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貪婪與清醒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 貪婪與清醒

    青陽鳥!

    天生具有吞魂噬鬼的法術。

    乃靈界聖獸之一,更是陰司界眾多鬼物的天敵。

    當然,眼前不過是借法寶之力,幻化出來的些許青影而已。

    但饒是如此,對付眼前的鬼物,已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青蓮居士一聲輕叱,眾鳥翅膀一扇,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,鬼哭狼嚎之聲回響於耳邊。

    那近百陰魂鬼物,不過瞬息的功夫,就全部回歸地府,然而其餘的修仙者,可沒有如此威力的寶物,不論人妖兩族,都不停有修士隕落,甚至包括元嬰級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場麵不僅沒有好轉的趨勢,反而混『亂』到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更為可怕的是,這詭異的光柱,並非僅有眼前一處。

    軒轅城的真麵目,乃是一龐大祭壇,共分金木水火土五處陣眼。

    此時五道黝黑光柱,高聳入雲,從上麵所散發出來的陰氣,都不停的凝聚成可怕的鬼物。

    當然,從實力來說,此時的軒轅城,匯集了來自天雲十二州各門各派的精英,再加上那些隱居各地的散修,稱得上高手如雲。

    比起陰氣凝聚的鬼物,其實要勝上數籌,於情於理,都不該落在下風。

    可一來,眾修士各自為戰,最多同一門派的弟子,會聚在一起禦敵,如此做的後果,自然是無法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二來,不說人妖兩族恩怨纏綿,就是各宗門家族,甚至修士私人之間,又豈會沒有仇怨。

    畢竟修仙界到處都布滿腥風血雨,什麼殺父之仇,奪妻之恨,在這個地點屢見不鮮。

    不過先前,因為有執法使存在,沒有人敢***,可現在……

    趁著混『亂』,自然是有仇報仇,有冤報冤。

    不過造成最大混『亂』的,還不是這兩點。

    而是滿地的寶物。

    別忘了,在變故發生以前,這正舉行***的交易,光是坊市就數以百計,各種店鋪,更有如星羅棋布,數不勝數,來自人妖兩族,各處州府所盛產的寶物,全部聚集一堂,價值無法估量。

    修仙者中,身家豐厚的畢竟是少數,大部分人,僅能一飽眼福,在暗中狂吞唾沫。

    如今這種混『亂』的局麵,確實危險,可換一個角度,也是渾水『摸』魚的好時間。

    於是大部分修士,隻要沒有被那些鬼物攻擊,都忙著去拾揀寶物,更有不少***打出手。

    殺人,搶寶,人妖兩族雖高手眾多,但絕大部分精力,都用到內耗。

    於是陰魂的實力明明比他們弱了數籌,卻反而大占上風。

    “豎子不足與謀!”

    青蓮居士眉頭大皺,這些家夥真是不知死活,不過他也沒有閑心去多管了,就算死光又如何。

    可憐之人可恨之處。

    他才不在乎人妖兩族會折損多少人手,讓他掛心的隻有羅家的陰謀。

    對方搞出如此大的陣仗,絕不僅僅是為了泄憤,他們的真實目的究竟為何。

    這一點弄不清楚,青蓮居士可是坐臥不安。

    畢竟七大宗門與羅家仇深似海,如果對方真的死灰複燃,不管是萬佛宗,還是他們鬆風書院,都絕不可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修真界的版圖將重新寫改。

    這牽扯到每一個人的利益!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羅家如果鹹魚翻身,受影響的可不僅僅是人,妖族的那些老怪物,同樣別想安寧輕鬆。

    萬佛宗的慧通生死未卜,但九頭老祖還坐鎮在城中。

    起初的時候,他對師叔的擔憂嗤之以鼻,如今事情雖已發生,但俗話說,亡羊補牢,猶未晚矣,老怪物總該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俗話說,天塌下來,有個高的先頂著,既然這老怪物在,自己又何必坐臥不安。

    青蓮居士想到這,緊繃的心弦不由得放鬆下去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不可能就真的眼睜著不管。

    略一躊躇,此人化為一道驚虹,飛向了城市中心的巨型建築。

    那是城主府,又名軒轅殿。

    九頭老祖就坐鎮在此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個軒轅城一片混『亂』。

    而在南城某個不起眼的角落,聚集了大約近百名修仙者,看服飾,應該是同一門派的弟子,正結成陣勢禦敵。

    這雖然也飄『蕩』有陰魂鬼物,但由於距離那光柱還有一段距離,所以數量並不多。

    畢竟這小坊市中也沒有什麼高手,倒是不少修士為散落在地上的寶物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也有人用不壞好意的目光在這群修士身上掃過,局麵發展到現在,早已糜爛到不可收拾,修士們不僅揀散落在地上的寶物,甚至看見修為比自己弱的,已明目張膽的出手強搶了。

    執法使別說彈壓,有一些彪悍的家夥甚至連他們也不放過,照搶不誤。

    軒轅城靈光爆『射』,到處都充滿了血與火。

    修士與陰魂鬼物,修士與妖族,修士與修士之間,已經打得一塌糊塗……

    在交易會召開以前,恐怕誰也沒有料到會是這種結果。

    不過在眼前這座低階坊市之中,這一群修士已算人多勢眾,雖然他們身上也帶了不少寶物,但並沒有人敢出手。

    搶東西也要有最起碼的實力衡量,這群修士有百人之多,而且三分之一是凝丹期以上的修仙者,雖然沒有元嬰期老怪物,但實力也不容輕辱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們現在應該如何?”說話的是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,仿佛已八十出頭,但精神卻很不錯,這是一位凝丹後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被眾人拱衛的,居然是一妙齡少女,看上去不過雙十年紀,身材高挑,容顏秀麗,舉手投足間,帶著一股貴氣。

    正是陸盈兒此女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這群修士的身份也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拜軒閣!

    陸盈兒看著遠處那直『插』雲霄的光柱,理了理發絲,俏臉上閃過一絲憂慮。

    少爺已經好久沒有消息。

    雖然她相信以林軒的機智,遇見再困難的情景也能化險為夷,但總免不了擔心。

    從眼前混『亂』的情景,陸盈兒隱隱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,別看她隻是一女子,修為也不過凝丹期,但那是受限於靈根資質,而此女的頭腦,可是聰明無比,否則當年即便有碧雲山的幫助,也不可能將一家小小的店鋪,發展成如今雄霸幽州的拜軒閣。

    雖然實力放到雲州,不算什麼,但區區不到兩百年的光陰,能有這樣的成就,已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此女是很有大局觀地。

    判斷事情準確,而且與林軒一樣,有著小心謹慎的『性』格。

    略一絲思索,陸盈兒櫻唇微啟的開口了:“黃伯,傳令下去,大家像南門突圍,我們離開這是非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機會難得,我們不趁機搶一些寶物?”

    那凝丹後期的老者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之『色』,拜軒閣其他的修仙者,也明顯流『露』出貪婪來了。

    便是鄭璿那丫頭,也不能免俗:“師叔,機會難得,大家都在渾水『摸』魚,我們幹嘛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妮子,妳懂什麼,渾水『摸』魚,小心將自己搭進去,這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,好處背後,也許就有萬丈懸崖等著,你們看那五道黑『色』光柱,難道就沒感到有蹊蹺之處?”陸盈兒秀眉微動,不以為然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所言不錯,可即便那些光柱能產生陰魂鬼物,也鬥不過人妖兩族那麼高階存在的。”老者如此這般的說。

    “表麵上如此,但萬一這僅僅是陰謀的開頭,總之錢財乃身外物,大家好不容易踏上修仙之路,難道想不明不白的隕落,還是黃伯,你打算抗命不遵本閣主的話了?”陸盈兒說到後麵,語氣變得凜冽起來。

    “屬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呆,忙垂手肅立。

    雖然就修為而言,他比陸盈兒足足高了兩個層次,但拜軒閣能夠一統幽州,陸盈兒運籌帷幄,在宗門的聲名自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在她雷厲風行的治理下,拜軒閣再也沒有敢心懷二意之徒。

    令行禁止,黃老雖是凝丹後期,但也絕不敢挑戰閣主權威地。

    陸盈兒沉下麵孔,目光在周圍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,所到之處,修士們無不低眉順目,竟無一人敢與她目光相觸,鄭璿也縮了縮頭,師叔平時待自己不錯,可生起氣來,卻著實讓人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“還有人有異議麼?”

    “屬下等遵大小姐吩咐。”眾修士異口同聲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陸盈兒點點頭,俏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玉手一拂:“走。”

    頓時,各『色』遁光亮起,原本軒轅城有禁空禁製,隻有執法使與元嬰後期的大修士才能飛行,可異變出現以後,所有的禁製陣法全都失去了效果,這也是陸盈兒急於離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少爺說過,小心無大錯,在形勢沒有明朗以前,陸盈兒情願錯過機緣,也絕不輕易冒險。

    好在他們所在的地點,距離城門並不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“滾開!”

    夢如嫣哭笑不得,自己明明易容成一姿『色』普通的女修,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不長眼睛的家夥。

    此時的軒轅城越來越『亂』了,修士們除了哄搶寶物,一些姿『色』出眾的女修,也同樣被不少邪派修士看中。

    有不少魔道神通,利用采陰補陽之術,都可以較快提升境界的,平時的秘市拍賣會中,鼎爐可是搶手貨,此時此刻,也有不少人開始下手了。

    可自己現在這副打扮,修為既低,姿『色』也不出眾,夢如嫣隻能歸結於眼前這個家夥,有眼無珠。

    “,小丫頭,膽子還挺大的,區區一靈動期修士,也敢跑到軒轅城晃悠,看來一定是出身某世家了,放心,就妳這相貌身板,爺還看不上,我不劫『色』,回去讓妳家人拿幾萬晶石來贖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是一綁票的。

    可這家夥確實有眼無珠,區區凝丹期修士也敢打雲州第一女修的念頭,下場可想而知,自然是魂飛魄散的結局。

    夢如嫣望著直衝雲霄的光柱,俏臉上也『露』出了幾分躊躇。

    看來真是羅家的陰謀,自己……要不要去蹚這渾水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還有比她更倒黴的。

    夢如嫣不過是遇見了不長眼睛的綁票者,田小劍還真碰上了劫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。

    一群邪修將他堵在了某陰暗的角落。

    田小劍歎了口氣,誰讓他長得太帥了,打扮成女裝後雖然說不上傾國傾城之『色』,但也比一般的美女誘人得多。

    而為了不引人矚目,又使用了斂氣術……

    人倒黴的時候,喝涼水都要塞牙縫,上次去個坊市也能遇見厲魂穀的四長老劫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那該死的老怪物不僅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本體更是一通靈僵屍。

    被這種異類看中,田小劍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,但他也不是好惹的,元嬰後期存在又如何,法寶不用說,田小劍的三『色』玄冰火也非同小可,加上這家夥的狡猾,絲毫不在林軒之下。

    於是經過一番鬥智鬥勇,那位倒黴的四長老反被小劍滅殺。

    對方的修為身份非同小可,田小劍自然得到了不少好處,比如說那僵屍的***,田小劍發現人類一樣可以修習,而且有著不錯的鍛體效果。

    當然不會舍本逐末,當成自己的主修***,但取其精華,去其糟粕,輔修一下,對自己也是大有好處。

    沒想到如今在這坊市之中,又遇見了想要劫『色』的家夥,不過這些不長眼睛的混蛋人數雖眾,卻是無一例外的凝丹期修士罷了。

    田小劍才不放在眼,也沒有時間與他們慢慢消磨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他不再收斂自己的氣息了。

    可怕的靈壓從天而降,如今的小劍距離中期隻有一步之遙,此次來軒轅城,就是來找進階的靈『藥』,沒想到卻被這些不知死活的混蛋纏上。

    原本為了爭奪田小劍的“歸屬”,這些邪修就差點打起來,哪知道禍從天降,原本待宰的羔羊,突然變成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眾修士麵麵相覷,隨後一個個臉白如紙。

    “仙子,這是誤會,天大的誤會,晚輩不過是跟妳開個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仙子,晚輩其實也是無聊,所以過來看看玩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士們吞了一口唾沫,一時半刻,自然也想不出什麼好的借口,一個二個,幹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田小劍自然不為所動,這家夥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兒,甚至連話都不多說,直接袖袍一拂,漆黑的鬼霧,從他身上蜂擁而出,呼的一下將那些邪修包裹,甚至沒有慘叫***發出,所有的人,全都變做了血水。

    這秘術,威力極大,但明顯不是出自玄魔大法。

    畢竟仙道坎坷,而有奇遇的也絕不隻有林軒一個。

    處理了那些不長眼睛的家夥,田小劍瞳孔微縮,看向四周那五道光柱。

    陸盈兒都能判斷出不妥,這狡猾的家夥自然更不用說。

    雖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,但中間包含得有陰謀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。

    此地不宜久留。

    反正所需要的靈物都已到手,田小劍化作一道灰『色』的驚虹,也像距離自己較近的一座城門飛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然,做出相同選擇的絕不僅僅隻有陸盈兒與田小劍兩個,其實大部分修仙者都看出了情形不妥,但人的貪欲是無窮的。

    他們不願意放棄唾手可得的好處。

    因此人妖兩族,選擇離開的人絕對數量不少,但就比例來說,卻微不足道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,都選擇了留下來繼續殺人搶寶。

    軒轅城的混『亂』不減絲毫平息的征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,越『亂』越好。”

    百餘外,羅家老祖暢懷大笑,他的聲音在那地底的洞『穴』中嗡嗡回響。

    石室中央那高高的石台上,軒轅城的模型依舊被好好擺放。

    然而整個城,卻被一層黑氣籠罩,黑氣之中,有無數米粒大小的光點。

    弱不起眼,但數量卻駭人到了極處,足有數十萬之多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很多光點都在漸漸的熄滅。

    “一個光點,代表一名人族或妖族的修士。”羅家老祖緩緩的解釋:“當這些人死上三分之一,借用他們的魂魄之力,那黃泉祭壇就可以開啟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周圍的羅家修士連連點頭,一個二個臉上皆『露』出興奮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老祖,又一些光點像城外跑了。”一女子的聲音傳入耳朵,不用說,又是那叫羅紫梳的女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無妨,走的人不過九牛一『毛』而已,其他人足以夠我們血祭。”羅家老祖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殘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老祖,我們什麼時候行動?”

    “子聰,沉住氣,現在還不到時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袍修士點點頭,臉上『露』出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說另一側,無定河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機關算盡,卻做夢也想不到已經有人比他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某簡陋的石洞中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滿臉暈紅,她做夢也想不到林軒會提出這樣的解決之策。

    其實林軒也蠻尷尬的,不過話既然已經出口,也就幹脆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捫心自問,自己可沒有絲毫占便宜的念頭,而是一心為了歐陽傷勢著想的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除了雙修,以林軒見聞之廣博,也絲毫想不出解決之策。

    咬咬牙,他開始像紅暈滿臉的少女解說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7 17:10:14  ExecTime:0.5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