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一百零五章拍賣開始
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零五章 拍賣開始

    仙道艱難,林軒又不是沒有經曆過危險,何況離合期老怪有可能出現在秘市拍賣,不過推斷而已,他自然不可能因此就畏縮放棄。

    富貴險中求,自己想要進階後期,就必須先解決魔嬰不能升級。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氣,神『色』從容的像前方緩步而去。

    做為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自然有進入拍賣會的資格,繳納五萬晶石以後,林軒順利進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麵非常開闊,出乎預料的,隻有稀稀拉拉極少建築,禁空禁製同樣沒有開啟,林軒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一絲玩味之意。

    難道說……

    不過他也沒有多做思量,而是直接將神識放出,很快就有了收獲,化為一道驚虹,像前方飛掠而走。

    約一盞茶的功夫以後,林軒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前方出現了一座瓊樓玉宇般的大殿。

    通體晶瑩,修建此殿的材料居然是上好的溫玉與寒雪水晶。

    即便對於修仙者,也非常奢侈了。

    大殿入口,飄著九名執法使,清一『色』的元嬰(化形)中期修士,林軒來到的時候,立刻感覺數股陰寒神識,在自己身上掃過,不過很快又挪到別處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有些嘀咕,但臉上分毫異『色』不『露』,渾身青芒一起,就飄入了那瓊樓玉宇般的大殿。

    麵廣闊以極,而且布局也有別於一般的秘市,修士們並不是擁在一起,而是稀稀拉拉的散落四處,呈圓形分布,至於拍賣的平台,反而是位於中間。

    這樣布置,視線越發開闊,不論誰買下了東西,以元嬰修士的神識,都能夠感應個清清楚楚,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諷之『色』,如此***的拍賣會,居然連最簡單的,隱藏顧客身份的禁製都沒有,這不是有意想要挑起血雨腥風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大皺眉頭,林軒從不少老怪物的臉上,都看到了很明顯的不滿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當然,隻是腹誹而已,沒有誰會做當麵抱怨的蠢事。

    林軒粗略一估,光是已經到場的老怪物,就有六百出頭,人族與妖族勢力差不多,各占一般左右。

    清一『色』中期以上修仙者,其中後期大修士約有四十餘人之多,可以這樣說,天雲十二州,高階存在這拍賣會就來了五分之一的數額。

    林軒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下來。

    距離交易開始,大約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,他沒有過多的打量周圍的修仙者,那樣太引人矚目,林軒閉上雙目,開始養起神來了。

    突然,林軒瞳孔微縮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疑『惑』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我剛剛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熟悉?”月兒一呆,表情有些古怪:“小婢若是沒有記錯,在這天雲十二州,少爺似乎沒有元嬰中期以上的朋友,難道是新月仙子?”

    “新月,並非此女。”林軒搖了搖頭:“可能是我眼花了,竟仿佛是那位如嫣姑娘。”

    林軒說到這,眼中也有幾分『迷』『惑』,按理說,以他的修為神通,不可能看錯,可如嫣僅僅是凝丹期修仙者,哪有可能來到此處,而且此女的身影,僅僅一晃而已,隨後就再也找不到蹤跡。

    搖了搖頭,林軒將此事暫且拋諸腦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個大殿,元嬰中期以上的存在已超過了六百,然而沒有人知道,就在中間拍賣台的上空,還有兩人飄浮,冷冷注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左邊手是一名臉『色』蠟黃的老僧,形容枯焦,看上去就仿佛隨時會奄奄倒斃一樣,不僅如此,他臉上還有一道傷疤,頗有幾分讓人覺得可怕,身上披著一件大紅袈裟。

    別看此人不起眼,卻是人界屈指可數的離合修士,萬佛宗兩位太上長老之一,身懷頂尖神通的佛門大修士。

    而他旁邊那個,則是一高冠老者,長耳碧目,頭發也是深綠『色』的,正是那孫女被田小劍滅殺的九頭老祖。

    五階妖族,其神通與離合期修士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每次天雲交易會召開,人妖兩族都會各派出一名這樣的存在,坐鎮暗處。

    按理說,這樣的老怪物,早已不問世事,一般的法寶,更看不在眼中,可不知為何,這一次卻駕臨秘市拍賣會了。

    一人一妖空懸在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雖說他們是離合期老怪物,遁術玄妙以極,但也不可能將這麼多元嬰修士的神識全部瞞過去。

    除了本身法力高超的緣故,還在於他們所處的位置,有古修士布下的隱秘陣法,兩者疊加,才將他們的身形氣息,全部隱藏起。

    “慧通道友,你說天州羅家的又死灰複燃了,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具體消息,我也並不清楚,是望亭樓飛劍傳書,還派來了門下弟子,讓我們小心介意,不可讓羅家鑽空子。”和尚歎了口氣,緩緩說出這番言語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望亭樓那老家夥,根本就是小題大做,羅家都覆滅那麼多年了,就算有餘孽,也不值一提,如果對方真棘手話,那老怪物幹嘛自己不來此處。”九頭老祖不以為然的說。

    慧通和尚對亭樓,其實也沒有多少好感,但總是人類一脈,見老妖這樣說,表麵上也不得不幫亭樓辯駁:“道友不能這樣說,羅家的大敵,雖然是我們七大勢力,不過該家族究竟傳承了怎樣的血脈,想必你不會不清楚,假如天州羅家真的恢複,對你們妖族同樣沒有多少好處,這可牽扯到上古時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用拿幾百萬年前與陰司界發生的那件事情來壓我,何況真講起來我們人界最無辜,此事根本就是靈界與陰司界幾位頂尖存在的恩怨,結果人界卻被卷入,當作炮灰罷了,否則古修士為何會沒落,當初人界也不止九個,結果最後的大戰中,有幾個界麵,直接被毀了,聽說還引來了真仙們的幹涉。”九頭老祖說到這,臉上也『露』出一絲凝重之意。

    “哼,真仙又如何,我可是曾經聽說,當初陰司界的某位,被『逼』急了,還真與仙界的使者動了手。” 慧通和尚有些詭異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這件事情點到為止,雖然過去了幾百萬年,但也不是我們小小的離合修士能夠議論的,羅家雖然也與上古那件事情沒有關係,但畢竟機緣巧合,獲得了一點天煞明王血脈,就從這個角度,不管亭樓的消息有沒有誤,我們也要小心一些,否則對人族妖族,可都沒有好處。”和尚冷冷的說。

    “行,就依道友。”九頭老祖點了點頭,不再表示反對的意見了。

    兩人藏身這,就是希望找到羅家行動的端倪,而時間慢慢流逝,拍賣會也終於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靈光閃爍,中間高台上麵,出現一曼妙的身影,有些朦朧,淡淡的霧氣,縈繞在她身體的四周。

    片刻以後,才逐漸散去,一名宮裝女子的身影,進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看上去大約二十左右年紀,倒也堪稱姿容不錯的美女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注意到,此女耳朵後麵,有一些十分細小的銀『色』鱗片。

    顯然,她不是純正的人類修士,但也並非普通的化形妖族,十有***,是混血兒。

    原本這種情況,為兩族所不容,但有時也情況特殊,這個女子多半是某個離合期老怪的後人了。

    “歡迎大家來到廣寒宮,妾身白雪,這次拍賣會由我主持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此女拍了拍手,旁邊的一扇小門,吱呀打開,七八名侍女魚貫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每一人手中,都捧著一個托盤,托盤上罩有紅布,林軒將神識放出,卻被反彈了回來,他不由得臉『色』微變。

    略一遲疑,將神識縮了回去,他可不想因為強行窺視,引起別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反正稍等片刻,這叫白雪的女子,自己都會揭曉謎底。

    見成功引起了眾人的注意,那叫白雪的女子伸出手來,取過了右首邊第一名侍女的托盤,也沒有先將紅布揭開,就自顧自的介紹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第一件拍賣之物,是不就前剛剛出土的古寶。”

    “古寶?”

    聽了這個介紹,四周的老怪物,臉上大多『露』出了失望之『色』,對於普通的修仙者,古寶或許可遇而不可求,但對他們來說,卻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能夠來到這拍賣會的,可都有元嬰中期以上的修為,別說在各自的門派麵,地位崇高,就算是散修,多半也是雄踞一方的霸主,進入此地,門票就需要五萬晶石,他們的身家可想而知,誰也不將古寶放在眼。

    見眾人興致缺缺,白雪臉上卻並沒有『露』出不滿,反而輕笑起來了,隻見她玉手一拂,掀開了紅布,一柄尺許長的吳鉤就出現在了掌心中。

    “子母追魂鉤,半年前在並州青翔郡出土的古寶,由烏金寒鐵煉製,麵還加入了墨砂、黃頜、鐵雷珠等十餘種珍稀材料,堅硬以極,適合土屬『性』***的修用,此鉤一套八柄,用母鉤即可輕易驅使七柄子鉤禦敵,底價三十萬晶石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白雪一道法訣打出,隻見寒光閃爍,隨著她手中母鉤的動作,七柄子鉤盤旋飛舞,一股令人心寒的威壓向著四處緩緩擴散開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族修仙者,還是妖族那些化形期的怪物,很多眼中都『露』出了貪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普通的古寶他們不放在眼中,但成套的珍稀之物又是另當別論的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不論***縱法寶還是靈器,都需要消耗神識,換句話說,即使你儲物袋中有很多寶物,也不可能全部拿出來禦敵。

    以元嬰中期的修士為例,通常也就***縱四五件法寶,畢竟神識還要留一部分,準備應付突發情況。

    在這種***下,成套類的寶物就特別珍稀,比如說這子母追魂鉤,論威力,相當於七件普通的法寶,可由於是用母鉤***控,消耗的神識也就比普通的法寶多一些。

    講得簡單一些,這是通過煉器術,進行取巧的方法。

    在多年以前,林軒曾得到過成套的靈器,那已是不可多見的精品,而成套法寶的煉製難度,可是十倍不止,在修仙界也就是傳說而已,即使在場的老怪物,十有***也沒見過,很多眼珠都開始放光了,尤其標價低得離譜,所以參與競爭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“老夫出三十五萬晶石!”

    “我四十萬!”

    “五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競價聲此起彼伏,林軒也不得不佩服,這拍賣會果然非同小可,第一件寶物,就讓氣氛火爆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連妖族參與競爭的也很多,畢竟到化形期以後,妖修也分為兩種,一類專門錘煉妖體,盡量發揮本身的天賦,另外一種也與人類差不多,煉製驅使法寶,這子母陰魂鉤,對他們來說,也是很大的誘『惑』。

    最後以八十萬晶石的天價,被一名陌生修士所得,古怪的是,現場卻沒有人認識那家夥。

    應該是散修,沒想到身家卻這麼豐厚。

    林軒自然不會參與爭奪,這種寶物雖然不多,但他還看不上眼的。

    而經曆這次拍賣以後,老怪物們的情緒也全都被調動起來了。

    白雪的臉上『露』出滿意,不用她吩咐,第二名侍女已乖巧的上前一步,跪下,將托盤高高舉起,揭去紅布,這次會是什麼寶物?

    月兒也睜大了眼珠,小丫頭的好奇心可是很重。

    一塊黑『色』的石頭,橢圓形,約有拳頭大小左右。

    “天玄重金,金屬『性』絕佳煉器材料,這麼一小塊就有上千斤重,質地堅硬異常,諸位若是想要煉製防禦『性』法寶,絕不可以錯過。”白雪緩緩的開口了,並沒有介紹過多,然而底價卻開得離譜:“五十萬晶石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涼氣,還是第一次聽說天玄重金這種東西,自然不會胡『亂』開價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現場竟沉寂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,沒有道友認得此物?”白雪的目光,在周圍緩緩掃過,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:“既然如此,就小女子自己說了,我出五十萬晶石。”

    林軒一愕,拍賣師居然還可以自吼自賣,這是不是有些離譜。

    其實除了白雪以外,在會場的四周,還有數名執法使在維持秩序,他們滿臉木然之『色』,並沒有阻止,看來這種情況是允許的。

    現場一片寂靜,但不少互相認識的元嬰老怪已傳音討論了起來。

    按理說,軒轅城應該不會欺騙買主,但五十萬晶石不是一筆小數目,過了半響,依舊沒有人叫價的。

    “一,二,看來沒有道友想要,那此物就歸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看台上突然一有些清冽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哼,誰說此物賣不出去,五十晶石就想拿走這麼一大塊天玄重金,白雪道友真是好算計,我出一百萬。”

    頓時,所有人為之側目。

    林軒也循聲望過去了,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修仙者,神通不弱,已是元嬰中期頂峰的修為了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徐州天元宗的龍宗主,聽說天元宗富甲徐州,閣下出手如此豪闊,看來傳言非虛了。”白雪的眼中閃過一絲恨『色』,有些無賴的說。

    “,白道友謬讚了,若不是龍某確實有急用,也不會和道友爭奪這天玄重金的。”那男子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林軒也有些咋舌,以前他自詡身家豐厚,不輸離合期修仙者,現在看來,似乎有點坐井觀天。

    天雲十二州地方富庶,尤其是那些宗門家族,經過千萬年的積累,更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流逝,拍賣會繼續進行。

    每一個托盤,都是價值不菲的寶物,常常引起人妖兩族的拚命爭奪,當然,流拍的東西也不是沒有,比如說,剛剛的一個玉筒,據那位白雪介紹,麵的內容叫“赤霄遺刻”,赤霄真人,在座的很多都聽說過,乃是千餘年前很有名的一位散修。

    雖孤家寡人一個,卻神通不俗,不僅進階到了大修士,而且還與當時禦靈宗的大長老比試過,並戰而勝之。

    其神通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原本這樣的東西是不應該流拍的,可標價太貴了一點,三百萬晶石,如果是什麼逆天級別的丹『藥』,在座的老怪物就算心疼無比,也還會咬牙爭奪。

    但***,就不會了,畢竟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地步,赤霄遺刻再好,也不可能舍了原本修煉的神通,去重新練起,買這東西,隻能拿回門派去,遺澤後人。

    對本門固然大有好處,可修仙者是自私的,才不會為了門人弟子,去花那天價的晶石。

    即使囊中有那巨款,也等著買對自己有用的寶物。

    此時,侍女已換了幾隊了,每一隊拍賣完以後,就下去,然後有新的侍女,重新端來其他寶物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是所有拍賣物品,全都屬於軒轅城,現場參與的老怪物,也可以招來侍女,將自己囊中的寶物交給她們,拿去拍賣,當然,主委會要抽取百分之一傭金的。

    林軒一直沒有叫價,在角落中默默等著,此處乃是龍潭虎『穴』,所以除非真看見了煉製轉嬰丹的夏孤草,或者為琴心解毒的丹『藥』,否則其他的,即使心動,也不會買的。

    “元嬰後期鬼帝內丹一枚,起價一百萬晶石。”白雪的聲音傳入耳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1:43:31  ExecTime:0.5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