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神秘的寶貝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 神秘的寶貝

    說完這話,魏雪峰才放出神識,在前麵三人的身上掃過。

    林軒與兩女自然沒有隱瞞什麼,今天來到此處,就是要以眼還眼,不管是萬佛宗的賊禿,還是魏家的修仙者,一個都不會放過,隱藏修為也就變得沒有意義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魏雪峰的表情頓時變得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冷汗淋漓,生怕自己看錯,再次將神識放出。

    右邊那名穿著蛋黃裙裝的少女,是凝丹初期,這已經夠讓他畏懼,但僅僅如此,倒還不算什麼,凝丹雖然是高階修仙者,但應該也不敢傷害自己這魏家弟子的。

    可後麵兩個……

    自己完全看不出對方的深淺,神識掃描沒用,那麼可能『性』隻有一個。

    剩下的兩名男女,是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就算有萬佛宗這棵大樹,但築基期與元嬰期間的差距也太遠了,魏雪峰不由得大驚失『色』,臉上的狂態消散得一點也無,結結巴巴的開口:“三位前輩恕罪,晚輩瞎了眼珠,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,不知三位來到紅雲穀,有何貴幹,可有什麼地方,需要在下效勞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還沒有說完,突然一聲驚呼傳入耳邊,魏雪峰一呆,有些詫異的回過頭來,隻見自己的同伴,臉上滿是驚恐,的想要開口。

    “表妹,妳怎麼了?”

    魏雪梅則根本來不及回答,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取出一張黃『色』的符籙,將牠貼在自己身體的表麵。

    靈光一閃,整個人鑽進了腳下的泥土麵。

    “土遁符,妳以為這樣就能逃走?”武雲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,她也知道,這種等級的小修士,師父與師伯都不會出手。

    武雲兒張開檀口,一道金芒噴吐而出,迎風一閃,化為了一道金『色』的雷電,狠狠的披在了數丈遠的地麵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聲慘呼傳入有耳朵,整個土地都被烤得焦糊,那女子不過是築基中期的修仙者,自然當不了武雲兒一擊,慘叫之後,肉身魂魄,全部都化為了虛無。

    別看那丫頭平日也很乖巧,但出手殺人卻毫不含糊,修仙界本就殘酷,心軟之人早就魂歸地府。

    “妳……妳們是碧雲山逃脫的那兩名女子。”牙齒打架的聲音傳入耳朵,魏雪峰終於明白表妹為何會臉『色』大變的逃走。

    隻可惜卻先一步踏上了通向鬼門關的路途。

    怎麼辦呢?

    逃,必死無疑,他撲通一聲跪了下去:“兩位仙姑,在下隻是魏家一名無足輕重的普通修士,求求你們,不要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普通修士,總也是修仙者,當初總壇被攻破,你們又是如何做的,連武家的凡人『婦』孺,也一個沒有放過,現在卻想要對我巧言令『色』。”武雲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諷,血債要用血來償,以為磕幾個頭,涕淚橫流自己就會心軟麼?

    太天真了!

    她抬起玉手,眼見求饒沒用,魏雪峰的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光芒,俗話說,狗急了還會跳牆,他可是修仙者,雖然自己也知道逃走的希望實在是渺茫到了極處,但總要搏一搏。

    他先是在後腦一拍,從嘴巴中放出一道紅『色』的靈器飛劍,惡狠狠的斬到武雲兒的麵前,隨後身形一轉,化為驚虹,飛快的投向穀中。

    還別說,速度蠻快,看來人處於絕境的時候,潛力會自然激發出來,這話適合於普通凡人,也同樣適合修仙者。

    魏雪峰隻有一個念頭,進入山穀,麵有護派陣法,若能稍微阻上一阻止,也許自己就有逃走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想法不錯,可惜是徒勞。

    雲兒這丫頭,讓林軒都差一點動了收徒的念頭,其資質神通,自然不錯,如果讓區區一名築基期修士從眼前逃脫,林軒恐怕要為自己眼光之差去跳河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武雲兒的臉上,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,雲淡風清的一揮手,一柄飛劍從衣袖中魚遊而出。

    長不過尺許,薄如蟬翼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眼光,雖然不算什麼了不起的寶物,但就凝丹期修士來說,已經是難得一見的珍品了。

    武雲兒雖然師從歐陽琴心,但不要忘記,她本來也是出生於修仙家族,換句話說,是帶藝投師的。

    對付一名築基期修仙者,自然不用使用音波功。

    蟬翼劍化為驚虹,幾乎眨眼間,就飛到了魏雪峰的身後,眼看這名魏家弟子,馬上也要身首分離,一道紫『色』的光霞卻後發先至,“錚”的一聲傳入耳,將蟬翼劍磕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武雲兒的身形晃了晃,林軒則眯了眯眼,有意思,這麼快就驚動了高階修士。

    “哪位道友大駕光臨,為何無故屠戳我魏家的弟子?”一聲大喝傳入耳朵,但與之伴隨的卻是七道驚虹。

    有僧有俗,既有魏家的修仙者,也有萬佛宗的賊禿,為首的是一名五十餘歲的老者,凝丹後期修仙者,怪不得一交手就能占到武雲兒的上風。

    “四叔,快走,是碧雲山逃走的那兩名餘孽,快通知萬佛宗的高僧師祖,隻有他們才能打敗同級的元嬰期老怪物。” 魏雪峰逃過一劍指厄,心撲通落回到了胸腔之中,臉『色』大變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碧雲山餘孽?”那五十餘歲的修士一呆,也不由得『露』出了恐懼之『色』來:“難道是歐陽琴心,不可能,她中了天蛛蠱毒,現在就算沒死也應該動彈不得,怎麼還可能還回到此處?”

    然而話是這麼說,氣勢卻先怯了,不久前的那一戰,碧雲山雖大敗虧輸,大但歐陽琴心卻留給他們印象深刻,恐怖的音波功,不論單挑還是群攻,威力都駭人到了極處,甚至打敗了一位萬佛宗的師叔,若不是空野師叔煉有天蛛蠱毒的玄妙法術,傷在此女手下的弟子恐怕會更多。

    中了天蛛蠱毒,她居然還硬生生的逃脫,光從這一點,也可以看出此女的神通,確實玄妙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於是嘴上說著不信的言語,這家夥卻想都不想,掉頭就開始逃竄起來了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也差不多,不管歐陽琴心毒傷是否康複,區區凝丹期修士是絕對打不過她的。

    “琴心,沒想到妳還這麼的聲名遠播。”

    林軒轉過頭,有些調侃的開口,歐陽琴心臉上一紅,忍不住狠狠瞪了林軒一眼,這個壞家夥,都晉級到了元嬰後期,還這樣笑自己。

    美人輕嗔薄怒,不過林軒來這,不是為了調情的,袖袍一拂,數十道劍氣飛掠而出,迎風就漲,轉瞬就有丈餘長,如狂風暴雨,像對方攢刺而去。

    別說區區幾名凝丹期修士,就算是元嬰期修仙者,麵對林軒這隨手一擊,想要接下也不容易,當然,指的是初期。

    慘叫聲傳入耳朵,幾名倒黴鬼全都隕落,連元神也被劍光絞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例外,就是那五十餘歲的老者,但並不是他神通出眾,而是林軒手下留情的緣故。

    俗話說,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,何況萬佛宗的禿驢為何一直留在這,林軒心中也頗有興趣。

    屈指微彈,又一道光霞飛掠出來,略一盤旋,就化為了青『色』大手,將老者抓在掌中。

    此人嚇得涕淚橫流,渾身靈光閃爍,想要掙脫,可惜是徒勞,以林軒現在的神通,別說一名凝丹後期的修仙者,就算是元嬰初期的老怪物,一旦被光手抓住,渾身的法力也會被禁錮,絲毫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閉上雙目,開始對他施展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袖袍一甩,一粒火彈飛了出來,將老者化為了灰煙。

    “師伯,你發現了什麼?”武雲兒有些心急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並沒有回答那丫頭,而是將頭轉向左側:“琴心,問妳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林兄請說,跟妾身不用這麼客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記得雲兒說過,碧雲山是發現了古修士的遺址,尋寶成功在回來的途中與魏家弟子狹路相逢,你和太虛道友,一共是兩位元嬰期修仙者,可魏家的同階修士卻隻有一個,按理,強弱已是很分明了,可對方依然要不知死活的強奪寶物,這件事情讓我百思不得其解,究竟是何寶讓魏家老祖如此***,最後甚至還驚動了萬佛宗,表麵上,是為俗家弟子報仇,但明眼人都清楚,他們就是衝那寶物去的。”林軒緩緩的說,臉上帶著好奇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麼,有難言之隱,還是不方便對林某說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了。”聽林軒這樣說,歐陽的臉上閃過一絲焦急之『色』:“林兄,你別誤會,妾身怎麼會有瞞你的念頭,隻是那究竟是何寶物,妾身也懵懵懂懂,並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妳也不清楚?”林軒當然相信歐陽不會騙自己,隻是這件事情實在有些稀奇,要知道,碧雲山一共也就隻有三名元嬰期的太上長老,換句話說,琴心已是該派最高層的人物,怎麼可能她也不清楚?

    “這是真的。”歐陽琴心的俏臉上,『露』出一絲苦笑之『色』:“當初那藏寶圖,是太虛師兄無意中得到的,後來我們按圖索驥,找到了古修士遺址,然而麵空空如也,經過一番搜尋,卻隻找到了一個石盒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2 14:30:18  ExecTime:0.5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