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小羅天法相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 小羅天法相

    旖旎的背後,是考驗與辛苦。

    紅粉骷髏,能夠擋住美『色』的誘『惑』,林軒在不知不覺中心境又上升一層了。

    這對他日後的修煉,大有好處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現在最關心的,還是琴心傷勢如何。

    將手貼在少女小腹,緩緩將法力注入到她的丹田之中,然後在各處經脈流轉,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不枉自己那麼辛苦,肆虐的天蛛蠱毒終於被重新壓住。

    然而這僅僅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毒暫時得到了緩解,可那傷又該怎麼辦?

    九天回元丹僅能保三日平安。

    時間一過,琴心的肉身與元嬰非崩潰不可。

    以林軒見聞之廣博,也不知道她使用了什麼秘術,故而根本做不到對症下『藥』的。

    歎了口氣,林軒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。

    偶然低下頭,入目的是誘人的香肩玉膚,林軒臉上一紅,自己光顧著著急,都忘記幫琴心遮住身體。

    忙袖袍一拂,青光閃過,衣裙遮住了曼妙的嬌軀。

    林軒將歐陽半抱在懷,正想助其穿好衣服,然而就在此刻,少女的睫『毛』動了動。

    林軒大喜,琴心若是能夠蘇醒,對於療傷,大有好處,至少可以弄清楚她究竟是怎樣變成現在這種狀況的。

    明白了事情的始末,也許自己就不會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然而這個念頭剛轉到一半,林軒臉『色』卻又狂變,看了看歐陽衣衫不整的樣子,自己就算有一千張嘴,恐怕也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麵對敵人的時候,林軒智計百出,即便被『逼』入絕境,也總會想辦法死中求活,然而此時此刻,林軒腦海中卻一片空白了。

    甚至沒有做出任何補救的動作。

    就這麼呆呆的愣著。

    伴隨著一聲輕呼,歐陽緩緩的睜開了雙眸。

    她的臉上依舊滿是痛苦,但確確實實是清醒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陰曹地府?”

    自己的傷自己清楚,琴心以為自己已經隕落,可第一眼看見的,卻是那熟悉的容顏。

    琴心頓時呆了。

    上天待自己何其不薄,她最後的願望便是能夠見林軒一麵,沒想到真的實現。

    難道是上天將他帶到自己的麵前?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那的驚訝過後,歐陽琴心便感覺到了不對頭。

    林兄可是元嬰後期,自然不會輕易隕落,假如自己真與他陰陽兩隔,又怎麼可能見麵呢?

    莫非自己依舊活著?

    而林軒果然跳下了那空間漩渦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印象,那吸力他明明能夠頂住,那這麼做隻有一個理由……為了救自己。

    空間漩渦有多危險歐陽心中有數,一時間,她感覺眼睛有些澀澀的,說不清是喜悅還是感動,或者二者兼有。

    隱隱的,有一種幸福的感覺,甚至忘記了身上的傷痛。

    原本歐陽身受重傷,然而此時此刻,她將這一切全都拋諸腦後。

    生與死或都忘了。

    對於修仙者,長生才是最重要的嗎?

    也許吧!

    不過對於歐陽而言,她還希望有林軒陪在身邊。

    否則即便真有長生的一天,可沒有人陪,豈不會很孤單。

    成仙我所欲也,雙修亦所欲,誰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修仙行的本就是逆天之路。

    當然此時此刻,歐陽肯定沒有想那麼多,原本以為已經死了,沒想到還能與林軒見麵,現在被他抱在懷中,歐陽有一點小小的幸福,本想閉上雙眸,享受這難得的寧靜一刻,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衣服有一些……

    怎麼說呢。

    衣衫不整已不足以形容,似乎連貼身小衣都沒有穿的,一時間,歐陽紅暈滿臉。

    不止那如美玉般的雙頰,連耳根與脖子也全都蒙上了一層誘人的緋紅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本就心中“有鬼”,見了歐陽的反應,表情越發的尷尬起來:“琴心,那……那個,不是妳想的那樣,我,我是為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憐林軒活了兩百餘載,血雨腥風,什麼大陣仗沒有見過,偏偏現在這種情況卻不知如何開口,急得連話也說不出,如果可以選擇,他情願麵對離合期老怪物,即便打不過,還可以逃走。

    可現在,明顯是不能裝鴕鳥。

    發現自己身無寸縷,歐陽心中也如小鹿『亂』撞,然而林軒笨拙的反應,卻將她的羞澀化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怎麼可能不了解這家夥?

    正人君子說不上,但絕對是有賊心,沒賊膽。

    欺負自己的事情肯定做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林兄不用說了,妾身曉得,你是為了替我療傷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林軒鬆了口氣,還好歐陽善解人意,他的臉『色』不由得大喜:“琴心妳說得不錯,天蛛蠱毒已全部擴散了,為了將牠重新壓住,我不得不用碧幻幽火,為妳做全身按摩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聲音已嘎然而止,很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,琴心都已不追究了,自己幹嘛還吃飽了撐得,跑到這胡『亂』解釋。

    這豈不是越描越黑了。

    該死!

    果然歐陽聽了他的言語,俏臉紅得如被煮熟了的龍蝦,兩個人都的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氣氛越發的尷尬。

    偌大的石室,靜得針落可聞,就這樣,足足過了一刻鍾的功夫,還是琴心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當然,以此女的聰明,絕不會像林軒那呆頭鵝,好端端的去提尷尬事的:“林兄,妾身使用了小羅天法相,原本以為必死無疑,就算沒中天蛛蠱毒,肉身和元嬰也會崩潰隕落,你使用了什麼方法,將我的傷勢穩住?”

    “九天回元丹。”見歐陽並未追究,林軒鬆了口氣,隨後臉『色』又陰霾下去:“不過此『藥』雖然珍稀,卻也僅能保妳三日的平安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三日平安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三日一過,即便是我,也回天乏術,所以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,必須盡快將妳的傷穩住,琴心,妳剛剛說的小羅天法相是什麼,便是使用了那神通,讓妳變成現在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歐陽點了點頭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苦澀的笑容:“小羅天法相,雖然被記載在音波功的篇末,其實是一種***的神通,乃是模仿靈界某位大能前輩的秘術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林軒眉頭一挑,略有些動容,但卻並未感到意外什麼,人界的很多***,其實都有借鑒,山寨的痕跡,特別是修魔與修妖,分別模仿的便是古魔與妖族的神通。

    其餘三個流派,正道、儒門,還有佛宗,***以自創居多,但在遠古的時候,常有上界修士破碎虛空,偶爾也免不了會借鑒一下上界的神通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,林軒早已習以為常,不過聽見琴心說出“大能前輩”幾個字,還是忍不住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大能這個稱呼,可不是隨便一位靈界修士就擔當得起的。

    至少要洞玄……不,洞玄都不夠格,應該是分神期以上的修仙者才能當這個稱呼。

    難道在上古的時候,竟有這種等級的前輩下到人界麼?

    “琴心,那小羅天法相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林軒並不是有意探聽對方的神通,而是必須弄清楚始末,才能想辦法對症下『藥』的。

    “小羅天法相乃道家***,具體的妾身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,其實佛宗、古魔,妖族都有類似的神通,比如說佛宗的金身法相,古魔的無上天魔相,妖族的玄清極妖相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法相神通他雖然接觸不多,但在古籍上卻看見過詳細介紹的,簡單的說,就是虛影***。

    以法力凝結出虛影,對敵的時候,威力非同小可,與第二元神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。

    但第二元神被毀了,重新凝煉需要頗費一番功夫,神識多少還會受一些影響。

    法相卻不同,即使被毀,也不過損耗一些法力,所以更加具有實戰意義。

    隻不過,這種秘術,雖然除了儒門,其他幾個流派都有,但卻僅僅存於典籍之中,嚴格說來,乃是上界的神通,人界不能說沒有,但卻比第二元嬰更加稀少。

    沒想到音波功的篇末居然記載得有。

    幽州還真是臥虎藏龍,自己的藍『色』星海,九天玄功,煉心路的天元陣書,如今琴心手中又冒出小羅天法相來了。

    這個地方現在看起來是蠻荒之所,在上古之時,說不定卻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嘀咕,當然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刻。

    “琴心,以前怎麼從未聽妳提到過?”

    “並非妾身有意隱瞞,而是這小羅天法相雖然元嬰期就可以修煉,但卻隻能煉,不能用,沒有克敵製勝的效果,所以妾身才不曾說。”歐陽苦笑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隻能煉,不能用,世上還有這樣的神通?”林軒一呆,表情變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不錯,習練此術,對於元嬰與肉身都有著淬煉的效果,自然大有好處,可小羅天法相雖然是模仿,但也遠非一般的法相神通可比,使用的時候,會變化出九頭十八臂,對於元嬰期修士來說,負擔太大了,所以……”歐陽的聲音越來越低,臉『色』也隨著子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終於明白琴心為何會傷得這樣重。

    俗話說,凡事有利就有弊,法相雖然比第二元神更適合用於對敵,但也有一缺陷,每變化一個法相出來,都會對本體造成負擔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4 13:46:41  ExecTime:0.6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