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三十章投桃報李(上)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一百三十章 投桃報李(上)
  “還好,這些時日以來,雖然毒傷時有發作,但我也都習慣了。”歐陽琴心貝齒輕咬,行若無事的道。
  然而林軒心中清楚,此女這樣說,十有***是不想讓自己擔心罷了。
  林軒是什麼人,能有今天的成就,機緣,運氣,努力缺一不可,但最重要的,是他有許多丹『藥』可以吞服。
  天蛛蠱毒,即使在魔道之中,也令人談之變『色』,毒『性』雖然不是最為猛惡,但卻纏綿反複,即便是元嬰期老怪物,也會被牠折磨得油盡燈枯。
  琴心此刻,嬌軀微微有點發抖,很明顯是毒傷開始發作,隻不過強忍著。
  林軒自然沒有看著不管的理由,伸出手來,在儲物袋上一拍,青光之中,一個小巧的玉瓶浮現在麵前。
  拔開瓶塞,林軒從媊悜迉X幾粒猩紅『色』的『藥』丸。
  “琴心,清寧散雖然解不了天蛛蠱毒,但應該會有緩解作用,妳先服下在說。”
  “清寧散,用化形期妖族內丹做原料,煉製出來的解毒奇寶?”歐陽琴心一呆,俏臉上『露』出震驚之『色』來。
  眾所周知,隨著妖獸實力增長,其皮『毛』骨骼的價值也就水漲船高,然而化形期妖族,實力還要略勝過同階的元嬰期老怪物,想要殺妖取丹,簡直難上加難。
  就算真有高人,得到了化形妖獸的內丹,肯定也有別的用途,煉製法寶,或者用於突破瓶頸的丹『藥』。
  清寧散乃上古傳下,雖名氣極大,但作用乃是解毒,簡單的說,就是輔助效果。
  偏偏要用化形期妖丹做原料,試問一下,有幾人舍得,便是七大宗門的太上長老,也不一定奢侈到這種程度。
  不是說辦不到,而是用化形妖丹煉製清寧散,這種行為實在是太過敗家了一點。
  但林軒情況不同,在妖靈島參加邙山交易會的時候,他瘋狂掃貨,將前幾層的妖獸材料幾乎都買完了。
  別的地方化形妖丹可遇而不可求,但在妖靈島,雖然也算寶貴之物,卻並未珍稀到如此程度,林軒儲物袋中就裝了不少,也煉了幾粒清寧散備用。
  可惜天蛛蠱毒實在非同小可,即便清寧散,也僅有緩解的作用。
  真想要恢複如初,非血蛟丹不可。
  歐陽琴心看著掌心中的靈丹,俏臉上閃過一絲遲疑,此『藥』太寶貴了些,俗話說無功不受祿,雖說自己與林軒關係非同小可,但……
  真服下此物,這人情可就欠得大了。
  何況林軒與以往不同,如今的他,已進階到了元嬰後期,且聽雲兒說,其真實的實力,遠非同階修士可比。
  林軒神通廣大,歐陽自是心中歡喜,但換一個角度,他那麼強,自己欠下人情,根本就找不到機會回報。
  當然,做為一位絕『色』女修,真想要報答,自然還有一個方法……
  想到這堙A歐陽琴心臉上一紅,轉瞬間,連身上的毒傷都忘了,林軒卻不知道她在遲疑什麼。
  “琴心,妳怎麼了,我給妳的清寧散,幹嘛不服?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
  歐陽抬起頭來,看了一眼前麵的少年,雖然從真實年齡來看,兩人都幾百歲了,但修仙者年齡的計算方法,自然不可能與世俗相同,此女的眸底深處,閃過一絲複雜之『色』。
  略一遲疑,終於仰頭將靈『藥』吞了下去。
  林軒鬆了口氣,歐陽也屏氣凝息,閉上雙眸,盤膝而坐,開始以獨門心法,讓『藥』力迅速揮發……
  時間慢慢流逝,歐陽的臉『色』終於不再蒼白如紙,多出了幾縷紅暈。
  平心來說,若論相貌姿容,歐陽雖然也當得起絕『色』美女,但比起秦妍、孔雀仙子、甚至是夢如嫣都要遜『色』一些,更不要說月兒,現在的她,也能與雲中仙子相比,而真正的阿修羅王,可是豔絕三界的美麗……
  但不同的女子,有不同的風情,從秦妍的外號,就可以聽得出,她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。
  而孔雀昔日在奎陰山脈,乃一方霸主,強勢不用說,那樣的女子,自然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。
  至於月兒,則很『迷』糊,漂亮屬於小家碧玉那種,真正的阿修羅王林軒沒有見過,但現在的小丫頭,卻是能引起人保護欲的。
  至於歐陽,則又不同,姿『色』比起前麵三女,或許略有不及,但妙就妙在她修煉的乃是音波功,這種***,威力暫且不說,駐顏效果可是好得令人瞠目結舌。
  歐陽雖然已經幾百歲了,但看上去不過二八年華的少女,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,眉梢眼角,都還帶著稚氣,但身材卻又不同,絕對是惹人遐思的那種。
  偏偏她的氣質卻落落大方,配上二八佳人的麵容,那誘『惑』,非同小可。
  林軒在她俏臉上注視片刻,便感覺有些不妥,忙低下頭,開始悶聲喝起茶來了。
  良久,約有一頓飯的功夫以後,歐陽睜開了雙眸。
  “如何?”林軒裝作若無其事的開口,但不知為何,卻有些心虛,自己也覺得有些驚奇,明明又沒做見不得人的事。
  “謝謝林兄。”
  歐陽琴心卻離座而起,衝著林軒盈盈拜了下去。
  “妳這是幹嘛,跟我還這樣客氣,區區幾粒丹『藥』而已。”
  林軒自然不肯受她的禮,伸手相扶,原本這是很自然的動作,可當兩人肌膚相觸,林軒將歐陽的玉手握在掌堙A隻覺細膩嫩滑,那觸感,就如同上好的綢緞。
  琴心臉上一紅,林軒也覺得此舉有些不妥,雖說修仙界沒有那麼多世俗的禮法講究,但孤男寡女,肌膚相觸,總有點那個什麼。
  一時間,偌大的客廳堙A氣氛卻顯得有些凝滯,尷尬曖昧緩緩流動,林軒想說點什麼,卻又笨嘴拙舌,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  歐陽平日婺邪角j方,但此時此刻,也表現得頗為羞澀,兩人誰也不說,氣氛越發尷尬……
  如果一直發展下去,也不知結果如何,然而就在此刻,卻有狂笑聲傳入耳朵,笑聲之中,還伴有鬼哭狼嚎,林軒眉頭一挑,心中鬆了口氣,卻又有些被打擾後的失望之意,具體感覺如何,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,但自然不可能再在客廳媞搷丑A身形一閃,已來到了外麵。
  隻見頭頂上空,布滿了黑壓壓的陰氣妖風,在那詭異的霧氣之中,有兩個身影飄忽模糊,雖看得並不清楚,但通過心神聯係,林軒自然知道是穿山甲與屍魔。
  引蛇出洞,兩個怪物跟蹤到毒龍尊者的洞府,將媊悛漕葉蚰部抽魂煉魄,一個漏網之魚都沒有跑脫。
  林軒得知事情的經過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,接著又歎了口氣,這兩個家夥,時機也挑選得太好了,不知為何,林軒心中有些淡淡的惆悵之意,至於這感覺是怎麼來的,卻又說不清楚。
  回過頭,看了一眼身後的房間,琴心還在媊恁C
  但現在進去,似乎有點……
  林軒搖了搖頭,到底沒有那麼臉皮厚,像旁邊的一間靜室走去了。
  ……
  時光如水,轉眼林軒與琴心見麵,已過去了三天。
  除了第一日,出現了尷尬的一幕,後麵兩天倒是蠻愉快的。
  雖兩百年未見,但兩人之間,並沒有多少生疏感,林軒的到來,歐陽表麵不說,其實心中卻頗為歡喜,同時也很好奇。
  雖然當年在幽州的時候,林軒修仙的速度就讓她佩服,但注意,僅是佩服而已。
  因為那種速度,還談不上驚世駭俗,可現在,琴心的感受卻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 算算時間,也不過兩百年,林軒從凝丹期一直進階到元嬰後期,這簡直不可思議,要知道,即便是雲州這樣的修煉聖地,天才層出不窮,可這樣的速度也是聞所未聞的,比別人快了一倍不止。
  也不知道他消失的這段日子,究竟經曆了什麼事?
  對於琴心的疑『惑』,林軒當然是坦然告知,當然,也不至於全部說完,有一些重要之處,還是做了少許改動的。
  這倒不是信不過琴心,但防人之心不可無,就算是紅顏知己,林軒也得保留一點隱私,此乃人之常情。
  當然,也有例外,月兒是林軒唯一一個可以分享所有秘密的人,包括最重要的藍『色』星海。
  雖有一點改動隱瞞,但林軒際遇之奇特,已經令歐陽仙子瞠目結舌,張大了小嘴何不攏來。
  還別說,此女這副樣子頗為可愛。
  不過吸取上回的教訓,林軒自然不會看個目不轉睛,於是裝作喝茶,偷瞄上兩眼。
  突然,林軒眉頭一皺,臉上顯『露』出幾分痛苦。
  “林兄,怎麼了?”歐陽琴心一怔,臉上『露』出奇怪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沒事,隻是練功的時候略有不妥,我稍稍調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林軒一邊說,一邊往外走。
  聽林軒這麼說,琴心的臉上反而『露』出了擔心之『色』:“林兄,現在除了離合期修仙者,你在人界已可以縱橫無憂,仙道辛苦,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的,你切莫太過心急了。”
  “嗯,我沒事。”林軒站定腳步,回過頭,微微一笑的開口。
  見林軒氣『色』不錯,似乎真沒有什麼大礙,歐陽這才放下心來。
  隨後林軒告辭,說要回屋調息,此女自然也不會挽留,讓他自己好好保重。
  林軒回到了靜室之中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6 03:49:29  ExecTime:0.0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