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祭煉魔嬰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 祭煉魔嬰

    這個問題令人費解,不過此時此刻,林軒自然沒有心情慢慢思索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兩顆極品晶石光芒閃爍,飛入到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都準備好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一步,服下靈丹,再利用陣法將魔嬰祭煉一遍,隻要隱患解除,不僅修煉會一片坦途,實力同樣也會有少許增加的。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氣,終於仰頭將那粒鮮紅的轉嬰丹吞了下去,隨後忙盤膝坐好,雙手平放在膝蓋之上。

    體內靈力運轉,開始煉化轉嬰丹,很快一股熱力就出現在丹田,林軒心中一喜,知道靈『藥』已開始發揮效力。

    閉上雙眸,施展內視之術,隻見在那無邊的氣海之中,出現了一團詭異的雲霧。

    不停翻湧,鮮豔奪目,給人的感覺,就仿佛鮮血要從麵滴出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此雲霧就是轉嬰丹變化出來的。

    在丹田的中心之處,有兩個小巧的嬰兒正襟而坐,眼看雲霧已飄到頭頂,那白白嫩嫩的元嬰不為所動,黑『色』的魔嬰睜開了雙眸,看著眼前的雲霧,小臉上『露』出一絲遲疑與害怕之『色』,不過很快,就被堅決所代替了。

    身形一轉,化為一道烏芒,一閃,已沒入進雲霧麵。

    隨後,便仿佛禁製被觸動了一般,那雲霧劇烈的翻湧起來。

    靜室之中,林軒的臉『色』有些發白,身體更是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,但依舊閉著雙眸,但兩隻手卻不停揮動,一道又又一道的法訣打出,魔嬰尚未開始祭煉,光是吸收轉嬰丹的『藥』力就是一個坎。

    白光一閃,月兒鑽了出來,俏臉上滿是擔心之『色』,隻是此時此刻,她也幫不上忙的。

    不過少爺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闖過,這一次也一定沒事,小丫頭在心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林軒將丹『藥』提純成功,大約是中午,如今卻直到太陽落下了山坡,才緩緩睜開了雙眸。

    月兒臉『色』一喜,但依舊忍著沒有開口,她心中清楚,少爺祭煉魔嬰的過程打擾不得。

    林軒的額頭上滿是汗滴,卻顧不得拭去,伸出手來,一『摸』天靈蓋。

    詭異的光韻映入眼簾,魔嬰在頭頂浮現。

    此時的小家夥,與以前完全不同,明顯大了一圈,整個身體都顯得有些浮腫,不過最詭異的是他的肌膚。

    以前的魔嬰漆黑如墨,但其光滑,卻如同綢緞般的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魔嬰從頭到腳,都花紋遍布……不,不是花紋,正確的說,是符咒。

    鮮紅『色』的符文布滿了他的整個身體,顏『色』與轉嬰丹相似,就不知道兩者有何聯係,不過小家夥卻呲牙咧嘴,顯得痛苦無比。

    魔嬰難受,林軒做為牠的本體,自然同樣好不到哪兒去。

    不過自從踏入修仙之路,他經曆過的磨難數不勝數,還是靈動期的時候,就敢闖煉心路,這一點不算什麼,魔嬰被一團黑光包裹,飛入進了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的修仙者,元嬰離體,肉身自然動彈不得,但林軒情況卻又不同,還有一嬰一丹在氣海之中,絲毫不會受到影響什麼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林軒衝前邊的陣法一點指,兩顆棗核大小的極品晶石中頓時狂湧出充裕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靈氣,嗚嗚之聲傳入耳朵,那布好的陣法開始啟動。

    魔嬰懸浮在陣法的中心之處,他的腳下靈光一閃,出現了一黑白分明的太極圖案。

    而頭頂的光芒同樣璀璨,九宮八卦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林軒的臉上無驚無喜,隻剩下眼底的凝重之意,雙手卻毫不停歇,從指尖飛出五顏六『色』的法訣。

    那太極圖青光一閃,緩緩的轉動了起來,無數細若發絲的銀針出現,隨後破空之聲傳來,魔嬰渾身上下,全部被紮滿。

    陣法外,林軒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,表麵上看是用銀針紮『穴』,但元嬰與肉身不同,那痛苦是要放大千萬倍的。

    什麼上刀山,下火海,與其相比,全部都變成了『毛』『毛』雨一般。

    林軒的意誌堅韌無比,但也痛得臉孔扭曲,而這不過是祭煉魔嬰的開始。

    想要有多大收獲,就必須有多大付出,仙道之路,求長生本來就是逆天行事的。

    祭煉魔嬰自然痛苦,這本來就是取巧之物,然而一旦成功,也會為林軒帶來數之不盡的好處。

    魔嬰可以晉級。

    林軒有信心將他升至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擁有兩個後期元嬰的自己,實力可不是兩個大修士相加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那時候,林軒才真正有把握與離合期老怪一戰。

    法力上或許還會稍遜一點,但憑借著自己遠超同階修士的法術與寶物,滅殺慧通禿驢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與萬佛宗之間的恩仇,吃這點苦,又算得了什麼?

    林軒咬牙忍住,又是一道法訣打出,那九宮八卦的圖案也同樣亮了起來,從麵飛出的靈力一閃,變化為鋒銳無比的刀劍。

    月兒看著都有些心寒,轉過了頭,不忍見少爺受苦,雖然她也清楚,這個過程是必須的,就如同蝴蝶化蛹,雖然難受,但撐過以後,收獲卻更加豐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且不說林軒正經曆艱苦的磨練,就在同一處院落,旁邊的另一棟閣樓之中,有一位美貌的少女,正站在窗邊。

    雖說不上傾國傾城之『色』,但略顯稚嫩的芳容,加上惹人遐思的身材,歐陽仙子也絕對堪稱一代***。

    更何況她如今身中劇毒,臉『色』蒼白平添了幾分楚楚可憐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她的旁邊,還站著一位少女,容貌暫且不說,卻是一臉的精靈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武雲兒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,您說師伯他沒事麼?”武雲兒眺望著遠處的閣樓,滿臉擔心的開口。

    剛剛陣法啟動的時候,那充裕的靈氣逸散而出,兩女所在之地,不過七八丈而已,豈會感受不到,所以才來到窗口。

    可即便向外眺望,也不過是徒勞,林軒布有陣法遮擋,看不見分毫情況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歐陽琴心微微歎息,眼中同樣閃過一絲焦急。

    “您也不知,難道師伯閉關的緣由,並未向師尊您提起過。”武雲兒一呆,明顯有些驚愕起來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搖了搖頭,林軒行事就有如他的經曆一般,神龍見首不見尾,讓人揣摩不透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想想,此事其實也有預兆,那天林軒正與自己攀談,臉上突然『露』出痛苦之『色』,雖然很快就恢複了,但多半與他閉關有所牽連。

    不說,應該是害怕自己擔心的緣故,隻是……這個笨蛋,難道不曉得,這樣雲霧的,會弄得人心更加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如此想著,當然,她臉上不會表現出絲毫異『色』,雲兒那小丫頭,可是精靈古怪,若是被他看出什麼端倪,可就太尷尬了。

    深深的望了一眼遠處的閣樓,歐陽心中也甚是擔憂,她雖然不知道林軒閉關的緣由,不過兩百年晉級成大修仙者,固然可喜可賀,然而速度太快的背後,卻深藏著隱憂,自己也幫不上忙,但願他不要有事才好。

    剛剛想到這,歐陽琴心突然嬌軀一顫,黑氣在臉頰上浮現出來,天蛛蠱毒纏綿繁複,而且發作的間隙越來越短了。

    武雲兒見了,忙將她扶到一旁坐下,伸手一拍,取出幾個小巧的玉瓶來。

    看著徒兒手中的丹丸,歐陽眼中閃過一絲驚訝:“這些是林兄給妳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師伯閉關以前,曾召見過徒兒一次,賜下靈丹妙『藥』無數,可以克製師尊體內的劇毒。”武雲兒乖巧的說,隨後又抿嘴一笑:“師伯有時候雖然挺木頭,但骨子,其實也蠻體貼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。”歐陽瞪了旁邊的少女一眼:“妳這小妮子,真是沒大沒小。”

    隨後連連咳嗽,武雲兒見了,不敢再瞎說,連忙伺候師尊,將林軒留下的靈『藥』給服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光易過,特別是對於修仙者,數十個日日夜夜,不過是眨眨眼,彈指一揮間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不同,這過去的幾十天,就他而言,簡直如同煉獄一般。

    以前的煉心路,什麼刀山火海,或者身處萬年寒冰中的感覺,林軒都有過,然而與這回的經曆相比,卻全都變成了無足輕重的『毛』『毛』雨。

    元嬰乃修士的根本,痛感是肉身的千百倍,而這祭煉過程,雖然早就心中清楚,但親身體驗,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林軒的心智,不容置疑,剛拜入飄雲穀時,受同門的嘲笑,排擠,整整三年徘徊在靈動初期,也不見他有絲毫放棄,還去煉心路磨礪自己。

    這是令人敬仰的剛強意誌,可這一次,也差點支撐不住,說句不好聽的,這幾十個日日夜夜,林軒都有點『迷』糊,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。

    痛苦讓他的承受力,幾乎到了臨界點,但不管如何,林軒總是撐過。

    林軒緩緩睜開了雙眸,一道法訣打出,嗚嗚的聲音由大到小,終於平息,靈光也隨之黯淡了下去,祭煉完畢,自然要將陣法終止。

    林軒看了一下懸浮在眼前的兩顆極品晶石,『色』澤都黯淡了許多,不用說,麵的靈力,已所剩無幾,從這一點,也可以看出林軒經曆的考驗,兩顆晶石歸根結底,麵的靈氣都用於對魔嬰的磨礪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8 12:18:05  ExecTime:0.4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