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六十六章堆雪人


    第一千零六十六章 堆雪人

    妖丹凝結成功,林軒卻並未走出洞府,一來此丹需要進一步穩固,二來他還有一些別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林軒袖袍一拂,一道火光飛掠而出,是傳音符,閉關了半年之久,想必月兒有些擔心了。

    告訴小丫頭自己一切很好,隨後才可以將精力用在修煉上。

    發出傳音符以後,林軒緩緩閉上雙眸,調息打坐,約一個時辰以後,他略有些蒼白的臉『色』明顯紅潤了許多。

    林軒伸手在腰間一拍,一麵巴掌大小的盾牌飛掠而出,烏光閃爍,表麵有無數古怪圖案,遠遠望去,就仿佛龍鱗一般。

    原本是頂尖古寶,可那些龍鱗樣的圖案上,卻多出了無數細密的裂紋來。

    與那元嬰後期傀儡一戰,對方為了滅殺秦妍,不惜選擇自毀。

    爆炸的威力無與倫比,烏金龍甲盾雖然沒有完全毀去,但若不好好祭煉一番,也休想還原。

    林軒看了頭頂上破損的寶物一眼,歎了口氣,元嬰從身體麵遁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口一張,一道火線激『射』到了烏金龍甲盾上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的修仙者,元嬰離體以後自然動彈不得,但林軒卻沒有大礙的,一邊用嬰火祭煉寶物,一邊袖袍微抖,七八個玉盒一字排開,落到他的麵前。

    林軒不慌不忙的將身前的玉盒打開。

    麵是一些晶瑩粉末,就仿佛珍珠被磨碎了。

    用指甲挑起一點,彈入到烏金龍甲盾表麵。

    呼,嬰火一閃,忽明忽暗,隱隱還有嗤嗤的聲音傳入耳邊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又打開一個玉盒,麵卻裝著幾粒金豆,也不知是何寶物,林軒拈起一顆,也輕輕的彈『射』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以後,元嬰疲態盡顯,沒入到頭頂麵,魔嬰接替牠繼續噴出嬰火,林軒則又打開了一個玉盒……

    過了一頓飯的功夫,魔嬰也累了,林軒頭頂又多出一顆龍眼大小的妖丹,滴溜溜一轉,一道細細的妖火噴『射』出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,雙嬰一丹交替出現,不停的對烏金龍甲盾加以祭煉,一天一夜後,林軒臉上滿是疲憊之『色』,突然一聲大喝,雙手如穿花蝴蝶般不停揮舞,一道又一道的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烏金龍甲盾靈光閃爍,表麵的裂紋再也看不到一丁半點,終於徹底還原。

    林軒將其收入了儲物袋麵,隨後取出幾粒丹『藥』吞服,打坐恢複起法力來了。

    數個時辰之後,林軒睜開雙眸,臉『色』暈紅,精氣神都已恢複到了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袖袍一抖,一個古樸的玉筒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林軒看著此物,略一躊躇,將神識沉入其中。

    此乃那位離合期古修遺留下來的寶物。

    玉筒中的內容,分為上下兩部分。

    上篇講的那柄殘劍的由來,下篇則是寥寥千餘言的***。

    與一般的寶物不同,靈寶並非祭煉一番後就能使用,必須有專門的法訣配合,林軒此刻就開始了參悟。

    這一看就是小半天之久,雖然法訣僅有寥寥千餘言,但深含璿璣,晦澀無比,林軒隻能繁複推敲,生怕理解出錯,修煉失敗倒沒什麼,萬一走火豈不是太冤枉了?

    歇息了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再次將神識沉入,繼續參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光飛逝,不知不覺便是數月的功夫。

    秋去冬來,霧隱峽穀中的妖獸也安靜了許多,不少一階的怪物妖氣太弱,也是有冬眠習慣的。

    天空中,鵝『毛』般的大雪飄落,那清澈的小湖也悄然結冰了,遠遠望去,一片美麗的銀裝素裹。

    湖麵上,一位美貌的少女正在嬉戲。

    隻見她纖手微點,那些紛落而下的雪花仿佛被無形之力牽引,慢慢聚集,不一會兒,一尊雪人就出現在了湖麵。

    月兒修為非凡,可依舊純真可愛,她又一道法訣打出,對那雪人精雕細琢起來。

    修仙者用神通雕刻,自然與凡人堆砌的雪***為不同,惟妙惟肖,仔細一看,是一容貌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眉梢眼角,正是林軒。

    明明是用冰雪做成的,可連氣質,都與真人極其相似。

    月兒上下打量一番,俏臉上滿是欣喜,可看了一會兒之後,目光卻變得有些『迷』離。

    飄身過去,伸出手來,輕輕在雪人臉上撫『摸』,對於少爺,她可不敢有這麼大膽的動作。

    可如今方圓數,萬籟寂靜,少女忍不住將心聲說了出來:“少爺,你可知道,月兒很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苗條纖秀的身影突然一僵,玉腕翻轉,一柄尺許長的月牙寶劍握在了掌心麵。

    不及回頭,將此寶刺向身後,頓時,一片銀『色』的光華映入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聲驚呼,月兒的身後青光一閃,一個身影顯現。

    居然是林軒!

    花費了數月的功夫,他終於將那篇通寶訣參悟,並將第一層神通練熟。

    雖然限於禁製的緣故,還不能完全發揮靈寶的神通,但已能夠勉強驅策使用。

    於是林軒開關走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看見小丫頭正一個人在湖麵上堆雪人玩。

    由於背對的緣故,林軒可看不清月兒的表情什麼。

    一時童心大起,想要嚇她一跳,便施展斂氣功夫,悄悄遁過去了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朝夕相處,月兒神通如何,林軒自然清清楚楚,她雖然是凝丹期大圓滿,但比起自己雙嬰一丹的元嬰中期境界,卻著實差了老遠,按理說,絕不可能發現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,剛剛來到月兒背後,對方便反手刺出一刀。

    她手中之物,可還要勝過玄天冥寶。

    事發突然,林軒臉『色』狂變,渾身青光一閃,已用九天微步退開,反應不可謂不快,可還是晚了一點,被那天地元氣匯聚的銀芒掃中,胸口氣血翻湧。

    月兒一招遞出,也發現不對頭,那聲音如此耳熟……

    “少爺?”

    小丫頭嚇得臉青唇白,生怕自己已失手傷了林軒,忙如旋風般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隻見林軒一屁股坐在地上,剛剛將嘴角邊的血跡擦幹。

    “無妨,隻是輕傷。”林軒知道月兒是無心之過,當然不會責怪她什麼,反而柔聲安慰起來了。

    可少女臉上卻滿是心疼之『色』,驚叫一聲飄過來了:“少爺,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,一邊想要將林軒扶起來,手卻從他的身體穿過,不過此時此刻,月兒也顧不著懊惱了,她最擔心的是少爺傷勢如何。

    “真的沒事。”林軒一邊說一邊在腰間一拍,取出幾個玉瓶來,將靈丹妙『藥』倒入嘴巴麵,別說是輕傷,就算真受了重創,一口氣吃下如此多靈丹,也絕對可以轉危為安。

    “對了,月兒,妳剛剛怎麼能夠發現我?”林軒神『色』有些古怪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神通,配合九天玄功中的斂氣術,就算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除非神識全開,否則也不可能發現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月兒的眼神有些『迷』茫:“是那玄陰寶盒給我警兆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臉上『露』出古怪之『色』,據月兒說,這東西還勝過了玄天冥寶,且一共有九般變化,連自己也碰觸不得,如今居然可以告訴主人危險麼?

    有寶物固然是好,可小丫頭居然擁有這逆天之物,她究竟……

    林軒眼中閃過一縷憂『色』,不過很快又被堅定所取代了。

    且不管那麼多,總之自己一定會保護她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,剛剛真的對不起,小婢不是有意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,是我自己冒失,對了,月兒妳剛剛好像再說,妳很,很什麼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月兒嚇了一跳,深深的低下頭,兩隻小手緊張的握住衣角:“我……我哪有說話,少爺,少爺是聽錯了吧!”

    “沒有嗎?”

    林軒一呆,這家夥情商低得離譜,按他的思維邏輯,月兒是不可能像自己撒謊的,完全沒想過在某些場合,女孩子有些話肯定是不會承認的,這與撒不撒謊完全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撓了撓頭,月兒不會對自己說假話,難道真是我聽錯了?

    不可能啊!

    以自己元嬰中期的神識與記憶力,怎麼可能發生聽錯這種事。

    林軒滿頭霧水,沒有注意,月兒悄悄抬起頭來,飛快的飄了他一眼,看見林軒『迷』茫的表情,暗暗鬆了口氣,但又有些幽怨的樣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後。

    林軒帶著月兒離開了霧隱峽穀,化為一道驚虹,一路向東飛遁而走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現在打算去哪兒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不知道?”月兒一呆,表情不由得變得十分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不錯,是沒有什麼具體的目的,哪兒繁華往哪兒鑽,我凝結妖丹已經成功,接下來就是收集煉體丹方了,不過此事倒不急,反正提升境界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少爺最想做的……”月兒遲疑著開口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當然是想辦法讓妳凝結元嬰成功,這還用問麼,前一陣被莫名其妙的事耽擱,現在既然騰出了手,我可不能繼續拖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真的很想我結嬰成功麼?”月兒臉上滿是欣喜之『色』,還有一點嬌羞。

    可惜林軒這個木頭完全不懂,自以為是的點點頭:“當然,我的寶貝月兒結嬰成功以後,修為立刻暴漲,再配上那玄陰寶盒,實力絕對不容任何人小瞧的,與我聯手,天下盡可去得,除了離合期修仙者,就算再碰上新月公主,也不用害怕她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眉飛『色』舞,說得興奮非常,月兒卻很無語,高高噘起嘴巴,唉,少爺也真是,人家結嬰,除了實力增強,明明還有不小改變,難道他就沒有想到一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兒結嬰是重中之重,但一時片刻,林軒頭緒全無,因此倒也沒有急著趕路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他的打算,是一路飛過去,看見坊市,不論大小,都進去打聽一番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坊市之中,不僅有各種店鋪,也是修仙者的集散之所,在麵聽見一些秘聞,或者有些奇妙收獲,都完全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當然,這麼做,還是有點大海撈針的味道。

    林軒打算先花上數年時間,若沒有收獲,就隻好走最後一步。

    闖厲魂穀!

    因為該派除了人類修仙者,還不乏僵屍,厲鬼這樣的陰司之物。

    其***的典籍之中,也許會對月兒結嬰有幫助。

    當然,若非萬不得已,林軒並不會那麼做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神通已非同小可,但厲魂穀的實力堪比天涯海閣,光是後期大修士就有數人之多,總壇肯定禁製重重,更加可怕的是,不知道牠沒有離合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想想就令人膽寒,林軒再托大,對於天雲十二州七大勢力,也不敢有任何的輕視。

    然而忌憚歸忌憚,如果月兒一直不能結嬰成功,為了那丫頭,龍潭虎『穴』,林軒也隻好咬牙闖一闖了。

    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,林軒準備在坊市中收集一下信息再說。

    可一路走來,別說修仙者,連凡人的城市也沒有見到一個。

    林軒不由得眉頭微皺,颯然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,將強大以極的神識放出。

    少頃,他眉梢微動,加快速度像前方飛掠而走。

    約一頓飯的功夫以後,眼前出現了一片連綿起伏的群山,不過林軒在意的是山腳。

    殘垣斷壁,那似乎是一座城市的廢墟。

    可現在卻了無生氣,隻有一些野狗在倒塌的房子中刨食著屍體。

    還有便是烏鴉與禿鷹,一副淒涼的晚景。

    林軒微微歎了口氣,化為一道驚虹繼續像前方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三天後。

    一容貌普通的少年懸浮在半空之中,呱呱呱的烏鴉叫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月兒,這是我們看見的第幾個廢墟了。”林軒神『色』陰沉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第九個。”

    一路走來,諸多凡人村鎮被毀,便是人口上百萬的大型城市,也一連遇見了九個。

    居然一個活人也沒有,全部被屠戳一空。

    雖然在修仙者眼,凡人就是螻蟻,但畢竟是同族,林軒的神『色』自然難看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一帶的世俗界,明明沒有戰爭發生,還有這巨大的腳印,是不是那山怪幹的?”月兒有些氣憤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這與他的猜測相同,原本以為這怪物會為修仙界帶來一場腥風血雨,沒想到牠連世俗凡人都不放過,來自陰司界的怪物,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凶殘得多。

    林軒略一躊躇,繼續沿著山怪肆虐的方向飛去了。

    當然,他這麼做,可不是想要當救世主,氣憤歸氣憤,但沒有好處的事情,林軒才不會去做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不打算除魔,那跟過去幹什麼?”月兒有些好奇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好處。”林軒神秘兮兮的說。

    雖然修仙者大多自私,奉行無利不早起,但也不可能放任這怪物一直肆虐下去,因為牠不僅會禍害凡人,更會吞噬修士。

    世俗的城市僅僅是被摧毀而已,修仙者則會被牠吃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這樣的散修,大不了溜走,打不過避得遠遠的,可那些宗門家族,一旦遭遇了怪物,總不能輕易將自己傳承了多年的總壇給放棄了,如此一來,那巨怪可說是犯了眾怒,遲早會引來修仙者們的圍剿。

    林軒跟過去也不是為了渾水『摸』魚,人多的地方也許會打聽到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所料果然沒錯,第二天就遇見了修仙者。

    隨後更逐漸增多,起初還是單個,後來幾個,十幾個成群結隊的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修士目的很多,有人單純是為了除魔,也有人為了獲得一定的好處,更有勝者,還帶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念頭。

    至於修為,也參差不齊。

    築基期,凝丹期,林軒甚至還看見了不少靈動期弟子。

    這讓他一陣無語,雖說初生牛犢不畏虎,但這些小家夥,簡直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當然不願意引人矚目,從懷中取出一粒隱靈丹吞服,並施展斂氣之術,將自己的修為,***在凝丹期左右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應該已經出隴南的地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正想說什麼,臉上突然『露』出幾分古怪的神『色』,遁光一緩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約一炷香的功夫以後,一道藍『色』的驚虹映入眼簾,光芒收斂,『露』出一二十餘歲的年輕人來,相貌堂堂,卻一臉油滑之『色』,是一位築基中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見林軒神『色』不善,此人一驚,忙躬身行禮:“給前輩見禮。”

    “哼,閣下好大的膽子,區區一築基期修仙者,居然敢跟蹤我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誤會了,晚輩絕沒有冒犯的意圖,隻是,隻是……”此人說到這,吞吞吐吐,臉上『露』出幾分尷尬之意。

    “隻是什麼?”林軒頗為不耐,若這人不能給個滿意的答複,他不介意施展一次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“晚輩真的沒有不敬,我乃廖氏弟子,出來曆練,聽說山怪出現,就想來開開眼,隻是晚輩修為太低,又不敢一人前去,所以就遠遠的跟著前輩,想您乃是凝丹期高手,跟著您,會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這話不像撒謊,林軒點點頭:“一路上的修士很多,都想去看熱鬧,殺山怪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麼,這一次可是由萬佛宗與天巧門牽頭,連元嬰後期大修士都有出動,那怪物殘害生靈無數,但這一次,肯定是在劫難逃了。”

    PS:今天是中秋佳節,幻雨在這祝各位道友節日快樂,另外有***票的繼續支持一下,就當是給幻雨的節日禮物吧,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0 13:27:02  ExecTime:0.5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