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一章黑血玄晶玉


    第一千零九十一章 黑血玄晶玉

    “不會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絕美的麵容上流『露』出深情款款的笑容:“少爺你放心好了,不管有沒有那一天,不管月兒是封印解除,記憶恢複,還是別的什麼,我永遠,永遠都是你身邊的小丫頭,沒有你,長生又有何意義,月兒會永遠的伴著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我也會好好的守護妳,誰……也別想將妳從我身邊奪去!”

    林軒擁緊了懷中的少女,眼中閃過深切的情意,然而就在這溫馨浪漫的一刻,的一聲巨響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挑,他的反應也是極快,忙將九天靈盾打開,將自己和月兒包裹在麵,隨後才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正好看見那黑『色』的骷髏爆開,青火劍在昏暗的陰氣中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?”

    盡管剛剛已深情表白過,不過兩人還是沿襲了以前的稱呼,月兒沒覺得有什麼不妥,林軒也早就習慣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被妳這小烏鴉嘴猜中,玄魔大法中的煉寶神通,並不能將這陰氣去除。”林軒已看清楚了事情的始末,語氣中也帶有幾分調侃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是麼?”月兒臉上一紅,居然沒有反駁,她明顯感覺到少爺對自己比以前親近了許多,小丫頭心中正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林軒卻看著掌心的青火劍發愁,整個劍身幾乎都被鬼煞陰墨包裹,不愧是陰司界傳說中的寶物,比想象的更難去除。

    “該怎麼辦呢?”

    林軒皺眉思索,月兒也撓了撓頭,她的記憶並未恢複,隻是一小小的凝丹期修仙者,一點幫不上什麼忙的。

    雖然林軒的法寶很多,但青火劍用起來非常的犀利順手,他自然不可能放棄此物,足足想了一頓飯的功夫,林軒眉梢一動,不知道這個方法可行與否,但此時此刻,也隻有死馬當作活馬一途,先試試再說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想到主意了?”月兒與林軒真的是到了心有靈犀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嗯,妳站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少女聽話的點點頭,白光一閃,已退到了靜室的牆邊。

    林軒將手收回,青火劍靜靜的漂浮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看著此物,林軒吸了口氣,雙手法訣變幻不止,隨後緩緩的向前一點指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聲傳入耳朵,一團碧綠『色』的火苗在空氣中顯現,激『射』到了青火劍的表麵。

    以毒攻毒!

    既然用普通的煉寶之法不能將汙穢之物去除,自己也不會月兒所說的那些逆天神通,那就用最笨的方法,以精純的火焰之力,將這些汙穢的魔氣一點一點的去除。

    這樣做很吃力,但已是林軒唯一能想到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過,他也並無百分之百的把握,雖然根據五行原則,火焰與陰穢之物相生相克,但如果陰穢之物太過厲害的話,火焰也同樣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劈啪……

    碧幻幽火落到劍身上以後,略一閃爍,居然化為了無數纖細的火蛇,開始拚命的吞噬起那些黑氣來了。

    有用!

    林軒心中大喜,這魔炎神通自從練成以後,還從未讓自己失望過,加之上次熔化了天劫之火,威力更是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,便是元嬰後期修士,也不敢沾上一丁半點,如果火焰的數量夠多,也許連離合期老怪物,都會稍微有所顧忌的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現在無暇想那麼多,手腕翻轉,將更多的碧幻幽火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讓他目瞪口呆的變化就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那些陰穢之物,竟仿佛有生命似的,感覺到碧幻幽火的凶惡,並沒有任其宰割,竟然也化為了無數漆黑的小蛇,凶神惡煞的開始反撲。

    隻見兩種不同顏『色』的魔蛇,在劍身之上拚命撕扯,一時之間,倒也難分勝負。

    林軒先是有些錯愕,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,誌得意滿,鬼煞陰墨確實不凡,但沒有主人***控,表麵上能與碧幻幽火平分秋『色』,但最終卻是必輸無疑的。

    林軒一道法訣打出,看這情形,隻消半夜功夫,應該就可以將青火上麵的汙穢之物去除。

    林軒神『色』平靜下來了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回他猜錯,僅僅過了一個時辰左右,那些黑『色』的魔蛇就顯出虛弱,被碧幻幽火一連吞了數條之多。

    勝利在望!

    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,嗖的一聲傳入耳朵,剩餘的黑蛇突然離開了短劍,隨後在半空中糾結在一起,一隻小小的禿鷲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尖爪利喙,惡狠狠的撲向碧綠『色』的火焰!

    鳥可以吃蛇,難道這些汙穢之物居然已經通靈了,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但自然不會讓對方如願的。

    左手抬起,一道劍氣從衣袖中激『射』出去。

    同時右手迅疾如電的變幻了一個法印,重新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那禿鷲翅膀一扇,一道風刃出現,與劍氣撞在一起,但兩者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,隻是將劍氣撞得略偏,牠的身形也被阻了一阻,碧幻幽火開始融合,嘹亮的清鳴聲傳入耳朵,一隻『迷』你版鳳凰形狀的小鳥出現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是綠『色』,高傲的一昂頭顱,撲向了禿鷲,兩種神通在天空中互博,碧幻幽火再次占到了上風……

    過了不到片刻,那禿鷲翅膀一扇,還原成了黑『色』的陰穢之物,掉頭逃竄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林軒笑了笑,自然不會放任不管,因為不知道此物會不會造成其他損害,***縱碧幻幽火緊追在後麵。

    由於有主人法力支持,碧幻幽火顯然更快,幾個騰挪,就將那些黑氣『逼』到了死角麵。

    逃無可逃!

    不過到了這一步,林軒心中倒也肯定了,這些鬼煞陰墨,果然是通靈之物,如果能夠煉化就好了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如是想著,倒不願意就這麼將牠滅除,正思量著該用什麼神通,將其活捉。

    可此物能夠汙穢寶物,實在找不到能夠捕捉或者盛裝之物,碧幻幽火雖能克製,但兩者有如水火,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心中這樣想著,***縱火鳥的動作不由得一緩,那些黑氣在半空中一個輕盈的轉折,掉頭向左側的牆壁撲去了。

    看來,牠想要從那逃出去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大意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這個念頭還沒有轉完,臉『色』就已狂變,因為月兒就在那處牆壁的旁邊,小丫頭僅僅是凝丹期修仙者,麵對這傳說中的鬼煞陰墨,絕對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快躲!”

    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此刻想用九天微步都已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然而月兒卻視若無睹,仿佛根本就沒有聽見少爺提醒似的,她美麗的眼眸之中,浮現出一絲『迷』茫之『色』,然後對著那飛過來的陰穢之物抬起了雪白細嫩的小手。

    嗖,黑氣如鳥歸巢,沒入到了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林軒臉『色』都白了。

    俗話說得好,關心則『亂』,他身上靈光一閃,已經來到了月兒的身邊,也來不及斥責,臉上隻剩下關切之『色』:“怎麼樣,有沒有不舒服?”

    那可是鬼煞陰墨,林軒雖沒有親身體驗過,但估『摸』著,若是進入自己身體之中,恐怕不死也要脫層皮,月兒不過凝丹期……

    “少爺,你別急,此物本來就與我有些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與妳有關?”林軒的神『色』間流『露』出幾分訝然。

    “嗯,雖然記不清楚,但應該是我以前的神通之一。”月兒的俏臉上流『露』出幾分笑意,聽她這麼說,林軒鬆了口氣,恢不恢複記憶沒有關係,隻要這丫頭沒事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是說妳以前也能驅使鬼煞陰墨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應該是由這東西衍生出來的另外一種神通,純粹的鬼煞陰墨太過低級,雖能汙穢寶物,但麵對高階的存在就沒有多少意義。”月兒緩緩的解釋,剛剛她的腦海,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來一些信息,不過也僅僅是一些零散的隻言片語,並沒有辦法連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過這番話,已讓林軒咋舌不已,鬼煞陰墨還低級,如果有人***控的話,威力絕不在自己的碧幻幽火之下。

    但林軒並不認為月兒在誇大,在那副畫卷,此女的氣質睥睨天地,能夠令無數的大妖鬼匍匐在她的腳下,顯然是非常的了不起。

    在那樣的存在看來,元嬰期修士,或許真的有如螞蟻。

    心中這樣想著,月兒的聲音從旁邊傳入耳朵:“少爺,求你一件事情行麼?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,跟我還這麼客氣,說!”

    “那硯台,可不可以給我?”月兒弱弱的開口,雖然與少爺不分彼此,但主動開口要東西,還是第一次,月兒低下頭,俏臉紅紅的。

    林軒啞然失笑:“我還當什麼大事,小小的一件寶物而已,想要,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少爺。”

    雖然猜到林軒不會拒絕,不過聽他親口答應,月兒還是很開心,纖手抬起,一道法訣打出,那硯台就被牽引著飛過來了。

    細細打量,腦海中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此物是由萬年不化的黑血玄晶玉所鑄。”

    “黑血玄晶玉?”林軒一呆,臉『色』有些茫然,這種材料非常陌生,應該是第一次聽見。

    “不錯,黑血玄晶玉,在陰司界的鬼玉之中,是非常稀有的一種,產生於極陰寒潭之中,寒潭麵,全是怨氣與鮮血,經過無數歲月的沉積,而且還要種種機緣巧合,才能產生黑血玄晶玉,且數量不多,乃是天下至陰至穢之物,所以由牠鑄成的硯台,能夠收集天地間的陰風怨氣,生成鬼煞陰墨,隻不過速度有些慢就是了。”月兒將腦海中的信息一一解讀,隨後想林軒說出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林軒點點頭,他已經習慣這丫頭會不時恢複一點支離破碎的記憶:“照妳這麼說,此物在陰司界應該也非常稀有,本不是人界該存在的寶物,看來是由於那位天煞明王的緣故,隻是一陰司界的霸主,散仙級別的存在,為什麼會在人界留下血脈?”

    “這我哪清楚,天知道上古的時候發生了什麼。”月兒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有些好奇,不過眼前的線索實在太少了些,想不通他也就不再多費腦筋,伸手一招,青光一閃,短劍重新落入到了掌心麵。

    林軒看著此寶,歎了口氣,眉頭微微皺起,雖然已將汙穢之物去除,不過此劍靈『性』並未恢複,看來不好好祭煉一番,依舊無法還原。

    看看時間,月亮已升至中天。

    林軒重新拉過一張蒲團,盤膝坐在上麵,隨後伸出手來,『摸』了『摸』天靈蓋,青光耀眼,一白白嫩嫩的元嬰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前麵的短劍,元嬰腮幫一股,一道碧綠『色』的火線噴吐而出。

    但這可不是碧幻幽火,而是嬰火。

    魔炎威力不小,但並不能用來煉寶。

    嬰火迅速將仙劍包裹,撇了撇的煆燒起來了……

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,元嬰雙手晃動不止,竟然絲毫也不吝嗇體內的元氣,這樣做有利有弊,好處是能讓嬰火的威能大漲倍許,煉寶的時間相應也就縮短,壞處是如此不顧元氣,違背了細水長流的道理,一中期境界的元嬰,根本就支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這麼做,有他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因為他可不是普通的元嬰期修仙者,轉眼兩個時辰過去了,元嬰的臉上『露』出疲憊之『色』,卻又有一黑『色』的嬰兒浮現而出,噴出漆黑的嬰火,接替下他的工作,然後第一個元嬰期就放心大膽的回到林軒的丹田氣海,打坐恢複起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雙元嬰的好處,不過在林軒身上的體會還不止於此。

    魔嬰的境界要低得多,僅僅支撐了兩頓飯的功夫,就有些後續乏力起來,而這點時間,第一個元嬰明顯尚未恢複,令人詫異的是一顆龍眼大小的圓珠在他頭頂上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妖丹!

    隨後,一淡金『色』的火焰包裹住仙劍,魔嬰也縮回了丹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,周而複始,雙嬰一丹交替出現,等天邊開始發白,青火劍已恢複了昔日的光彩。

    前後算算,不過一夜的時間,如果交由同階的修士祭煉,至少要三天三夜的不修不眠。

    而且林軒這麼做,並非僅僅為了節省時間,還有一個好處,用透支的方法噴出嬰火,對於元嬰與妖丹,也同樣是一種鍛煉。

    另一邊,月兒也沒有閑著。

    正抱著寶物發呆,那硯台麵,果然有如她的解說,又產生了一點鬼煞陰墨,當然,數量很少,連十分之一滴都不到。

    但也證明了一點,月兒腦海中按支離破碎的記憶並沒有錯,此物確實是由黑血玄晶玉所鑄成的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,在想自己的身世麼?”林軒睜開眼眸,十分關心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月兒搖了搖頭:“有少爺在就行了,身世想牠幹嘛,隨緣就好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林軒也十分佩服,月兒比自己灑脫,捫心自問,兩人如果易地而處,自己恐怕做不到她這麼隨和,林軒放下心來了,隨後又有些好奇:“那妳在這兒發呆了大半夜,是在想什麼?”

    “***。”月兒卻給出了出人意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剛剛不說了,鬼煞陰墨雖然是陰司界的寶物,有著汙穢法寶的作用,但麵對高階的存在,卻沒有多大用途,以前的我,好像是以此作為基礎,修煉出一種很厲害的神通,不過該怎麼練我忘了,人家想了大半夜,卻半點頭緒也沒有。”月兒有些委屈的說。

    林軒卻聽得無語了,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這丫頭還真可愛,大半夜居然就做起了這樣的事情來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笑什麼?”月兒一呆,滿頭霧水起來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雖然我也不知道妳前世是什麼,但從畫卷中也可以得到信息,非常了不起,那麼多大妖鬼供妳驅使,顯然離成仙也不遠了,那樣可怕的境界,與現在差了十萬八千,就算妳想起了那神通的修煉之法,如今肯定也沒有辦法學啊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,少爺說得有理,小婢真是太笨了。”月兒撓了撓頭,自己也笑起來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在那破碎的記憶,此神通是自己的拿手絕技之一,如果現在就會了,豈不是縱橫人界都沒有把問題,就像少爺說的,就算想起了***,肯定也得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修習。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”林軒卻又沉『吟』起來了:“月兒妳吸入了鬼煞陰墨,如果能夠驅使也是一項非常厲害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,我試試。”

    月兒說著也盤膝坐好,將美麗的雙眸閉上,林軒看著小丫頭的俏臉,眼中閃過憐愛與期待。

    這一閉關就是十天。

    比想象的順利,月兒並不知道該怎麼***縱鬼煞陰墨,得自己『摸』索,有時也會與林軒討論一番。

    最初的幾天,都沒有什麼進展,那些與碧幻幽火廝打的鬼煞陰墨,明顯已經通靈了,可飛入月兒的掌心以後,卻仿佛憑空消失了,不知跑往了何處,小丫頭尋找了半天,都沒有線索。

    無奈,隻能暫時放棄了。

    隨後主仆二人將目光瞄向了那硯台。

    如果月兒能夠煉化此寶,能不能***縱牠所凝聚出來的鬼煞陰墨?

    當然,這部分鬼煞陰墨,是肯定沒有通靈的,不過如果可以驅使,也一樣能夠汙穢敵人的寶物。

    PS:月兒弱弱的問,各位道友還有***票麼,月兒想要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1:05:30  ExecTime:0.5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