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軒轅城異變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 軒轅城異變

    穆不凡瞪大了眼,雖然過去的兩百年,他十有***都是在苦修中度過,但做為一名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,見識即便談不上廣博,也絕非孤陋寡聞的。

    至少典籍還是看過許多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一幕,他連聽都沒有聽說過。

    那些房屋建築,居然活過來了,開始攻擊四周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軒轅城氣勢磅,所修的建築也都以高大為主,一般的建築,也有七八丈高,一些占地較廣的,甚至接近百丈。

    而這些活過來的建築,都有一個共同特點。

    形狀奇特,看上去便與陰司界的鬼物差不多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顯『露』出別的神通,但力大無窮,隻見石屑紛飛之中,妖族情況還好,畢竟他們天生皮糙肉厚。

    而人族因為天賦的緣故,隻要沒使用法寶,或者將護盾打開,肉身都極為脆弱,凝丹期修士不用說,甚至還有一倒黴的元嬰期老怪物,因為反應遲鈍,被一數十丈高的建築,一腳踩成肉餅了。

    霎時間,整個軒轅城一片混『亂』。

    這種結果,卻是誰也不曾想到的,畢竟從上古時期算起,天雲交易會舉行了無數次,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。

    不過驚愕歸驚愕,能夠來到這的,畢竟是天雲十二州的精英了,短暫的混『亂』過後,人妖兩族,紛紛各展神通,開始反擊起來。

    一時間光華耀眼,妖氣衝天,戰火遍布了整個軒轅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名方臉老者,左手一拂,一直徑丈許的巨大火球飛『射』而出,狠狠的撞向他前麵的那棟房屋。

    此人是一名凝丹中期的修仙者,雖然不敢說有移山倒海的神通,但全力一擊,即便是數萬斤重的巨石,也能輕易碾為粉末。

    這棟房屋,也就數丈高的樣子,自己的雷火球,一定能將牠轟塌的。

    方臉老者咬牙切齒,就在剛剛,他的獨生愛子,被這棟房屋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盡管不明白發生了什麼,但此人已是滿腹怨毒,對眼前的房屋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來發生了一幕,卻讓他瞪大了眼珠,那房屋因為體積磅,相對來說,行動也就有些遲緩,被他的雷火球正麵擊中。

    這可是他苦修了近百年的神通,便是遇見同階修仙者,一般的防禦也能輕易擊破,可眼前……

    居然沒有半分效果。

    有沒有搞錯!

    方臉老者瞪大了眼珠,臉上滿是不能置信之『色』,這種建築明明是用普通的青石堆砌而成的,怎麼可能堅硬到這種程度?

    然而沒有時間給他慢慢思索,此房屋的窗戶打開,從麵噴出兩道黝黑的光柱。

    老者的保護膜被一擊而破,堂堂的凝丹期修士,居然被一座普通的建築殺死。

    而這樣的一幕,還在軒轅城反複上演著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一頭三階妖族被巨力從天空中拋落,雖然仗著皮糙肉厚沒有受到致命傷害,但臉上的表情也難看到極點。

    牠的半邊臉頰都塌了下去,吐了一口唾沫,掉落的牙齒足有十幾枚之多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這種妖物生『性』勇猛,受挫後不僅沒有『露』出半分懼『色』,反而將牠嗜血好戰的天『性』徹底激發出來了。

    伴隨著聲聞數的怒吼,牠的眼睛變成了血紅之『色』,綠『色』的妖風之中,這家夥變化成了一頭犀牛,然而體積卻要比世俗的同類大五倍左右。

    咬牙切齒的瞪著眼前的店鋪,上麵還挑著一麵大旗“何氏當鋪”,剛剛他正進到麵,打算用手的幾塊鐵礦,換取晶石,哪知道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力,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店鋪的其他修仙者,下場也都差不多,但這不是犀牛妖所關注,做為三階妖族,他因為機緣巧合,開啟了一些靈智,但依舊沒有辦法與真正的化形前輩相比,總體說來,就像一個莽夫。

    牠隻知道一點,自己的鐵被店鋪吞沒,那可是好不容易才收集來的,犀牛妖現出原形以後,口噴妖風,惡狠狠的衝向了店鋪。

    牠力大無窮,頭頂犄角的鋒利程度,更是遠勝過一般法寶,而何氏當鋪卻四肢俱全,從外表上看,就是一小鬼的形狀。

    當鋪抬起“右手”,一陣陰氣閃過,牠的手居然變化成了鬼頭彎刀。

    盡管建築看不出表情,可給人的感覺,麵對那暴怒的犀牛妖,牠仿佛在不屑的輕笑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妖物卻不管那麼多,四蹄發力,已經惡狠狠的衝到跟前了。

    眼看兩者的距離僅剩下丈許,一道黑芒閃過,血花之中,飛起一顆鬥大的頭顱,犀牛妖堅硬的皮膚,在這一刻,卻仿佛紙糊,再衝幾步,那無頭的身軀轟然跪倒。

    一神通堪比凝丹期修士的妖族,居然僅僅一合,就身死隕落,這些建築的實力,著實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更低階的修士不用說,凝丹期也完全打不過。

    好在此時的軒轅城,實在是臥虎藏龍,元嬰期老怪的比例,高得離譜,這些建築再強,畢竟還不是元嬰老怪的對手。

    飛劍如虹,化形期妖族也各展神通,隨著時間的推移,戰局對人妖兩族越來越有利。

    一名童顏鶴發的老者懸浮在半空之中,他的頭頂,陽光已被擋住,有少數建築,不僅活了過來,居然還會禦風之術,此時就有一座高塔,一家店鋪,正對他左右夾攻。

    兩個龐然大物的攻擊,威力自是非同小可,然而老者卻視若無睹,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圍著兩棟建築一繞,那高塔與店鋪,居然就崩塌掉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普通凝丹期修士的法寶,可傷不了這種建築分毫。

    但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因為這名童顏鶴發的老者,乃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。

    七大勢力之鬆風書院的院主,道號青蓮居士。

    在七大宗門之中,鬆風書院與天涯海閣比較相似,不熱衷於爭權奪利,喜歡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因為低調的緣故,他們的名聲遠不如其餘六派來得響,畢竟天涯海閣雖然也低調,但美女眾多,本就夠引人矚目,五百年前的那場大戰,如嫣仙子將七十二家聯盟殺了一個血流成河,名聲之強,更是威震八方。

    萬佛宗不用說,離『藥』宮、厲魂穀,禦靈宗哪一個都要比鬆風書院有名得多。

    天巧門的傀儡術也是聲名遠揚的。

    在普通修士的心目中,七大勢力相比,鬆風書院恐怕得敬陪末座,然而真實的情況卻並不是這樣……

    誰說低調就弱?

    半灌水才響叮當,真正的高人,是含而不『露』,鬆風書院本身勢力如何,我們暫且不說,有一點,卻是其餘的六大門派,對他們也不敢有分毫小瞧。

    正確的說是忌憚非常。

    因為一個人。

    望亭樓!

    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論名氣,他遠不及如嫣仙子,可真打起來,五個夢如嫣綁一起,也不是望亭樓的對手。

    此人若是願意,憑一己之力,屠戳一個宗門(指七大勢力那種),也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隻不過望亭樓沒有那個興趣,一來就修仙者的標準來說,此人『性』格還是不錯,不喜歡無故欺負弱小什麼。

    本來那也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做為離合後期的修士,破碎虛空也有七成的把握撐過天劫,如果換一個人,恐怕早就試探著去靈界。

    然而望亭樓情況特殊,早年曾機緣巧合,服食過一逆天之物,忘憂果,平添了一千年的壽元之多。

    雖然人界靈氣稀薄,但有這麼獨天得厚的條件他也不難成為此界的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七成渡劫的希望已經讓其他修士眼饞,可望亭樓還有時間,他想要修煉到離合期大圓滿,那樣飛升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這老怪物,一隻腳早已經踏入靈界了,些許虛名如何,自然是半點也不會在乎。

    望亭樓不曾收徒,不過青蓮居士做為本門宗主,還是得過他一些指點的。

    雖然早已不過問世俗,但凡事皆有例外,從一些蛛絲馬跡之中,望亭樓察覺到昔日的天州羅家正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雖然如今的羅家早已破落,但他們昔日,畢竟是天雲十二州的霸主,望亭樓也不敢有絲毫馬虎。

    當然,在形勢沒有明朗以前,這老怪物也不會輕易出山走動,畢竟他現在修煉也到了緊要關頭。

    於是他派青蓮居士來到軒轅,麵見慧通與九頭老祖,可那兩個老怪物,對亭樓帶來的消息,根本就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羅家,就算還有一些餘孽,也早變成了過街老鼠,小蚱蜢莫非還想翻起大浪來麼?

    他們覺得望亭樓是庸人自擾,於是將青蓮居士晾在一旁。

    青蓮心中自是不爽,可他在別人麵前,身份修為非同小可,但這次麵對的卻是兩位離合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在那種老怪物麵前,青蓮又敢多說什麼,隻能鬱悶的告退了。

    一事無成,他也不好回去麵見師叔,幹脆就留在軒轅城中。

    別說,這一留還真發現了不少蹊蹺之處,慧通法體被毀的事情雖已***消息,但做為鬆風書院之主,他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心中的震撼自不比說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證據是羅家搞的鬼,但九頭老祖也不敢再對他的帶來的消息嗤之以鼻了。

    暗暗派人去四處尋訪。

    可這個計劃,羅家老祖已準備了百年之久,雖然說不上滴水不漏,但也是非常嚴密的。

    城中負責行動,指揮弟子,往五個陣眼填充晶石的羅家老三,不僅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更心思縝密,精明幹練以極。

    尚未等執法使們發現蛛絲馬跡,他們就已完成了工作,將那黃泉大陣給悄然發動起來了。

    青蓮居士一招滅了兩棟建築,然而表情卻陰沉到了極處,師叔的擔憂果然不是空『穴』來風。

    難道那已經覆滅的天州羅家真的卷土重來了。

    這詭異的建築,別人或許認不出,但他卻是有印象的,曾經聽師叔說過,好像叫做石鬼術。

    算是傀儡術的一個分支,然而與普通的傀儡術卻又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這是鬼道神通!

    而且普通的鬼道修士,也不可能掌握,正確的說,是陰司界的那些妖鬼,才能夠布下來。

    在很遠古的時候,陰司界與靈界之間,曾經爆發過大戰,天煞明王麾下的石像傀儡,就多達百萬,遮雲蔽日,甚至屠戳了不少靈界的大能修士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石鬼也分三六九等,眼前這些,不過是很低級的一種。

    但這種神通,確實是天煞明王最為擅長。

    當年攻陷羅家總壇,除了各種***寶物,也搶來了一部分寶貴文獻的,雖然殘缺不全,但七大宗門也知道了羅家與天煞明王的淵源。

    怪不得一中等規模的修仙家族,居然可以崛起到那種程度,原來是具有陰司六王之一的血統。

    將這些消息竄連在一起,青蓮居士已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,眼前這一幕,絕對是羅家的陰謀。

    隻是他們想做什麼。

    難道僅僅是屠戳人妖兩族來泄憤麼?

    青蓮居士搖了搖頭,將這個可能『性』排除,雖然他不知道羅家的主事之人是哪個等級的老怪物,但做為一家之主,是絕不可能幹出這種沒有好處,隻不過逞一時之快的傻事來的。

    假如羅家老祖真是這樣的蠢貨,該家族早就灰飛煙滅了,如何又能造成眼前的麻煩呢?

    他們想要做什麼?

    未知的危險才最恐怖,青蓮居士急得額頭都開始不停的冒汗了。

    好在經過短暫的慌『亂』以後,人妖兩族終於穩住了陣腳,雖然傷亡慘重,但死的以凝丹及築基期修士居多。

    按理,青蓮居士應該歡喜,可他的眉頭反而越皺越緊。

    高端修士沒有受到傷亡打擊,證明羅家的陰謀遠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尚未轉完,轟的一聲巨響傳入耳邊,青蓮居士一呆,有些駭然的抬起頭來。

    隻見前方十餘外,一道巨大的光柱衝天而起,直徑足有七八丈,氣勢恢宏,直***雲霄之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?”

    青蓮居士乃一派之主,胸襟氣度自不必說,然而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不由勃然變『色』。

    那光柱乃是純黑『色』,可怕的陰氣從麵散發而出。

    他身為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距離光柱又有十餘遠,那撲麵而來的陰氣依舊感到渾身不舒服,其他人更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光柱四周,元嬰期老怪物無不臉『色』發苦,紛紛選擇退後,不願直纓其鋒,不過以他們的神通,倒是沒有受到傷害什麼。

    可其他的低階修士就慘了,方圓千丈以內,被那陰氣一衝,竟仿佛冰雪消融,整個身體都融化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被什麼可怕的神通腐蝕,頃刻之間,隕落的修士就有數千之多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青蓮居士不由得目瞪口呆,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,然而這並沒有完。

    嗚……

    從那光柱之中,傳來淒厲的鬼哭,而且聲音並非一個兩個,更像是萬鬼齊吼,整個天『色』,都在那間變得陰沉起來了。

    青蓮居士心中不好的預感越發強烈,隻見那光柱一陣閃爍,更多的陰氣從麵沛然而出。

    這一回的陰氣與上一回的大不相同,更加濃重,竟如有實質一樣的。

    接著,展示在眾人眼前的是更詭異的變化,那些陰氣一陣飄忽,竟然真的凝聚化形,變幻出了一個一個的鬼物。

    形狀暫且不說,光從體積,就已經讓人瞠目結舌,小的如同嬰兒拳頭,大的超過了十丈不止。

    蔓延蜂擁,撲向了周圍的人妖兩族。

    原本經過一番血戰,那些活過來的房屋建築已被逐漸擊潰,可這萬千鬼物的加入,一下子又將戰局扭轉……

    慘叫聲不停的傳入耳邊。

    要說難對付的程度,那些陰氣所化的鬼物其實遠不如石像房屋,可牠們的數量更加令人瞠目。

    就拿那名叫穆不凡的修士來說,此人神通雖然稀鬆,可畢竟是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,眼見一頭赤發厲鬼撲到身前,他一咬牙,放出了祭煉多年的飛劍。

    光華一閃,竟輕鬆以極的將那鬼怪劈為了兩半。

    先是一呆,隨後臉上流『露』出大喜過望的表情來,可還沒等他鬆一口氣,又有三頭厲鬼朝他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根源在於光柱。

    從那如擎天巨柱般的龐然大物之中不停有陰氣蜂擁而出,每斬了一個鬼物,立刻會有更多的從麵冒出。

    無窮無盡,就仿佛永遠也殺不完……

    這一回,別說築基期與凝丹期的修仙者,就是元嬰期老怪物,也感覺到有點自顧不暇了。

    通常是修為越高,圍攻他的厲鬼也越多,就拿青蓮居士來說,此時此刻,他身邊聚集的奇形怪狀的鬼物,就足足有近百之多。

    上下左右,全部虎視眈眈的盯著這位大修仙者。

    但青蓮居士的臉上並無懼『色』,不過他也不敢太過托大了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麵巴掌大小的銅鏡飛掠而出,式樣古樸,青蓮居士一道法訣衝其點出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仿佛布錦被撕裂的聲音傳入耳邊,那鏡麵一閃,一頭青『色』的鳥兒從麵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接著又是一頭……

    不過數息的功夫,飛出的鳥兒就有七八隻之多。

    牠們繞著青蓮居士盤旋飛舞,隨後體型猛然狂漲。

    而每一隻鳥兒的身體表麵,都燃起了熊熊的烈焰,不過那火焰,居然是詭異的青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4:10:04  ExecTime:0.5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