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花車囂張修士


    第一千零九十四章 花車,囂張修士

    林軒雖刻意放慢了遁速,不過百餘的距離,也花不了多少工夫,約小半個時辰以後,一座巨大的城市就出現在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軒轅?”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,即便以林軒的城府,也不由微微變『色』,更別說那些第一次來到此城的低階修仙者,不少以手掩口,震驚得連話都說不出。

    林軒並不是沒有見過規模龐大的城市,比如說初到雲州之時,皓石城占地就有百,然而遠遠無法與眼前的軒轅相比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!

    林軒很難想象世間竟有如此大的城市,遠遠望去,無邊無際,以他的神識,也僅能感應到此城的一小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厚實的城牆,全部是由數萬,甚至是數十萬斤重的巨石堆砌而成的,高萬丈餘,表麵凸凹不平,給人的感覺就仿佛陡峭的山壁。

    明明是死物,一股磅的威壓卻蜂擁而出。

    軒轅!

    據說此城的曆史已有數百萬年之久,是從洪荒太古時期,一直傳承下來地,歲月悠悠,滄海桑田,周圍的地貌都已發生變遷,唯有這座雄城,傲然聳立,仿佛牠是古不變地。

    距離此城還有十,林軒突然感到一股磅的引力!

    禁空禁製!

    被不由自主的拉扯,林軒眼中隱隱有異『色』閃過,這禁空禁製比以前遇見的要強得多,除了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便是初期與中期的修士,也是無法飛行的。

    當然,以林軒的神通,這種程度還遠不足以將他束縛,不過林軒自然不會引人矚目,青光一斂,順勢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地麵上聚集了來自各州的修仙者,沿著事先辟好的道路,有條不紊的湧向前方的巨城。

    “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“月兒,妳說什麼?”聽見小丫頭嘀咕,林軒不由得好奇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城給我的感覺有些熟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妳以前來過?”

    “不,雖然記不清楚,但我以前應該從未來過此處,小婢說的是建築風格。”月兒喃喃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建築風格?”

    林軒聽了,不由得眉頭一皺,月兒這話,倒真是提醒他了,說起這軒轅城,建築風格真的有些奇怪,與以前所見的城池大不一般,而且此地陰氣濃重,就仿佛有陰脈似的。

    古修士為何要在這建一座城池,而且還作為天雲交易會的召開之地?

    心中好奇,不過手中沒有線索,林軒自然解不開謎題,他也沒有傻傻的深究下去。

    管他古修士有何用意,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,來這的目的,是尋找讓月兒結嬰的方法以及購買珍稀材料,至於其他的紛爭也好,仇怨也罷,林軒都不打算摻和,長生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,林軒隨著人流,來到了城門之處。

    這麼一座規模宏大的巨城,每麵牆上,當然不會隻有一扇門,林軒隨意挑了座不起眼的,不緊不慢的走過去了。

    說牠不起眼,其實隻是相對而言,有十餘丈高,在城門之處,站著數名身穿統一服飾的修仙者,不用說,是軒轅城的執法使,每一名修士想要進入,不管你修為境界如何,都需要交納三千晶石。

    連元嬰老怪也不能免俗,林軒看了看從四方而來的修仙者,光是門票收入,就能讓長老會賺得盆滿缽滿的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雖修為不俗,在此時此刻,似乎也不是特別的引人矚目,光是這座城門,除了自己,就還有兩位元嬰修士,雖然是初期,但也足可見這次交易會,確實高手雲集。

    林軒也排進了隊伍,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突然神『色』一動,抬頭望向天空,其他人神識遠遠不及,並沒有發現詭異,直到又過了好一陣,悠揚的樂鼓聲傳入耳。

    “咦,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不是有禁空禁製?”

    “連元嬰修士都不能飛行,為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議論聲此起彼伏,帶著驚訝與羨慕,天空之中,飛來了一輛花車。

    真的是花,看上去就像一朵放大了數萬倍的牡丹,由兩頭怪獸在前麵拉扯。

    那怪獸的樣子也十分奇特,有點像蛟龍,但又並不完全相同,龍身,卻長著蝙蝠一樣的翅膀,不過最奇特的還是嘴巴,居然有如仙鶴,又長又尖,林軒也算見識廣博,這樣形貌古怪的妖獸卻聽都沒有聽過。

    在***中心,坐著一名長身玉立的修仙者,大約二十七八左右,長得也算英俊瀟灑,可行為卻讓***皺眉頭,一手一個,摟著兩名美貌女修,肆無忌憚的揩油。

    而花車之上,還有十餘名美貌女子,有的手提宮燈,有的正在奏樂,一個二個,臉『色』都有些獻媚似的。

    男子的修為是元嬰初期,而那些女子,則清一『色』的凝丹修士。

    這種程度,原本並不引人矚目,可那花車,卻將周圍修士的目光全都吸引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處的禁空禁製非同小可,隻有後期大修士才能施展禦空之術,為什麼對那花車卻沒有影響呢?

    林軒臉上同樣滿是震驚之『色』,不過那是做給外人看的,對於這花車主人的身份,林軒雖一無所知,但如此張揚跋扈,也就一紈子弟,就算他的背後有離合期老怪物,也沒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花車並沒有飛向這邊,一個轉折,像另一處較大的城門飛去了,在那等著入城的,以元嬰修士居多,應該都是一些有身份的家夥。

    小小的『插』曲,很快過去,林軒繳納了三千晶石,順利進入了軒轅城。

    此刻他站在一寬闊的街道之上,來參加交易會的修士如此之多,可麵卻一點也不顯得擁擠,由此更可以看出軒轅城之巨。

    林軒手中還拿著一玉筒,這是入城時得到的東西,麵裝有地圖,否則軒轅城太大了,以元嬰修士的神識,也隻能覆蓋一偶。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沉入玉筒,足足過了一頓飯的功夫,才抬起了頭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先到何處?”

    “先到南麵的坊市看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麵的坊市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據玉筒中所說,軒轅城賣家太多,所以坊市也是分門別類了的,光是南麵一地,就有六十七個坊市之多,其中有好幾個,是專門售賣與鬼修有關的物品,不是要想辦法讓妳結嬰,先去那兒看看,或許有收獲。”林軒緩緩的說。

    天雲交易會果然不同,須知,鬼修做為魔道分支,非常生僻,平時即使是規模不小的坊市,也很難找到一兩家店鋪,會賣與鬼修有關的東西,更別說集中的坊市。

    林軒一邊說,一邊找來一輛獸車,城內的禁空禁製,比外麵還要更加厲害一些,林軒雖然沒有試過,但估量著自己恐怕也飛不起來,幸好有夢如嫣贈予自己的寶物,否則在這身份若是暴『露』,逃都沒有辦法逃的。

    不能飛,這城池又如此廣闊,麵自然有用於通行的獸車,式樣簡樸,拉車的是一長得有點像犀牛的動物,卻毫不笨拙,奔跑的速度與築基期修士全力飛行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當然,以此城如此廣闊的麵積,光是這樣的通行工具顯然是不夠的,如果要到較遠的坊市,還有傳送陣。

    而不管獸車還是傳送,消耗的晶石都非常多,遠遠超過外麵等距離的費用,不過三百年一次的盛舉,能夠來到這的人妖兩族修士,不論境界高低,都不會囊中羞澀,自然不會斤斤計較什麼。

    林軒所在的地點,距離他要去的坊市,說遠不遠,說近卻也不近,並沒有設立直達的傳送陣,所以隻能坐車。

    駕車的是一名築基初期的女修,容貌勉強算是清秀,神識在林軒身上一掃,立刻恭敬的低下頭:“前輩,您要去哪兒,請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軒轅城南區,第二十七號坊市。”林軒看了此女一眼,神『色』漠然的開口,因為坊市太多,所以每一個,還編有特別數字的。

    “是,到哪兒的費用,需要花費五百晶石。”

    才幾十,就要五百晶石,林軒也有些無語,不過這點錢,他還不放在眼,袖袍一拂,五塊中品晶石飛掠而出,落入了那少女的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惠顧,請上車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緩步來到車上,此女手中並沒有趕車用的鞭子,而是取出一短棒形狀的法器,長不過一尺,輕輕揮舞,那怪獸立刻四足如風,拉著車子向前奔去了。

    不僅迅速,而且十分平穩。

    林軒坐在車上,閑著無聊,便轉頭四顧,周圍建築風格也有些奇特,與他所見過的亭台樓閣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這軒轅城還真有些蹊蹺的謎團在頭。

    月兒曾說有熟悉的感覺,她又沒有來過此地,難道是與陰司界有什麼關係?

    林軒如此想著,特別是一些裝飾,非常的引人注意,骷髏、鬼臉,就算是鬼道修士的洞府,一般也不會弄出這樣的裝飾之物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見到了不少獸車,麵的乘客,不乏元嬰期修真者,過了約半盞茶的功夫,一陣紛擾的爭執聲傳入耳朵,前麵還有不少修士在旁邊圍觀著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起了衝突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雖然軒轅城中有執法使,不過相對入城修士的數量,實在太少,所以很難維持秩序,一些小打小鬧都放過去,原本林軒也不在意,以為隻是尋常爭執,準備吩咐獸車繞過去,可神識掃過,眉頭卻皺起來了。

    她怎麼會在這?

    衝突的一方,林軒剛剛見過,就是那名乘坐花車非常招搖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此時,他那花車當然收起來了,正站在前麵,將路擋住,一臉邪意的笑著。

    身後,站著十餘名美貌女修,看上去氣派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另一邊,與他爭執之人,卻僅是一孤身女子,不過十七八歲年紀,雖非傾國傾城的絕『色』美女,但也秀麗以極,渾身上下,更透出一股鍾靈之氣。

    此女不過凝丹期,臉上明顯透『露』出幾分畏懼。

    這情形,看上去,十分眼熟,就仿佛世俗紈子弟欺男霸女似的。

    仿佛要印證林軒的猜測,那元嬰初期的男子開口了:“丫頭,本少爺看上妳,那是妳的福氣,跟我回去,隻要將我伺候得舒服,保妳結嬰成功。”

    林軒聽了,不由得眉梢微動,這家夥,口氣大得離譜,莫非真是離合期老怪物的後人,否則,他一區區元初修仙者,憑什麼說這樣話的。

    “這位前輩,你的好意小女子心領,不過晚輩姿『色』淺陋,也沒有這福分的。”那被攔住的女子斂衽一禮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盡管眼前這好『色』之徒,讓她十分不爽,但對方不論本身修為,還是後台,都讓她不敢得罪,隻能委婉拒絕。

    男子聽了,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詫異,以結嬰做為承諾,這個方法以前可是屢試不爽,須知仙道艱難,為了更近一步,修士們可是無所不用其極,不論靈魂還是身體,都可以出賣地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說過會讓我結嬰的,怎麼現在又看上這個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少主,我服侍得你不舒服麼,都這麼多天了,你準備什麼時候帶人家去見***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人家伺候了你那麼多晚,你卻連一粒靈『藥』也沒有給人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麵的少女還沒有答話,反倒是那元初男子旁邊的諸多侍女爭起寵來了,看得圍觀的修士瞠目結舌,林軒的臉上也『露』出一絲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說起這衝突,還真讓他有些頭痛,那好『色』男子不過元嬰初期,對他來說不值一提,可看對方的囂張跋扈的氣度,極有可能是某離合期老怪的後輩,而且多半是十分親近的那種。

    林軒當然不願意招惹。

    可那女子,他又認識,正是武雲兒此女。

    不說她是歐陽琴心的弟子,就憑兩人曾在雲嶺山一起出生入死的經曆,林軒也不好視若無睹,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的。

    但就此出去,或許會結上一位離合級別的大敵。

    林軒正感躊躇,卻看見那好『色』男子身邊的侍女撒起嬌來了,這讓他神『色』一動,仿佛想起了什麼。

    而武雲兒可不知道林軒來到了身後,那男子也不曉得有人在一旁窺視著,聽了身邊女子的抱怨,臉上『露』出幾分尷尬之『色』,十分肉麻的開口了:“寶貝兒妳們別吵了,我會讓妳們全都結嬰成功,少爺我不說了,我是***老祖唯一的後人,而老祖可是離合期修士,隻要少爺我相求,老祖賜下靈丹妙『藥』,必定會讓你們全都結嬰成功。”

    ***老祖?

    周圍眾修士臉上流『露』出茫然之『色』,這個名字太陌生了,完全沒有聽過,難道是某位隱修前輩,進階離合期了。

    唯有林軒神『色』不同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丫頭,隻要你做我的侍妾,我就讓你結嬰成功,否則便是在這軒轅城中,也沒有人敢保你的,是吃敬酒還是吃罰酒,妳可要想好了。”元初男子的臉上滿是傲然之『色』,語帶威脅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雲兒自然不願意,可對方的身份太過嚇人,他說得沒錯,就算在軒轅城,也沒有誰敢招惹離合期老怪物的後人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此女也算聰明機警,可麵對這種仗勢欺人的紈狂徒,也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正感彷徨,一平和的聲音響起來了:“什麼***老祖,青天白日居然敢欺男霸女,識相的快滾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一身穿青袍的年輕男子已來到了場中,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,但卻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這聲音……”武雲兒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大喜若狂的表情來,可看見林軒那副完全陌生的麵容,又怔了一怔,不過此女很快像是想到了什麼,重新『露』出喜『色』。

    咬了咬嘴唇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是林師伯!

    做為凝丹期修仙者,此女機緣巧合,倒也聽說過萬佛宗的追殺令,正為林軒擔心,沒想到在自己危難的一刻,卻又見到他了。

    此女的眼中蘊滿淚水,倒不僅僅是因為有人替自己解圍,而是碧雲山與武家大難以後,她一直苦苦支撐,如今終於遇見了親人。

    像剛剛被這紈子弟堵住,她最擔心的還不是自己的安危,而是師尊怎麼辦,如果自己被搶走了,就沒有辦法去尋找為師尊療傷的『藥』材。

    其實以她區區一凝丹期修士,做這件事,也很勉強,但也沒有辦法,入門以來,師尊待自己不薄,她門下又隻有自己一個弟子,如今見到了林師伯,總算有了主心骨,以林軒同歐陽琴心的交情,他一定不會看著師尊有難不管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多管閑事,那好『色』之徒一呆,神識在林軒身上掃過,元嬰中期,眼中閃過一絲畏懼,但很快隱去:“道友何人,修為不弱,但你可知道,我是***老祖的血親愛徒,老祖可是離合期修仙者,莫非你想要惹禍上身麼?”

    “惹禍上身,是麼,林某倒有些好奇,那所謂的***老祖,能有什麼了不起?”林軒的臉上,『露』出一絲古怪的笑意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7 23:25:20  ExecTime:0.7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