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夢如嫣的心思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 夢如嫣的心思

    夏侯蘭的表情一下子鐵青起來,好在就在此刻,一古樸的聲音傳入耳朵,隨機傳送符終於啟動了,符篆表麵,噴出一道『乳』白『色』的光柱。

    隨後空間一陣模糊,一個類似於傳送陣的東西出現在了三人的身側。

    當然,不是真的傳送陣。而是由靈力構成的虛影,但就效果來說,卻也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

    “嗯夏侯蘭點點頭。身形一閃,與兩個手下一起來到了著影的中間。

    那叫血靈的女子不敢遲疑,忙一道法訣打了出去,嗡鳴聲大起,一團柔和的光韻包裹住三人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”。

    與之相對的,慧通臉上卻『露』出驚怒交集之『色』,他雖然沒見過隨機傳送符,但猜也能猜到那東西是什麼。

    人界絕沒有這樣的寶物,此女果然是靈界修仙者。

    假如讓她跑了,後患無窮。慧通膛目大喝,卑出手來,在後腦使勁一拍,一團精血從嘴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迎風就漲,化為了一鬥大的佛字,嗖的一下,又重新沒入他的身體,慧通的臉『色』,一下子變得殷紅如血起來。

    身形詭異的從原地消失不見。下一刻,卻出現在了傳送陣的邊緣。

    破空閃!

    也是空間神通,然而卻比瞬移更加深奧繁複,即便以慧通的修為,平常也施展不出,此時此刻,他使用了某種大耗元氣的秘術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不能讓此女活著,慧通眼中凶芒閃爍。哪還有半點有道高僧的氣度,看起來,更像一殺人狂魔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依舊是晚了一些,傳送已經開始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慧通驚怒大喝,不管不顧,一頭撞入了那『乳』白『色』的光韻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靈光狂閃,戾氣衝天,突然一聲哀嚎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,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沒有什麼不可能,得罪我,你可以去死了

    林軒冰冷的聲音傳入耳朵。隨後數以百計的環影望中間一聚,空眩的肉身,落了個千瘡百孔的結局。

    林軒以雷霆手段滅殺了這位大修士。

    他。月兒,屍魔,還有穿山甲聯手,本來就比萬佛宗的三名禿驢強得多,何況空眩剛剛奪舍,實力大打折扣,月兒的玄陰寶盒加上鬼煞陰墨也都大顯神通。

    尤其是後一種,讓三個老怪物的法寶完全失去了效果。

    隻能空手應敵,結果僅僅半盞茶的功夫,就一一隕落。

    靈光一閃,一寸許高的嬰兒浮現,渾身做赤金之『色』,這老家夥,已經煉成羅漢之體了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肉軀,神通也非同小可,上一回,林軒就是這麼讓他逃脫。

    但這次不同,林軒已明白老禿驢的底細,在毀了他肉身的同時,就已施展九天微步,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空眩心中驚怒交集,望向林軒的表情滿是怨毒。當然驚訝畏懼更多。

    渾身靈光閃過,就已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不用說。瞬移神通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並沒有取出得自雪狐王的長戈,而是伸出手來。不緊不慢的衝著前方一點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聲音,半空中綠芒一閃,一張燃燒著的火網浮現,正好擋在元嬰的前麵,空眩看上去,就仿佛自己撞上去一般。

    林軒早已布好了陷阱。

    空眩不由得大驚,忙停住身形,想逃亡別處,卻現屍魔,穿止 甲,月兒,還有林軒,各站了一個方位,已經將他所有的退路全部堵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趕盡殺絕,萬佛宗不會放過你,如果你放我一條生路,由老衲做主,你與萬佛宗間的恩怨,全部一筆勾銷如何?”空眩臉上閃過一絲陰沉之『色』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一筆勾銷?”林軒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。神『色』木然的道。    “不錯,道友***奇特,年紀輕輕,就有這般修為,實在了不起,前途遠大,也非老衲可比,但我萬佛宗,乃七大勢力之一,你孤家寡人,怎麼鬥得過,不如就此化敵為友如何?”空眩的聲音充滿了誘『惑』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為林某會相信你的花言巧語荊  ”林軒臉上卻滿是不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老衲堂堂後期修士的身份豈會撒謊,你如果不信,我可以下血誓,道友以為如何?。

    “這個麼,”

    林軒略一躊躇,表情變幻不定。

    空眩心中一喜,正想再說些盅『惑』的言語。突然一輕微的嗡鳴傳入耳朵,他有些詫異的轉過頭,隻見自己背後,出現了一花紋斑駁的魔蟲。

    正是林軒馴養的玉羅蜂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空眩明白受騙上當,然而為時晚了,從玉羅蜂的腹部,『射』出一道纖細的紫紅『色』驚芒,一閃即逝,沒入了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然後慧通就感覺渾身的力氣消失”

    “你算計我?”

    “不錯少年的臉上『露』出譏嘲的笑容: “化敵為友。你當林某是白癡麼,何況就算你真打算那麼做,如今也不可能了,你們將林某『逼』到這般地步小妹生死未卜,我與萬佛宗,早就有了不共戴天之仇,七大勢力又如何,總有一天,我會讓你們這幫禿驢從人界消失。”

    望著林軒的眼眸,空眩心中泛起一股

    早知如此,剛才不如元嬰自爆,如今落入對方手,不知道最終會是怎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林軒當然不會讓他這麼痛快的去死,不過現在,也沒有時間處理,袖袍一拂,一個玉盒飛掠而出,林軒將赤金『色』的元嬰塞了進去,隨後又在表麵貼滿了禁製符篆。

    再將寶物一一收入懷中。

    雖然隻耽擱了一盞茶的功夫,但俗話說,救人如救火,也不知道妹怎麼樣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點,林軒就心中大急,正欲遁光向前飛去,突然心中一凜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。

    就仿佛,被什麼人在一旁窺探似的。

    林軒有些僵硬的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可四周雲淡風清,除了網剛戰鬥所留下的痕跡,什麼也沒有。

    難道自『毛』感應出錯?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放出,還是沒有收獲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依舊有點疑『惑』但不能繼續在這耽擱,或許真是太疑神疑鬼了,想到這,林軒將不安拋諸腦後,渾身青芒大起,消失在了天際。

    約半盞茶的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距離剛剛約百餘丈的地方。靈光耀眼,一傾國傾城的少女從灌木叢中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夢如嫣!

    此時這位天涯海閣的太上長老,名震天雲十二州的第一女修。俏臉上滿是驚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網剛那場大戰,看得她有些眼花繚『亂』,雖然就實力而言,如今林軒與她相比,還有很大的差距。但不要忘記,那小子不過元嬰中期,居然能夠砍瓜切菜般的滅殺大修士。

    簡直不可思議!    遙想當年,別說自己,就是望亭樓,也沒有這樣的實力。

    本身的神通不說,林軒所學之雜更令人側目,鬼寵,控屍術,不過最令人驚訝的還是他那隻穿山甲寵物。

    雖然看起來有些瘋瘋癲癲的。但確實是化形後期的大妖族。

    世俗有一句名言,叫江山代有人才出,用在修仙界也沒錯,再過個幾百年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這林小子也許就會取代望亭樓,成為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“,這聲大哥倒是沒有叫錯。”如嫣仙子眼光可是很長遠的,原本最初,她是因為林軒幫了自己不少忙,以及心底的那抹感動,所以才決定為他出頭,不過現在麼…

    “,大哥還真是前途無量,也許自己飛升靈界的希望會著落在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夢如嫣心豐如是想,畢竟破碎虛空的時候想要撐過天劫,隻有離合後期的修士才大有希望,以自己的天資以及所剩的壽元,恐怕也就隻能修煉到中期。

    渡劫的希望不足二成。

    不過關於如何飛升,她手中卻掌握有一個隱秘,原本最初的打算,是合適,的時候,找望亭樓合作。

    不管現在看來,也許林軒是更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此子如此神通,兩百年內,進階離合應該是沒有問題的。

    略一躊躇,夢如嫣伸出纖手。掐了一道法印,她苗條的身影。頓時變得若有若無。

    然後像林軒離開的方向飛去了。

    現在她還不打算現身,雖然有了一點未來與林軒合作的念頭。但她不想讓林軒知道自己曾給他很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否則會被以為是施恩以圖回報的。

    如嫣仙子行事隨心所欲,同時『性』子也驕傲以極,她幫林軒以前,可不知道對方有如此潛力。

    即便未來真與對方合作,也是合則兩利的,他可不想被人給看輕了。

    不過有些奇怪,林軒在此處,慧通到哪去了,剛網還能感應到他一點神識,現在卻莫名其妙的完全消失…”

    如嫣仙子決定隱在暗處,隻在必要的時候才給林軒一些幫助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林軒並不清楚,他的神識,雖然比同階修士強大得多,也現周圍有一點不妥。

    但究竟是錯覺還是真有人窺視卻也不敢肯定的,畢竟離合修士的隱匿之術非同小可,憑林軒現在想要找出還有很大的難度。

    林軒將這件事情拋諸腦後,全力飛行,過了約半頓飯的功夫以後,林軒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現在所在的地方,正是剛剛傳送之處,從表麵上,雖然看不出什麼,但空氣,還殘留著些許靈力波動。

    如果換一名修仙者,即使能夠感覺出異常,也肯定弄不明白情況。

    但林軒不同,一是他經曆過數次遠距離傳送,尤其是妖靈島那次回幽州,甚至還破碎了虛空。

    所以對傳送產生的靈力震『蕩』。林軒算是非常熟悉的。

    何況對於陣法。他也很有研究,雖然宗師還說不上。但比起一般的陣法師來,也要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傳送也是陣法的一種。根據所學推測。林軒判斷出這一定是經曆過一次遠距離傳送的。

    當然,無法與自己的幾次傳送相比,但距離至少也有好幾十萬。

    會不會是小妹呢,林軒撓了撓頭,最古怪的是,這明明沒有傳送陣。而靈力震『蕩』最激烈的地方,居然是一虛空。

    怪了,按照常理,傳送陣的中央,才是靈力最混『亂』的地方。

    林軒閉上雙目。將神識放出。在附近細細搜索,沒有,確實沒有傳送陣。

    怪了!

    不過也不是完全沒可能。小妹可是散仙的女兒,也許身上帶有便攜式的寶物,比如說將傳送陣封印進符篆。

    這種逆天之術。人界不可能。卻不代表靈界也沒有。

    林軒的心機確實沒話說,這番推測,居然**不離十了。

    隻是奇怪的是,她如果有那樣的寶物,剛網為何不拿出來呢,難道隻能一個人用?

    如果小妹真傳送走了,慧通禿驢雖是離合期,也唯有幹瞪眼。

    想到這,林軒鬆了口氣,雖然僅僅是自己的猜想與推測。但應該沒錯的。

    靈界公主,哪有那麼容易隕落?

    隻是慧通到哪兒去了,念及至此,林軒不由得警惕的轉了轉頭,還好並沒有現敵人的行蹤。

    少爺,接下來我們應該如何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"

    林軒也陷入了思索。如果按照他的心意來說,自然是潛回軒轅城,將血蛟丹弄到手。

    那寶物能解百毒,琴心的痛苦就可以解去了。

    但這樣做,風險太大,慧通沒有找到小妹,十有***也會回到城中。說不定還會派出大量的人手。在附近撥索自己的行蹤。

    現在去軒轅城,幾乎等於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這樣的傻事林軒當然不會去做的,畢竟武雲兒也說了,一年之內,琴心隻會受些痛苦。但『性』命是無礙。

    血蛟丹是要到手,但得等風頭過了再去做。

    反正為了具兒結嬰的事情,數月之後。自己也必須回到這來的。

    那時,兩件事情可以一起做。

    林軒可不是***的『毛』頭小子,權衡利弊。已經定下了行止。

    剩下的時間,去琴心那看一看,一來避風頭,二來以自己的神通,配合煉丹術,當然是以藍『色』星海做後盾的,雖然不能為其解毒,但應該可以減少痛苦。

    另外轉嬰丹的原料己經湊齊,算算時間,足夠自己將魔嬰重新祭煉一遍,隱患解除以後,犧就真正成為類似於第二元嬰的寶物。

    這樣自己的實力應該可以再漲一截的。

    說實話,這次與慧通交手,一來有小妹幫助,二來對方多少有些輕敵,所以自己可以接連動用幾種最厲害的神通與寶物,打禿驢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,有些取巧。

    假如下一次再狹路相逢,可就沒有這樣的好事了,自己寶物再強,神通再多。但境界的差距,卻無法彌補。肯定隻有落敗生死一途。

    此間事了以後,趕快找一靈地,開辟洞府,好好修煉,隻有進階元嬰後期。麵對離合修士。自己勉強還有一拚之力。

    想到這,林軒化為一道驚虹,像天邊飛去了。

    不久,青光一閃,夢如嫣的身影在他剛網站立的地點浮現。

    察覺到附近殘留的混『亂』靈力,如嫣仙子有些驚奇,將神識放出。

    很快,她睜開了美目,像不遠處的一座小山飛去了。

    在半山腰,現了一個洞口,隱隱有惡臭的氣味飄去,夢如嫣秀眉微皺,渾身靈芒閃爍,倒不是怕遇見危險什麼,而是將那令人作嘔的氣味兒擋住。

    隨後飄入了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麵傳來野獸的嚎叫,卻充滿了畏懼。

    “三目豬妖?”    看著眼前很像野豬。卻有三隻眼睛的怪物,夢如嫣一呆。

    不過是二階妖獸而已,靈智尚未開啟。但夢如嫣身上的可怕靈壓,卻讓拋們感到了前所未見的恐懼,拚命的縮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咦?。

    夢如嫣在豬妖的旁邊,看見了一點熟悉的東西,臉上閃過一絲驚訝,袖袍一拂,三隻豬妖被狠狠的摔到了遠處。

    那東西『露』了出來,如嫣仙子目瞪口呆,居然是半截身體,被豬妖當作了食物,但怎麼畢也啃不動,因為那半截身體上所穿的衣物。居然是慧通的”

    怎麼可能?

    雖然看萬佛宗不爽,但這老家夥可是離合期,肉身怎麼可能被毀去,而且還被區區的二階豬妖當作食物,給叼回來了”

    如嫣仙子也經曆了許多風雨、但究竟生了什麼,卻怎麼也參詳不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距離這約百萬。

    幾名修士正遙遙對峙。

    夏侯蘭,血靈,百闔,三名來自靈界,卻因為天地法則,修為大受***的高手,呈一個圈子,將慧通圍在當中。

    慧通此刻,哪還有半分驕狂之『色』,臉上滿是憤怒,但更多的,還是鬱悶之『色』,他的身體,居然隻剩下一半,從小腹的個置,就像被一把鋒利的大刀,生生的削為了兩截,雙腿都沒有了,雖然這老怪物,不知道施展了什麼秘術,讓傷口出淡淡的金芒。沒有一滴鮮血,但情況不妙,卻是顯而易見的。

    可惡,他做夢也沒想到會遇見這樣的變故,原本的獵人,如今卻淪為了獵物,慧通的眼珠,不停的『亂』轉著。

    ”怎麼,這樣的情況,道友莫非以為還有機會逃跑麼?”百闔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5 06:34:10  ExecTime:0.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