真仙的支持下,陰司界的大軍也由大勝轉變為大敗,逃回了陰司界中,連帶水晶宮,這座您在人界的別府,也被洗劫一空,原本這是很美的,如今卻落魄到如此程度。”小桃神『色』落寂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過沒有關係,當年小姐還有一樣寶貝留在這,並下了重重封印,真仙或許可以解開,但他們並沒有到這來,而靈界的小嘍囉,卻看不出其中的奧妙了,不過如今時移世易,婢子若記得沒錯,那些封印是有時間***的,現在應該已經失效了,小姐正好可以去將寶物取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麼寶物?”月兒感興趣開口,既然本來就是自己留下的,那還有什麼好客氣,就算暫時用不上,拿給少爺也好。

    小丫頭美滋滋的想到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2 07:23:05  ExecTime:0.5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