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新仇舊恨(上)

  
  第一千零九十六章 新仇舊恨(上)
  “師伯,飛來橫禍,碧雲山已經沒有了,武家隨之傾覆,師尊,師尊她……”
  “琴心怎麼了?”林軒勃然變『色』,他從武雲兒的神『色』中,雖然猜到可能發生了大事,但也萬萬沒有想到,會如的離譜,碧雲山竟遭到了滅門之禍,怎麼會呢?
  “師尊中了奇毒,如今陷入昏『迷』之中,生死未卜,若一年之內,找不到解毒的『藥』物……”
  “一年?”
  林軒聽了,卻鬆了口氣,這麼說,琴心暫時,不會有『性』命之憂。
  “雲兒,究竟發生了什麼,妳一件一件慢慢說,碧雲山怎麼會毀了,誰是罪魁禍首?”
  講到這堙A林軒心中也有些生氣,他雖然無利不早起,但更是一位恩怨分明的人物,不說與琴心關係不錯,自己離開幽州,拜軒閣可是得到了碧雲山的多方照拂,雖然這其中有聖元令的緣故,但林軒還是很承碧雲山情的,如今對方遇見這樣的變故,自己沒有理由袖手不顧。
  “說,是誰做的,師伯一定替你們報仇。”林軒臉上殺氣一閃而過,緩緩的開口。
  “報仇?”武雲兒眼中滿是恨意,她的兄弟姐妹同樣死在了浩劫堙A當年輝煌的武家,如今隻剩下她孤零零的弱女子,若不是發生變故之時,自己與師伯正在雲嶺山,十有***同樣魂飛魄散。
  報仇,她做夢都想,可敵人的勢力如此強大,即便是師伯,也沒有辦法招惹,想到此處,武雲兒的臉『色』陰霾下去了,幽幽歎了口氣:“多謝師伯好意,但報仇就不用了,雲兒隻求你一件事,無論如何救救我恩師。”
  說著少女撲通一聲跪了下去。
  “傻丫頭,妳這是幹嘛?”林軒袖袍一拂,將武雲兒的嬌軀托起,眼中流『露』出一絲讚許。
  修仙者寡情薄意,別說普通同門,就算親如師徒,遇見大難來臨的時候,也是自己顧自己,此女能夠做到這一步,琴心眼光不錯,看來平時沒有白疼這徒兒的。
  “雲兒,妳不必多禮,我與妳恩師,兩百年前就認識,雖然很久未見,但交情匪淺,怎麼會看著她落難不管,倒是妳說的不讓我報仇是怎麼回事,難道敵人強大至此?”
  “是的,師伯,這回碧雲山得罪的家夥,確實不是我們能夠招惹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  武雲兒開始娓娓講述,這還要從兩人在雲嶺山分別後說起,那次的經曆,武雲兒想想都有些後怕,若不是遇見了林師伯,自己早已隕落,原來一小小的凝丹期修士,在這危機四伏的修仙界中,根本就不算什麼。
  她不敢再去隨意冒險了,何況師伯仁慈,給予了自己許多寶物,她也需要回去好好消化一番的。
  還有林軒的消息,恩師聽說以後,想必也會十分欣喜。
  懷著這樣的心情,武雲兒沒有在路上耽擱,一路向碧雲山的總壇飛去了。
  說起來,此女運氣真的不錯,假若她真這樣冒冒失失的回到總壇中,不死,肯定也會被敵人抓住。
  還有兩日路程的時候,她卻在一座坊市停下來了,倒不是準備買東西,而是想要稍稍休息,順便在客棧中洗洗澡,與男人不同,女修士總是比較愛潔一些,她又不會水係法術,不能隨時隨地用神通清潔身體,需要向凡人一般沐浴。
  而坊市中,除了酒樓,也會有休息的客棧。
  而就在這坊市的時候,她卻聽到了一個讓其差點崩潰的傳言,碧雲山遇見了滅門之禍,百分之九十的弟子被都當場屠戳,幾位元嬰老祖之中,除了歐陽琴心神通奇特,拚死殺出重圍以外,包括太虛真人,全部隕落,連元嬰都落入了對方的掌中。
  怎麼可能?
  自己離開門派明明沒有多久,碧雲山怎麼會平白無故遭此大禍,自己的家族怎麼樣了,經過這些歲月的蹉跎,武家雖然沒有和碧雲山任何,但關係也同樣緊密,甚至兩者的總壇都挨在一起,碧雲山遭了大禍,武家沒有理由能夠幸免的。
  如果換一名女子,聽見這樣的消息,肯定六神無主,但與同階修士相比,武雲兒算是較為聰名的,尤其是不久以前,跟隨林軒在雲嶺山冒險,各種各樣的危險都遇過,更是被磨礪得成熟。
  慌沒有用處,當前第一要務,是必須將確切消息打探清楚。
  這兒距離總壇不遠,武雲兒怕被有心之人認出,跑到一無人之處,一狠心,在臭泥潭中打滾,將自己渾身弄得髒兮兮的,再將頭發打散,衣服磨破,掩蓋了本來麵目。
  本來,她生***潔,但身處危險之地,也隻能出此下計,林軒曾教過她斂氣之術,此女靈力內縮,讓自己看來,就仿佛一築基修士似的。
  髒,並不引人矚目,修仙界有怪癖的人很多,於是穿梭於坊市,留心收集,花費了數日功夫,終於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。
  碧雲山之所以會招來滅門之禍,說穿了,其實一點也不稀奇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,若沒有足夠的實力,卻身懷重寶,肯定會招來強盜的覬覦,單個修仙者如此,門派亦如是。
  事情還要從數月前說起,太虛真人、歐陽琴心意外發現了一張地圖,解密以後,上麵標示的地點是一位古修前輩的洞府,於是兩人帶著弟子前去挖掘了。
  過程蠻順利,可當他們得到寶物的時候,卻撞見了另一群修士。
  魏家的弟子!
  聽到這堙A林軒一愣:“魏家,修仙家族,難道實力比碧雲山更強麼?”
  “不,對方雖然也有一名元嬰修士,但卻打不過我們碧雲山的,可那些家夥,見寶起意,竟然不自量力,動了強搶的主意,一場大戰下來,魏家老祖當場戰死,其餘弟子,也唏哩嘩啦,作鳥獸散,這件事情發展到此處,原本已該告一段落,可恩師與太虛師伯卻不知曉,他們無意間已闖下了大禍。”
  武雲兒說到這堙A歎了口氣,臉上流『露』出哀傷的情緒:“那魏家雖然不過是一中等規模的家族,可據說隕落的魏家老祖,卻與七大勢力的萬佛宗淵源匪淺,乃是該派的俗家子弟,萬佛宗得到消息,立刻派人來主持大局,說我碧雲山妄殺人命,他們要替天行道,為門下弟子討回公道……”
  “我呸!”少女話未說完,已被暴怒的林軒打斷:“那群虛偽的禿驢,真是心口不一,替天行道,哼,修仙界天天腥風血雨,該派雖然位居七大勢力,我卻不信他們能夠保護門下的每一位弟子,如果任何一人受到傷害,他們都要討回公道,那早就成為整個雲州修仙界的公敵,被人給連根拔起,護短不是這麼***,明顯是見寶眼熱,什麼替天行道,全都是借口托辭罷了。”
  見林軒麵容扭曲,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,武雲兒一呆,不過此女反應很快,想起了那鬧得沸沸揚揚的追殺令來,真笨,自己怎麼忘了,林師伯與萬佛宗的賊禿,也有不共戴天之仇。
  念及至此,武雲兒對林軒更親近了些:“師伯說得不錯,那些禿驢不過是為了奪寶找借口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他最討厭虛偽的人了,滿口仁義道德,什麼替天行道,明明就想要殺人搶寶,是男人明說就好。
  後麵的也不用敘述,萬佛宗雖然隻派了少量高手,但也不是小小的碧雲山可以抵擋的,那一仗,極為慘烈,佛宗的修仙者,與世俗僧人是不同的,慈悲為懷不過嘴上說說,修仙者不論佛道儒魔,包括修妖者,本質上其實都沒有區別。
  成仙不易,想要爭奪資源,肯定要經曆腥風血雨,雖然碧雲山在大和尚們的眼堙A不值一提,但他們也不會手下留情地。
  包括武家,所有的門人弟子,盡被屠戳,太虛真人,青衣祖師,兩位元嬰期的太上長老當場戰死,歐陽琴心運氣不錯,音波功正好可以克製佛門獅子吼,這次勉強殺出一條血路。
  但也不是完好無損,挨了一掌,身中劇毒。
  “毒?”
  林軒眉頭一挑,沒想到佛門修仙者,居然也練有毒掌功夫,這倒是聞所未聞的。
  “那你是如何遇見琴心?”
  “回師伯,雲兒在坊市中探得消失,得知碧雲山陷落,師尊生死未卜,一時間也是六神無主,我不敢回總壇,隻能裝成散修,在附近晃悠,潛伏數日以後,終於找到空子,抓住了一落單的小和尚,施以搜魂之術,才知道恩師當日,望西麵逃了,那些和尚還在追捕。”武雲兒恨恨的說,言語雖然不多,但想想,她一小小的凝丹期修仙者,要在敵人的老巢附近,潛伏等待時機,肯定吃了很多苦。
  “那後來你是如何找到琴心的?”
  “我與師尊之間,有暗號做為聯係,得知了師尊的消息,我一路仔細尋找,果然找到了刻畫在岩石上的標記……”
  林軒點了點頭,這種類似於世俗幫派通信的方法,對於修仙者,雖然落後,但因為沒有法力波動,所以也不會引人注意的。(未完待續,)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0 14:23:38  ExecTime:0.0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