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五章招搖撞騙


    第一千零九十五章 招搖撞騙

    見有人出頭,旁觀修士的臉上不由『露』出大感興趣之『色』,這熱鬧越來越有意思,當然也有不少人暗感駭異,對方居然不怕***老祖,莫非也是某位離合期老怪物的後人麼?

    天雲交易會果然臥虎藏龍,平時別說與離合老怪有關的人物,就算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也等閑難得一見的。

    幾道遁光映入眼簾,這邊的衝突,終於引來了軒轅城執法使,由於佩戴有特別法器的緣故,他們卻是不受禁空禁製影響的。

    不過眼看遁光距離這還有二十餘丈的樣子,卻一個輕盈的轉折,飛往了別處。

    修仙界弱肉強食,欺軟怕惡是大多數修士奉行的真理,就算軒轅城長老會,也不敢開罪離合期修仙者,那些老不死的家夥,一個二個都擁有翻江倒海的大神通,兩名老怪物的後人爭鬥,自己多管閑事,豈不是找死,最為聰明的選擇,當然是裝作沒看見好了,比起小命兒,職責算什麼?

    執法使都跑了,這邊的衝突似乎已不可調和,其他人雖不願離去,但也悄然將護罩開啟,免得被殃及池魚。

    “閣下究竟是誰,在下戲花公子,你我身份都非同小可,何苦為一個女子傷了和氣?”那元初男子眼珠轉動,哈哈一笑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怎麼,道友怕了?”林軒卻一點麵子都不留,顯出咄咄『逼』人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胡說,本公子的師尊,乃***老祖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音未落,林軒卻突然抬起右手,輕喝一聲“破”,頓時,靈光耀目,數十道劍光從衣袖中魚遊而出,迎風微晃,已暴漲到了尺許來長,有如狂風驟雨,向著戲花公子攢刺。

    那劍芒速度極快,眨眼就到了眼前,戲花公子臉『色』狂變,眼中滿是驚惶之『色』,仿佛被嚇得傻了,沒有祭出任何防禦的寶物。

    嗖嗖之聲傳入耳朵,劍芒往中間一合,紮像他身體各處。

    血花迸濺,戲花公子栽倒在了大路的中間,整個過程不過一眨眼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修士,包括此人身後的十餘名美貌侍女,無不目瞪口呆,完全沒有反應過來,勝負怎麼會分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雖然兩人一個元嬰初期,一個元嬰中期,但也絕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差距,那位戲花公子吹了半天大氣,居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不可思議!

    林軒放下手,戲花公子仍有氣息,他剛剛並未盡全力。

    “什麼***老祖,在下聽都沒有聽過,何況閣下的師尊,如果真是離合期老祖,又怎麼會去修煉那種最容易提升境界,神通卻一塌糊塗的垃圾***。”

    林軒悠然的聲音傳入耳朵,對於敵人,他從不手下留情,然而眼前這位戲花公子,根本就是一招搖撞騙之徒,雖是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但真正的實力也就與一凝丹後期的修士差不多,殺他,反而會髒了自己手的。

    被識破了!

    戲花公子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,臉上沒有憤怒,主要是驚懼的成分居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騙我!”

    “可惡,你說有離合期老怪,做自己的後台,能夠讓我結嬰成功,所以我才自薦枕席,奉上自己的清白之軀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一直推脫,不願帶我去見老祖,原來根本就是騙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來,已不用林軒動手,這位戲花公子不過是一無恥的好『色』之徒,那些侍女,都是被他花言巧語騙了,如今謊言揭破,這世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***老祖,眾女想要結嬰的願望自然也就化為了虛無。

    想想白白賠上清白之軀,這幾個月來任其侮辱,那些被騙女子的憤怒可想而知,激憤之下,也忘了對方雖然無恥,但畢竟也是一名元嬰修士,眾女一起倒戈,她們也都是凝丹期修仙者,各自將自己的法寶祭出,刀槍劍戟,狠狠的像戲花公子打去。

    如果換一名同階修士,這樣的攻擊,或許並不如何放在眼,但戲花公子挨了林軒一擊,『性』命雖然保住,但傷勢也是頗重的,何況他修煉的神通,晉級雖然迅速,但威力實在差得離譜,麵對十幾名憤怒的女修,幾乎連還手之力都沒有,隻能張開口,噴出一朵***形狀的古怪法寶,一邊招架,一邊拚命逃跑……

    一場糾紛,卻以鬧劇的形勢結束,林軒也有些無語,世上居然還有如此離譜的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“雲兒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師伯!”

    那位戲花公子下場如何,林軒並不在乎,但他可不想繼續留在此處,那樣太引人矚目,雖然對手有些垃圾,但有心人很容易注意到那手彪悍的劍氣,威力遠非同階存在可比。

    與武雲兒意外相逢,林軒並沒有再坐獸車,而是帶著此女左彎右拐,來到了一較為僻靜之所。

    整個軒轅城大得離譜,交易會雖然吸引了大量修士湧入,但想要尋找破落荒涼的地點,卻也沒有什麼難度。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放出,附近並沒有偷窺者,他的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雲兒,現在有什麼事可以說了,妳怎麼一個人來到這,琴心沒有與你一起?”

    “師伯……”武雲兒的臉上卻『露』出哀傷之『色』,淚水順著臉頰,不停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林軒見了,心中一緊,以他的城府,當然擅長察言觀『色』,剛碰見此女的時候就覺得她的神情有些不對頭,果然出事了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著急,他與歐陽琴心關係不錯,但林軒的臉上依舊保持著鎮定之『色』:“丫頭,哭什麼哭,有什麼事情,自有師伯替妳做主,悲傷難道可以解決問題,究竟發生了什麼,不要急,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可武雲兒的神情還是有些激動,林軒歎了口氣,此女畢竟年輕了些,還沒學會控製自己的情緒,但也可見,確實是發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林軒袖袍微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盤旋飛舞,隨後從少女的眉心沒入,這是幻術的一種,可以克敵,但用得好,也可以用來穩定自己人的情緒,武雲兒的表情,漸漸平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伯。”

    “這時候還客氣幹什麼,究竟發生了何事,說!”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6 01:51:18  ExecTime:0.4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