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殘破碑文與秘製傳音符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 殘破碑文與秘製傳音符

    被吸入空間漩渦,蒙麵女修的眼中『露』出恐懼以極的神『色』,做為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她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。

    “師兄,救我!”

    然而老者卻視若無睹,臉上一片木然之『色』,他雖然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但這種情形下也有如泥菩薩過河,能夠自保就不錯,冒冒然救人是很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雖然並非一定不能成功,但也極有可能將自己葬送。

    兩人雖有同門之誼,但即便是普通修仙者,也大多自私自利,更別說這種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, 心腸有如鐵石,根本不可能去做舍己救人之事。

    見老者無意援手,那蒙麵女修的眼中流『露』出絕望之『色』,不過很快就被怨毒給取代了。

    是他花言巧語,誘騙自己來尋找寶物的蹤跡,如今遇見了危險,居然愛惜羽『毛』,絲毫不顧同門之誼。

    這可惡的老東西!

    好,你想要見死不救,本仙子豈會讓你如願以償,就算死,我也將你給拖上。

    自私帶來瘋狂。

    林軒與歐陽,曾遇見相似的情景,然而兩人的選擇,都是為對方著想,而這一對男女,恰好反其道……

    蒙麵女修抬起手來,使勁在腰間一拍,一顆拳頭大小的雷珠浮現在麵前,她毫不遲疑的將法力注入麵。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靈力由那雷珠表麵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隨後此女玉手一拂,將那雷珠仍進了漩渦深處。

    眼前這可怖之物,本來就是因為空間節點不穩定,塌陷形成,如今在被此女扔下雷珠……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仿若晴天霹靂般的巨響傳入耳朵,那漩渦變得越發的狂暴起來了。

    吸力驟然暴升了一倍有餘,那老者的臉上滿是不能置信與恐懼:“妳……妳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二師哥,小妹清醒得很,你既然不願意救我,那就陪我一起去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蒙麵女修尖銳的笑聲傳入耳朵,麵果然充滿了瘋狂之『色』,隨後她的身影完全被漩渦吞沒。

    “可惡的賤婢,自己去死,還想要禍害老夫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心思狠毒,但萬萬料不到最後居然會是這種結果,渾身電芒閃爍,拚命的想要掙脫。

    可惜是徒勞……

    他雖然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但麵對吸力暴升了一倍的漩渦,想要掙脫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額頭上滿是汗珠,已將一身修為發揮到極處,可他還是一點一點,被那吸力給扯像了漩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漆黑如墨的天空,一道紫『色』的驚虹耀眼奪目。

    在那遁光之中,是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,鳳眉秀目,容顏之中,還帶著一點點青澀,可偏偏身材卻極好,充滿了豐韻誘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兩種不同的美麗結合在一起,簡直令人眼饞以極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風姿獨特的美女。

    不過此刻,歐陽琴心的俏臉上滿是焦急,不時回過臻首,在她身後,黑壓壓的陰雲鋪天蓋地,麵影影綽綽,就像藏有數之不盡的鬼物,正對她窮追不舍。

    這種狀況已持續了數個時辰之久,她使盡渾身解數,都無法將身後的陰魂擺脫,可這樣下去,顯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歐陽一邊繼續奔逃,一邊伸出手來,輕輕捂住胸口。

    身體很難受。

    都說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人一旦倒黴起來,喝涼水都會塞牙縫。

    這群鬼物的修為非同小可,其中還包括一頭元嬰級存在,其餘大半,也是凝丹期厲鬼。

    歐陽估算過,雖然自己的音波功非同小可,且擅長混戰與群攻,但打起來,敵眾我寡,勝利的幾率不過三成左右。

    但打打逃逃,自己應該可以擺脫對方。

    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。

    她體內還有傷。

    天蛛蠱毒纏綿反複,是靠著林軒的碧幻幽火以毒攻毒,才勉強壓製住。

    這些天,都一直很好,可無巧不巧,偏偏在這個節骨眼兒上,隱隱又有了快要發作的跡象。

    難道是天要絕我,歐陽琴心的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淒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隨後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不可以放棄,修仙之路步步荊棘,這三百年自己又不是沒遇見危險,都熬過來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在這隕落。

    好想再見林軒一麵的。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的臉『色』越來越白,毒素已開始發作,略一躊躇,她遁光一緩,選擇在原地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平安逃脫幾乎是不可能的,那還不如搏一搏。

    現在天蛛蠱毒剛剛發作,身體雖然難受,但修為暫時還沒有受到影響,如果能夠殺了那修為最高的元嬰期怪物,其餘的厲鬼也許會一哄而散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很難,用九死一生來形容也不為過,但此時此刻,歐陽哪還有別的選擇。

    隻能拚了!

    原本漆黑的天幕,突然多出了一縷亮光。

    少女有些詫異的抬起頭,隻見那頭頂之上,不知何時掛起了一輪彎彎的月亮。

    然而與人界不同,這月亮乃是血紅的顏『色』。

    半邊天幕都被映紅,陰氣顯得越發的濃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距此不知道多遠的某地。

    一座不起眼的小山。

    小山高約百丈,與這詭異空間的其他地方一樣,山也是黑『色』,上麵長著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。

    轟隆隆,突然一座石門打開,在那山腹之中,居然修建得有一隱秘的洞府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一身穿灰布僧衣的和尚緩步而出。

    此人的穿著十分樸素,年紀也很古怪,居然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既然是僧侶,頭發肯定剃掉的,頂門之上,用佛香點有結疤。

    他的眉『毛』銀白如雪,然而下頜卻沒有胡須。

    臉『色』紅潤,也沒有皺紋,可目光,又充滿了滄桑之意。

    說他三十歲可以。

    說他五十歲也可以。

    就算說他年過七十,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地。

    本來,這些就沒有意義,此人乃是元嬰後期,萬佛宗菩提院首座,在四大金剛中名列次席。

    法號空明,當然,以他身份的尊崇程度,除了那寥寥幾位離合期老怪物,任何人見了,都要恭恭敬敬,尊稱一聲大師的。

    同為大修仙者,然而這人與林軒以前見過的後期老怪物卻完全不同,甚至他的那位同門師弟,空眩禿驢,與眼前的空明相比,似乎也成了繡花架子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修仙共分為八個境界,每個境界又可以分為初期、中期、後期,以及大圓滿。

    比如說凝丹期大圓滿,又可以稱為假嬰境界,以示與普通後期的區別。

    然而元嬰修士,林軒接觸了那麼多,卻從沒有聽說有大圓滿這種說法的。

    是沒有嗎?

    當然不。

    別說元嬰了,就算是後麵的幾個大境界,同樣有大圓滿之說,比如望亭樓,此人乃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,離合後期的老怪物,可還滯留在人界中,目的就是為了讓修為更進一步,到離合這個境界的頂點,也即是大圓滿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度過天劫的幾率,就可以由現在的七成,提高到九成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這麼做,一來是因為望亭樓資質本來就不錯,二來也是因為其機緣巧合,壽元比普通修士長得多,否則以人界天地靈氣的稀薄,想要修到離合期頂點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從這一點也證明了,不論哪一個境界,都是有大圓滿的說法。

    之所以元嬰期後,林軒就沒有聽過,是因為結嬰成功後的修煉,實在是太難了。

    以前鶴立雞群的聖靈根,結嬰後也淪為了浮雲,比比皆是,那些老怪物,哪個不是驚才絕豔之徒,絕大部分,依舊在初期徘徊著。

    進階中期也很難,至於後期,就算是雲州這樣的修煉聖地,又有多少,鳳『毛』麟角。

    而且元嬰期這個階段還有一個特點,後期與中期的差距特別大,比如說凝丹後期的修士,正常情況下,雖然實力也高於凝丹中期,但畢竟之間差距,其實也有限得緊。

    別說有好的寶物,隻要修煉有什麼厲害***,凝丹中期戰勝凝丹後期也絕說不上稀奇。

    但元嬰這個階段就不一樣了,中期與後期可謂天壤之別,除了林軒這種逆天級別的人物,中期戰勝後期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所以元嬰後期,才被人們尊稱為大修士。

    對於百分之九十九的修仙者,離合期都不過是傳說,元嬰後期就是他們此生最大的目標了。

    時光飛逝,星月鬥轉,因為進階後期都難,久而久之,人們也就忘了還有個元嬰期大圓滿。

    一律統稱為後期大修士。

    其實這隻是叫法模糊了差別,真實的差距可不會因此減少一丁半點。

    眼前這老和尚,就元嬰期而言,法力已到返璞空明的境界,乃是貨真價實的頂階,元嬰期大圓滿。

    空明負責尋找寶物,此時此刻,他已是萬佛宗在這個地方唯一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老和尚抬起頭,看著天空中那輪血『色』的明月,便仿佛一牙小船,兩頭尖尖,空明的眼睛,微微眯了起來。

    說起這次尋寶,可是大出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機緣巧合,這紅雲穀有一上古修仙門派留下來的遺址洞府,麵其他寶物倒也罷了,以萬佛宗的聲勢地位不用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獨獨幾粒丹『藥』,卻一定要拿到。

    因為根據情報,那丹『藥』乃是獨門秘傳,效力奇特,居然可以逆天改命般的增加三百年壽元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軒轅城的拍賣會上,林軒拿出長生丹,讓群寶失『色』,成功從望亭樓的手中(當然,是委托拍賣的),換取了夏孤草。

    而長生丹不過能夠增加一百年壽元,就讓離合後期修仙者,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垂涎。

    想想能夠增加三百年……

    誘『惑』不用說。

    按照本意,萬佛宗的兩位太上長老恨不得親自來取,可權衡利弊,他們不敢如此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真那樣做,人妖兩族,其他老不死的家夥肯定會齊聚這,那樣的話,可就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    於是他們將任務交給了空明,反正沒有強敵,以他的修為同樣可以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他們還是派出大量的萬佛宗修士,散布在紅雲穀四周,這樣的舉動,雖然也引起了一些門派勢力的疑『惑』,但隻要不驚動離合期老怪物,其餘的小蝦米,誰敢來捋萬佛宗的虎須。

    當然,俗話說得好,人算不如天算,林軒這個變數,卻是萬佛宗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這且不提。

    空明進入那古洞以後,經過一番搜索,心中也是有些疑『惑』,這個地方真是上古煉丹門派的遺址麼,怎麼陰森森的,到處皆是鬼物。

    後來他的遭遇與林軒……嗯,略有不同,此人是一腳踏進了隱形的空間裂縫,然後被莫名其妙的傳送到了此處。

    空明又驚又怒,經過一番探索,他驚愕的發現自己恐怕是來到了傳說中的無定河,此人倒也見聞廣博,曾經在典籍上見過與三聖地有關的一些線索。

    當年不過是一笑罷了,沒想到……

    鬱悶不用說,但畏懼卻是沒有,以他的神通,就算三聖地中最虛無飄渺的無定河,自己也能暢行無阻。

    隻是靈『藥』化作了泡影,雖然不能說是自己的錯,但回到門派,也不好像兩位師叔交代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來,他卻有了意想不到的發現。

    空明本意是想要從無定河出去,然而在滅殺幾隻不長眼睛的鬼物以後,卻有一殘破的碑文落在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上麵有字,而且是在遠古之時也較為生僻的那種。

    但這位空明大師,真的了不起,博學多才,他居然勉強也能夠認識。

    結果在上麵,發現了一天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此時這位大和尚抬起頭,望著天上那輪血『色』的明月,眼睛微眯,臉『色』變幻不已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他突然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塊似玉非玉的東西就出現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隻比半個巴掌大一點,不用說,這就是碑文的殘片。

    空明低下頭,臉上『露』出凝重之『色』,喃喃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在那輪血『色』的明月之上,真的有阿修羅王的行宮麼?”

    上古的隱秘,他並不清楚,也不知道那位豔絕三界的阿修羅王,曾經將靈界殺得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更別說月兒以一己之力,不撓不屈,與三位真仙火並的驚天隱秘。

    這些空明都沒有聽說,他所知道的阿修羅王,是被篡改後的描述,僅僅是一個陰司界麵的霸主,與天煞明王的實力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也夠了。

    陰司六王,應該是散仙級別的存在,他的行宮,會留下什麼寶物?

    隻是按照這碑文所述,必須得等到那輪月亮圓了才有機會進入行宮。

    算算時間,足足還有二十餘日。

    沒有關係,自己在這等就是。

    俗話說,失之東偶,收之桑榆,增加壽元的靈丹固然了不起,也許在那行宮,還會有別樣的驚喜。

    空明手腕翻轉,將那石碑放回了儲物袋,隨後轉身回到了洞府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羅家一行人,也來到了軒轅城近郊。

    此時他們在一片樹林中打坐,行動前當然要將法力恢複到最佳狀態了。

    突然,坐在最前麵的羅家老祖仿佛感應到什麼,緩緩睜開了雙眸。

    隨後他右手虛抬,身前約二十餘丈的空氣詭異的晃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附近居然布有禁製,而且是隱形的那種,即便元嬰修士放出神識搜索,能不能發現也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隨著空氣的晃動,那禁製緩緩的裂開了一道縫,“嗖”的聲音傳入耳朵,一道火龍從外麵飛進來了。

    傳音符,不過卻是經過特別秘製的。

    論珍貴程度,當然遠非普通的地攤貨可比,便是與萬符相較,也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當然,還是及不上飛劍傳書,但別忘了,這種神通隻有離合期修仙者才能掌握,其餘修士,是想也別想。

    秘製傳音符有兩個特『色』,一是速度快,距離遠,當然,僅就這一點,比起萬符,還是要略遜一籌。

    萬符是能跨越萬水千山,幾百萬,也能傳送,秘製傳音符,則隻在幾十萬內有用。

    但其第二個特『色』,則又比萬符勝上一籌,隱秘,不容易被擊毀,而且牠是點對點傳送,需要特別的密碼暗號解讀,即便意外落在別人的手中,也不用擔心信息泄『露』。

    密碼不對,不僅無法讀出內容,傳音符還會自己銷毀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世上也沒有真正的萬無一失,秘製傳音符也分品質,不同的,有著強弱殊易的保密效果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依舊存在破解可能『性』的。

    當然,那種老怪物不僅要修為通天,而且精擅製符術。

    一般情況下,還是能夠確保信息安全。

    這傳音符,是潛伏在軒轅城中的弟子發出,羅家一行人在這打坐,一方麵確實是恢複法力,另外一方麵則是等內線的消息。

    羅家老祖左手劃了一個圓,在那傳音符上一點,待牠變成了紫『色』,隨後才將神識慢慢沉進去了。

    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羅家老祖抬起頭,臉上卻『露』出了沉『吟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難道有什麼變故?”開口的是羅子聰,但其餘的修仙者,也都『露』出緊張與關注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畢竟他們已了解了修羅神血的好處,複興家族暫且不說,為了自己能夠將境界突破也會全力搏一搏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變故,這件事情還真有些出乎老夫預料的。”羅家老祖以手撫額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15:02:46  ExecTime:0.5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