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奇怪的書生


    第一千零八十一章 奇怪的書生

    可惜微微轉動的眼珠,卻暴『露』了此女心中的想法,林軒歎了口氣,知道她沒有聽進去,眉頭一皺,臉『色』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磅的靈壓,讓鄭璿渾身發軟,心中充滿了害怕:“師……師祖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頭,就妳那點心機,也敢在我麵前擺弄,剛剛我說的話,妳恐怕不以為然吧!”

    “璿兒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那妳還偷偷溜出來,妳既然叫我一聲師祖,就應該知道違反了門規要受處罰。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袖袍一拂,一道青『色』的閃電飛掠而出,鄭璿眼中流『露』出恐懼之『色』,但她既不敢躲,也不可能躲得過。

    隻能眼睜睜看著閃電落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隨後此女痛得渾身發抖,卻偏偏叫嚷不出。

    “少爺。”

    月兒可是很疼徒弟的,忙在一旁哀求。

    林軒卻搖了搖頭,置之不理,月兒什麼都好,就是當師傅太心軟了些,需知嚴師出高徒,有時候,不能太縱容。

    吃吃苦有好處。

    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才將鄭璿身上的禁製解除。

    少女臉『色』蒼白,雖低著頭,但林軒也知道她臉上必滿是畏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,恨我?”

    “璿兒不敢。”少女嚇了一跳,忙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是就是,有什麼不敢說,為這種事,我並不會處罰妳的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師祖……”鄭璿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不解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“我讓妳吃了苦頭,妳有怨懟,很正常,我並不會為這種事情責怪,隻是璿兒妳有沒有想過,剛剛那點苦頭妳就覺得難捱了,可妳違反門規外出,如果落到壞人手中,恐怕會吃十倍百倍的苦頭,甚至萬劫不複,連求死都不可能的。”林軒表情嚴肅的開口。

    鄭璿本來就很聰明,隻是從小跟在爹娘身邊,受盡了寵愛,後來又攤上月兒這麼一個師傅,更是被嬌寵壞了,有些調皮,有些淘氣,但並非不明事理。

    受了林軒一番教訓,仔細想想也不由冷汗淋漓,她當然聽說過有落單女修被賣做鼎爐,下場悲慘到無以複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師祖,是璿兒錯了,以後一定不敢了。”這一回少女的話誠懇的許多,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好了,知道錯了就起來吧!”月兒心疼愛徒,忙打圓場的開口說。

    林軒狠狠瞪了她一眼,鄭璿膽大包天,也少不了這丫頭平日縱容的緣故,不過話又說回來,對於月兒,林軒可又狠不下心來處罰。

    “妳說盈兒已經到臥虎城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師祖,您要去麼?” 鄭璿小心翼翼的開口:“陸師叔嘴上雖然沒說,但我知道,她其實很擔心您安危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既然來到來了,自然要去看一看,帶路。”

    月兒回到了衣袖中,林軒化為一道驚虹,將鄭璿一裹,這丫頭遁光太慢,隻需要指路就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了夢如嫣贈予的麵具,林軒再也不怕會泄『露』行跡,這方圓數萬,高手雲集,元嬰修士雖然依舊是讓人仰視的存在,但在此時此地,也算不上多麼的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林軒雖然沒有全力施為,但遁術之快,也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,鄭璿甚至呼吸都有些不暢起來,林軒不得不將護體靈光打開,此女的表情才不那麼蒼白。

    而她看向林軒的目光,已由敬畏轉為了崇拜,以前老聽別人說元嬰修士多厲害,可具體如何,她卻從來不曾體驗,可現在光是這遁光速度,就感覺自己如螞蟻站在大山麵前。

    林軒可不知小丫頭在想什麼,一路風馳電掣,僅僅花了一頓飯的功夫,就看見了臥虎城的輪廓。

    而如果讓鄭璿飛,就算不休不眠,至少也要花費數天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詭異的力量出現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挑,禁空禁製?

    這種程度,當然遠遠不足將他束縛,不過林軒來到此地,也不是想要惹事,微微一笑,落下了遁光。

    城門口站著幾名修仙者,還有一些人排隊等待進入。

    林軒神識一掃,發現每個人都需要交納一百晶石。

    站在旁觀的角度,有些貴,當然林軒不在乎,而他也不需要排隊什麼,那些人,已經很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,實力與待遇成正比,在修仙界,元嬰老怪沒有特權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前輩,您好,兩百塊晶石。”

    守門的共有七名修士,為首的是一名凝丹初期的老者,滿臉恭敬之『色』,有點不安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兩百晶石對這種等階的存在不值一提,可有些老怪物『性』格乖僻,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發火,守門的修士眼中皆『露』出緊張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的動作讓他們鬆了口氣,隻見這位前輩不以為忤,從懷中取出兩粒中品晶石,然而就在此刻,一陣清鳴聲傳入耳朵,林軒回過頭,就看見一道耀眼的赤虹。

    光芒收斂,『露』出了一位二十餘歲的書生來。

    做秀才打扮,容貌英俊以極,甚至連田小劍也無法相比,笑了笑,『露』出潔白的牙齒,然而不知為何,林軒卻感到幾分邪意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!

    不用說,這老怪物的***也有駐顏效果。

    周圍的修士大多吸了口涼氣,雖然如今高手雲集,但也很少有人能同時看見兩位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此人目光在周圍掃過,看見林軒的時候愣了一愣,但很快就神『色』如常,可偏偏落在鄭璿身上的時候,卻急劇變化了起來。

    先是一呆,隨後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但很快,卻『露』出大喜過望的表情來,雙眼之中爆出精芒,毫不掩飾的『露』出貪婪的目光,將少女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挑,臉『色』頓時陰沉下來,他可是十分護短,毫不猶豫的踏前一步,擋在鄭璿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道友這是何意,以你元嬰修士的身份,光天化日,如此窺視一位晚輩女子,難道不嫌有失禮數?”林軒語氣不悅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,道友莫怪,請問這位姑娘與你是何關係,是道友的姬妾還是弟子?”書生拱了拱手,和顏悅『色』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與道友素不相識,憑什麼要告訴你?”林軒卻一點也不留麵子,他不喜歡惹事,但絕不意味著麵對挑釁,也會忍氣吞聲,這老怪物,明顯沒有安著好心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拒人於千之外,好吧,我承認我是看上了此女,她對我有些用途,從樣貌上看,她不是道友的後輩血親,既然如此,區區一築基期修士,轉讓於我,又有何不可,在下給出的報酬,一定不會讓道友失望的。”見林軒一副強硬的態度,書生的表情也有些難看了,但忍住沒有發火,一字一頓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師祖。”

    鄭璿聽了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恐懼之『色』,至於周圍其他的修仙者,卻並不感覺奇怪。

    在修仙者眼,凡人是螻蟻。

    同樣的,對高階修士來說,低階修仙者,也可以當作交易的貨物,除了後輩血親,什麼弟子,侍妾,隻要有足夠的好處,都是可以轉讓的。

    這些規矩,林軒自然清楚,修仙之路本來就無比殘酷,隻要對長生有好處,什麼仁義道德,全都可以棄之不顧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可做不到如此無情,對於故人,林軒向來都給予照顧,更何況鄭璿還是月兒的愛徒。

    當然不可能用其做為交換的貨物。

    但從對方的眼眸,林軒看出這老怪物心中火熱,顯然對鄭璿誌在必得。

    即使拒絕,對方也沒有放棄一說。

    如果僅僅是自己與月兒主仆,林軒當然不會害怕什麼,可盈兒他們現在也在此處,林軒害怕他對自己的手下報複。

    後患不能留。

    但也不適宜在這動手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動,林軒略一思索,已做出決定來了。

    “看來道友很有誠意,此女是鄙人的再傳弟子,如果你真想要,也不是不可,但就要看閣下願意付出什麼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,小弟說過,絕對不會讓兄台失望的,此處人多眼雜,幹脆我們找一僻靜的地方詳談吧!”書生聞言大喜,但眼中卻閃過一絲狡猾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林軒自然不會反對,兩人對視一眼,各懷鬼胎的開始大笑。

    “師祖。”鄭璿臉上『露』出極度害怕之『色』,林軒不等她央求,已冷著臉斥責:“住口,本尊做什麼決定,豈容妳這小丫頭反駁。”

    至於月兒,則在腦海中偷笑,少爺的『性』格,她心中有數,麵對敵人的時候,絕不會有心軟一說,但也極有原則,不可能出賣自己人的。

    璿兒擔驚受怕的樣子,蠻有趣,某女在一旁“幸災樂禍”,一點也沒有當別人師尊的覺悟。

    見兩位元嬰修士離去,剩餘之人麵麵相覷,但也鬆了口氣,大為歡喜,他們真怕兩位前輩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,那可就真的是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說此人究竟看中了璿兒什麼?”飛了片刻,月兒終於忍不住心中好奇,悄悄的用神識與林軒聯係,對方隻是一元嬰中期的修士,不可能發現自己。

    “妳問我,我問誰我?”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他也百思不得其解,這種情況下,最容易想到的解釋是美『色』,但林軒卻搖搖頭否了。

    鄭璿那小妮子長得是不錯,說美人也完全不為過,但還遠遠沒到禍國殃民的地步,如果是月兒或者秦妍這種等級,對方想要擁入懷倒也說得過去。

    但鄭璿還沒有那麼離譜,為了她與同階修士交惡,除非那書生腦袋讓驢踢了。

    何況對方的眼神雖然狂熱,但並不是好『色』。

    那他的目的是什麼?

    林軒雖然聰明,卻也參詳不透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通,他也就不再思索,反正一會兒將對方滅殺以後,免不了要搜魂一番的,目的不就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遁光迅速,半個時辰後,兩人已飛出了數萬,四周的景物也越來越偏僻。

    “少爺,看來這家夥也不壞好意!”月兒輕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如果僅僅是談條件,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未免太多此一舉。

    “正常,看來這家夥也想殺人搶寶。”林軒不在意的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但此事還是有些奇怪的,他也僅僅是一名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憑什麼有把握對付你這位同階修士呢?”月兒有點狐疑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管那麼多幹什麼,就算這家夥有後手,難道還能火拚得過我們兩個?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隻是有些好奇,而且……”說到這,月兒嗅了嗅鼻子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,從這家夥的身上,我聞到一股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林軒好奇的說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好像是同類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“同類?”林軒一呆,神『色』變得有些古怪,月兒乃陰魂之體,她口中的同類,應該指的是來自陰司界的妖鬼,可林軒左看右看,這家夥明明就是人類,這一點,林軒相信自己還不會走眼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對於月兒這種荒謬的說法,林軒肯定一笑置之,但現在,卻不敢不當一回事。

    雪暝山的經曆,那三幅畫又浮現於腦海。

    連自己也不能碰的玄陰寶盒,這丫頭的身份可是很神秘的。

    林軒嘴上不說,但心中卻從未忘懷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拚命的想要增強實力,月兒的身份,有朝一日,說不定會帶來麻煩,隻有變強,才能保護自己與心愛的女孩。

    林軒再木頭,但與月兒相依相伴了這麼久,若說不喜歡,那顯然是違心之言,什麼力量,也不能將自己和月兒分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飛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看看四周的景『色』,已越來越荒蕪,地上的草,變成了枯黃之『色』,偶爾還可以看見一些低矮的灌木叢。

    “道友,究竟有完沒完,閣下就算想要殺人搶寶,這個地方也沒有人打擾。”林軒終於有些不耐煩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兄台是明白人,知道孫某想要殺人搶寶,其實閣下的打算何嚐不是一樣,從一開始,你就沒有想過將此女出讓。”書生遁光一換,停了下來,臉上毫無緊張之『色』,甚至是用十分輕鬆的語氣調侃著。

    林軒也笑了,今天之事還真有些好玩,這書生也信心十足,難道他真有把握擊殺一名同階的修仙者,這可有些意思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死在林軒手中的元嬰修士雖然不在少數,但那是由於他的神通太過逆天的緣故,不足做為衡量標準的。

    其實在修仙界,進階元嬰期以後,這種存在很少死於鬥法之中,絕大部分都是壽元耗盡隕落。

    元嬰期修仙者,每一個皆有壓箱底的功夫,神通不俗,低階修士再多,也無法對他們形成有效的威懾,而同階修士之間,打不過,大多也有把握逃脫。

    離合期老怪不在世俗走動,有絕對把握滅殺元嬰期修仙者的,隻有同階的後期大修士。

    但後期修士一心突破離合,出來晃『蕩』也不多。

    中期對中期,擊敗對方容易,滅殺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地。

    這書生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林軒笑了:“道友開門見山,那在下也不用隱瞞,璿兒是我故人之女,而且也是在下的後輩子弟,明說,我很護短,道友提出的要求,恕我難以讓你如願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,那沒說好說,對於此女,小生是誌在必得,既然沒有談判的餘地,我們隻有手底下見真章了。”書生依舊是一臉和顏悅『色』,很有風度的開口。

    但越是這樣的敵人,往往越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這倒也不忙,在動手以前,林某想請教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想問我為何非要得到此女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林軒點點頭,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。

    “這個,恕難奉告,在下有一個不好的習慣,喜歡讓我的敵人,全都當糊塗鬼。”書生有點邪惡的輕笑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,那可是你自找,林某看你人還不錯,原本打算將道友滅殺就算了,既然你非想要受那搜魂之苦,一會兒就不要怪在下心狠手辣。”林軒眉頭一挑,輕描淡寫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道友滅殺敵人以後,也喜歡搜魂啊,幸會幸會,原來你我還是知己,可惜此女在下誌在必得,道友又不肯讓出,否則你我原本可以找個地方,好好喝上一杯酒的。”書生歎了口氣,臉上滿是惋惜。

    林軒不由得一陣無語,他也算見多識廣,但這麼有意思的對手,真的是從所未遇。

    有意思,同時林軒也收起了心中的輕視。

    他雖然自負神通堪比大修士,同時還有月兒、屍魔、穿山甲做幫手,按理說,離合以下,應該是縱橫無敵的。

    可俗話說得好,凡事沒有絕對,林軒雖然對自己信心十足,但也並不敢因此就小看了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自己有奇遇,難道別人就不能有了。

    誰敢說本人天下第一,這次的天雲交易會高手雲集,除了雲州本土的修士,其餘州府,也精銳盡出,說不定哪兒就蹦出一逆天的家夥。

    比如說百毒神君當年若不是被暗害的緣故,以其逆天到極點的資質,林軒就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謙虛有好處,林軒眼睛微眯,將心中的驕狂一分分的收起,開始用謹慎的目光,打量眼前這位奇怪的修士。

    PS:大家節日快樂,今天***比較早,下午還有事,這可是我一大早起來寫的,,另外,雙倍***,請支持一下幻雨吧,謝謝了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22:50:23  ExecTime:0.5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