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隨機傳送符與隱秘(上)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 隨機傳送符與隱秘(上)

    天『色』昏暗,這兒是一處了無人煙的荒原,突然,一道遁光出現在了天邊,光韻之中,一少女苗條纖秀的身影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夏侯蘭的臉『色』有些蒼白,輕咬貝齒,不時還轉過頭,有些畏懼的望向身後。

    然而什麼也沒有。

    但這僅僅是眼睛看不見,以元嬰修士的神識,已感覺到那老怪物越來越近了,不久前,還有兩百,如今才過了一盞茶的時間,距離就縮短了一半。

    可自己遁光的速度卻已到了極限。

    夏侯蘭微微歎息,想不到自己堂堂的散仙之女,也會落入這般狼狽的境地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上界,區區離合期,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。

    搖了搖頭,如今想這些也沒有意義,盡管形勢危機,然而她並不後悔,那禿驢來追自己,大哥就可以化險為夷。

    夏侯蘭是知恩圖報的女孩子,如果換成新月公主,別恩將仇報就不錯,更別指望她舍己為人了。

    一體兩魄,然而不同的環境,卻早就了完全不一樣的『性』格。

    不過夏侯蘭自然也不願意就這麼隕落。

    該如何脫身呢?

    她一邊遁速全開,一邊秀眉微皺的思索起來。

    突然,少女臉『色』一變,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,有些驚疑的望向前麵。

    由於慧通緊追不舍,所以剛才,她絕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後,沒想到前方又有兩股強大的氣息出現了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修仙者,難道是對方的同夥?

    這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夏侯蘭的臉『色』難看無比,這情形比預料的還要糟糕一些,莫名其妙的陷入了絕地……咦,不對,這氣息有些熟。

    正當少女茫然無措,卻發現事情並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的心思不由活泛起來了。

    除了林大哥,自己在這一界並沒有相熟的朋友,也難怪,以前,她隻是小小的靈動期修仙者,與父親一直隱居在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後來覺醒以後,才發現自己在靈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而以新月的『性』格,人界修仙者,簡直跟螻蟻差不多,自然不會折節下交的。

    夏侯蘭每天,雖然也有一點控製身體的時間,而她的『性』格,也不像新月那麼囂張跋扈,但隨著記憶融合,其實也不是數年前那個賣身救父的乖乖女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對林軒特別一些,一來大哥在最困難的時候幫過自己,那段記憶刻骨銘心,二來自然是合情丹的緣故,此『藥』雖然沒有起到預想的效果,但也並非一點作用也無,不知不覺間,影響著夏侯蘭對林軒的觀感。

    而這種影響雖然細微,但卻細水長流,在內心深處,一點一點潛移默化著,當事人自己,反而沒有什麼感覺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就是服下這枚合情丹後,雖然沒有立刻愛上的效果,卻能一點一滴的增加好感度。

    否則夏侯蘭會否不顧危險,舍身相救林軒還是兩說,畢竟受困於天地法則,以她現在的修為實力,對上離合期修仙者,一個不好,同樣也有可能隕落。

    人界除了林大哥,自己並沒有高階修士的朋友,那這兩股強大的靈力,身份已呼之欲出……

    同為上界修仙者,十有***是父親派手下來尋訪自己了。

    畢竟當年,自己與父親鬧了矛盾以後,可是離家出走,私自破碎虛空,來到這下界之中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夏侯蘭可不想與這兩人見麵,修羅之門還有數十年就會開啟,她才不想被抓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想法卻又不同,如今『性』命都處於危險之中,脫險才是首要之務,至於別的什麼,當然都暫且拋諸腦後。

    於是夏侯蘭渾身青芒大起,迎著那兩道氣息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相距不過十餘,不過兩三個呼吸,就迎麵相遇。

    “是公主!”

    相貌古雅的男子臉上『露』出狂喜之『色』,總算不負主人所托,回去以後,獎勵之豐厚足可讓他們千年內修行無憂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與男子相比,那叫血靈的女子,在靈界之時,就是新月的隨身劍侍,自然更加了解主人的『性』格,忙盈盈一福,臉上滿是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血靈,百闔,是你們兩個,我父親派你們下界來找我?”夏侯蘭從本質來說,與新月同為一人,這些年,也早融合了傳承的記憶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,公主,還請妳隨我們回去。”那叫百闔的男子也行了一禮,但卻悄悄將夏侯蘭的退路堵住。

    “現在先別說那麼多,你們應該也感覺到我現在正被人追殺,以你們倆的修為,能夠破碎虛空,來到這下界之中,一定是我父親親自出手,那麼與我的情況不同,你們應該可以攜帶少量寶物,有沒有隨機傳送符?”夏侯蘭急切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所謂隨機傳送符,聽名字就知道與傳送陣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不過是將陣法封印在符籙之中,一次可以傳送數十萬之遙。

    攜帶起來十分方便,然而也有一莫大的缺點,不能像陣法一樣,確定傳送後的位置。

    究竟被丟到哪全憑運氣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也讓修士們趨之若鶩,然而牠的製作卻是十分不易的,需要的材料很多,大部分在靈界也屬於可遇而不可求之物。

    而且製作這種符籙,至少也要天階宗師級的製符師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同樣的,隨機傳送符也有等級之分,等級越高的符籙,不僅傳送距離越遠,而且啟動的速度也越快。

    這才是最重要的一點。

    據說高品隨機傳送符,幾乎能在一息的時間啟動,當然,這麼做的前提,是修士要虧損一些元氣,但好處不言而喻,遇見危險的時候,能夠及時逃掉,有這麼一張符,幾乎等於多出一條命來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等階的隨機傳送符,即便是以新月的身份,也沒有見過幾張,血靈與百闔想都別想,不過他們既然受命來找自己,離開的時候,父親有可能賞賜一兩張低等階的隨機傳送符。

    聽公主這麼說,血靈的臉上『露』出幾分遲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不過用在這是不是太浪費了,雖然下界以後,我們會受困於天地法則,但奴婢二人與公主聯手,對上普通的離合期修士也不是不能一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若光是那禿驢,合我們三人之力確實未必怕他,可你們不要忘了,此處不是靈界,我等客居異地,沒有朋友,而對方卻未必等不來幫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言之有理,血靈,與殿下的安危相比,區區一張隨機傳送符不算什麼。”百闔略一遲疑,就如此這般的說:“對方已不遠了,快,別耽擱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那叫血靈的女修雖心中不舍,但也明白孰輕孰重,忙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金光一閃,一巴掌大小的符籙就從浮現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上麵花紋斑駁,遠比人界的靈符要複雜得多,相信就算以林軒之見識廣博,對於上麵的花紋符咒,也一個認不住。

    血靈微微歎了口氣,為了躲避一離合初期的修士,居然要使用這樣貴重的寶物,如果放到靈界,恐怕大牙都要被笑掉了。

    眼中閃過一絲不舍,但很快,她的表情就堅定起來,時間容不得耽擱,公主口中所說的那禿驢,距離這,已不足五十。

    櫻唇微啟,喃喃的吐出咒語,雙手也變幻個不停,打出一道道古怪的法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除了那丫頭,又多出了兩股不弱的氣息,難道她來了幫手?”慧通眉頭微皺,自言自語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從靈力波動來看,不過元嬰中期,這種等階的存在,就想阻止自己?”

    慧通的嘴角,『露』出譏諷的笑意,雖然就在剛才,他被夏侯蘭與林軒聯手『逼』得狼狽不堪,但那兩個家夥,都屬異類,實力是不能用表麵境界衡量地,真要考究,還遠遠超過了元嬰後期修士一籌。

    這種變態的家夥,修仙界絕對不多,他不相信夏侯蘭遇見的兩個幫手,又是那種破碎虛空來人界的家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此女身份是自己根本惹不起的,必須趁著她現在虛弱的時候,將其滅殺了,都則……後患無窮。

    慧通的臉上,『露』出猙獰的笑容,渾身佛光閃爍,飛遁得越發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天空中電芒四『射』,明明是晴朗的天空,卻有鵝『毛』般的大雪不停飄落。

    夢如嫣與羅家老祖打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其實就真實的實力來說,那姓羅的老怪物恐怕還更勝一籌,雖然兩人都是離合初期頂峰,但他擁有天煞明王的血統。

    雖然經過這麼多代的傳承,已非常稀薄,但真血的威力依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畢竟陰司六王,可是媲美散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當然,凡事都有例外,百萬年前的那場大戰,陰司界可是勢如破竹,靈界被打得落花流水,最後因為某些特別緣故,引來了真仙幹涉。

    其實以前,靈界,陰司界,古魔界,又不是沒有打過,隻是這種壓倒『性』的局麵卻是第一次罷了。

    這其中,固然有靈界與魔界爆發大戰還不足十萬年,元氣沒有完全恢複,而陰司界卻以逸待勞,兵強馬壯,但最重要的,還是高端存在中,彼此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以前陰司界的統治者,也就跟散仙差不多,雙方火並,往往以不分勝負告終,可那一代的六王之首,卻著實是一位驚才絕豔的人物,若不是另有隱情,她早應該飛升。

    雖然滯留在陰司界,但其勢力……嗯,怎麼說呢,人族的三大散仙,妖族的三大妖王。

    六人聯手,再加上數位渡劫期頂峰的存在,也完全擋她不住……

    慘敗!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那位也並沒有施展出真正的實力,開始的時候,靈界之人並不清楚,直到後來又經曆了許多曲折,看見她與三位真仙動手。

    才知道在這場戰爭,此女一直都有手下留情的。

    隻是這一次兩界戰爭似乎與以往不同,按理說有這麼一位可怖的高手坐鎮,陰司界早就勝了。

    仿佛那位六王之首一直都很克製……不,不是克製,她是故意的,故意給靈界以喘氣之息,故意等來仙界的幹涉。

    仿佛是為了什麼。

    可惜最後的北極靈光殿一戰,不論是陰司界其餘的五王,還是靈界人妖兩族的首腦,都沒有資格進入。

    隻知道最後的結果,那位驚才絕豔的陰司之主,魂飛魄散,三位真仙,也一死兩重傷。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,隻有兩位重傷的仙人,可對於發生的一切,他們卻諱忌莫深……

    上古之事暫且不提,天煞明王的實力也能和新月的父親相比,傳承了他的真血,羅家老怪物自然比夢如嫣勝上一籌,但卻不能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一來,他的目的並不是要滅殺如嫣仙子,兩人雖有差距,但並沒有那麼大,如果他神通盡出,打敗或許可以,但滅殺,不過是癡人說夢而已。

    明知道無望,他當然不會做傻事了,羅家老祖的如意算盤是挑撥,讓萬佛宗與天涯海閣勢同水火。

    而要做到這一點,有一個前提,就是自己的身份絕不能暴『露』,否則就前功盡棄了。

    於是他實力雖比夢如嫣稍強,打起來反而縛手縛腳,天空中大雪狂舞,一片碧影引人注目,那是如嫣仙子的法寶,而羅家老祖則左支右絀,看上去狼狽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卻是牢牢的將此女纏住,短時間內,想要將其擺脫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夢如嫣又驚又怒,不過此女做為離合期修仙者,到目前為止,也活了一千多歲,當然不可能是胸大無腦。

    漸漸的,眼神之中也流『露』出幾分『迷』『惑』。

    而羅家老祖雖左支右絀,卻一直留意著夢如嫣的神『色』,見了她的表情,心中咯一下,此女顯然已開始懷疑,繼續在這拖延,顯然有害無益。

    怎麼說,自己也會慧通爭取了那麼久,想必那禿驢應該已達成了目的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讓長笑一聲:“仙子不比發怒,慧通道友托我的事情在下已做到了,告辭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折扇向前一點,黑光一閃,一麵盾牌浮現,此盾由天地元氣所聚,上尖下方,高有數十丈,雖然夢如嫣祭出了萬千劍影氣吞山河,一下就將此盾撕破,但多少也為他爭取到一點時間,羅家老祖化為一道驚虹,飛『射』像了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要攔,夢如嫣同樣可以將他攔下,但此時此刻,她哪還有心情與對方慢慢糾纏啊,法寶一收之後,立刻閉上雙目,尋找其林軒的蹤跡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林軒此刻,也正與人打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原本他發現小妹的打算以後,想與她匯合,就算有危險,也大家一起扛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讓一女孩子舍身相救,自己卻心安理得的逃走,這樣的事情,他做不出。

    雖說仙道艱難,要遠離危險,不過男子漢大丈夫,總也是有所為,有所不為的。

    離合期老怪物又如何,將自己惹急,也跟他拚了。

    原本林軒正遁速全開,哪知道沒飛多遠,卻與幾個和尚狹路相逢。

    三名禿驢皆來自萬佛宗,都是元嬰期的長老人物,一名初期,一名中期,還有一個,居然是後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不用說,肯定是去幫慧通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15:17:42  ExecTime:0.5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