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六十四章玄陰寶盒之幻月玄光劍

  
  第一千零六十四章 玄陰寶盒之幻月玄光劍
  通過搜魂之術,林軒已知道媊捃佽菄漪O玄天冥寶,心中的擔心自然放下。
  取而代之的是好奇,這東西真能與通天靈寶相比?
  “少爺。”
  “傻丫頭,去取啊!”
  盡管此物足以讓離合期修士眼紅,但林軒卻從未想過將其據為己有,月兒感到親切,當然是給那丫頭,主仆二人本就不分彼此的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月兒點了點頭,眼神卻有些猶豫,別看她剛剛說得輕鬆,其實心中也怕生出糾葛。
  但總不能這麼相持著。
  那寶物確實給她一種很親切的感覺。
  月兒終於伸出纖手,一道玄陰鬼氣從指尖發出,啪嗒一聲,盒蓋打開,媊悛瘧_物顯現出來。
  “這是……”
  林軒瞪大了眼,表情變得十分古怪。
  隻見玉盒之中,靜靜的躺著一塊橢圓形的石頭,除此以外,別無他物。
  此石約尺許長,呈現扁平橢圓的形狀,除此以外,沒有任何特異之處,靈力鬼氣更是半點也無。
  “這就是玄天冥寶麼?”林軒的聲音有些幹澀,隱隱覺得上當受騙了。
  他伸手一招,此石就落到了掌心媊恁A左看右看,還是沒有察覺出半點不凡。
  試著注入了一點法力,立刻外泄出去。
  這種特『性』,根本就與寶物不沾邊。
  “少爺,給我看看。”月兒的表情卻有些奇怪。
  “嗯。”林軒點點頭,毫不猶豫的將此石交到少女手中。
  月兒雙手輕輕握住,詭異的事情發生了,一團耀目的靈芒爆開,那光芒十分刺眼,即便以林軒的修為,也不由得轉過了頭顱,但他的反應極快,忙將神識放出,可一與靈光接觸,竟被拉扯進去了。
  神念仿佛來到了一狂暴無比的漩渦,林軒感覺自己就與那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小舟差不多。
  隨時有可能傾覆……
  林軒勃然變『色』,如果神識被吸走,自己雖不會隕落,但下場也與那白癡穿山甲差不多。
  頃刻之間,莫名其妙的陷入危險,但林軒經驗豐富以極,豈是普通修士可比,他並沒有慌,也未試著掙紮,而是與陷進去的神識切斷聯係。
  這樣做,神識雖然會受一些損傷,但稍稍靜養就能恢複,並不會留下後患什麼。
  是最快,最正確的脫險選擇。
  而那靈芒雖然可怖,卻也很快消失了。
  “少爺,你沒事吧!”
  剛剛的變故發生得太過迅速,月兒也被嚇了一大跳的。
  “還好。”林軒微微苦笑,隨後眉頭一挑:“咦,妳手上拿的是什麼?”
  隻見月兒的掌中,那橢圓形的石頭已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月牙形狀的短劍。
  長不過尺許,式樣精美以極,握手處鑲嵌著大大小小十餘顆寶石。
  當然,那不是裝飾,不過以林軒的見識,居然連一顆也不認識。
  “少爺說這個?”月兒輕輕一抖,頓時劍刃上符文飄動,一股危險的氣息彌散了整個洞府:“就是剛剛那石頭。”
  “石頭?”盡管心中有猜測,但林軒還是忍不住『露』出驚訝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其實那根本不是石頭,而是玄陰寶盒。”
  “玄陰寶盒,那是什麼,玄天冥寶莫非還會變幻形狀?”
  “這我也不清楚,玄陰寶盒並不屬於玄天冥寶的範疇,似乎是更寶貴的一種,陰司界好像隻有……唉,我也記不清了,本來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何物,但握住牠腦海中卻莫名其妙多出一些零散的記憶來了,可十分模糊,我隻知道此物叫玄陰寶盒,有九種變化,但除了幻月玄光劍以外,其他的我都變不出。”月兒吐了吐舌頭,有點鬱悶的開口。
  林軒眉頭微皺,恐怕月兒的身世真不是那麼簡單,但他不打算多想,月兒更無意探究,隻要兩人相依相守,其他的不算什麼。
  “少爺,你可要看看此寶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林軒點了點頭,他也十分好奇,比玄天冥寶還珍稀,那會是什麼東西。
  月兒將此物遞到少年的手堙C
  結果……
  轟!
  林軒居然被彈開,從那幻月玄光劍表麵,爆發出一團靈芒,就如同禁製一樣。
  林軒猝不及防,狠狠的撞到牆上,做為元嬰期修仙者,倒沒有受傷,但臉上卻『露』出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  怎麼可能?
  就算是修士的本命法寶,隻要將原主人的印記抹去,再淬煉一番,也能使用,而這東西,居然抗拒自己的接觸?
  連『摸』一『摸』都不行,根本不允許接近。
  林軒也算見多識廣了,可這樣的事情,卻不曾在任何一本典籍上見過。
  月兒也長大了小口,她輕鬆就能將此寶握住,為何少爺卻碰不得。
  被小丫頭用奇怪的目光盯著,林軒麵子上有些掛不住。
  哼,我還不信了,區區一件死物,自己都不能降服。
  林軒吸了口氣,體內法訣流轉,渾身靈光盎然,甚至連鳳舞九天訣中的神通都施展了出來。
  隨後探出右手,去抓那件寶物。
  結果……
  轟隆隆!
  這一回他直接將洞府的石門撞穿,掉入了不遠處的小湖媊恁C
  什麼狗屁寶物,居然是遇強愈強的那種,越是用大法力想要將牠降服,受到的反擊也是越發驚人的。
  “啊,呸。”
  林軒吐了口喝進去的湖水,渾身濕漉漉,月兒又是關心,又是好笑,以少爺如今的神通,就算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也絕不可能讓他如此狼狽的。
  看來這玄陰寶盒,果然有不凡之處。
  吃了這樣的苦頭,林軒自然不會去試了,雖然麵子上有些掛不住,但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自討苦吃的事情當然不會去做。
  “月兒,這幻月玄光劍妳可能夠***控?”
  “嗯,不過小婢隻能發揮出其中一點點的神通。”月兒臉上一紅,有點不好意思的說。
  “妳怎麼知道的?”
  “我也不清楚,但……”月兒的眼神變得『迷』離:“握住此寶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,仿佛牠已經陪伴了我千百萬年,所以是‘牠’告訴我,我現在修為太低,隻能發揮出一點皮『毛』,不,說皮『毛』都多了的威力,就隻有一點點而已。”
  月兒很“謙虛”,林軒也明白這丫頭是不會在自己麵前撒謊地,但此寶如此神奇,林軒也有些技癢了,想要一探根底。
  試一試。
  “嗯,月兒,我們切磋一下。”
  “和少爺打?”
  “傻瓜,難道我還舍得傷到妳啊,我們主仆二人好久沒有動手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聽林軒這麼說,月兒不再推脫,俏臉上『露』出躍躍欲試的神『色』。
  以前兩人也曾對練過,不過自從少爺結嬰成功,差距越拉越大,已經很久沒有交手了啊。
  “來吧!”
  林軒袖袍一拂,隨手取出了一件寶物,是一柄火係飛劍,月兒畢竟是凝丹期,和她打,林軒當然不會像對其他修士一樣,即便麵對弱者,也蒼鷹博兔,如果失手將小丫頭傷到,自己豈不是要心疼得撞牆。
  何況幻月玄光劍再是等級高的法寶,也需要使用者有相應的修為配合,才能發揮出最佳效果,月兒說了,她能用的,僅僅是一點點神通。
  “少爺,那我不客氣了。”
  月兒話音未落,已抬起纖手,一道法訣衝著身前的幻月玄光劍打出。
  林軒看得清清楚楚,這不過是最簡單的禦劍之術,月兒也沒有注入多少法力進媕Y。
  可……
  嗚,一道劍芒憑空而起,竟然化為了一道青蒙蒙的光柱,直徑足有丈許,從那寶物上分離,如擎天巨劍一般,狠狠像林軒斬去。
  “這……”
  月兒做為施法者,自己也被嚇了一跳,顯然沒有料到隨手一擊,威力竟是如此驚人無比。
  “少爺,快躲!”
  畢竟招數發出來以後,她也是無法收回的。
  少女焦急的聲音傳入耳朵,林軒笑了笑,雖然初始的時候,他也被這劍的威力嚇了一跳。
  不過那隻是意外罷了,以自己堪比元嬰後期的神通,豈會怕眼前這小小的招數。
  林軒雙手,依舊攏在袖堙A僅僅神念微動,那柄火屬『性』的飛劍一閃,一道道的火紅劍氣爆『射』出來。
  長短不一,但最小的也有丈許。
  雖然與月兒發出的青『色』光柱相比,遠遠不及,但數量眾多,聚在一起,也能形成駭人的威力。
  兩者撞在一起,靈光四『射』,但最終歸於了虛無。
  “少爺,你沒事麼?”
  “廢話,這樣的小招數,怎麼可能傷到我,不過……”林軒瞧著握在月兒手中的寶物,臉上卻『露』出若有所思之『色』。
  這丫頭,剛剛竟然發揮出了離合期修士才能使用的招數。
  如果自己沒有看錯,這幻月玄光劍,將天地元氣引動了。
  眾所周知,修仙分八個境界,而離合期,是分水嶺,進入離合期以後,可以初步調動天地間的元氣,不再僅僅局限於本身的靈力。
  此時修士的身體,倒更像是一個***控,轉化的容器,本身的實力越強,能夠調動的元氣也就越多,越豐厚。
  所以當年的如嫣仙子,才能以一己之力,滅殺數以萬計的修士。
  否則,你換一個,讓元嬰期老怪物,去滅殺一萬築基期與靈動期的修仙者,打應該打得過,不過累也能將那老怪物累死了。
  不過離合期修士卻不存在這個問題,因為他們調動的是天地元氣,本身隻會消耗很少的法力。
  月兒剛剛的情況也類似,最基礎的禦劍術,注入的法力也不多,可此寶卻自動將天地元氣引動,形成很強悍的進攻。
  林軒心中大喜,這寶物比最初想象的還要神奇。
  “月兒,我們再試試。”
  “嗯!”
  少女點點頭,又是一道法訣打出。
  ……
  今天的霧隱峽穀很不尋常,原本這堸收O低階修士冒險的地方,連二級妖獸也極少,可今天來這堛騿y藥』的靈動期弟子,還沒進入峽穀,就感覺到兩股恐怖的靈壓。
  雖沒有受傷,卻渾身發抖,軟倒在了地上。
  難道有什麼恐怖的妖獸出世?
  那些靈動期弟子驚懼不已,好在最終也沒有誰隕落,約半個時辰以後,那恐怖的靈壓又莫名消失。
  這些人不知道怎麼回事,連『藥』也不敢采了,連滾帶爬的回去。
  後來消息傳開,占據此地的小派百蟲幫還派出數名築基期修士,來探查了一番,也接近了林軒的洞府,可惜卻被幻陣擋住,很吃了一番苦頭,但林軒也不想濫殺無辜,將他們放走。
  並發了一道傳音符,說自己準備在附近潛修,方圓十堨H內,設為禁地,擅闖者,殺無赦。
  那些人也不知他實力如何,以為是一位凝丹期修仙者,忙連滾帶爬的走了,畢竟對於霧隱城這樣的偏僻之地,凝丹期修士已近乎於無敵,他們可惹不起。
  修仙界弱肉強食,他們可不敢違背這位前輩高人的意思,將方圓十堙A化為了禁地。
  ……
  此時在洞府堙C
  林軒和月兒靠在一起。
  “少爺,你怎麼才劃那麼小一塊禁地?”少女感到有些好奇,十堙A範圍也太窄了些。
  “這霧隱峽穀也不過百堙A媊悛瘋F物對我們來說不值一提,可在低階散修的眼堙A卻是耐以活命之地,想當年,我們也是這樣『摸』爬滾打上來地,何必斷了別人的生路,十堣ㄓ]夠了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  “少爺真是善良好心。”月兒臉上滿是溫柔崇拜的表情。
  “善良好心?”林軒『摸』了『摸』鼻子,臉上『露』出苦笑的表情,他可不敢當這樣的稱呼,自踏入仙道以來,死在自己手中的修士沒有一萬也有數千之多。
  當然,林軒並不認為自己是嗜殺之人,隻不過修仙界現實如此,要麼殺人,要麼被殺,心軟活不下去。
  而經曆了那麼多腥風血雨,自然與善良扯不上關係,但隻要不傷害到自己的利益,林軒確實還是蠻好心的。
  提攜晚輩,故人不用說,即便是問路,往往也會給素不相識的散修們一些好處。
  林軒從不吝嗇,還有像這次開辟洞府,如果換一名元嬰期老怪物,哪會管靈動期修士的死活,肯定將整個霧隱峽穀全部占據了。
  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,自己還是算一個好人。
  林軒笑了笑,表情中頗帶有幾分自嘲的味道。
  說起來這回真是收獲非小,與月兒試招,最初這丫頭還怕傷到自己,小心翼翼,可很快他就發現這個擔心是多餘。
  幻月玄光劍是能調動天地元氣,可這點威力對林軒而言不值一提,見威脅不到少爺,月兒終於不再擔心,全力以赴,主仆二人打了約半個時辰的功夫。
  當然,不是說有了這寶物月兒就一下子如此厲害了,僅僅試招,林軒挨打不還手。
  “少爺,你覺得我使用此寶,神通如何?”月兒緩緩的開口了。
  “嗯。”林軒略一思索,似乎在分析比較著什麼:“很不錯,據我推測,妳使用此寶,戰鬥力應該相當於一元嬰初期頂階的修仙者。”
  “真這麼厲害?”
  月兒不由得又驚又喜起來,也難怪,要知道仙道艱難,同一境界的修士,初期有可能戰勝後期,而跨越境界挑戰幾乎是不可能地。
  凝丹期修仙者力敵元嬰期老怪物,就是林軒當年,若不是有魔嬰相助,也做不到,據林軒所知,這樣的驚人戰例,也僅有一個而已。
  百毒神君!
  隻有這資質變態的家夥,當年才以凝丹期修士的身份,火拚了元嬰期的太虛真人。
  除此以外,再也沒有第二個人。
  也由此可見,這幻月玄光劍多麼強悍。
  畢竟牠可以驅使天地元氣,這已經觸及到了離合期的層次,所以才能讓月兒的戰力,暴增到不可思議。
  如果說先前還有點懷疑,林軒此刻是絕對相信,這寶物確實比玄天冥寶更珍稀。
  雖然心中隱隱的,有些為月兒的身份擔心。
  不過很快,林軒的目光就堅定下來,誰也不能把自己和這小丫頭分開。
  林軒望向月兒的眼神,也變得溫柔起來。
  月兒並沒有想這麼多,此時她的心已被喜悅填滿了,如今少爺的敵人,一個比一個強悍,以自己的修為,已經幫不到半點,每次見少爺一個人與強敵血戰,月兒嘴上不說,心中卻暗暗自責。
  笨丫頭,怎麼這麼沒用!
  然而沒有丹『藥』可服,完全靠本身的努力,想要凝結元嬰太難了。
  而如今有了這玄陰寶盒,雖然自己隻能發揮出皮『毛』的神通,但也相當於元嬰初期頂階的修仙者,終於可以幫少爺的忙了。
  月兒心中的歡喜是可想而知的。
  當然,她並不會因此就懈怠下來,凝結元嬰依舊是第一要務,除了實力增強以外,小丫頭心中還有其他的小九九。
  月兒心中有些甜蜜的想著。
  “怎麼了,月兒,妳臉好紅,是不是剛剛打了那麼久,有些累了?”林軒關心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  “啊,沒……沒有。”正想著心事的月兒被嚇了一跳,手足無措,這一回連脖子都紅了。
  如此誘人的表情,換個人都能聯想到什麼,可林軒這笨蛋情商低到令人發指的地步,還是沒有看出來。
  “月兒,妳表情好奇怪,是不是練功出了岔子,來我看看。”
  “少爺,我沒事,休息一會兒就好。”
  月兒身形一閃,已跑到了洞府外麵,留下林軒呆呆的在原地,還是不知道那丫頭怎麼了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9 21:34:48  ExecTime:0.0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