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七十五章萬佛宗的重賞


    第一千零七十五章 萬佛宗的重賞

    “此事倒真有些詭異,空眩師侄乃元嬰後期,修煉的也是本派不傳之秘,神通遠非普通同階修士可比,怎麼會傷在區區一中期小子的手,難道此人也是某老怪物的後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很難說,不過貧僧已查過,至少我們認識的幾個老不死,與那小子毫無瓜葛。”刀疤和尚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嗯,也有可能是某隱修,畢竟離合期存在雖屈指可數,但也並非我們七派所獨有,此事需鄭重,但我萬佛宗絕非小貓小狗可以招惹,空眩師侄乃羅漢堂首座,敢傷他就是沒將本寺放在眼中,追殺令已發出去了,一般情況下師弟不用『插』手,但如果真遇見了,也可以視情況,自己便宜行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刀疤和尚點了點頭,淨月潭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這一切,林軒並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在某荒無人煙的沙漠,林軒眉頭微皺的懸浮在半空,而他身周,則聚集著數十名修仙者。

    領頭的一男一女,看起來像一對夫妻,都是元嬰初期。

    男子大約四十餘歲年紀,麵容陰厲,而女子則身穿紅衣,長得頗為秀麗,身材火爆以極。

    至於其他數十名修士,境界參差不齊,有築基期,也有凝丹期,每一個人,皆『露』出緊張之『色』,將各自的法寶與靈器取出,還有極少數,手中持著陣旗。

    “林某與貴宗無冤無仇,你們真要苦苦相『逼』?”看著周圍的修仙者,林軒臉上並沒有緊張害怕之『色』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哼,誰讓閣下得罪了萬佛宗,識相的就束手就縛,我夫妻二人並不會要道友『性』命的。”那陰厲男子臉上閃過一絲貪婪之『色』,看向林軒的目光,就仿佛一堆寶藏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:“既然如此,在下也沒有什麼好說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你們想用林某的頭顱,去萬佛宗換取寶物,就要有隕落的覺悟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林軒袖袍一拂,一道耀眼的厲芒飛『射』而出。

    瞬間暴漲,化為了兩三丈長,狠狠的斬向對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陰厲男子一呆,臉『色』狂變,想不到對方陷入包圍,不想辦法逃走,居然還敢先動手。

    那厲芒來得好快,瞬息就到了眼前,他想祭出寶物為時已晚,隻能雙手一***,從指尖飛出一道霞霧,化為璀璨光幕,擋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陰厲男子倒也沒有奢望這樣的倉儲布置,能夠擋下對方的攻擊,不過隻要能爭取到一點讓自己的逃跑的時間就可以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意,刺啦一聲輕響傳入耳,那光幕有如紙糊,被輕而易舉的撕破,青火劍一閃,血光迸濺,他已被劈為了兩半。

    也是這家夥倒黴,區區一元初修士就敢與林軒放對,而且還是被偷襲,連寶物都來不及祭。

    稀糊塗就已死去。

    一元嬰出現在了半空,小臉上滿是茫然之『色』,似乎還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肉身就這麼毀了。

    “師哥!”

    女子又驚又怒,不假思索一聲叱喝,纖手微點,半空***現了一柄飛劍。

    此物紅光閃爍,靈氣如波,倒也頗有幾分不凡之處。

    可惜林軒還是視若無睹,左手翻轉,一團碧綠『色』的火焰從掌心中躍升出來,化為一條拇指粗細的火蛇,與仙劍撞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結果兩者僅僅一接觸,那飛劍就被碧幻幽火包裹,靈『性』大失,甚至有融化的趨勢……

    紅***子臉『色』煞白如紙,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命法寶受損,她自然被重創了心神。

    修仙界弱肉強食,林軒可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,既然動手,就沒有留情的理由。

    身形飄忽,向前跨出一步。

    正是九天微步!

    他與那女修原本有二十餘丈遠,卻如同鬼魅般的來到了對方的麵前。

    紅衣女臉『色』狂變,林軒的手已經放在了她的頭頂上麵,靈光一閃,碧幻幽火再此出現。

    慘叫聲傳入耳,對方連元嬰都沒有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師叔。”

    “師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圍的修仙者不由得大驚失『色』,渾身都開始發抖,萬萬想不到兩位元嬰期的太上長老,轉瞬間就一死一傷。

    對方神通之逆天程度,恐怕絲毫不遜『色』於大修士什麼。

    眾人嚇得魂不附體,一哄而散的像遠處飛逃而去。

    想走,哪有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林軒望著對方的背影,目光中滿是寒意,青光一閃,將那古樸的長戈取了出來,狠狠揮落,先將那元嬰的瞬移打斷了。

    隨後幾道法訣打出,將他禁錮。

    接著在腰間一摘,將三個口袋取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林軒一點指,嗡嗡之聲傳入耳朵,玉羅蜂雖然尚未成熟,但對付築基期修士還是十分輕鬆,至於那幾個凝丹期的家夥,則交給穿山甲與屍魔。

    林軒冷冷的注釋著這一幕,對於敵人自然不會心軟什麼。

    隨後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化為一隻大手,將那元嬰抓到自己麵前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那男子駭得渾身發抖,想要求饒,林軒卻懶得聽他囉嗦,直接施展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轉眼過去了一盞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少爺,有什麼收獲?”

    白光一閃,月兒出現在了眼前,雖然少爺大展神通,將敵人殺了個片甲不留,但小丫頭的臉上,卻沒有多少喜『色』,這已經是他們十天以來第四次遇見敵人了。

    “萬佛宗那些無恥的禿驢……”林軒歎了口氣:“還真舍得下本錢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這一路上所遇見的修仙者,個個都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,原來萬佛宗許下承諾,誰如果能夠取到自己的頭顱,就可以請萬佛宗為他們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隻要不是太過無禮的要求,絕不推辭。

    這與當初碧雲山所發出的聖元令頗有幾分相似,然而兩派的勢力卻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該派位居雲州七大勢力,而且坊間傳言,比起其他六派,還要略勝一籌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得到這個承諾,好處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聽了林軒的解釋,月兒點了點頭,不過很快,臉上又『露』出了疑『惑』:“少爺,我還是有點不懂,雖說富貴險中求,但如果實力相差太大,無異於送死,那些修士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,您連大修士的法身都能夠毀去,那些家夥怎麼還會來找死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說禿驢無恥,他們根本就沒有提空眩法身被毀的事,反而說我潛入該派,盜取了一件寶物,所以才對我發出追殺令的。”林軒有些恨恨的說。

    月兒這才『露』出了然神『色』,大家以為少爺隻是一名普通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雖然境界也不俗,但與萬佛宗許下的承諾相比,自然就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該怎麼辦,連趕路都會遇見前來追殺的修仙者,如果進入到天雲交易會的坊市之中……”月兒的臉上滿是擔心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也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雖說他會天魔擬容術,與隱靈丹相配合,連離合期老怪都不能識破,但該神通妙是妙了,卻有一致命的缺陷在頭……僅能保持一個時辰左右。

    過後便會恢複真容。

    而一旦進入坊市之中,這麼短的時間內絕不可能有收獲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“少爺,要不,我們不去了。”月兒弱弱的說,但俏臉上卻滿是惆悵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小丫頭是一心想要凝結元嬰的。

    可與這個願望相比,少爺的安危顯然要更加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怕什麼,總會有解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林軒卻搖了搖頭,並不願意放棄,天雲交易會他一定得去,追殺令又如何,除非遇見離合期老怪物,林軒可並不怕圍攻什麼。

    就算陷入數名後期修士的包圍之中,打不過,他也有把握逃走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一路殺下去肯定不是最佳選擇,俗話說好漢敵不過人多,天魔擬容術不能一直起效果,而其他的換形之術,則有可能被看破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一時半會兒實在想不出好主意,渾身青芒大起,像遠處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又遭遇了數撥敵人,他的畫像,已通過玉筒,傳遍了大半個雲州,除了天涯海閣等少數孤懸海外的門派,其他的宗門家族,包括散修,手中大部分都有裝有林軒畫像的玉筒。

    用眾矢之的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。

    得知了這個結果,林軒著實憤怒,如果不是顧忌萬佛宗可能有離合期的老怪物,說不定他已上門將對方挑了。

    但現在,敵強我弱,隻有忍耐一途。

    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,以及戰鬥的延續,雙方的梁子卻越結越深了下去。

    某陰暗的樹林,橫七豎八的躺了數具屍體。

    又一次滅殺了強敵,但林軒的臉『色』卻好不到哪兒去,總不能一直這樣打打殺殺下去。

    突然林軒眉梢一動,目光落在了一具屍體上麵,那是一苦行頭陀,雖然也是佛宗的修仙者,但這些來自極西之地的佛門修士,打扮與內陸佛宗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身穿僧袍,帶發修行的不在少數,而且頭發是向前披的,大半臉孔都被擋住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說這樣就不會被認出,但他們應該想不到自己會打扮成苦行頭陀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9 03:43:40  ExecTime:0.5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