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八十章意外遇故


    第一千零八十章 意外遇故

    月兒點點頭,這話倒也不錯,以少爺的城府,果然是隻占便宜不吃虧的主兒,不管夢如嫣是否來自天涯海閣,自己主仆都沒有半分損失的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袖袍一拂,取出一薄紗般的事物,不用說,自然是那人皮麵具了。

    打扮成苦行頭陀隻是權宜之計,而有了此物,隻要不是與離合期老怪狹路相逢,都不用擔心被人認出。

    林軒找了一僻靜之所,重新換回原來的衣服,隨後雙手掐訣,渾身骨骼如炒豆子一般爆裂,憑空拔高了數寸,再在臉上一抹,將人皮麵具給帶上了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天衣無縫。”

    白光一閃,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出現,滿臉好奇的圍著林軒轉了幾圈,嘖嘖稱奇,若不是自己與少爺兩百年從未分離,委實太過熟悉,都差一點被蒙騙過去。

    林軒也覺得十分滿意,有了這件奇寶,危險算是解除,萬佛宗的追殺令沒有用處。

    繼續趕路。

    既然不用擔心身份暴『露』,林軒也就四處閑逛起來了。

    附近的坊市很多,不過林軒卻並未在麵淘到寶物,這也難怪,以他現在的神通修為,眼界自然很高,若非逆天之物,普通的東西對於林軒,根本就沒有什麼用途。

    林軒倒也並不氣餒,畢竟數日之後才是真正的天雲交易會。

    這天上午,林軒正在不緊不慢的趕路,從遠處突然飛來一道驚虹,後麵還有數道遁光狂追不舍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起初倒也並沒有放在心中,從靈力波動,不過是一些築基期的小家夥,這種層次的爭鬥,附近天天都有,就算是軒轅城的執法使,也懶得多管閑事,他們關注的,主要還是高階修士。

    林軒遁光一緩,準備從旁邊繞開,一聲驚呼卻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月兒,怎麼了?”林軒不由得一呆。

    小丫頭已從衣袖中飛了出來,滿臉惶急,甚至來不及回答林軒的言語,就渾身青芒大起,像背後追逐的幾道遁光迎了過去。

    林軒被弄得滿臉錯愕,不由得也將神識放出,一掃之後,表情也變得古怪起來了。

    以手撫額,臉上滿是狐疑之『色』:“那小妮子,怎麼會出現在此地?”

    難怪月兒會著急,前麵被追殺的居然是她的寶貝徒弟。

    天璿門主與徐茵的愛女,閨名叫做鄭璿的就是。

    這丫頭體質特殊,可以說是妙天鬼帝傳承轉世,與月兒頗多相似,兩女名為師徒,其實卻好得跟閨蜜差不多。

    看見寶貝徒弟被人欺負,月兒立刻義憤填膺的出手,別看這丫頭平時很乖,骨子可是非常護短。

    修仙界也不存在誰對誰錯,敢欺負自己徒弟通通轟殺就是了。

    林軒趕到的時候,已不用出手,以月兒的神通就算碰上元嬰初期的修仙者也能拚個魚死網破,區區幾個築基期,還不夠一擊,肉身被月兒毀去,元神全部收入到了獸魂幡。

    “師尊!”

    鄭璿又驚又喜,沒想法能在危急時刻與恩師相遇。

    “璿兒,妳怎麼會在這?”

    鄭璿的臉上閃過一絲遲疑,月兒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,不由得啞然失笑:“傻丫頭,不用顧忌,那是少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對於恩師的話,鄭璿自然信服,忙斂衽一禮:“璿兒見過師祖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多禮。”

    對於自己人,林軒向來厚待,也不怎麼在乎世俗間的虛禮,所謂愛屋及烏,對於月兒的愛徒,自然和顏悅『色』:“璿兒,妳不在幽州,怎麼會跑到這來了。”

    須知幽州與雲州之間,相隔何止十萬八千,想要來到此處,靠飛行是不可能的,隻有傳送,但那需要消耗天價的晶石,這丫頭雖然進境不錯,但也不過剛剛築基成功,不待在爹娘身邊修煉,怎麼會跑到這來?

    難道是幽州出現了什麼變故?

    林軒的臉『色』不由得鐵青起來了。

    鄭璿吐了吐舌頭,這小妮子倒也聰明,居然猜出林軒在擔心,忙櫻唇微啟的開口:“師祖不用憂愁,幽州一切都好,璿兒也不是孤身來到此處,是央求陸師叔將我帶在身旁的。”

    “陸師叔?”林軒眉梢一動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拜軒閣的大閣主,陸盈兒師叔。”鄭璿老老實實的開口,對於這位高深莫測的師祖,她心中充滿了敬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盈兒也來這了?”

    這一次林軒是這真的錯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離軒轅城以西約八百,聳立著一座宏偉的城池,占地極廣,遠遠望去,就像一頭橫臥在草原中的老虎一樣。

    臥虎城!

    這是一座由巨石修建的城市,當然,不是凡人所為,而是臥虎幫的修仙者,以大神通,用聚土成石的***,在一夜之間,修建起來的雄城。

    天雲交易會每三百年一次,乃是人妖兩族共同的盛事,除了雲州本土的妖族與修士,其他各州的宗門家族,以及散修中一些厲害的高手,都會不遠萬,趕來一睹盛事。

    這些人,當然不會等交易會開幕了才匆匆趕來,十有***都會提前,有的提前數日,有心急的甚至會提前半年。

    而作為交易會的舉辦地點,在盛事開幕以前,軒轅城卻並不接待四方來客,換句話說,就是這些人沒地兒住。

    雖說修仙者並不在乎風餐『露』宿,可能夠來到這的,十有***都是各大州有頭有臉的宗門家族,這些人修為暫且不說,肯定不像林軒一樣舍得吃苦。

    偶爾在荒郊野外歇息一下倒也沒有什麼,可如果讓他們披星戴月的住上一年半載那是肯定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雲州修仙界作為地主,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,故而在軒轅城周圍,一共用土係法術築起了八座雄城。

    四座歸修仙者,四座歸妖族,分別用來招待兩族各州的來客。

    別看城市是倉儲修建,麵的設施卻一應俱全。

    而且都選在擁有靈脈的地點,又離軒轅城不太遠。

    這可不同於修士們臨時搭建的坊市,想要在任意一座雄城中居住,都要繳納不菲的晶石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大筆收入。

    而在城中坊市租賃一個攤位,同樣是要交稅,再加上城中別的玩意兒,據說在天雲交易會開幕以前,每一座這樣的城池,差不多能夠進賬七八千萬晶石。

    這樣的生意,誰不眼紅。

    但並不是什麼勢力都能『插』手。

    就拿臥虎城來說,表麵上,是一名不見經傳的臥虎幫修建,可其實,是七大勢力共同支持,事後,這幾個宗門會將分紅的大頭拿去,臥虎幫鞍前馬後的辛苦,不過是賺一點小錢罷了。

    他們僅僅是明麵上的小卒。

    而人族這邊的另外三座雄城,情況也差不多,同樣是被七大勢力把持。

    修仙界弱肉強食,這種一本萬利的生意,他們自然不會容其他的勢力染指。

    而七派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一致,其他的宗門家族,盡管心中嫉妒,但表麵上,也不敢有分毫怨言。

    妖族那邊,也是一樣,四座城池的收入,表麵上,是一些小妖在經營,但幕後***控的,也是幾位離合期老祖。

    臥虎城的西部,這有一大片的建築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盡是瓊樓玉宇,用來修建房子的,有不少居然都是上好的美玉,一眼望去,便是皇宮大內也沒有辦法相比。

    這不稀奇,對於凡人來說,珍貴的玉石,在修仙者眼中,不值一提,甚至能夠用土係法術,將普通的石頭變為暖玉,僅僅是因為這樣修建出來的房子,視覺上要漂亮一些。

    還有誇張的,甚至在屋頂鑲滿了寶石。

    這是貴賓的居所,囊中羞澀的修仙者,根本不可能在此地安家落戶。

    靈氣達到了中品靈脈的程度,而且有執法使不分晝夜的巡邏,再加上禁製保護,隻要住進這,就不用擔心安全問題。

    然而在某座精致的小院,一位妙齡少女卻幽幽的歎了口氣,眉宇間,眼眸,全部爬滿了哀愁的信息。

    此女看上去不過二十左右年紀,卻已達到了凝丹期,更難得的是,舉手投足,都帶著一股貴氣,似乎是習慣了發號施令的樣子。

    吱呀一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小院中進來了一位修仙者,須發皆白,仿佛已七老八十,但看上去精神卻不錯,這是一位凝丹後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黃伯,可有璿兒的消息?”少女神『色』一動,有些急切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還沒有。”

    老者已是凝丹後期,可對這位凝丹初期的少女,卻顯得尊敬無比。

    修仙界雖然強者為尊,但除了實力,肯定也還會有身份地位的差距。

    陸盈兒可是拜軒閣之主,黃鬆實力雖然要強得多,但也不敢有分毫怠慢的。

    當年叛徒的下場曆曆在目,何況兩位閣主隨著結丹成功,權威愈重,現在的拜軒閣,九成職位都被兩女的嫡係掌控,就算有一兩個暗藏野心的家夥,也很難掀起風浪來了。

    陸盈兒在心中歎了口氣,她怎能不著急,徐茵親手將女兒交到自己的手……

    如今這草原上,龍蛇混雜,城中固然安全,可外麵,每時每刻都上演著腥風血雨,執法使表麵上維持秩序,可除了對元嬰修士與化形妖族間的爭鬥看管很嚴,其他的,根本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    十二州宗門家族齊聚於此,可以想象這混『亂』成什麼樣子。

    璿兒那小妮子,真是會沒事找事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生氣,但陸盈兒心中其實也明白,對方為何會一個人悄悄離開。

    其實她心中何嚐不是同樣的著急。

    本來以她的修為實力,還不夠格看見追殺令的,可一次偶然的意外,偏偏就讓她看見。

    當時,陸盈兒心都涼了。

    雖然來雲州僅有半年,不過陸盈兒是準備在這紮下根來,既然要做生意,對於雲州的勢力,當然要爛熟於心才可以。

    萬佛宗,那可是七大門派之一。

    少爺怎麼會招惹上這麼可怕的敵人?

    盈兒知道林軒很強,可萬佛宗傳承了百萬年,光是元嬰期修士就有數十,大修士也不止一個,更有傳言說,該派還有離合期的老怪物……

    少爺再強,雙拳難敵四手,怎麼可能與這樣的超級勢力硬扛?

    陸盈兒又氣又急,對於少爺,她是則再斟酌的感激,沒有他的提攜,自己與師妹早就不再人世,更不要說有今天的修為與權勢。

    不過急歸急,此女卻沒有輕率的參合進去,隻是命人密切留意著這方麵的消息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陸盈兒靈根或許隻是一般而已,可論心計,以及對大局的把握,卻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否則當年林軒離開幽州以後,她以區區築基期的修為,卻硬是將一家小小的『藥』鋪,發展到了今天的規模,其中固然有運氣的緣故,以及碧雲山的輔助,可歸根結底,還是她在背後運籌帷幄。

    從這一點上看,陸盈兒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哪些事情做得,哪些事情絕不能碰,她心中跟明鏡似的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也為少爺擔憂,甚至偷偷的哭過,但她知道,自己絕不能參合,否則以萬佛宗的勢力,將拜軒閣在雲州的一點點修士鏟除,便如同碾死一隻螞蟻的難度。

    這種層次的交手,不是自己所能左右,隻能祈禱老天對少爺保佑。

    陸盈兒明白事理,能夠做出聰明而正確的分析,可鄭璿畢竟年輕了一些。

    說實話,此女對林軒倒沒有多上心,但與月兒,卻有著很深的感情,對於小丫頭來說,月兒既是敬愛的師傅,又是能夠傾述的密友。

    林軒被追殺,那師父豈不是也危險了?

    鄭璿心中是又焦又急啊。

    原本也是沒有辦法,可某天在茶樓的時候,卻偶然聽說,在附近發生過元嬰級的戰鬥,幾名老怪物被滅口,殺人者極有可能是追殺令中的那位人物。

    這種傳言,不過是修仙者們茶餘飯後的閑談,誰也說不清是真是假,可鄭璿聽說師傅有可能在附近,卻再也按捺不住,她知道陸師叔不會放自己單獨行動,於是悄悄的溜走。

    也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好在鄭璿雖然***了一點,可也算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兒,知道明目張膽的打聽林軒的下落,肯定會引起有心人懷疑。

    於是這丫頭,天天在附近的坊市晃悠,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茶樓,那地方消息多,也許能打聽到什麼線索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這方法也不錯,可鄭璿百密一疏,忘記易容改裝一番了,要知道,她年齡雖然不大,但絕對當得起美女的評價,否則當初在碧雲山,窮老怪也不會以大欺小,硬要徐茵夫『婦』將女兒嫁給自己做小妾。

    如今這個地方,龍蛇混雜,她一單身女修,境界也不過剛剛築基初期左右,到處晃『蕩』,當然會引來覬覦者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幾個家夥,悄悄跟隨了幾天,發現鄭璿確實沒有長輩帶著,便『色』膽包天,挑選了一個無人的地點。

    壞蛋一共有三個,兩個築基中期,一個築基後期,就實力來說,擒拿一築基初期的女子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三人想要了,此女著實漂亮,與其自己享用,不如賣給高階修士做鼎爐,說不定能夠換取上萬晶石的。

    鄭璿雖是築基期修仙者,但以前有爹娘照顧,這次出門,事事又有陸盈兒照拂,經驗到底淺了,被三人堵在一無人之處。

    『色』狼亮出了獠牙,原本以為鄭璿會束手就縛,可別忘了此女的師傅是一了不起的人物。

    林軒與月兒向來部分彼此,自己人都是少爺的,那他的東西當然也就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月兒向來這麼想,所以上次離開的時候,將少爺的儲物袋翻了個底朝天,送與了鄭璿不少寶物,其中包括不少符籙。

    所以此女修為雖弱,但卻是名副其實的多寶女。

    當然,由於境界與人數的差距,肯定打不過幾個壞人,但逃跑卻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三人被弄了個措手不及,但煮熟的鴨子豈有任她飛走的道理,何況鄭璿層出不窮的寶物,雖然讓三人吃足了苦頭,但更加堅定了他們要捉住此女的決心。

    一來是貪婪,希望能夠得到鄭璿的儲物袋,二來此女身家如此豐厚,十有***是某老怪物的後人,如果讓她跑了,惹來報複,自己這樣的小蝦米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三人改變了主意,能夠活捉最好,先享受,再滅口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活捉,也一定要讓其隕落,否則後患無窮。

    於是任憑鄭璿使盡渾身解數,三人卻像跗骨之蛆一樣,緊追不舍。

    而事情就有這麼巧合,鄭璿在坊市中花費了無數心血,都沒有再打聽到與林軒有關的半點消息,偏偏在最危急的時刻,卻與他相遇。

    林軒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不由得皺起了眉頭:“璿兒,妳也太膽大包天了,如今這附近,到處都有人等著劫財劫『色』,除了元嬰期修仙者,就算是凝丹修士也沒有能力自保。”

    “師祖,是璿兒***,以後再也不敢了。”少女束手而立,臉上的表情誠懇無比,一副乖乖受教的樣子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16:05:46  ExecTime:0.6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