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除惡務鯨上)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 除惡務盡(上)

    “兩位仙子,考慮得如何,如果你們不識抬舉,就不要怪在下無禮。”那桃花眼的凝丹期修士,手中折扇一合,臉上隱隱『露』出了猙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眼前的兩女他絕不會錯過,這麼漂亮的美人即使修仙者也不多,而他的師尊,毒龍尊者,確實是一邪派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好『色』無度,修為已到元嬰初期頂峰,如果能夠得到這兩個上佳鼎爐,突破到中期是指日可待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立了這樣的大功,好處之多,想想就興奮得渾身發抖,說不定師尊一高興,就會傳下那采陰補陽的雙修大法。

    那時候,自己再擄掠許多女修當作鼎爐,肆意采補,凝結元嬰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,陰塵子興奮得渾身發熱,然而就在此刻,一劇痛卻莫名其妙的傳來了。

    那痛感來得突然,事先半點征兆也無,前一刻,明明還好好的,可轉眼間,就有讓人無法忍受的痛苦傳入腦海。

    陰塵子心中大駭,低下頭,發現自己的左手已不翼而飛,被齊肘砍了下來,傷口血流如注,如泉水般狂湧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陰塵子大聲慘呼,心中又驚又怒,忙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取出一張符籙,貼在傷口處,將鮮血止住,然後將神識放出,茫然四顧,可一點發現也無。

    “哪位高***駕光臨,在下毒龍尊者座下二弟子,有失遠迎。”

    被人砍下了一條手臂,陰塵子心中怨毒以極,不過此人雖隻是一小小的凝丹期修士,卻也頗有心機。

    來者如此神通,重傷自己卻依舊能夠隱藏行跡,不用說,自然是元嬰期老怪物無疑,修仙界奉行叢林法則,他雖然心中極怒,但表麵上卻不敢顯『露』出半點來的。

    “毒龍尊者,沒有聽過,看來也是一邪派的修仙者,你們在哪作惡,林某不管,怪就怪不該瞎了眼珠,『騷』擾起林某的故人來了。”

    伴隨著淡淡的話語,數丈外靈光閃爍,一個人影逐漸清晰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林師伯。”

    武雲兒心中大喜,忍不住掩口驚呼,心中的激動無法用言語描述,都說無巧不成書,正當自己與師傅最危難的時候,林師伯恰巧趕來了,否則麵對這麼多如狼似虎的邪派之徒,自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。

    林軒笑著衝她點了點頭,目光挪開,移向了旁邊少女的容顏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歐陽琴心幾乎是半倚在徒兒身上的,從這一點上,也可以看出,那天蛛蠱毒,確實非同小可,將一位英姿颯爽的歐陽仙子,硬生生折磨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嬌弱女。

    這麼說,雖然稍嫌誇張了一些,但琴心此刻的樣子,確實引人憐惜。

    兩百年未見,雖然聽徒兒說過他的消息,但此刻重逢,歐陽琴心還是有做夢一般的感覺。

    兩人凝視片刻,一時間竟誰也沒有話說。

    一旁,武雲兒的眼睛眨呀眨,她早就在好奇兩人間究竟什麼關係,如果隻是普通朋友,在雲嶺山的時候,林師伯完全不用如此照顧自己。

    可說是戀人吧,看這情形又不太不像啊!

    武雲兒心中好奇,這時一聲驚呼傳入耳。

    “林……林兄,你已是元嬰後期!”

    歐陽琴心臉上滿是驚愕,有些不能置信的開口了,她與林軒,兩百年未見,回思從前,歐陽琴心感慨萬千,無意間神識掃過,卻發現林軒居然是大修士了。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呢?

    雲兒上次回來的時候,雖然對她的那位林師伯推崇備至,但不也說得清楚,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這才過去了多久?

    眾所周知,後期又被稱為大修士,中期想要突破,難度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,是一道讓人望而生畏的坎,林軒現在,也不過兩百多歲年紀,這種晉級速度,不敢說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,但想必縱橫今古,也絕對是少有的。

    不,正確的說是鳳『毛』麟角,絕不超過手指頭的數量。

    “林兄?”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略有些尷尬的笑容,不過也確實難為琴心,她雖然比自己要大一些,但自己現在進階到了元嬰後期,又不再是靈『藥』山少主,她能怎麼稱呼?

    林兄已經是最好的選擇,何況音波功的駐顏效果好得離譜,琴心就麵容來說,仿佛二八年華的少女,看著比她旁邊的徒兒還嬌小一些,這麼叫倒也不會讓旁邊的人覺得驚奇。

    “什麼,師伯已是大修士?”

    武雲兒一呆,更是長大了小嘴合不攏來,上次在軒轅城,自己被那位***老祖的徒兒『騷』擾,也是由林師伯解圍,如果沒有記錯,那時候師伯的修為雖然已是極高,但距離元嬰中期頂峰,都還有一點點距離。

    算算時間,兩個人分別,才一個月多一點,他就晉級成了大修士,不可能吧,就算再天才,也離譜不到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可師尊雖然中了天蛛蠱毒,修為大降,神識卻沒有收到絲毫影響,按理來說,應該不會出錯,不過武雲兒還是將自己的神念放出,在林軒身上一掃而過。

    “真是元嬰後期,雲兒恭喜師伯,師伯真是太厲害了,以您這樣的晉級速度,想必進階離合都是指日可待的,師伯,你可要為我們做主,不能將萬佛宗的禿驢放過。”說到這,武雲兒又有些泫淚欲滴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也不由得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這丫頭,倒不負“巧嘴”美譽,這番話,又是馬屁,又是央求,巧妙結合,聽得人渾身舒服,很難說出拒絕之語來的。

    不過武雲兒也是多此一舉,就算沒有琴心的關係,林軒現在與萬佛宗,也早已水火不容,小妹也不知道是否成功逃脫(林軒並不清楚夏侯蘭來了幫手,而且慧通已經杯具了),有朝一日,自己絕對會將該派的禿驢全部抽魂煉魄,讓他們從天雲十二州的修仙界除名。

    當然,目前時機尚未成熟,林軒如今雖已元嬰後期大成,但比起離合期老怪物,還是要稍遜一籌,跑應該沒有什麼問題,但真的對上,贏的機會也不過兩成而已。

    何況自己人單勢孤,萬佛宗的勢力在七大宗門中也首屈一指,光是凝丹期以上的修士就有上萬之多,沒有絕對把握,林軒不會輕易動手。

    謀定而後動,要麼不做,要麼就要讓萬佛宗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林軒的眼中,有冷冷的光芒閃過。

    “好了,雲兒,別在那『亂』拍馬屁。”

    歐陽琴心笑著斥了徒弟一句,雖然,她也覺得林軒十分的了不起,但歐陽仙子可與精靈古怪的徒弟不同,說不出這樣肉麻的讚譽之詞。

    何況,沒有必要,她與林軒關係不同,豈能像小輩這樣口沒遮攔的。

    林軒笑了笑,直視眼前佳人的美眸:“琴心,你還好麼?”

    “好,你呢?”歐陽也笑了笑,表情竟是與林軒非常相像。

    武雲兒站在一旁,眼角忍不住跳了跳,她一直在猜測師尊與林軒的關係,想要從兩人的對話中找出蛛絲馬跡,萬萬不曾想,卻是這樣不鹹不淡的言語。

    其實武雲兒閱曆還是淺了些,她又豈能體會到兩人此刻的心境。

    兩百年未見了,就算有千言萬語,又能說什麼,何況平平淡淡才是真,在這腥風血雨的修仙界,一句簡單的問好,麵包含著濃濃的關心之意。

    所以林軒和歐陽,才會相視一笑,頗有點會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偏偏此刻,卻有古怪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咯咯咯,咯咯咯……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緩緩的轉過身體,卻發現前麵的九名修仙者,全都在渾身發抖,而那奇怪的聲音,正是他們上下牙齒打顫,所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雖然猜到可能是與師父同級的老怪物,可陰塵子萬萬不曾想,會如此的離譜,元嬰後期修仙者?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的心,仿佛掉進了冰窟窿,如果對方僅僅是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,憑著毒龍尊者的威名,或許還能讓對方心有所忌,說一些討好的言語,然後平安脫身離去。

    然而對方是大修士,這情況就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雖然毒龍尊者修煉的乃是邪派頂尖神通,在同階的元初修士中,頗有一些威名,但在大修士眼中,又算得了什麼?

    元初與元後,表麵上是同輩,可實力卻天淵之別,便是師尊在此,也擋不了對方的三招兩式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自己想憑著師尊威名,震懾對方,從而平安脫身的計策,也就成了鏡花水月……

    陰塵子嘴角發苦,而他另外幾位同門,雖然心機比他遜『色』一籌,但此時此刻,也是同樣的感受。

    踢到鐵板了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想要討好師尊,弄兩個鼎爐,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他們甚至連逃跑的勇氣也無。

    在大修士眼前做出那樣的舉動是非常愚蠢的,一定機會也沒有。

    其間,陰塵子也想過,對方會不會是虛張聲勢,唱的一出雙簧,可他抱著萬一的指望,放出神念在林軒身上一掃,換來的卻是徹底的心如死灰,絕望。

    真是元嬰後期!

    於是他除了渾身發抖,牙齒打架,再也做不出別的舉動。

    此時見林軒轉過身來,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,撲通一聲,陰塵子跪下了,然後伸出手來,劈劈啪啪的狂扇自己耳光。

    用力之大,頃刻間就已臉頰紅腫,然後如同搗蒜一般的磕頭,結結巴巴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,晚輩豬狗不如,瞎了眼睛,居然得罪兩位仙子,小的知錯了,您大人不計小人過,就放我一條狗命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一邊磕頭,一邊扇自己的耳光,涕淚橫流,那『摸』樣,就如同世俗的小醜,武雲兒的眼中流『露』出鄙夷之『色』,然而林軒感受卻又不同,眼中隱隱有奇光閃過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林軒蠻欣賞這小子,不錯,是欣賞,夠狠,夠毒,修仙界弱肉強食,在麵對無法反抗的敵人,如此自我作踐,確實是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而且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,林軒自問,如果易地而處,自己可做不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,這小子心機夠毒。

    不過欣賞歸欣賞,林軒可不打算將他放過,越是這種人,越留不得,否則有朝一日,說不定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了。

    畢竟,這樣的狠人,很適合在修仙界生存,隻可惜他運氣太差,偏偏得罪了自己啊!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相比陰塵子,其他修士,遠遠不及,雖然也跟著跪了下來,但臉上的表情,卻飄忽不定。

    略一沉『吟』,林軒已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嘴角邊『露』出淡淡的譏諷之意,一擺手:“行了,別在這丟人現眼,本少爺心情不錯,你們滾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前輩,謝謝前輩!”

    陰塵子一呆,不由得狂喜起來,又狠狠的磕了兩個頭,隨後身形一轉,毫不猶豫的化為陰風,像遠處飛掠而走。

    這家夥的反應,明顯要比其他人快上一籌,絲毫猶豫都沒有,時機稍縱即逝,好不容易出現的一線生機,他可不想因為林軒返回而失去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略一遲疑,才紛紛化為遁光飛掠而起。

    如驚弓之鳥,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際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卻有不解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師伯,這些家夥死有餘辜,你怎麼卻心軟將他們放過?”

    按理,修仙界有著森嚴的等級,一小小的凝丹期修士,是不該與長輩這麼說話地。

    不過武雲兒情況特殊,在雲嶺山的時候,她就得到了林軒很好的照拂,知道這位師伯與別的老怪物不同,對小輩和顏悅『色』,甚至有一點點縱容。

    所以才敢如此開口。

    “雲兒。”

    歐陽琴心則瞪了愛徒一眼,這丫頭越來越沒大沒小了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要將他們放過,你看師伯我像那樣的濫好人麼?”林軒卻不以為忤,表情顯得越發的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“師伯既然想要除惡,剛剛動手就好了,又何必多此一舉呢?”武雲兒還是有些不解的說。

    “哼,幾個小小的凝丹期修士算什麼,他們之所以想要對你倆不利,根源還在於毒龍尊者,那老家夥我可不能放過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對方居然想用琴心做為鼎爐,林軒表麵雖然不說,但心中卻是憤怒到了極處,毒龍尊者就算沒有『露』麵,但做為此事的根源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當然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的。

    放過幾個家夥,是為了打草驚蛇,找到那老怪物的洞府以後,再將他們給一鍋端了。

    當然,區區一名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林軒根本不用自己動手,在腰間一摘,將兩個口袋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濃重的屍氣噴薄,從左邊的口袋中冒出一形容枯焦的怪物,獠牙外『露』,手臂粗壯以極,不用說,是屍魔。

    至於另外一個,穿著一短布夾襖,頭發『亂』得有如草窩一樣,正嘿嘿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林軒衝兩個怪物一點指,用神念與牠們溝通,兩個怪物得到命令以後,一個化作屍雲,另外一個則駕起陰風,閃了幾閃,就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屍魔已是元嬰初期頂峰,再加上迦羅古魔的魔臂,便是力敵元嬰中期的修士也沒有問題,至於穿山甲,更是化形後期妖族,雖然有些傻,但神通也不弱,牠倆聯手,足以力敵後期修士,那毒龍尊者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1:57:12  ExecTime:0.59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