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阿修羅王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 阿修羅王

    “你們意欲如何?”慧通臉『色』陰霾,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那叫血靈的女子理了理發絲,唇邊流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意:“區區離合初期的螻蟻,居然敢對公主無禮,如果是在靈界,閣下早就萬劫不複,居然還問我們想要如何,現在這種情況,你以為還有機會逃走?”

    “公主?”

    慧通一呆,表情有些愕然,從對方的口氣言語,應該是來自上界,可修仙界不比世俗,哪來的什麼公主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三人自然不會對他解釋什麼,說起來,慧通也是倒黴到了極處,假如他全盛之時,未必會怕眼前的三名修士,對方雖然來自靈界,原本的實力,或許比自己高,但受困於天地法則,現在不過元嬰中期罷了。

    真打起來,還是自己贏麵居多。

    然而眼見對方想要逃走,他不顧一切撲入進傳送陣中,無巧不巧,上半身才剛剛進入,傳送就已啟動了……

    他大驚失『色』,忙想要退出,可卻來不及了,慧通雖是離合修士,但傳送涉及更高層次的空間法則,他也是無可抵擋的,於是肉身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毀了。

    雖然還剩上半截身體,但修為最多發揮出六成左右,麵對虎視眈眈的三名敵手,絕對是半點機會也沒有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慧通眼珠『亂』轉個不停,在腦海尋思著脫身之策,夏侯蘭卻已動手。

    玉手一拂,那式樣古樸的仙劍頓時飛掠而出,這禿驢,乃是大哥的仇敵,如今有機會將他除去,夏侯蘭自然不會手軟地。

    “妳……”慧通又驚又怒,張開口,從嘴中飛出一顆龍眼大小的佛珠,將夏侯蘭的仙劍抵住。

    一道青光,一團金芒,在半空中互相撕扯,火拚起來了。

    公主既已動手,兩名手下自然不會閑著,對視一眼,那叫血靈的女子咯咯咯的嬌笑起來,袖袍翻轉,一小巧的幡旗浮現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約有巴掌大,卻『色』彩奪目,如血一般鮮紅,在那幡旗的正中,繡著一碩大的鬼頭。

    此女居然是一名鬼修。

    與公主偷偷『摸』『摸』溜到人界不同,他們兩人,雖然僅僅是離合後期,但破碎虛空的時候,卻得到了主人的幫助,以新月父親散仙的修為,能做到的,可不僅僅是順應天地法則,在一定程度上,他甚至可以利用並修改了。

    於是血靈與百闔,兩人身上都帶有少量寶物。

    此百鬼幡可是她在靈界的法寶,而並非破碎虛空以後,才胡『亂』煉製出來的。

    雖然如今修為大減,但做為在體內溫養了近千年的本命法寶,威力依舊不小。

    血靈一指點出,那幡旗靈光閃爍,化為一朵數十畝大小的浮雲,將整個天空都擋住,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從麵飄散而出。

    隨後浮雲一陣翻湧,從麵探出了一碩大的鬼頭,樣子猙獰到了極處,戾氣之濃讓慧通也勃然變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不識好歹的老禿驢,居然敢得罪公主,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。”血靈的嬌笑聲傳入耳朵,不知為何,給人一種『毛』骨悚然的感覺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另外一側,卻有震耳欲聾的咆哮傳入耳朵,百闔乃是妖修者,隻見他雙手掐訣,整個身體,颯然暴漲起來。

    轉眼間,此人已用妖化之術,將自己變成了一身高足有三丈的巨大怪物,渾身肌肉虯結,表麵還覆蓋著黑『色』的鱗甲,一股暴烈的蠻荒之氣噴薄而出,也不知道,他究竟模仿的是什麼可怕妖族。

    一時間,慧通陷入了三人的圍攻,左支右絀,狼狽到了極處……

    由於傳送的距離太遠,這發生的一切,並沒有人清楚,此時此刻,林軒正速度極快的飛遁著。

    剛剛的大戰,雖然是在軒轅城郊外展開,但打得如此驚天動地,十有***,肯定已驚動了附近的各方勢力,軒轅城高手雲集,林軒可不敢有絲毫怠慢停歇,一口氣飛出了數十萬,才在一座不起眼的荒山上降落下來。

    將神識放出,附近兩百內鬥人跡了無,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袖袍一拂,數道劍氣飛掠而出,像山壁上狠狠劈去了。

    開辟洞府對於林軒來說早已是熟門熟路,何況他現在需要的,僅僅是一棲身之所,簡陋一些,也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因此不到半盞茶的功夫,這項工作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林軒化為一道驚虹,飛入其中,然後再使用土係法術,將洞口堵住,略作掩飾之後,即使是元嬰修士,隻要不是刻意用神識在附近搜索,應該也不會發現的。

    林軒鬆口了氣,卻仿佛像是一下子耗光了精力,臉『色』蒼白無比,甚至連腳步都晃了幾下,差點摔倒在地,忙用手扶住旁邊的山壁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怎麼了?”

    白光一閃,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出現在了麵前,月兒臉上滿是焦急,玉手伸出,想要扶住少爺,卻一下子從他的胸前穿了過去。

    沒有身體!

    不過此時此刻,小丫頭也顧不得黯然神傷了,少爺現在的樣子,著實有些嚇人,臉『色』先是蒼白,隨後變為了青灰之『色』,說句不好聽的,比屍體還恐怖,身體也在瑟瑟發抖,堂堂元嬰期修仙者,可連站穩都仿佛很吃力似的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。”林軒扶著山壁,慢慢的坐了下去,聲音都十分萎靡:“隻不過是法力耗盡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你別騙我,法力耗盡,豈會狼狽到如此地步。”月兒前世的記憶雖然沒有恢複,但今生好歹也是凝丹期修仙者,這點常識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別著急,難道少爺我還會騙妳,隻不過是法力耗盡,外加透支,損傷了一點元,元氣……”林軒話沒有說完,突然撲通一聲摔倒在地,毫沒征兆的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林軒確實沒有撒謊,隻不過為了不讓月兒著急,刻意將事情說得輕描淡寫了些。

    這一次雖逃出生天,但其中的危險曲折,卻是林軒踏入修仙界以來,也很少遇到的。

    慧通乃是離合期修仙者,可與他交手的時候,林軒卻一直處在上風,究其根源,固然是有小妹相助,但最重要的,是林軒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了幾樣自己最拿手的神通與寶物。

    碧幻幽火,融合劫火之精後威力暫且不說,林軒也運用純熟,不論法力還是身體,負擔都並不大的。

    但接下來的幾種,卻又不同。

    通天靈寶,威力固然令人瞠目,但卻一次『性』就將法力耗光了。

    幸好林軒有儲靈帶,這才補滿,然而僅僅這個,依舊不足以對付離合期老怪物,林軒不得不施展出同樣會榨幹法力的真靈一擊神通。

    但戰鬥仍沒有結束,可儲靈帶短時間內是不能使用兩次的。

    迫不得已,林軒隻好取出“回元散”吞服。

    此『藥』乃魔道之物,與儲靈帶由外力補充不同,牠是通過刺激潛力的方法,快速恢複修士法力,與天魔解體大法頗有幾分相似,雖效果不錯,但事後卻會元氣大傷。

    而元氣大傷,指的是服用一粒的情況。

    可林軒當時情況危急,所謂病急『亂』投醫,哪還管得了諸多顧忌,為了快速恢複法力,他將一瓶回元散全部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還沒有完,事後他又帶領月兒,屍魔,穿山甲與空眩為首的禿驢大戰。

    因為擔心小妹安危的緣故,林軒不敢將戰局拖久了,雖然沒有動用靈寶,卻也接連施展了數種秘術,因此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將三名禿驢滅殺了。

    否則空眩雖然剛剛奪舍,畢竟是大修士,另外一個老和尚,也一個初期,一個中期,林軒雖有幫手,又豈能如此霹靂滅敵?

    當時林軒就有些冒虛汗了,卻一直忍住,確認夏侯蘭已安全轉移以後,他怕被抓住,不敢休息,又強撐著飛了幾十萬……

    平心來說,如果換一名同階修仙者,卻像林軒這樣蠻幹的話,恐怕早已隕落,十有***是肉身自爆而亡了。

    好在林軒與他們不同,法力精純得多,除了正魔兼修以外,妖靈島的一番奇遇,還讓他得到了鳳舞九天訣。

    在修妖一脈中,這可是極品***,林軒雖然僅僅第二層大圓滿,但身體也得到了強化。

    再加上雙嬰一丹的效果,才讓他強撐著飛到了此處。

    可用最後的力量開辟完洞府,確認自己安全以後,心中一鬆,林軒卻再也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並非他意誌太弱,其實林軒的意誌已經是強得變態了,要知道,他可是服用了一瓶回元散。

    而這種丹『藥』發作的後遺症之一,就是渾身難受得仿佛在上刀山,下油鍋,林軒因為吃太多,痛苦程度還要翻上數倍的倍,大約半個時辰以前,其實就已經發作了,不過那時還未脫險,林軒硬是咬牙忍住。

    畢竟他可是經曆過煉心路的洗禮,心智堅韌遠非常人可比,林軒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靠的,可不僅僅是藍『色』星海帶來的好處,運氣這東西同樣是虛無縹緲的。

    仙道艱難,想要走得比別人遠,就要有過人之處,世俗有一句名言,叫做吃得苦中苦,方位人上人,這句話用在修仙界,其實更加貼切。

    想要成為人上人都要經曆那麼多磨礪,何況是長生,百煉方能成仙。

    如果林軒半路忍不住痛苦,恐怕他現在已經被軒轅城的執法使找到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林軒忍住了,直到來到安全的地點以後,才暈倒,畢竟意誌再如何堅韌,總也是有極限的。

    人力有時而盡。

    他這麼一暈倒是沒有什麼,可卻將一旁的小月兒給嚇壞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少爺,妳怎麼了?”

    月兒大驚失『色』,一直以來,林軒都是她的主心骨,兩百年來,兩人從未分離過,名為主仆,可實際上,那不過局限於稱呼,真實的情況是,林軒一直對她護有加,如寶貝般疼著,寵著。

    可現在少爺卻暈倒了。

    他會不會有事?

    月兒目瞪口呆,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?

    畢竟以前,所有的一切都有林軒。

    可現在,少爺卻陷入了昏『迷』,臉『色』比死人還難看,渾身靈力幹涸,體內的氣機也非常混『亂』。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月兒恨不得痛苦的是自己,能夠以身相代,不過在經曆最初的紊『亂』之後,她終於還是很快平複了下來。

    按理說,這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如果將林軒比做大樹,那麼月兒就是蔓藤,一直以來都是受他照顧,依附著才能在殘酷的修仙界存活。

    可就在剛才,焦急到極點之後,心中卻莫名其妙的有一股清流出現,讓她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種狀態很奇怪,月兒自己也說不上來,就仿佛自己本來就應該處變不驚,仿佛淡定,從容才是自己本該有的心態,不論麵對什麼危險,哪怕再可怕的存在,即便真仙,自己也不應該表現出慌『亂』。

    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,月兒也說不上來。

    可冷靜歸冷靜,接下來應該如何,小丫頭還是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少爺!”

    月兒蹲下嬌軀,輕輕的將手覆蓋在他的胸口,神念放出,施展內視之術。

    與自己內視不同,這種用查探其他修士身體狀況的秘術是受到***的,施術者的修為必須要比被查探者高上許多,否則會被反彈回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情況特殊,一來林軒昏『迷』,且法力所剩無幾,二來兩人間有主仆血契,所以林軒的法力,不會對月兒排斥。

    約半盞茶以後,月兒抬起頭,臉上的表情卻越發惶恐。

    少爺的丹田氣海,可以說一片混『亂』,兩個元嬰,全部昏『迷』,妖丹也停止了旋轉,如死物一般,懸浮在虛空丹田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氣海中自己產生了一點靈力,可卻沒有匯集在一起,而是雜『亂』無章的橫衝直撞,換句話說,靈力開始破壞林軒的經脈與肉軀。

    回元散本是魔道之物,而修魔者模仿妖魔神通,與正道相比,本就是另辟蹊徑,丹道也是一樣道理

    通過刺激潛能,取巧恢複法力,一粒回元散,後遺症就能將服用者折磨半死,何況林軒吃了一瓶。

    如果夢如嫣在此地,以她離合期的修為,不惜大耗法力,再配合一些天才地寶,也許能將林軒治好。

    而月兒不過元嬰後期,即使直到那樣的治療手段,以她的境界法力,也隻有幹瞪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張了張嘴巴,從喉嚨,擠出嘶啞的聲音,麵容扭曲,即便是昏『迷』,依舊痛苦無比。

    看著他的樣子,月兒更是揪心,如果能夠治好少爺,即便讓自己魂飛魄散,她也不會稍有猶豫。

    可月兒真不直到該怎麼辦,其實跟著少爺耳濡目染,對於丹道之術,月兒也遠比普通修士了解得多。

    隱隱也猜到少爺這麼痛苦應該是服用了回元散後遺症發作,可知道又如何,她記得曾聽少爺說過,吃了這種『藥』以後,後遺症隻能硬撐,對少爺來說,一顆不算什麼,可他吃了那麼多……

    該怎麼辦,自己怎麼這麼沒用,一直以來都是被少爺照顧,有危險他扛著,自己卻像包袱一樣,什麼忙也幫不上。

    “笨丫頭!”

    月兒恨不得將自己打一頓,正彷徨無計,突然靈光一閃,一物詭異的出現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玄陰寶盒!

    月兒吃驚的看著這連少爺也驅使不動,隻有自己能夠使用的寶物,牠怎麼自己出來了?

    心中驚奇,更仿佛受一股詭異的力量驅使,月兒伸出纖手,輕輕將那寶盒握住。

    說是寶盒,其實不過是一塊橢圓形的石頭,略有些扁平,毫無特異之處,靈力鬼氣更是半點也無。

    不過落入是少女手中以後,卻靈光一閃,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月牙形狀的短劍,式樣精美以極,散發著令人心動的靈氣。

    然而這僅僅是開始。

    隨後從那鋒利的劍刃之上,冒出了一團耀目的靈光,赤橙黃綠青藍紫,如寶輪一般,琉璃變幻,隨後慢慢的騰升起來。

    光暈之中,一個人影逐漸顯現,隨後慢慢的清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月兒以手掩口,看著那懸浮在虛空中的少女,眉目如畫,然而身高僅有一尺。

    “妳,妳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為何,月兒明明是第一次看見這小人,而且眼前的景象十分詭異,可她卻莫名其妙的感覺親切無比。

    “小,小姐……”那嬌笑的少女睜開眼,卻仿佛從無盡歲月的沉睡中剛剛醒來,看見月兒以後,臉上流『露』出高興,激動,狂喜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下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妳碰得到我?”

    感覺到這『迷』你版的少女撲入自己的懷中,那真是的感覺,月兒不由得驚呆了,自己明明沒有身體的。

    “當然,小姐與奴婢氣息相連,不論您是什麼形態,小婢都能碰得到妳。”那少女喜極而泣:“太好了,小姐您終於還是轉生了,小婢就知道,以您的神通,就算是被三位真仙圍攻,又哪有可能魂飛魄散,即便那些家夥,為了阻止您的轉生,費盡波折,不惜篡改這一界的天地法則,依舊是無用功。”

    即便猜到自己前世恐怕不是一般的人物,月兒也目瞪口呆了,你說什麼,我究竟是誰。

    “小姐不記得,也是正常的,您不就是統禦陰司六界,甚至讓那些真仙也忌憚得發抖的阿修羅王麼?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1 07:05:35  ExecTime:0.5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