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血焰魔甲


    第一千零五十九章 血焰魔甲

    與此同時,林軒與秦妍已進入山腹深處,這一路上,他們倒沒有遇見危險,不過想到自己是在怪物的身體麵,雲中仙子的俏臉就有些發白。

    雖說修仙界什麼光怪陸離的事都有可能發生,但身高萬丈的巨怪,還是讓人有一種恍然如夢的不真實感。

    “師弟,你究竟打的什麼主意,莫非想要從怪物身體內部,將其擊敗麼?”秦妍咬了咬貝齒,忍不住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擊敗?”林軒搖了搖頭:“談何容易,這家夥身軀太大了些,又是自愈之體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打算是?”

    “師姐莫非忘了,巨怪曾說有人替牠解開了束縛,還有眼前這條通道,顯然是人力開鑿。”林軒一邊說,一邊四處打量,隻見四周的山壁上,鑲嵌著無數白『色』的石頭,發出幽暗而清冷的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有人從這進入,將封印解除?”秦妍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正想說什麼,那狹窄的通道卻到了盡頭,眼前一亮,前方出現了一個山洞,約二三十丈見方。

    山壁凸凹不平,在其左側,還另外有一條稍小些的通道,不知延伸向何處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林軒目光在岩洞中一掃,袖袍一拂,一片青霞飛掠而出,將一杆殘破的陣旗卷了回來。

    林軒將牠湊到眼前,仔細看了看,上麵還殘留著些許靈力,此禁製被毀掉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時辰的樣子。

    林軒眼中閃過一縷異『色』,略一躊躇,化為一道驚虹飛向了前麵的通道之中。

    秦妍毫不遲疑,渾身青芒大起,也緊隨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慘叫聲此起彼伏,幾個光團同時在半空中爆為了血霧,這一回,隕落的修士足有七人之多,卻是雪暝門的幾位凝丹期修仙者眼看抵敵不住,抽空想要逃走,哪知道反落入了巨怪的陷阱之中。

    其實不止他們,連身為元嬰期修仙者的薑二都受了重創,雖然兄弟倆與雪暝門交情不弱,但敵人太強,他們自然不會傻傻的留在這陪葬,兄弟倆原本想從側麵繞開,哪知道從山腹處卻激『射』出數以千計的石刺來。

    伴隨著嗤嗤聲響,便如同強弓硬弩發『射』的一樣,居然硬生生破開了兄弟倆所祭出的防禦古寶。

    眼看薑大要被爆頭,薑二不顧危險的推開了兄長,那如同成***腿般粗的石茅,深深紮入了他的小腹,這樣的傷勢,就算是元嬰期修仙者,肉身也鐵定毀了……

    薑二圓睜開雙眼,臉上卻沒有絲毫後悔之『色』,兄弟倆無父無母,從小相依為命,數百年來禍福與共,感情之好,是普通人很難理解的。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說,大概就跟月兒與林軒差不多。

    好在對於元嬰期修仙者,肉身雖死,卻並不意味著隕落。

    薑二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詭異的笑容,伸手在天靈蓋上一『摸』,一個小巧的嬰兒就在頭頂附近出現了。

    隨後元嬰小手掐訣,施展瞬移之術,沒入到了大哥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當然,不是奪舍。

    不過這似乎已經違背了修仙界的常識,須知,隻有第二元嬰的秘術,才能造成雙嬰共用一個身體的情景,因為兩個元嬰本是同一人,所以不會排斥,可除此以外,根本就不可能,即使雙生兄弟也不行。

    別看巨怪形貌笨拙,牠這一族的壽命幾乎是無限的,見識十分廣博,看到這種情形不由得停下了去抓薑二屍身的動作。

    而等弟弟的元嬰入體以後,薑大卻毫不遲疑,雙手如穿花蝴蝶般揮舞,隨後神『色』凝重的一道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的一聲,薑二的屍身爆成了一團血霧,隨後那些血霧迎風就漲,竟然化為了一套鎧甲的模樣,穿在了薑大的身上。

    薑大的雙眼變成了血紅之『色』,一股衝天的戾氣從他身上發出,得到這套鎧甲的增幅,他的修為竟然暴增到了元嬰後期左右。

    而那套鎧甲的式樣更加奇特,背後居然有四片翅膀。

    血焰魔甲!

    巨怪的臉上隱隱『露』出畏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在修仙百藝之中,也有製甲之術,可惜甲胄的製作,遠比一般的法寶還要困難得多,因此即便在上古的時候,也流傳不廣,如今更是早已失傳了,便是在靈界、魔界、或者陰司界中,也殘存不多。

    不過寶甲的威力卻是不容置疑的,對於實力的增幅甚至遠遠勝過了普通的寶物。

    而麵對煉甲術的衰落,一些神通強大的妖魔,還有陰司界中的怪物,也想出了替代的法子。

    他們創造出一些***,可以模擬寶甲。

    不過也不是能夠憑空靠法力成形,需要媒介做引。

    這血焰魔甲就是妖魔界一位神通強大的魔祖所創立的***。

    血焰魔祖威名赫赫,在妖魔界的上位存在中也是一極了不起的人物,可在靈界與魔界的一次大戰中卻鬧了個灰頭土臉,差點隕落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這位魔祖也夠倒黴,拚實力,他與那位靈界前輩半斤八兩,甚至還要略勝一點,對方手中有通天靈寶,他身為上位魔祖,手中也有威力相近的魔界寶物。

    按理不會落下風,可那位東華帝君的手中,卻多出了一件寶甲,且成長到了終極形態。

    血焰魔祖最終飲恨當場,好在總算沒有隕落。

    回去後痛定思痛,可惜妖魔界的製甲之術比靈界要差上許多,血焰魔祖並沒有找到可以匹敵的寶物。

    於是用詭異魔功,以血肉做引,創出了血焰魔甲的神通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血焰魔甲雖強,卻僅僅是一次『性』,遠不及用寶物煉製的甲胄,可以毫無***的隨便使用。

    須知,不是隨便找一名修士血祭就能生出血焰魔甲來的。

    要求十分苛刻,據說使用的血祭之物必須與施法者是一脈相承的血親。

    歹毒邪惡,不過想想***的創立者本是妖魔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而在經過若幹年後,魔界與陰司界又發生過一場大戰,血焰魔威滔天,無數大妖鬼與巨怪的同族都死在此魔的手中,故而對於血焰魔甲,牠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此時在一名人類修士的手上看見此***,巨怪本能的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至於人類怎麼會用魔祖的神通牠根本沒有想過。

    其實這根本不是真正的血焰魔甲,隻是數萬年前,一位大神通的魔道修士,利用秘術試圖與魔界溝通,在失敗了無數次後居然如走狗屎運般的聯係上了血焰魔祖,並從對方嘴得到了一點指教,創造出了這套***。

    歲月流逝,輾轉落入薑氏雙雄的手,其實與真正的血焰魔甲相比,不過神似而已,威力不及萬分之一。

    兄弟倆一來沒有多餘的親人,二來也不是邪修,當然從沒有使用過,此時與其讓薑二的肉身被敵人吞噬,補充元氣,不如做為媒介之引,增加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這是很淺顯的道理。

    而穿上血焰魔甲以後,增加的威力比自己想象的還多,薑大狂喜之下,背後的四片翅膀一扇,身形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瞬移!

    不……不是瞬移。

    普通元嬰的瞬移之術,包括林軒的九天微步,一次移動,最多不過二十餘丈左右。

    他這一次移動,卻出現在了七十餘丈遠處,雖然還不及離合期修士的破空閃,但已夠驚世駭俗。

    巨怪果然被嚇了一跳,一時間也有些猶豫,要不要阻止,對於血焰魔甲,牠有著很深的懼意。

    薑大不知道對方心中在想什麼,不過眼前的好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,將法力注入到背後的翅膀之中,迅捷以極的移動,很快就消失在了遠處的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這對兄弟倒成了最先脫險的人物,而此時此刻,在那山腹深處,林軒兩人已接近了怪物的胃部。

    其實一路上岔道頗多,而隱靈石除了吸收法力,也有***神識的效果,不過林軒卻絲毫沒有走錯。

    封印怪物?

    不過是嘴上說說,林軒想都沒有想過。

    其實從一開始,林軒就有所保留,否則這巨怪雖然恐怖,但打不過,逃卻是半分問題也沒有。

    之所以留下來,是為了寶物。

    畢竟能封印這種龐然大物的寶貝,肯定非同小可,而且月兒在腦海中對他說,感覺山腹之中有一物,與自己有莫名聯係似的。

    兩百年前,遇見月兒的時候是在幽州,這來自另一塊處人界的大陸怎麼會與她有牽扯?

    林軒第一反應,是小丫頭感覺錯了。

    可月兒搖了搖頭,那感覺很清晰,仿佛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呼喚自己,小丫頭略一猶豫,便楚楚可憐的央求少爺帶自己過去。

    看一看,最好能將那物取到手。

    沒有足夠的好處林軒不願意冒險,更何況還要進入已經變成怪物的山腹內麵。

    雖然林軒也垂涎寶物,但也不會這麼瘋狂的。

    但凡事皆有例外,與寶貝月兒有關,林軒就不會計較那麼多得失厲害,別說他有保命的把握,就算是麵對離合期老怪,為了月兒,虎口拔牙的事情,他也未必不敢去做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6 15:50:38  ExecTime:0.4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