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四十章月兒出手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一百四十章 月兒出手
  築基期修士的情況要稍好一些,但也不過相對而已,同樣有慘叫聲不停傳入耳朵,在玉羅蜂的毒針下隕落。
  當然,這部分修仙者,並非人人都沒有還手之力,相當一部分已擁有高階靈器。
  法元是萬佛宗菩提院的一名外事弟子,雖然僅僅築基中期,但做為七大勢力的修士,神通也自不俗,手中的圓缽,更是一品質不低的靈器。
  眼見一形貌猙獰的玉羅蜂飛向自己,法元臉上『露』出凝重之『色』,畢竟慘叫聲還在不停傳入耳朵,他豈敢有絲毫輕心怠慢的。
  雙手一合,一道佛門神通打出,那圓缽迎風就漲,放出一片金『色』的霞光,將他身體抱裹,這件靈器雖沒有絲毫起眼之處,但卻有著攻守兼備的效果。
  不求有功但求無過,先將自身的安全問題解決了。
  隨後法元伸出手來,在頭頂猛然一拍,大口張開,一道肉眼可見的音波噴『射』出來。
  獅子吼!
  其實在佛門的諸多神通之中,這並不算如何了不起的秘術,築基成功即可修習,隻不過由不同等級的和尚施展,效果自然有如雲泥一般。
  這禿驢倒也聰明,按照常理來說,對付魔蟲用音波最有效果,可惜這一回他失算了。
  如果是元嬰期老怪物施展獅子吼,尚未成熟的玉羅蜂自然得退避三舍,然而就他這點神通,身為蠻荒奇蟲,魔蜂還不放在眼中,視若無睹,振翅飛過去了。
  嗡!
  那聲音傳入耳朵,法元臉『色』狂變,仿佛聽見了勾魂魔音一般,可躲已經來不及,魔蜂撞上光幕,勢頭被阻,法元鬆了口氣,還好自己先布下了防禦,他正想施展別的法術滅敵,突然驚愕的瞪大了眼珠。
  玉羅蜂衝破了眼前的光幕,視眼前的防禦為無物,難道這種魔蟲,竟帶有破防的天賦?
  這可是頂階秘術!
  法元臉上滿是驚恐,張大了嘴似乎想說什麼,可惜卻發不出聲音來了,他被玉羅蜂叮中,毒素已蔓延到了全身的經脈之中。
  ……
  數丈遠處,一名魏家的修士右手點出,劍光閃過,那隻猙獰的玉羅蜂就被攔腰劈為兩半了。
  “哼,區區小蟲,還不放在本公子眼中。”
  此人看上去二十七八歲年紀,乃是魏家年輕一代,聲名最為顯赫的天才,修為已到築基後期,向來眼高於頂。
  一劍斬了魔蜂,臉上流『露』出幾分自得,可很快他的表情就狂變了,明明隻剩下半截身體,可那魔蜂居然沒有死去,反而散發出一種令人心驚的戾氣,嗖的一下將毒針刺入他的身體。
  玉羅蜂並不是那種擁有甲胄,特別堅硬的魔蟲,但生命力之強,也令人咋舌,別說被切為兩半了,就算是斬下頭顱,也能活上半個時辰之久。
  而且身受重傷以後,牠會變得越發的瘋狂,拚了老命攻擊對方。
  伴隨著恐懼與不甘,這位魏家的“天才”渾身麻木,感覺法力似乎被剝離出去了。
  ……
  另一側,一名獨目僧人口噴火焰,將撲上來的玉羅蜂包裹,他已是築基後期的修仙者,修煉的先天真火更頗有幾分玄妙之處,曾滅殺過不少同階修仙者,這種魔蟲確實可怖,動作靈活,生命力更是匪夷所思,不過被燒成灰燼自然不可能來攻擊自己,他的嘴角邊『露』出幾分得意。
  !
  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玉羅蜂被他的火焰禁錮,竟選擇了自爆一途,魔蜂的身體,化為了一小團紫『色』的『液』體,激『射』而出,正中那和尚的頭顱。
  “啊!”
  獨目僧人大聲慘呼,隨後也的一聲從天空中摔落,而相似的情形還不停上演,不管是魏家子弟還是萬佛宗的禿驢,築基期修士也在大量隕落。
  放眼這混『亂』的天空,能夠自保的隻有數百位凝丹期修仙者,他們境界不同,法寶的威力與靈器更不再一個檔次,可惜人數太少,改變不了戰局。
  每個人麵對的都不是單隻玉羅蜂,而是一小片蟲雲的圍攻,同樣不敢有分毫輕心大意的。
  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,雖然交戰還不到半盞茶的時間,但勝負已沒有分毫懸念,是可以動手搜集魂魄,既然做了自己的敵人,林軒就不會給他們輪回機會的。
  “月兒。”
  “嗯,少爺,我知道了。”
  一道白光飛出林軒的衣袖,伴隨著香風,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出現在半空。
  歐陽師徒並未感到奇怪,二女都知道林軒有一位鬼寵,隻是反應並不相同,琴心衝月兒點了點頭,說起來,她們也是兩百年未見了,而武雲兒的臉上,則『露』出又敬又怕之『色』。
  此女的第六感天生比常人強得多,上次在獨立空間的時候就隱隱感到月兒的不凡,這一次,那預感越發的強烈了起來。
  盡管她也說不出為什麼,但就算是林師伯,也從沒帶給自己這種感覺的。
  武雲兒心中怕怕,悄悄的躲到師尊的背後去了啊。
  “雲兒,妳怎麼了?”歐陽琴心皺了皺眉,愛徒的反應讓她滿頭霧水。
  “那個……沒有。”
  武雲兒倒不是想要存心隱瞞什麼,而是不知道該從何開口,以她的聰明,自然看出林師伯是很寵那位月兒小姐的,所以更不敢去胡『亂』編排什麼。
  “沒什麼?”這話口不應心,歐陽自是並不相信,但此時此刻,她自然也沒有心情繼續追問下去了。
  再說月兒出來以後,看了一眼遠處混『亂』的天空,伸出纖手,一杆黑『色』的幡旗浮現在了掌心之中。
  不用說,正是獸魂幡此寶了。
  如此多修士的魂魄,月兒不由得『舔』了『舔』舌頭,纖手一拂,跟著一道法訣從指間飛掠而出。
  轟隆!
  仿佛驚雷劃破蒼穹的聲音傳入耳朵,那獸魂幡原本僅有巴掌大小的一點,此刻卻迅速暴漲起來。
  很快,天空暗淡,竟然是此寶懸浮在頭頂之上,將陽光遮擋,那幡旗迎風展開,就有如一片黑壓壓的雲彩,麵積足有數十畝方圓。
  月兒的臉『色』有些白,這巨大術施展起來並不純熟,不過想要收集如此之多的魂魄,就必須這樣做。
  她的臉上『露』出凝重之『色』,緩緩漂浮,白衣赤足,嬌豔得便像最美麗的花朵,然而卻有森然的鬼氣浮現在四周,甚至從那鬼氣之中,隱隱還傳出淒厲的嘶吼。
  然而這一切都無損她的美麗,反而更多了一種勾魂『蕩』魄的妖異,誰說隻有仙界的九天玄女才最美麗,陰司中的鬼女更有著讓人無可抵擋的魅力。
  “疾!”
  月兒伸出一根玉指,似緩實急的向前點去,隨著她口中輕叱,那幡旗表麵的鬼霧開始翻湧不已。
  一個巨大的漩渦映入眼簾,那漩渦就在幡旗的表麵。
  直徑足有七八丈的樣子,這景象雖說不上驚心觸目,但也非同小可,不過下麵的修仙者卻不顧上了,那數以萬計的玉羅蜂,正對他們進行屠戳,連逃都沒有辦法逃走,哪還管得了別的什麼。
  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但再多的獎勵,也要有小命才能享用,可憐這些被騙來當作炮灰的低階修仙者,精神已處在崩潰的邊緣了。
  不過林軒臉上毫無憐憫之『色』,倒並非他心狠,而是這些家夥罪有應得,連武家的凡人都屠戳,甚至不放過老弱『婦』孺,當他們舉起屠刀的一刻,就該想到有此報應了。
  以為是七大勢力就可以為所欲為,林軒偏不買賬,殺人者人亦殺之,對於這些壞家夥,根本不該有姑息一說。
  吼!
  淒厲的叫聲傳入耳朵,卻是從那巨大的陰氣漩渦媊恁A鑽出了一個鬼頭,青麵獠牙,陰司界的鬼物,長得自然是難看到了極處。
  除了腦袋,還有兩隻鬼手,表麵布滿了青『色』的鱗片,一股驚人的戾氣衝天而出。
  “這是巨靈鬼?”林軒一呆,表情有些意外。
  “不錯。”月兒嬌笑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此鬼乃是用獸魂幡中的魂魄凝聚而成的,修為非同小可,隻可惜魂魄不夠隻有半截身體。”
  隨著月兒的言語,巨靈鬼已整個鑽出了漩渦,果然如小丫頭所說,隻有一半,小腹以下的身體由於魂魄不足,尚未凝結成的。
  不過即便如此,這鬼物也有七八丈高的樣子,出了漩渦,猙獰的麵孔上『露』出興奮之『色』,隨後張開大口,從牠的嘴巴媦Q吐出一道道的陰風。
  魏家弟子與萬佛宗修士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恐懼之『色』,不過那陰風卻並未像他們進攻,而是卷向地上的屍體,從媊悕唹X大小不一的光球,不用說,這自然是生人魂魄。
  巨靈鬼張開大口,全部將他們吞入進肚子之中。
  此時此刻,大約還剩下兩千修仙者,看著眼前的一幕,他們的表情蒼白得遇死人差不多,對方太狠了,居然連魂魄也不放過。
  不少人渾身發抖,拚命的想要逃走。
  而這時候,林軒身後的兩女也終於出手,她們來到此處,可不僅僅是為了看戲來的,而是想要複仇。
  如果不親手斬殺一些禽獸,如何對得起死難的同門道友。
  歐陽琴心伸出玉手,金光之中,懷堣w多了一古『色』古香的寶物。
  七弦琴!
  現在她要讓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音波功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2 18:32:58  ExecTime:0.0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