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九十章林軒月兒之情定終生


    第一千零九十章 林軒月兒之情定終生

    “那師叔召喚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讓你去軒轅城,查明情況,看羅家是否真有『奸』謀。”望亭樓聲音清冷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可萬佛宗的慧通大師,不是在那主持,還有如嫣仙子……”青蓮居士低下頭,有些不解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哼,慧通那禿驢,雖是離合期修士,可『性』格魯莽,難當大事,充其量是一苦修者而已,至於如嫣仙子,如果她肯出手相助,老夫也不用叫你來了,可此女雖然聰明,『性』子卻有些古怪,說天涯海閣孤懸海外,不想再摻和世俗紛擾,羅家就算有餘孽,也撼不動我七派根基,想要她出手相助可以,先付一千塊極品晶石。”說到這,望亭樓也有些無語,如嫣仙子這竹杠,敲得也太狠了些,擺明了就是不想出力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弟子謹尊法諭,一定不敢有負師叔所托,告辭!”青蓮居士彎腰行了一禮,猛一跺足,化為一道驚虹,飛『射』像了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望亭樓歎了口氣,重新閉上雙眸,陷入了入定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林軒聽到的天雲交易會來曆卻又不同。

    拜軒閣雖雄霸幽州,但在雲州修士的眼,卻沒什麼了不起,陸盈兒不過一小小的凝丹期修士,哪能知曉多少隱秘。

    她隻知道上古之時,天雲交易會由一神秘家族發起,雖然遠遠超過了普通的坊市,但也就是一大型的交換會而已,且參加的多為高階修士,可滄海桑田,世道變遷,隨著時光流逝,這交易會的規模卻越來越大了起來,不止是人類的盛舉,連妖族也跑來摻和,互通有無,隻要有足夠的晶石,低階存在也能進入軒轅城中,一飽眼福,幾乎所有的州府,全都會參與,幽州雖是蠻荒之地,但拜軒閣也接到了邀請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臉上『露』出感興趣之『色』,天雲交易會的規模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得多,在此處,也許真能有不菲的收獲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林軒又對陸盈兒的修煉,做了一番指點,以他現在的修為見識,足可以讓此女少走很多彎路。

    對於自己人,林軒可不會吝嗇,直到太陽落下了山坡,陸盈兒才恭敬的告辭了。

    這被作為了林軒的臨時居所,他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,還不錯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一式樣古樸的硯台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不用說,是那倒黴書生所遺留下來的寶物。

    此人在羅家身份不低,將其滅殺以後林軒狠狠賺了一筆。

    光是法寶就有數件之多,而且威力很不錯,不過林軒眼界也非普通修士可比,用得上的似乎隻有眼前這件東西。

    硯台被一層靈光托著,懸浮在他身前三尺之處,林軒眼中靈光閃爍,片刻後,卻搖了搖頭,他也看不出此硯台是什麼質地,但顯然堅硬以極,甚至連烏金龍甲盾也無法相比。

    書生曾用此物接下青火劍的一擊,可硯台表麵,卻一絲裂紋也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自己總不能真將牠當盾牌驅使,此物明顯還有別的用途,林軒可不願暴殄天物,這明顯是一非常了不起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林軒正沉『吟』思索,突然臉上『露』出古怪之『色』,就像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之事似的,伸手一招,那硯台就落到了他的掌心之上。

    隱隱傳來一股異香……

    隻見硯台麵,出現了些許『液』體,很少,隻有薄薄的一層,但自己絕對沒有認錯,這是鬼煞陰墨!

    陰司界的寶物,傳說能夠汙穢修士法寶的。

    但這怎麼可能呢,自己得到這個硯台的時候,記得清清楚楚,麵的鬼煞陰墨應該已經用完了。

    林軒再次伸出手來,在儲物袋上一拍,青火劍飛掠出來,可劍身表麵,光芒黯淡,一團濃墨般的黑氣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林軒盯著手中的硯台,神情變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少爺,會不會這本來就是一件奇寶,自己就能產生鬼煞陰墨?”白光一閃,月兒從衣袖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應該沒有這麼神奇吧,據典籍上所說,鬼煞陰墨乃是采集凶魂怨氣,再加以天地至陰的汙穢物品,在鬼霧寒潭中互相混合,然後用極為特殊的辦法才凝煉出來,自己產生,怎麼可能?”林軒嘴上這樣說,但心也有些吃不準。

    “這可難說,古人的典籍也難免出錯,天地造化神奇,也許真有這樣的奇寶。”月兒不以為然的反駁道。

    “嗯,這個,試試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試試?”

    “不錯,如今硯台中的鬼煞陰墨隻有一滴,我將牠放在這,如果明早數量增加了一些,就證明月兒妳推斷得有理。”林軒緩緩的說,時間無疑是最好的驗證方法了。

    月兒點了點頭,看著硯台中的鬼煞陰墨,不知為何,竟莫名其妙的湧起一股熟悉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林軒並未留意,而是將青火劍拿在了手。

    此寶被汙穢以後,靈『性』大失,若不好好祭煉一番,休想還原,林軒一道法訣打在上麵,青火劍一顫,緩緩飄移到了胸前。

    林軒抬起手來,從他的指尖,激『射』出一道纖細的光柱,將青火包裹,開始祭煉起來了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,很快太陽已完全落下了山坡,天空變成了漆黑的顏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重新睜開眼眸,青火劍表麵,黑氣不僅沒有被驅散,反而越發的濃鬱了起來。

    原本劍身表麵隻是有一些黑『色』的花紋,現在大半個劍身,都被黑氣汙染,靈光變得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這鬼煞陰墨如此厲害,以自己的法力,不僅沒有驅除,反而適得其反,就像給他提供了養分似的。

    林軒以手撫額,這可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片刻以後,林軒重新抬起頭,以他見識廣博,自然不可能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既然用道家煉寶的方法無力驅除,那就試一試鬼道的神通秘術,林軒身上靈光一閃,氣息變得森然幽暗。

    玄魔大法他雖然不及月兒純熟,但靈活驅使也沒有問題的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林軒衝斜上方一點指,幾道厲蟒般的黑氣從他身上飛了出去,隨後一陣扭曲,在半空中聚集在一起,一車***小的鬼頭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眼眶中紅芒閃爍,頭上還長著山羊一般的犄角,既然是鬼道秘術,當然顯得有些陰森恐怖。

    不過也是可以用來煉寶的,林軒一道法訣打出,那骷髏頭一聲大吼,然後嘴巴就開始咯咯的『亂』嚼,隨後大嘴張開,從麵激『射』出數以千計的黑『色』絲線,將青火劍一卷,拉扯進了嘴巴麵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行不行啊?”弱弱的聲音傳入耳朵,月兒的俏臉上滿是忐忑。

    林軒有些無語了:“這玄魔大法,妳比我熟,妳都不知道,問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正因為我比少爺熟,所以我懷疑這種低階***中的煉寶之術,根本不可能將鬼煞陰墨驅除,此墨雖然隻是初級形態,並未轉化成……哎呦,少爺,我頭疼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反正除了一些道門的天府玄功,以及陰司界十二寶頂級***,其他的神通,很難消除鬼煞陰墨影響的。”

    月兒神情恍惚,嘴中的話更是讓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什麼天府玄功,十二寶頂階***,聽都沒有聽說過,這丫頭怎麼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林軒哪還有閑情去管青火,忙站了起來,想將少女的身軀扶住,哪知道卻扶了一個空,這丫頭尚未凝結元嬰成功,身體乃是虛無,好在她很快擺脫了恍惚,眼神重新清明起來:“少爺你不用擔心,我沒事的,隻是腦海中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沒事?”

    “都說了沒有,人家什麼時候對少爺撒謊過。”月兒吐了吐舌頭,調皮的開口。

    林軒又看了她半響,見確實沒有什麼異常,這才放下了心來:“月兒,妳剛剛說什麼天府玄功,十二寶頂階***,那是什麼,我怎麼沒有聽說過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腦海中莫名其妙浮現出一些信息的,天府玄功,好像是上古修士所創立,擁有驚動動地的大威力,在靈界也是最頂尖的***之一,至於什麼十二寶,好像與陰司六王有著一些關係,對了,那天州羅家,不是傳承了天煞明王的血脈麼,天煞明王,好像就是陰司六王之一。”月兒撓了撓頭,不太肯定的開口,她隻記得這麼多,其他的,全都沒有印象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林軒點點頭,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一來是因為月兒自己也懵懵懂懂,二來,自己現在不過元嬰中期的修士,境界太低,就算弄清楚這些上界的事情,又有什麼好處,要打聽,也等飛升以後在說。

    隻是看著旁邊少女嬌美的麵容,林軒卻莫名的有些不安,自從在雪暝山,看見那三幅古怪畫卷,他就知道,月兒的來頭,絕不是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玄陰寶盒,還有今天她腦海***現的這些東西,這丫頭,究竟是什麼來曆?

    “少爺,你怎麼了?”兩百年風雨相依,在這爾虞我詐的修仙界,他倆是唯一可以互相傾吐心事,彼此之間,早就有了靈犀,仿佛感覺到了林軒心中的疑慮,月兒將嬌軀擠進了他的懷,雖然不能真正擁抱在一起,但靠得這麼近,也讓小丫頭的臉上,湧起了兩朵誘人的紅暈:“少爺,你是不是在為月兒的身世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他自然不會隱瞞什麼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有沒有想過,也許妳前世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,也許妳隻不過是記憶與力量被封存了,也許……”

    “噓!”

    林軒話沒有說完,月兒突然將一根白嫩纖細的手指,豎在嘴邊,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林軒的聲音嘎然而止,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少女,隻見她突然揚起頭來,美麗的眼眸中爆出一片驚人的『色』彩。

    月兒本就是傾國傾城之姿,此時更是顯得美麗,然而她的神情卻認真無比:“少爺,你當月兒真的隻是傻丫頭麼,自從在雪暝山看見了那三幅畫卷,你說的這些,月兒心都想過,有一段時間,我也很『迷』漫,我究竟是誰,為什麼連少爺都驅使不動的玄陰寶盒,卻會莫名其妙的選擇了我,少爺,你還記得第三幅畫麼?”

    “第三幅?”

    “不錯,麵的少女雪衣赤足,可她的身前,卻有數之不盡的大妖鬼匍匐,雖然我們對陰司界了解不多,但麵的幾種怪物,少爺應該在上古典籍中見過,成年以後,應該是有洞玄期修為的,可這樣的怪物,對那女子來說,卻仿佛小卒,對於自己以前的身份,說實話,我也很好奇。”月兒娓娓的聲音傳入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?”林軒卻被嚇了一跳,臉『色』狂變的道。

    “對,是我,少爺,月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那畫卷中的少女就是我,這一點我確定無疑。”月兒的聲音有點抖,但語氣卻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妳以前究竟……”仿佛感覺到少女心中的害怕,林軒輕輕歎息,伸手環住她的纖腰,雖然抱不到,但這樣的動作,卻仿佛讓月兒安心了不少,她笑了笑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妳也不知道?”林軒奇怪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兒點了點頭,眼中再次出現了『迷』茫之『色』:“我隻知道那畫中少女就是我,但其他的記憶,卻並未恢複,自然不知道以前是什麼,少爺,有時候月兒也很好奇,就像你說的,也許我是被封印了力量與記憶,也許我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轉世,最後一幅畫你也看見了,天邊那綠『色』的火焰,顯然我遇見了危險,也許就是在那一次,我變成了現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這麼想的。”林軒緩緩的說,那火焰雖然是在畫麵,但給人的感覺,卻仿佛連天地都能吞噬,什麼法則都不能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瞞你說,月兒也『迷』茫過,但我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管我以前是什麼,再了不起也好,甚至擁有無盡的生命也罷,與現在有什麼關係呢,甚至我有些慶幸的遇見了那變故,否則怎麼可能遇見少爺你呢?”

    說到這,月兒海水般美麗的眼波中突然流『露』出一絲羞澀,雙頰暈紅,更做了一個讓林軒死也想不到的動作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靠在少年的懷中,此時更是伸出雙手,輕輕的,輕輕的環住林軒的脖子,將那誘人的雙唇壓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這……算不算吻?

    轟的一聲,林軒隻覺得腦海中一片空白,懷中的少女是如此的嬌美可愛,盡管月兒沒有身體,兩人的嘴唇並不能真正碰到一起,可林軒卻覺得天旋地轉,仿佛有些呼吸不過來。

    月兒的俏臉也已經紅透,這姿勢保持了一息那麼久,然後月兒才抬起了頭,臉上滿是嬌羞,勇敢大膽的開口:“少爺,知道麼,我不管我以前是什麼大人物,我更慶幸有現在的生活,因為,我——愛——你,隻要能和少爺在一起,長生算什麼,危險月兒也可以無視的。”

    林軒目瞪口呆,仿佛還沒有從剛剛的吻中清醒過來,美人在懷,深情大膽,做夢也想不到月兒會在這時候像自己表白。

    林軒再是木頭,也很感動,何況其實他自己或許不懂,但內心深處,卻早已愛極了這丫頭。

    一個人,外在表現,可能情商低一點,不過內心永遠是最真實的。

    自己愛月兒嗎?

    答案是當然,什麼寶貝都及不上懷中之女嬌美可愛。

    看著少女情深款款,林軒仿佛也突然福至心靈了一般,輕輕的,輕輕的擁緊懷中的少女,仿佛抱著的是世上最寶貴的東西:“月兒,我也愛妳,如果沒有妳,即使長生,又有什麼意義?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,少爺?”少女又驚又喜,隨後神情卻又多出了一點擔心:“不過……我的身份恐怕真的不是那麼簡單,也許,我是說也許……將來會給少爺你帶來危險。”

    看著少女忐忑不安,楚楚可憐,一股豪氣從林軒的胸中升起:“傻丫頭,兩百年來,妳什麼時候看見少爺我怕過危險,修仙本就逆天,少爺我不過是一連靈根都沒有的凡夫俗子而已,本來沒有資格問鼎長生之路,可上天卻偏偏將藍『色』星海這樣的逆天之寶賜予我,也許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,讓我守護妳。”

    月兒聽得雙眼朦朧,這樣的情話讓她的心仿佛都要隨之融化,含情脈脈的開口了:“少爺,仙路坎坷,但月兒會永遠不離不棄陪在你身邊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麼?”林軒的嘴角邊卻『露』出幾分嬉笑之『色』,仿佛此時此刻,在這溫馨浪漫之中,他的情商終於開竅了:“月兒你真的會一直陪著我,其實與妳在一起,別的危險,我都不怕,就隻擔心一件?”

    “擔心什麼?”小丫頭也緊張起來,什麼會變成自己與少爺相依相守的障礙。

    “別的艱難險阻,我可以克服,我就怕月兒妳哪天解除封印或者恢複記憶了,不再將我這小小的修士放在眼中,甚至翻臉……”

    PS:這一章,月兒都表白了,道友們一定看的喜歡吧,那就用***票犒勞一下幻雨吧,我不想被反超,爭取本周一定在榜上,求***票!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5 11:48:22  ExecTime:0.6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