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七十八章九頭老祖

  
  第一千零七十八章 九頭老祖
  “仿製靈寶?”
  田小劍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詫異之『色』,顯然他從未聽過,而那女妖也無意解釋什麼,直接將其擄回了洞府。
  不過這一回,笛蟲仙子並沒有心急火燎的采補,此女雖貪好男『色』,但並非就沒有感情的,以前那些修仙者,僅僅是被她當作玩物,這次卻真的看上田小劍了。
  畢竟與林軒長相平凡相比,田小劍可是非常帥氣,風度翩翩,簡直就是絕世美男,笛蟲仙子是越看越心中喜歡。
  而且對方還是元嬰期,正好可以與自己結為雙修道侶。
  可小劍哪肯答應。
  好在這放『蕩』的妖女是真的喜歡他,倒也並不用強。
  先關上個一年半載,不愁他不屈服在自己的『淫』威之下。
  如此一來,田小劍總算沒有***於妖女,但每天也免不了被調戲。
  想這位離『藥』宮少主,是多麼心高氣傲的人物,心中鬱悶到了極處。
  不過憤怒歸憤怒,田小劍也是非常攻於心計的,俗話說得好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他在靜靜等待著時機。
  一轉眼,數月過去。
  見田小劍還不屈服,笛蟲妖女終於忍耐不住,準備來個霸王硬上弓,先將對方給辦了。
  得到他的人,還怕得不到他的心?
  無奈之下,田小劍隻好拚死使用某種會大損精元的秘術,強行將妖女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禁製解除,然後趁其不備偷襲,終於重創了此女。
  笛蟲仙子又驚又怒,眼看肉身毀在了對方的手中,隻能慌慌張張的想讓精魂逃脫,可為時晚了,以田小劍的『性』格,隱忍了這麼久,安排的圈套自然是天衣無縫,妖女的精魂也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  想想自己所受的苦楚,田小劍毫不猶豫的施展搜魂之術。
  然而結果卻讓其他目瞪口呆,臉『色』狂變起來。
  這一回是捅了馬蜂窩,闖下彌天大禍,這不要臉的妖女居然是某離合期老怪的嫡親孫女。
  田小劍做為離『藥』宮少主,當然知道人妖兩族都有一些離合期存在的。
  不過具體是哪些,卻一無所知,畢竟那種等級的存在,早已不問世事。
  而笛蟲仙子的爺爺,就是一名五階妖族,尊號九頭老祖。
  那老家夥,在化形期的時候,就已殘忍嗜殺聞名,而且極為護短,如果知道最寵愛的孫女死在自己手堙K…
  田小劍不敢想下去。
  在那種等階的眼堙A自己離『藥』宮少主的身份一錢不值。
  田小劍並不知道離『藥』宮有沒有離合期老祖,就算有,也絕不可能為了自己與同階存在交惡。
  修仙者做事,總是喜歡計較利益得失,自己這名義上的少主,就是一粒隨時可以被扔掉的棋子。
  如果換一個人,遇見這種倒黴之事,肯定已嚇得發抖,甚至崩潰的都有。
  但田小劍是誰?
  這家夥的城府連林軒都感到佩服,也是同階修士中,他唯一惺惺相惜的人物,事情都已發生了,害怕沒有用處。
  盡快逃掉才有出路,田小劍可不想被抽魂煉魄,他還希望飛升到上界去的。
  離合期存在又如何,打不過,少爺難道還不能躲。
  於是這家夥一不做二不休,將笛蟲仙子的洞府洗劫一空,別說,還真找到了無數寶物。
  做為九頭老祖的孫女,這妖『婦』的身家豐厚以極。
  尤其是玉梳,通過搜魂之術,田小劍已知道那是一通天靈寶的仿製品,威力驚人無比,原本是九頭老祖的東西,此女費盡唇舌,才借來賞玩一番的。
  現在也落入了田小劍的手堙C
  他可沒有半點歸還之意。
  殺了對方的孫女,九頭老祖已恨不得將自己抽魂扒皮,就算還了寶物,對方也絕不會放過自己。
  得罪一次是結下不共戴天的梁子。
  得罪兩次也沒有區別。
  這一點田小劍心中清楚,總體來說,他與林軒屬於同一類人物,要麼不做,要麼做絕。
  連妖女的屍身也沒有放過,做為化形期妖族,這些都是上佳修仙材料的。
  挖地三尺,將洞府收刮一空,然後田小劍開始了跑路。
  這一回他運氣不錯,或許上天也與他開夠玩笑了。
  九頭老祖那堙A雖然有孫女的本命魂器,但那個老怪物修煉正到了緊要之處,處以假死狀態之中,直到事情發生兩月之後,才知道孫女被滅。
  老家夥暴跳如雷,偏偏在修煉結束以前,他還無法出關。
  不過作為化形期妖族,他自然不可能是孤家寡人一個,於是派出無數手下,想要將凶手緝拿,同時還像其他妖族,發出了追殺令,許諾誰能夠為自己的孫女報仇,他就收其為徒。
  消息傳出,整個妖族都陷入了狂熱,如果能拜九頭老祖為師,那簡直有數之不盡的好處。
  於是田小劍陷入了瘋狂的追殺之中。
  想起前塵往事,田小劍臉上『露』出苦澀的笑容,現在這種情況,他哪敢回離『藥』宮,離合期妖獸的憤怒非同小可,本門說不定會將自己給賣了。
  雖然這種可能『性』隻有五成,但田小劍可不喜歡命運被別人掌握。
  什麼事情都要靠自己努力拚搏,說起來,他與林軒是同一類人,連遭遇都很像,現在又變成一對難兄難弟了。
  九頭老祖自己可鬥不過,除非也進階離合期成功,否則隻能當過街老鼠。
  田小劍恨恨的想著,老家夥,你等著,總有一天,今天的屈辱,小爺會一筆一筆像你討回來的。
  眼中異『色』閃過,田小劍化為一道不起眼的驚虹,飛向了遠處。
  ……
  林軒可不知道有人與自己同樣倒黴,田小劍的事情很快就被他拋諸到了腦後。
  自從打扮成苦行頭陀,行跡就再也沒有暴『露』,兩天後,距離軒轅城隻剩下數百婸楔F。
  天雲交易會就在城中舉行,不過距離現在,還有近半月的光陰,在交易會開始以前,除了兩族的重要人物,閑雜人等不許進城。
  不過這時候,周邊其實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族與妖族,大戲沒有開鑼,他們也不會傻傻的閑著。
  一路上,林軒已見到了數個臨散的坊市,都是先來的修士與妖族們自發組織,雖然簡陋,但也能夠淘到不少好東西。
  尤其是一些低階修士,天雲交易會正式開始以後,雖然不會有境界的***,但據說光是進入軒轅城,就要繳納三千晶石。
  這麼昂貴的門票,就算是凝丹期修士,如果落魄一點的,都有可能湊不出,更不要說低階修仙者。
  所以他們來到這堙A一來是為了開開眼界,二來就是希望在這種臨時坊市中,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  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這些天少了紛爭,他一邊趕路,一邊也有閑暇收集有用的信息。
  突然他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,一個小巧的坊市映入眼簾。
  規模不大,也很簡陋。
  交易的大多是靈動期與築基期修仙者,凝丹期修士僅有寥寥幾個,至於元嬰期老怪物則影兒都沒有見到了。
  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追殺自己的主要是同階修仙者,低階修士則有可能連自己的畫像都沒有見過。
  在這種地方應該是不會遇見危險的。
  正好歇歇腳。
  林軒緩步走向坊市中的一間茶樓。
  一邊走一邊四處打量著。
  突然林軒瞳孔微縮,眼中閃過一縷驚異之『色』,但臉上卻依舊淡定從容,隻是心跳明顯加速。
  “少爺,怎麼,難道發現了敵蹤?”月兒有些緊張的開口。
  “沒有。”林軒又往那個地方瞥了一眼,卻不敢多看。
  剛剛一身穿青衣的年輕女子映入眼簾。
  容貌十分普通,修為也不出眾,但林軒卻印象深刻,當日在隴南郡的某座坊市之中,此女曾像一『藥』店的老板苦苦哀求,想要一粒解毒丹『藥』,可對方卻十分冷漠,不僅不給,還冷言冷語的譏諷。
  林軒看不過,施以援手,可有一那,此女給他的感覺十分恐怖,就仿佛麵對高階存在似的。
  要知道林軒現在,可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而且論神通,麵對大修士也不落下風。
  能夠給他這樣的感覺,可能『性』隻有一個。
  離合期修仙者!
  不過那樣的感覺,僅僅是一瞬間,林軒事後也曾想過,會不會是感應出錯。
  元嬰修士不是神仙,偶爾出點錯誤也情有可原。
  有很長一段時間,林軒甚至相信了這樣的判斷,並且為自己出了坊市後一路逃跑,感覺到十分可笑。
  想想都不合常理,那女子若是離合期老怪物除非吃飽了撐的,否則幹嘛隱藏修為來受苦?
  然而事易時移,後來在雪暝山的經曆,又一次勾起了林軒的懷疑。
  從那位姬玄生的嘴堙A林軒聽說天涯海閣五百年前發生的一段往事。
  八十一家宗門聯手,加上一些居心叵測的散修,想要滅了天涯海閣。
  可最後的結果,卻是引來對方門中一位離合期的老怪物。
  一番大戰以後,八十一家聯盟從修仙界除名,而那位如嫣仙子大展神威,雲州第一女修的名聲不脛而走。
  如果沒有記錯,在坊市之中,自己曾問過那可憐的女子,她說自己叫夢如嫣,難道這僅僅是巧合?(未完待續,)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8 19:25:22  ExecTime:0.0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