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九章玄陰明液


    第一千零九十九章 玄陰明『液』

    林軒心中好奇,但以他的城府,臉上卻絲毫異『色』不『露』,管他田小劍為何來到此處,反正兩人間又沒有衝突,此時此刻,反倒替自己解圍了。

    至於被魔屍盯住,田小劍處境如何,林軒才不放在心中,如果一定要說,反而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兩人雖有幾次合作,但絕說不上朋友,對於這位昔日的極惡少主,林軒頗有幾分忌憚的。

    夢如嫣送予自己的寶物果然非同小可,見兩人都沒有將自己認出,林軒鞋底抹油,很無恥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叫我?”

    田小劍眉頭微挑,心中驚疑,自己費盡心機,不惜扮成女子,難不成還是暴『露』了行跡?

    但他臉上,依舊不『露』聲『色』,先看看情況再說。

    “不錯,老夫與道友一見如故,有幾件事情,想要與道友商量一下的。”老者緩緩開口了,表情平淡以極,然而心中卻是狂喜,身為厲魂穀四長老,這家夥身世顯赫,平時需要什麼丹『藥』靈草,都可以吩咐弟子前去尋找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回不同,他所修煉的魔功正好到了緊要之處,需要一元嬰期的鼎爐,用作突破,隨後修為可以暴漲一大截的。

    比起男子,女修進階元嬰的本就不多,何況這回要求苛刻,必須是鬼道修仙者,習練的也是頂階神通,才能保證此女陰氣濃重。

    小劍雖是元嬰初期,但基礎紮實,比起同階修士,法力明顯要深厚得多,加上唇紅齒白,身材不錯,一眼就讓這老魔相中了。

    對方心中狂喜,天雲交易會果然高手雲集,原本以為鼎爐至少也要尋上數日,沒想到才來就發現了合適地。

    老魔臉上『露』出和藹溫柔的表情,思量著怎麼將對方騙到荒無人煙的空地……

    然而田小劍可不是軟柿子,這家夥凝丹期時就敢在元嬰老怪手虎口奪食,三『色』玄冰火更是威力無比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此子的心機,讓林軒也忌憚不已,魔屍雖然盡量『露』出一副和藹之『色』,但田小劍依舊看出其是笑麵虎。

    無事獻殷情,非『奸』即盜。

    但元嬰後期存在,他也不敢得罪分毫。

    “在下與道友素不相識,且身有要事,道友若有什麼交易,請另尋他人為好。”

    說完田小劍也不看對方發青的臉『色』,快步向前走,如今身在軒轅城中,對方雖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應該也會有所顧忌。

    老魔一愕,表情頓時陰沉下去了,不過田小劍估量得沒錯,對方確實不好輕易動手。

    望著“此女”苗條的背影,老魔吞了一口口水,表麵沒說什麼,心中卻在暗暗發狠:“賤婢,妳以為能夠逃得脫老夫的掌心?”

    為了躲避九頭老祖,田小劍不得不忍辱負重,打扮成美貌女修,不成想卻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不過魔屍想要將其當作鼎爐,最後倒黴的究竟是哪個家夥,現在倒也不好下結論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不說小劍同學的倒黴經曆,林軒鞋底抹油以後,開始在坊市中閑逛起來了。

    當然不是漫無目的,他想要尋找能夠幫助月兒結嬰的東西。

    先隨便走訪了幾家店鋪,倒確實見到了不少平時難得一見的寶物。

    比如法寶,也不是說除了天雲交易會,其他坊市之中就無處購買,但大多品質極低,也就是用普通的千年銅精煉製,稍有身家的凝丹期修士,十之八九都不會放在眼。

    然而在剛才的幾家店鋪之中,林軒都看見了品質不低的寶物,甚至還有從上古遺跡中發掘出來的,連印記都已抹除,隻消稍稍祭煉就能使用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不是林軒所需之物,約半個時辰以後,他在一家店鋪門口停下來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氣勢恢宏的建築……呃,這麼說,有點不適合,因為從形態上說,更像一厲鬼的頭顱,足有二三十餘丈之高。

    入口是厲鬼的嘴巴,頭頂上懸著尖銳的獠牙,氣氛陰森恐怖,當然,林軒連眼皮也不會眨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看中眼前的店鋪,是因為牠的規模,乃坊市中最大的,換句話說,實力也最雄厚。

    一般這種大店鋪中,擁有珍品寶物的幾率,要比小店鋪大許多。

    林軒略一思索,就緩步走入。

    入目的景象,讓他略略感到有些意外,沒想到外麵陰森恐怖,麵卻富麗堂皇,寬敞而明亮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大廳,約有七八十丈之巨,沒有青衣小帽的夥計,招呼客人的,全是正當妙齡的少女。

    修為平平無奇,不過剛剛踏入仙道而已,但每一名女子,都長得十分美麗,雖不能說傾國傾城之『色』,但絕對是非常養眼的。

    服飾打扮也並不相同,琅嬛肥瘦,給人的感覺,就仿佛踏入了鶯鶯燕燕的女兒國。

    林軒眼睛微眯,臉上流『露』出些許驚疑,就在這時,一清脆的聲音傳入了耳朵:“歡迎前輩光臨敝處,不知道您要買些什麼?”

    說話的女子,不過十七八歲年紀,長著一副娃娃臉,身形苗條,來到林軒身前三尺之處,斂衽一禮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買些什麼,不是妳能夠做主的,本店的掌櫃在麼?”林軒看了此女一眼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此女一呆,有些訝然的抬起頭來,這才發現林軒修為深不可測,連她所佩戴的玉鐲法器也感應不出,難道是元嬰期修仙者?

    想到這,此女的表情頓時越發恭敬了些,忙斂衽一禮。

    “前輩恕罪,是小婢失禮,請您隨我到二樓奉茶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由此女引路,像一旁的樓梯走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元嬰期修仙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鬼修能夠凝結元嬰的可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他的買主滿臉羨慕,雖說在天雲交易會元嬰存在並不稀奇,但算算比例,最多的還是凝丹期與築基期修士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議論林軒視若無睹,隨著此女來到了二樓的花廳之中。

    這布置得別致典雅,窗台上種著盆景小花,四周還掛有壁畫,實在不像鬼修坊市,反而有如同儒門修仙者般附庸風雅。

    “前輩請稍坐,晚輩這就去通知主事的。”那女修一邊說,一邊沏了一杯靈茶,麵對元嬰級老怪物,她可不敢流『露』出分毫怠慢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目光落在前方的一副壁畫,這丹青寶墨,描繪的卻不是秀麗山水,而是一荒蕪大漠,稀稀拉拉的長著幾棵植物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覺不覺得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“嗯,與雪暝山中看見的畫卷,頗有相似之處,莫非描繪的是陰司界麼?”少女的聲音傳入耳朵,這丫頭反應也蠻快的。

    林軒正想接口,突然神『色』一動,一名書生模樣的中年修士來到了花廳中。

    三縷長須,長相普通以極,然而修為卻讓林軒暗感吃驚,元嬰中期,居然與自己同級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友大駕光臨,在下羅天成這廂有禮,還望道友千萬不要介意。”此人手中,拿著一把折扇,說起話來軟綿綿,頗有點酸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羅兄,何必如此客氣!”

    林軒抱拳還了一禮,臉上不動聲『色』,心中卻開始嘀咕。

    姓羅,書生打扮,卻偏偏是鬼道修仙者,該不會與天州羅家有關?

    按理說,對方應該不會如此大膽,畢竟對於該家族的修士,七大勢力都抱著除之而後快的心理。

    也許隻是巧合,何況就算是也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林軒來這是尋找讓月兒結嬰的方法,可沒有心情摻和修仙界的爭權奪利。

    於是兩人虛以為蛇,隨後分賓主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友想要購買什麼,丹『藥』、功法、寶物,或者別的什麼,,不是羅某誇口,我這血鬼坊可是應有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麼?”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古怪之『色』:“看來道友真是很有自信了,不過你所講的東西,都非林某所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那掌故一呆,隨後大笑起來:“這麼說,閣下需要的還真是稀罕之物,你且說說,隻要不是已經絕跡了的,本店都能提供,這回看來還真能做成一筆大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這人好大的口氣。”月兒也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依舊不動聲『色』:“在下所需,並非普通丹『藥』法寶,功法也說不上,總之我也不知該如何講,簡單說,在下擅長馭鬼之術,曾機緣巧合,抓住了一資質上佳的陰魂,並以神通將其禁錮,讓該鬼認我為主,經過數百年的飼養之後,如今她已到凝丹期的瓶頸,距離結嬰,也隻有一步之遙,可道友知道,陰魂沒有身體,任何丹『藥』都無法服食,故而一直不能結嬰,如今我想買的,乃是方法,如何讓此鬼順利晉級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這番話,半真半假,自己與月兒間的關係,他當然不會在人前說出去,好在鬼道修士之中,除了煉屍術,也有馭鬼之法,他這樣講,絲毫也不引人矚目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意料的,聽完他的描述,那自稱羅天成的掌櫃,臉上卻『露』出激動之『色』:“什麼,道友擁有凝丹期大圓滿的鬼寵,男的還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女鬼。”留意到對方的表情,林軒眉頭微微皺起,心中閃過些許警惕,但還是回答了對方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能否叫出來,讓在下看看。”此人眼中閃過些許貪婪。

    林軒沒有開口,臉上明顯『露』出不豫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,看來道友是誤會了,也怪我,沒有好好像你解釋清楚。”那羅天成一拍額頭,臉上流『露』出抱歉之『色』,拱了拱手的說。

    “難道還有什麼內情,那林某可要洗耳恭聽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敝店最近發現了一件寶物,隻不過收取之時需要幾名凝丹期大圓滿的女鬼幫助,這境界高了不行,低了也不妥,本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也才找到了八名女鬼,不得不說,正好差一個,卻怎麼也找不到了,不想道友卻有這樣的鬼寵,若你願意相助,本店願意將結嬰方法免費贈送。”羅天成緩緩解說,臉上始終帶著一分興奮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聽了,卻神情木然,看不出心情好壞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用多慮,本店有百分之百的誠意,而且取寶過程,不會有任何危險,不管你,還是你的鬼寵,都不會受到分毫傷害。”看見林軒拿不定主意,那羅天成又忙這麼加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,道友現在就算是說出了一朵花,在下又怎麼知道是真是假?”林軒冷冷的回答。

    對方卻毫不生氣:“道友顧慮得有理,這樣,羅某免費贈送你一件寶物,就知道鄙人所言非虛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他右手微抬,一道火光從衣袖中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傳音符!

    林軒神情有些錯愕,但既然到了這個地步,自然不急著走了,且看看再說。

    “道友請喝,這靈茶味道可是十分不錯,我看閣下並未動過的,莫非害怕敝店給顧客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羅道友說笑了。”

    且不說軒轅城中,這樣做簡直愚蠢到了極處,何況就算真有毒,林軒也未必放在眼中,端起茶,喝了一口,一股陰氣進入小腹,看來此茶確實適合鬼修。

    並沒有等多久,僅僅半柱香的功夫以後,一名侍女就來到了花廳中,她的雙手,捧著一個托盤,麵裝了不少東西,卻偏偏蓋了一塊紅布,故作神秘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神識,一掃就能弄清楚,不過反正對方都要介紹的,他也就懶得那樣座。

    此女蓮步輕移,來到兩人身前後,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,將托盤高舉過頂。

    “林兄請看,這就是鄙人為你準備的一點小禮,足可將道友心中的疑慮打去。”羅天成一邊說,一邊伸出手來,揭去紅布,頓時,麵盛放的東西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最醒目的是一白『色』的玉筒簡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則是雜七雜八的『藥』材,林軒初略一數,共有二十餘味之多,說珍稀,也沒到逆天的程度,但價格卻也並不便宜,就盤中盛放的這些,差不多值五六萬晶石。

    “羅兄這是何意,鄙人好歹也是元嬰修士,並不缺這點晶石,莫非道友以為在下愛占小便宜,用這些東西賄賂,林某就會同意你提出的條件麼?”林軒眉頭一皺,有些不悅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道友誤會了,在下怎麼會存那樣的心理,你看一看玉筒,自然就明白我所想的用意。”羅天成忙擺了擺手,苦笑的說。

    “是麼?”

    林軒目光一凝,也不見他有何動作,那玉筒簡就自動飛出,隨後林軒將神識沉入。

    一排排的金字浮現在腦海。

    這竟是一組丹方。

    然而與普通的丹方卻又不同。

    煉製出來以後並不是拿來服用,而是洗澡。

    沒錯,洗澡!

    將這些丹『藥』混合,煉製出一種叫做“玄陰明『液』”的寶物,凝丹期陰魂雖然沒有身體,但可以玄陰明『液』沐浴,洗的時候加熱,這樣『藥』力可以直接進入元神魂魄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與服食丹『藥』的效果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收回以後,臉上也不由『露』出喜『色』,以他的目光見識,自然明白這個方法是可行地。

    “如何,道友現在應該可以相信在下所說的言語了。”羅天成『摸』了『摸』胡須,表情顯得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玄陰明『液』確實大有用途,但此物並不足以讓在下的鬼寵結嬰的。”林軒緩緩的說。

    “當然,想要結嬰哪是那麼容易,且不說需要鬼寵資質絕佳,且已到了凝丹期大圓滿,而且所需的『藥』品,也遠非玄陰明『液』可比。”羅天成說到這,故意一頓,看看林軒的反應,隨後才繼續講:“具體所需的東西,本店也有,不過我剛剛說了,除非道友願意相助,否則那東西本店是不賣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道友這樣講,可是在訛詐在下?”

    “林兄嚴重了,羅某可不想與你交惡,訛詐更談不上的,所謂開店做生意,買賣總要雙方認可才行,沒有強買強賣的道理,何況那寶物也不在此處,道友就不用打其他的主意了,助我取寶,本店免費贈送,而且兄台放心,在下保證,取寶過程,非常,不管你,還是鬼寵,都不會受到分毫傷害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,林某想不答應也不成了。”林軒默然片刻,口氣終於有所鬆動。

    羅天成一聽,不由『露』出大喜過望的表情:“,兄台這樣做,絕對是最佳選擇,這件事情,我們本來就是互有所求,合作,對雙方都有好處,沒啥好猶豫的,不過在此之前,在下還需要看看道友的鬼寵,是否能夠達到鄙人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既然做下,林軒自然不會推脫,振衣而起,口中裝模作樣的念念有詞,又掐了幾個連自己都看不懂的法印,隨後想前一指:“疾!”

    陰風驟起,夾雜著令人心寒的嘶鳴,滾滾的陰霧之中,一女鬼緩緩顯形。

    披頭散發,十指如鉤,一張血盆大口,看上去既恐怖,又有些像瘋婆子似的,月兒同樣會天魔擬容術,以她的境界,施展以後,足以騙過元嬰期修仙者,當然,同樣是有時效限製的。

    林軒嘴角微微抽搐,這丫頭,自己隻讓她改變一下容貌,別用真身示人,至於麼,變這麼恐怖,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的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22 08:02:28  ExecTime:0.5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