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仙府奇珍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 仙府奇珍

    “阿修羅王?”

    月兒目瞪口呆,不過很快就將這件事情拋到了九霄雲外,前世如何,對自己來說,並沒有什麼,如何讓少爺轉危為安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且不說這個,妳過來看看,少爺現在經脈混『亂』,靈力幹涸,這種情況可有辦法解救麼?”

    “少爺?”那女子一呆,秀眉不由皺了起來:“小姐,您在說什麼,您可是阿修羅王轉世,統轄陰司,便是真仙,也不比您高貴,這區區人界的一名男子……”

    小桃說到此處,低下臻首,看了一眼昏『迷』的林軒,臉上的表情越發不以為然,長得雖然不醜,但也屬於丟進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種,修為暫且不說,人界本來就沒有高階修仙者,可他的靈根未免也太垃圾了,這種情況,能否飛升靈界都是兩說,怎麼配得上自家小姐呢?

    然而月兒的感受卻是不同,俗話說,情人眼出西施,林軒長得雖然平凡,但在小丫頭眼,卻又是另一番觀感。

    聽小桃這麼說,月兒秀眉微皺,神『色』明顯有些不樂意了:“討厭,不許胡說,妳既然叫我小姐,就該聽我的,少爺他還有救麼?”

    說到這,月兒已是泫淚欲滴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別著急,這樣的傷勢,沒啥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見月兒真的生氣,小桃不敢再強嘴下去,雖然剛剛蘇醒,但以她的聰明才智,也大體弄懂了眼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看來小姐雖然成功轉世,但力量與記憶卻依舊被封印。

    “有辦法,太好了,快告訴我。”月兒臉上『露』出狂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麼,妳不願意麼?”

    “不,小婢哪兒敢,隻是這其中卻有一樁為難,小姐若有前世的實力,治療他隻是舉手之勞而已,但您現在修為大損,僅僅凝丹期……”小桃說到這,臉上『露』出為難之『色』,倒並非她在推脫,而是巧『婦』難為無米之炊的。

    “那怎麼辦,少爺他……他如果有個三長兩短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月兒淒婉欲絕的說。

    小桃聽了,不由得滿臉驚恐,好不同意,逃過了那些可惡真仙的算計,大仇未複,小姐怎麼能夠輕生呢?

    平心而言,若不是眼前女子與她氣息相連,絕不可能認錯,小桃都要懷疑眼前之人是不是阿修羅王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小姐,殺伐決斷,帶領陰司界大軍,將靈界殺得血流成河,談笑間,靈界各族,被她屠戳的何止百萬,也不見小姐有分毫心軟

    可眼前……

    居然哭哭啼啼,為了這麼一個螻蟻般的存在要死要活,眼前之人真的是小姐麼?

    不對,小桃皺了皺眉,雖然她的記憶同樣缺失了很多,但與小姐生活的一些片段還記得。

    小姐平時,確實擁有一界霸主的氣度,那些真靈,大妖鬼麵對她也都服服帖帖的,可也有柔弱的時候,像現在這樣的真『性』情雖然很少流『露』,但似乎也有過那麼一次的。

    隻是原因她也記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是小姐,因為那傷心的眼神自己見過,與此刻很像的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小桃收回了回憶:“小姐,這個人,對妳,真的很重要麼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月兒回答得很簡單,但眼神已將心跡表『露』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婢就告訴您方法,雖然您如今實力很弱,但畢竟是阿修羅王之體,必定傳承了一些仙靈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仙靈之力,那是什麼?”月兒一呆,眉頭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就是法力,隻不過真仙才能擁有,您雖然沒有飛升,但實力之強,可不輸於仙界那些家夥。”小桃恭敬的解釋說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月兒點點頭:“用仙靈之力就能救少爺,應該怎麼做?”

    “別慌,我教您一套法訣,其實也是您以前的神通,隻可惜《阿修羅訣》太過繁複,凝丹期是不能修煉的,但僅僅隻言片語,從元神中引出一點傳承的仙靈力應該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小桃說到這,抬起手來,輕輕一點,一道金『色』的光華就飛入了月兒的眉心麵。

    不過月兒卻沒有感到任何不適,反而有一種拋在溫水中的感覺,懶洋洋的,很舒服,她閉上雙眸,一段文字已浮現在腦海中。

    不長,僅有百餘字左右,不過卻深奧難懂,相信就算是貼出來,至少這人界之中,什麼望亭樓、夢如嫣,九頭老祖等離合期存在湊在一起,窮畢生之力,也研究不出個所以然的。

    不過月兒卻不同,有小桃逐字逐字的解釋,而且這本來就是《阿修羅訣》中的神通,前世早已很熟,月兒雖然聽得稀糊塗,但雙手掐訣,居然詭異的運用成功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小姐,小桃鬆了口氣,雖然剛才,已肯定了九成,但現在,見月兒如此輕易的就掌握了前生的秘術,還是讓她將最後一份擔心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隨後該怎麼做?”月兒眨了眨眼,體會著那奇妙的感覺,此時她的玉手翻轉,在白透紅的掌心麵,浮現著一比米粒還要小上數倍的光點。

    按理說,應該並不起眼,卻偏偏美不勝收,而且月兒能夠感覺到麵所蘊含的力量,讓人瞠目結舌,就算是離合期老怪物來了,也能炸個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可惜小桃說了,這上一世的力量,轉世的時候依附在元神之中,滿打滿算,也就隻有這麼一點,否則若還有多餘,跑到萬佛宗總壇,將其砸下,絕對能將該派夷為平地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該如何做?”見小桃沉默,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,月兒焦急的追問起來了,少爺的傷勢耽擱不得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真確定要救他麼?”小桃的臉上卻『露』出一絲奇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都和妳說過,少爺是月兒最重要人的,沒有他,月兒也不想活。”小丫頭十分肯定的說。

    “可對女孩子來說,那很重要,隻有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小桃的聲音越來越小,月兒一呆,臉『色』也紅了起來,難道說……

    小丫頭不由得扭捏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妳可要想好了,初吻隻有一次,他現在經脈混『亂』,靈力幹涸,妳必須用口將仙靈之力度入他身體之中,然而再引導修複經脈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原來妳說的是接吻?”月兒因為羞澀而低垂的臻首,不由得抬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是接吻啊,用嘴巴將仙靈之力度過去,要不然小姐以為是啥?”小桃同樣目瞪口呆,表情滿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沒有,沒有。”月兒連忙擺手,臉頰緋紅,自己還以為……

    小丫頭不敢想了,好在小桃是純潔寶寶,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這才讓月兒大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沒有身體,這樣能不能將仙靈力度過去?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一個問題。”小桃眉頭皺起,不過很快又舒展開:“沒有關係,雖然由於小姐的實力尚未恢複,連帶小婢的修為也很低,不過我知道一種秘術,暫時應該可以讓您擁有身體的,雖然隻有一盞茶的功夫,但隻是度仙靈力與修複經脈,應該也夠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暫時擁有身體,這麼神奇?”月兒不由得狂喜。

    “這算什麼,如果是前世,小姐舉手就能修改天地法則,小婢的本領都是您教的。”小桃恭敬的說,隨後她也不再耽擱,開始做起法來了。

    先是布置了一個陣法,雖然小巧,但卻非常繁複,如果林軒此時是清醒的,肯定目瞪口呆,就算《天元陣書》與牠相比,也完全成了騙小孩子的東西。

    更加令人驚奇的是,布置這個陣法,小桃沒有利用任何布置器具,所需要的一切,包括陣旗,都是用靈力幻化。

    上麵的符咒不僅深奧,而且美麗,透著一股讓人說不出來的蠻荒氣息。

    且用的時間也極短,月兒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小桃,你怎麼布得這麼快?”

    “這哪算快,陣法本來就屬於五行法術,小婢是因為實力大損了,否則應該頃刻間就能施展。”少女謙虛的說。

    “什麼,陣法屬於五行法術?”月兒一呆,臉上滿是意外:“小桃,真的假的,妳開玩笑是嗎?”

    也難怪月兒這樣說,眾所周知,陣法屬於修仙百藝的一種,源遠流長,而且十分繁複。

    陣法師的地位與煉丹師是一樣的,不論人族還是妖族都數量稀少,而且大受尊崇。

    而五行法術算什麼,不過是修仙基礎,從靈動期開始,就人人會學,進階凝丹以後,修士鬥法,就很少用到五行法術,畢竟就威力來說,比法寶小了許多。

    兩者完全不同,怎麼可以混為一談呢?

    “小姐,小婢哪敢對妳胡說,這不過是人界的修士不懂,其實別說他們了,就算是靈界,古魔界,還有我們陰司界也隻有極少數最高階的存在,才能掌握這種神通,單純的五行法術不過是浪費靈力,陣法也不需要陣盤陣旗,正確的做法是將兩者結合在一起,以靈力做為媒介,製作出陣法,然後對著敵人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以靈力布置陣法,就像妳現在所做的?”月兒若有所思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但要比小婢現在的速度快得多,瞬發才有效果。”小桃點點頭的說。

    “瞬發,那豈非不能布置很複雜的陣法,威力不也同樣有限嗎?”

    “,複不複雜,其實也是相對來說,比如說以小姐的神通,您布置一個斷禁大陣,然後扔出去,大概就相當於人界的元嬰修士甩一個小火球。”小桃輕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怪不得俗話說,人比人,氣死人,所謂斷禁大陣,是對古修士遺留下來的一些最厲害的陣法的總稱。

    如今的修仙者,已經布置不出,比如說當年幽州,靈『藥』山總壇,就有一個古修士布置的斷禁大陣,用來聚集地火,威力讓人瞠目結舌,足以將離合期修士也炸飛的。

    這樣的陣法,可想而知有多麼複雜,在上古時期,也隻有一些頂尖修士,而且是合門派之力,還要消耗許多天才地寶,耗數年功夫,才能布置一個,而月兒卻什麼都不需要,以仙力幻化,就能布置出一個斷禁大陣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體積很小,但威力卻是一樣。

    最讓人吐血的是,這對她來說,僅相當於小火球,而火彈術是靈動初期修士就能學的法術。

    聽起來像天方夜譚,但這是事實,因為當年的阿修羅王,實力堪比真仙。

    雖然說的是自己的前世,月兒也不由得半信半疑,這差距……實在是太誇張了些。

    “小桃,那妳究竟是什麼,陰司界的鬼族,阿修羅王的婢女。”

    “,小桃當然是您的婢女,但我卻並非鬼族。”那身材嬌小的少女微笑說說。

    “不是鬼族,那妳是什麼?”月兒有些奇怪的開口,要知道,她剛剛說的鬼族,可是泛指陰司界一切的生物,既然是自己的婢女,小桃怎麼可能不是陰司界之人呢。

    “小姐果然是什麼也想不起來了。”小桃有些傷感的說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別這樣說,這所有的一切,都是那些無恥真仙害的,有早一日,我們總會讓他們血債血償的,小姐您受的苦,一定會千倍百倍的像他們討還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”看著小桃為自己義憤填膺的樣子,月兒嬌美的容顏上,不由得『露』出一絲心虛之『色』,平心來說,她可沒有想那麼多,對方雖然說自己是阿修羅王,但月兒卻沒有一點印象,幸福對小丫頭來說,不多,也很好滿足,隻要自己與少爺平平安安,永遠相依相守就夠了,找真仙報仇?

    想想月兒就心中怕怕,沒有那個膽量啊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阿修羅王嗎,小桃該不會認錯人了吧,月兒心中如此想,但嘴上卻不敢說出來,少爺生死未卜,還要仰仗這丫頭出來,如果自己不是她說的那個人,這丫頭撒手不管?

    也難怪月兒這樣想,雖然在雪冥山看見那三幅圖以後,多少有一些預兆,但這個消息未免也太勁爆。

    阿修羅王,一界之主,帶領手下將靈界殺得血流成河,甚至連真仙也敢打,那個……自己有這麼強嗎?

    可憐月兒一直躲在林軒的卵翼底下,這些事情,別說做了,光是想想,就覺得心中怕怕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在想什麼?”

    “沒有,小桃,妳還沒告訴我,妳究竟是什麼?”未來漫漫,月兒決定先不去想那麼遠。

    “我?”小桃笑起來了:“不是鬼族,而是小姐您最喜歡的寶物,玄陰寶盒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妳是器靈?”這個答案,讓月兒一呆,不由得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“錯了,不是器靈,我就是玄陰寶盒……”小桃有些鬱悶的說,器靈算什麼,自己怎麼可能是那種低級的東東。

    “玄陰寶盒,妳是說我的寶物通靈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以小姐您的神通,所使用的寶物,自然是仙府奇珍,與牠相比,什麼通天靈寶,玄天冥寶,都不值一提,而仙府奇珍的特征之一,就是通靈,能夠擁有人類一樣的軀體,完全開啟靈智。”

    雖然就理論而言,萬物皆可修仙,但其實不論人族還是妖族,其實都是動物生靈,除此以外,樹木花草,也可以吸納天地元氣,但想要通靈修仙,卻是難上加難。

    除了動植物以外,其他的什麼石頭,河流想要通靈,幾乎不可能,就說雪冥山,乃金剛山怪一族,也隻是像山而已,其實是一種特殊形態的動物。

    而仙府奇珍說穿了,也不過是最高等階的法寶,由最珍貴的材料煉製,這樣的死物,居然可以通靈,變化出小桃這麼活『色』生香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月兒驚訝不已,但也不去想了,畢竟仙人距離現在的自己,還太遙遠,真仙能夠改變天地法則,當然有很多事情是自己無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你說我是阿修羅王,我……”月兒說到這,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身前嬌小的少女:“那我前世的時候,為何要入侵靈界,又與那些真仙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小婢也不清楚。”小桃有些無奈的說。

    “什麼,妳也不是我的侍女,難道同樣失去了記憶?”月兒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“小婢的情況,不能說是失憶,而是有一部分記憶,被封存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封印,誰做的,那些真仙麼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小姐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月兒目瞪口呆:“我,怎麼會,我為什麼會那樣做。”

    “具體原因,小婢也不清楚,隻是,我猜測,您去北極靈光殿與那三名真仙相見的時候,或許就已經猜到了結果,所以事先做了一些準備,小婢是您的本命法寶,可那一戰,您卻沒有將我帶在身邊,而是封印了小婢一部分記憶,然後將我藏在一穩妥的地點,也許就是為了來世。”小桃緩緩的說,當然,以上有一部分也是她的推測。

    “那妳的記憶不能恢複了?”月兒有些抱歉的說。

    “這倒不是,小姐怎麼會真的傷害我,您的封印很巧妙,由於我是您的本命法寶,氣息相關,所以您本身,對我會有很大的影響,隨著您實力的逐漸,小婢記憶的封印會一點一點的解除,我想與真仙的恩怨,您現在就知道的話,恐怕沒有什麼好處。”小桃如此這般的說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02:36:20  ExecTime:0.5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