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太乙金精與血蛟丹(上)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零八章 太乙金精與血蛟丹(上)

    望亭樓!

    剛剛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,人妖兩族,數以百計的元嬰級老怪物,大部分皆臉『露』茫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什麼叫威名遠播,這個名字明明非常陌生的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是沒有人清楚,剛剛還驕橫不可一世的公孫老魔,以及天巧門主,此刻就臉如土『色』,變得比兔子還乖了。

    妖族那邊,火蛟王、萬年蟒等幾名化形後期的大妖族,表情也差不多,倒吸了口涼氣,就低下了頭顱,絲毫不敢接口。

    但了解的僅僅是少數,其他人依舊交頭接耳的議論著。

    “白道友,望亭樓究竟是誰,大夥兒可沒有聽過,還望妳詳細解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搞得這麼神秘,難道他還是離合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,這位道友還真猜對了,不錯,亭樓確實是我等前輩,離合後期的修仙者,雲州第一高手。”白雪目光在周圍掃過,緩緩開口,其實她心中也有些好奇,離合期老怪物,一心破碎虛空,早已不過問世俗,望亭樓為何會如此高調呢?

    當然,個中緣由,絕不是自己可以『插』手,所以轉眼間,她又將此念頭拋諸到了腦後。

    自己隻要聽命行事,順利完成這樁拍賣就好。

    白雪如此想著,而隨著她話音落下,整個廣寒宮,數以百計的元嬰級修仙者,則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鴉雀無聲!

    坐了這麼多人,卻偏偏靜得針落可聞,良久,才聽見一片吸氣的聲音,隨後,嗡嗡的議論聲由小到大,顯得紛『亂』嘈雜。

    “離合後期,我沒有聽錯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假如真有離合後期的修仙者,以其修為神通,至少有一半機會度過天劫,幹嘛還滯留在我們人界。”

    “難說,天雲交易會的拍賣非同小可,按理,會為托賣物品之人的身份保密,可一旦透『露』,就沒有造假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,夏孤草還真是非同一般的寶物。”一名元嬰中期的老怪物臉上『露』出了興奮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不凡是肯定的,不過夏侯兄你就別想了。”一紅臉老者冷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為什麼,莫非周兄想要爭奪?”

    “我?,夏侯兄也太看得起在下,且不說你我這樣的存在,身上哪有讓離合期老怪心動的寶物,就算有,你以為那望亭樓拿出夏孤草,真的是想要換東西?哼,離合後期,隻要這人界有的寶物,他明搶暗奪,什麼得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兄是說……”那元嬰中期之人表情一愕,隨後臉上也『露』出了若有所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各種各樣的議論,還在不停的傳入耳。

    雖然在天雲十二州,人妖兩族,一直流傳著離合期存在的傳說,但到目前為止,也僅有兩人經過證實。

    一位屬於妖族,九頭老祖!

    這老怪物,以殘暴聞名,其孫女更是貪『淫』好『色』,前一陣有小道消息,說此女死在了離『藥』宮少主的手,不過是真是假,卻也尚不可知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則是如嫣仙子,此女的名聲比之九頭老祖,更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的那場大戰,在座的不論人妖兩族,誰不曾耳聞過,數以萬計的修仙者折戟天涯海閣,如嫣仙子貌美如花,可其心狠手辣,也讓人咋舌,實力更是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八十一家聯盟,死在她手中的修士,就有一半之多,而夢如嫣那時,不過離合初期,由此推測,望亭樓會是什麼等級,恐怕以其一人之力,將在座的老怪物屠戳一空,也絕不是什麼難事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,不少人臉『色』鐵青以極,心中更悔恨無比,常言道禍從口出,才自己幹嘛要不留口德,圖一時暢快,辱罵夏孤草的賣主,萬一望亭樓記仇,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不說眾位元嬰期修仙者臉如土『色』,還有幾個非常存在也吃驚非小,心中念頭轉動。

    “慧通道友,這是怎麼回事,亭樓不是說自己***乏術,所以才請你代為主持,怎麼卻在這賣什麼夏孤草,還這麼堂而皇之的將身份顯『露』,他想要做什麼?”九頭老祖眉頭大皺,有些不滿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道友問我,我又問誰去,望亭樓行事,一向出人意表,你若不滿,有本事自己去找他抱怨,不過這夏孤草,嘿嘿,正好用來給老衲煉先天養元丹。”慧通和尚莊嚴寶相,眼中卻閃過興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九頭老祖不由得大怒,但也有點無可奈何,修為到了他們這種等級,總不可能為了一點小事,就翻過臉去。

    另一個不為人注意的角落,夢如嫣黛眉微微皺起,臉上閃過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至於新月公主,先是一呆,隨後表情也陰沉了下來,離合後期,如果放在靈界,雖然神通也算不俗,但以自己的修為,卻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可受困於天地法則,在這人界,她最多也隻能晉級到元嬰後期,就算修煉的***再玄妙,可麵對離合後期修仙者,也幾乎沒有勝算的,未來修羅之門開啟……

    眾人各懷心思,不過在知道了望亭樓乃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之後,已經沒有人對夏孤草的價值表示懷疑,雖然這位前輩有些故弄玄虛,但此物百分之百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很多人心動不已,雖然也有一小部分心懷顧忌,不敢爭奪,但絕大部分老怪物,卻根本沒有想那麼多。

    不過白雪已經言明了,望亭樓的要求,是以物易物,晶石什麼,這位離合後期的高手,自然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不過難點也在此處,對方並沒有說明想要交換什麼,於是參與爭奪的人隻能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拿出。

    最先叫價的是一名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此人形貌特殊,腰圍與身高相似,看上去就像一個圓球:“沒想到亭樓前輩也會參與交易,僅憑這個,夏某已不虛此行,不才就由我來拋磚引玉,這有兩枚化形中期的妖丹,不知道亭樓前輩看不看得上眼。”

    妖丹,在座的修仙者誰沒有見過,不過化形期的就不可多得,須知妖獸靈智開啟成功以後,可是比同階修士的神通還要勝上一籌。

    兩枚化形妖丹,已是不可多得的寶物,不過那也要看在什麼場合,以望亭樓元嬰後期的神通,如果真的需要,別說中期妖丹了,就算擊殺兩名大妖族,不也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拋磚引玉,看來這位還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領頭,其他人自然也紛紛拿出各自珍藏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我這有腐血草兩棵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白鹿門魯青,這有本派的鎮山之寶,天玄鍾,其音波攻擊非同小可,一經激發以後,方圓十,便是元嬰期存在,也抵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魯老兒,我說你是白癡麼,人家亭樓前輩,乃是離合後期的大修,一身修為神鬼莫測,元嬰存在對他來說算什麼,這天玄鍾對他來說根本就是雞肋一樣的東東,有屁用。”

    一譏諷的聲音傳入耳朵,魯青不由得大怒,可誰也沒有對他施以更多的關注,紛繁的競價不停傳出。

    而且叫價之人,不過身份還是修為,也都越來越高,所開出的物品,也讓人咋舌,可以說,很多都是傳說中的逆天之物,甚至超過了剛才拍賣會上所拍賣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太乙金精二兩,金屬『性』頂階材料,其堅硬程度,在人界所知寶物之中,可以排進前三之列,用以煉製防禦法寶,幾乎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攻破,同樣的,如果煉製進攻類的飛劍寶刀,也可以輕易斬斷對手的法寶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競價聲嘎然而止,連林軒都倒吸了口涼氣,太乙金精,在上古時期就絕少,沒想到如今還有修士,手中有這樣的材料。

    開價的是公孫老魔,七大勢力的底蘊果然令人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這東西的價值,遠遠超過了其他的物品,可也僅僅沉寂了片刻,就又有一聲音傳入耳朵:“血蛟丹一粒,可解百毒。”

    血蛟丹?

    其他人的臉上『露』出茫然,林軒卻是一呆,隨後大喜過望了起來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歐陽有救了。

    血蛟丹乃是妖族至寶,據說蛟龍一族壽元將近的時候,與其他族不同,並非安靜坐化,而是會發狂發瘋,這時候,他們的精魂會與血脈融合,形成如佛家舍利子般的古怪之物。

    而血蛟丹就是以此物做為原料煉成的,而且必須是化形後期的蛟族。

    此物蛟龍服用以後,能夠讓妖力大漲,而且傳說,還有另一個作用,解百毒。

    靈界的毒『藥』不敢說,人界的奇毒中了隻要沒死,都能『藥』到病除。

    林軒相信,以望亭樓的神通,應該不會貪圖此物,不過怎麼找火蛟王商議,一會兒又用什麼東西換取,倒還需好好斟酌。

    看來修士們手中並非沒有奇珍異寶,隻是輕易不願意拿出來,不過望亭樓橫『插』一腳,雖不知他有什麼目的,倒真是便宜了自己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老怪物們也眼巴巴的望著拍賣台上的少女,不知道這樣逆天的東西,能否讓那位雲州第一修士滿意。

    白雪略一躊躇,從懷中將一個翠綠的玉筒簡取出,麵有望亭樓飛劍傳書過來的要求,約一盞茶的功夫以後,她抬起臻首。

    “亭樓前輩所列之物,太乙金精位列其中,如果其他前輩沒有更好的寶物,這夏孤草就歸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就又有一聲音傳入耳朵,林軒剛剛張開口,還未來得及發聲,不由愕然的轉過頭。

    隻見距離拍賣台不遠處的上空,靈光閃爍,一身穿大紅袈裟的和尚顯形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聲音不大,佛號卻回『蕩』全場,在整個大殿鼓『蕩』。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“那是誰?”

    “怎麼會有人隱在暗處?”

    看著那臉『色』暗黃,臉有刀疤的和尚,人妖兩族,驚呼聲此起彼伏,這也是難怪的,能夠參加拍賣會的,都是元嬰中期以上的修仙者,放在其他地方,都是受人仰視的存在了,其中後期大修士(大妖族),加在一起,也有四十餘人之多,這樣豪華的陣容,匯集了如此多高手,居然還有人能夠隱在高空,將大家的神識瞞過,這太不可思議了。

    林軒則瞳孔微縮,臉『色』鐵青到了極處,那家夥,居然是離合期老怪物,林軒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這樣的存在,雖然對夢如嫣也有點懷疑,但麵對那女子的時候,感受到的僅僅是靈動期,而這老家夥,卻是是貨真價實的離合期修仙者,光是那靈壓,就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有些發寒了,擔心成為了現實,這真有離合期老怪物,而且還是和尚,難道是萬佛宗的太上長老?

    該怎麼辦?

    放棄夏孤草,轉嬰丹再重要,也無法與小命相比,林軒在心,悄悄權衡起了利弊。

    然而偏偏這時,卻迎來了慧通和尚銳利的目光,雖然沒怎麼停留,但林軒心中已開始了打鼓,最壞的結果,對方已將自己的真容看破。

    林軒卻不知道,慧通表麵上平靜無波,心中也是驚濤駭浪的。

    這個麵具他當然認識,天巧門也寥寥無幾,這一張是上次打賭,如嫣仙子從天巧真人那老怪物手中巧取豪奪來的,怎麼會在林軒手中?

    難道這小子,與夢如嫣有什麼關係?

    這可有些麻煩,所有離合期老怪物中,夢如嫣最蠻不講理,而且還特別護短。

    可天涯海閣,不是沒有男弟子麼,慧通在鬱悶之餘,又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雖然他並不怕如嫣仙子,但這樣翻臉不值得,而且望亭樓似乎還欠夢如嫣一個人情,所以向來偏袒此女,這是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總之這件事情得從長計議,在弄清楚他與夢如嫣的關係以前,倒不好動這小子。

    慧通和尚如此想著,而周圍的老怪物,已瞠目結舌,如嫣畢竟是傳說,那戰績再如何驚***家也沒有親眼見過。

    而眼前之人,卻是貨真價實的離合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有沒有搞錯,先是望亭樓這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參與到拍賣之中,如今離合期老怪親自現身會場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……您怎麼來了?”這樣的結果,連白雪也大驚失『色』,結結巴巴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怎麼,老衲看中了寶物,難道就不允許購買麼?”慧通和尚顯出不悅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當……當然不。”

    白雪忙搖了搖頭,雖然慧通的行為,嚴格來說,已破壞了天雲交易會,根據幾大勢力達成的協議,離合期存在,僅僅是暗中坐鎮而已,除非遇見特殊變故,否則是不允許參與到前台來。

    可話雖如此,規矩也是人製定,修仙界弱肉強食,誰的拳頭大,誰就可以指鹿為馬,慧通就算破壞了規矩,除非其他離合老怪幹預,自己一小小的元嬰修士,有什麼說話的資格,指責他,不是老壽星上吊,找死麼?

    至於其他參與拍賣的修仙者,也將嘴巴閉得緊緊的,眼中滿是羨慕,離合期,已經有希望飛升到靈界去,那才是真正長生之路的開始。

    夏孤草原本已要落入公孫老魔手中,被慧通橫『插』一腳,可他卻連屁也不敢放,厲魂穀大長老,在其他場合,自然是有足夠資本囂張跋扈,可麵對離合期老怪物,卻又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擠出一絲苦笑:“慧通師叔既然看中了此寶,晚輩當然不敢爭奪,就請您老笑納好了。

    師叔,林軒眉頭微皺,但很快又舒展開,七大勢力,彼此間雖恩怨糾葛,但百萬年卻也同氣連枝,共同維護著天雲十二州的秩序,表麵上頗為和睦,叫一聲師叔,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當然,這不過是虛與委蛇。

    “賢侄倒也識趣,這夏孤草於老衲確有用途,否則也不會和你一個小輩爭了,剛才聽白師侄說,按亭樓兄的要求,太乙金精他似乎也願意換的,我這同樣有二兩此物,就以此作為交換條件好了。”慧通和尚緩緩的開口,其實他與公孫老魔開價相同,不過修為擺在那,另一方就得退避,這就是修仙界的現實,沒有實力,什麼都無從說起,大魚吃小魚。

    “慧通前輩出價最高,以二兩太乙金精換得夏孤草……”白雪的聲音傳入耳朵,她沒有問還有沒有其他人出價,想來也沒有傻瓜,擋離合老怪的財路等於找死啊!

    可這一回她料錯,一懶洋洋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白姑娘這算什麼,拍賣會並沒有結束,誰說沒有人出價比慧通更高,他就一定能得到夏孤草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滿座皆驚,還真有不怕死的人,難道還有別的離合期老怪物,也心血來『潮』的加入了爭奪。

    可他們循聲望去的時候,全都是失望了,是一麵貌陌生的年輕修士,別說離合,連大修士的境界都沒有達到,中期頂峰而已。

    眾人一呆,不由紛紛交頭接耳起來,此人好大的膽,莫非真活膩了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人反應不同,夢如嫣秀眉一挑之後,俏臉上『露』出古怪之『色』:“自己認的這個大哥,還真大膽,好玩。”

    新月也皺了皺眉,臉上也半喜半憂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07:21:42  ExecTime:0.5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