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滅頂之災


    第一千零五十四章 滅頂之災

    不能繼續待在此處!

    三人腦海中閃過同樣的念頭。

    柳眉玉手一拂,也將一柄玉梳樣的法寶祭出,正想與另兩人合力,攻擊眼前的山壁,然而就在這時,異變***……

    他們腳下所站立之處,突然詭異的像兩邊分開了,哢哢的聲音傳入耳朵,從那裂縫之中竟然竄出了幾條舌頭。

    沒錯,確實是舌頭!

    不過卻漆黑如墨,明顯是由某種岩石構成的。

    如毒蛇一般,向著三名老怪物席卷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柳眉雖然僅僅元嬰初期,但卻是風屬『性』異靈根的擁有者,所修的***也以輕巧靈動為主,靈覺反應都勝過同階修士一籌,故而在地麵裂開的時候立刻感應到不妥,身形一個輕靈的轉折,像旁邊挪開了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那舌頭沒有將她纏住,收勢不及,撞向了一旁的山壁。

    整個岩洞都晃了一下,這一擊,不下數十萬斤之力,自己的靈力護盾能否擋住,恐怕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想想被纏住的後果,柳眉雖是活了幾百年的修仙者,臉『色』也有些發青了,而就在這時,慘叫聲傳入耳,柳眉大驚失『色』,忙轉過頭顱。

    入目所見,讓她臉『色』越發陰霾。

    剛剛那幾條岩石巨舌,是像三人同時攻擊的。

    她見機得早,幸運躲開,而那陳姓修士習煉的雖不是風屬『性』***,但做為元嬰中期修仙者,神識本就比他們初期存在強大得多,自然也不會中招的。

    可白發老者……

    此人天『性』狡猾,極有城府,但論起神通,卻是三人中最弱的一個,偏偏修煉的又是土係,神識比起同階修士來還頗有不如。

    事發突然,被那岩石巨舌纏住,老者又驚又怒,心中隱隱還帶著惶恐,渾身靈光閃爍,想要掙脫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是修妖者,也沒煉過佛門鍛體神通,但元嬰期老怪物,豈是等閑可比的,暗常理來說,別說區區岩石了,就算是普通的古寶,也不一定能夠困他得住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卻沒有半點效果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他已施展了數種秘術,卻依舊無法掙脫,被拉入了那可怖的巨縫。

    如果老者明智的話,元嬰出竅是最佳選擇,可他城府雖然不弱,卻少了一點梟雄的氣度。

    這一遲疑,已錯過了最後的時機。

    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入耳,那巨縫一開一合,兩邊竟然生出了尺許長的牙齒,當然,也是岩石構成的。

    於是那巨縫就像嘴巴一樣,一陣『亂』嚼,鮮血直冒,竟然將一位元嬰期修仙者連皮帶骨的吞噬掉,連元嬰都沒有逃脫。

    聽著同伴的慘嚎,饒是柳眉也曾經幹過不少殺人搶寶的勾當,此時臉上也慘白無『色』,嬌軀都有點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被吃掉了!

    這樣的死法無疑讓人頭皮發麻,而更讓她恐懼的是以自己元嬰期修士的見識,竟然不知道敵人究竟是什麼。

    是人,是妖,還是魔?

    未知的危險才最恐怖!

    陳姓修士的表情也差不多,兩名老怪物不由得飛近,背靠背的貼在一起,剛剛為了寶物,他們幾乎到了翻臉的地步,但此時此刻,共同的危險卻又將他們推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聯手或許還有一分生路,單幹隻會死得更快的。

    在『性』命攸關的一刻,些許恩怨已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兩人心中都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,在外麵,元嬰期修士是讓人高山仰止的存在,走到哪,都能迎來人們敬畏的目光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在這雪暝山的山腹,他們卻感覺自己像被蛇盯住的獵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林軒正在房間中打坐。

    傳音符之事已被他暫且擱到了一邊,以後再看自己與雲中仙子是否有緣,當務之急是修煉,林軒正在體內做大周天循環。

    突然,林軒臉『色』一變。

    毫沒征兆的停止了修煉,渾身靈光一閃,他甚至沒有時間站起來,就這麼以盤坐的姿勢挪到一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仿佛悶雷爆裂的聲音傳入耳朵,他身處的這座閣樓頃刻間化為了粉末,外層的護罩沒有起到任何效果,如同紙糊一般的被撕裂掉了。

    這攻擊來得無聲無息,可以說非常的詭異,林軒的臉『色』也不由得陰霾了下去,閃過之後,他並沒有在原地停留,而是一下子飛到了百餘丈的高空,將九天靈盾開啟,隨後才臉『色』微沉的望了下去。

    隻見不止是他所處的閣樓,整個雪暝門總壇都被夷為了平地,慘叫聲此起彼伏,即便以林軒的城府,也有些失『色』,關鍵這變故來得太詭異了。

    罪魁禍首是一根根的石柱。

    絲毫沒有征兆的從地下冒出,說是石柱,其實形狀倒更像是一顆顆妖獸的牙齒,如刀鋒般銳利,大小長短也是不一,小的不過尺許,長的竟然有十餘丈的樣子。

    整個山頂遍布,就是牠們將整個雪暝門的建築全毀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,突刺術?”

    以林軒見識廣博,也有些目瞪口呆了,從表象上看,倒真有點像。

    但不可能!

    突刺術不過是土係的入門法術,連剛踏入仙道的靈動期修仙者都輕易施展出,哪有眼前駭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那些刀鋒般的石柱四周,還纏繞著一圈圈的黃『色』電弧,彈跳不已,林軒能夠感覺到麵所蘊含的充沛靈力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麼偷襲了自己?

    讓林軒駭然的是他竟然沒有感覺到敵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心中驚訝,不過林軒並沒有『露』出慌『亂』的表情,麵對未知的危險更要冷靜,他將神識放出,開始全力搜索,目的有兩個,一是將敵人找出,第二則是尋訪秦妍的蹤跡。

    雲中仙子的神通他見過,雖然不及自己,但勉強也能媲美元嬰中期的修士,按理說應該沒事,但剛剛那一下畢竟是偷襲,所以必須看到佳人的蹤跡,他才能安心地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收獲,數十道驚虹出現在了眼簾中,有薑氏雙雄,有朱天雲夫『婦』,還有另外幾名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而秦妍更是在他旁邊不遠之處。

    似乎也察覺到林軒在尋找自己,雲中仙子點了點頭,俏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而雪暝門的幾名老怪物則臉『色』鐵青至極。

    他們固然沒事,可剛剛那一下詭異的攻擊,卻將總壇夷為了平地,數以千計的弟子,逃出來的不足百餘。

    絕大部分都死於了剛剛的攻擊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凝丹期以上的修士!

    可以說,這在隴南地區實力還算不錯的門派,就這樣莫名其妙毀了。

    但悲憤之餘,幾人心中也驚懼不已,雖然不認識那詭異的突刺是什麼法術,但威力顯然非同小可,關鍵是覆蓋的麵積太廣了。

    隻一擊,就籠罩了整座山頂。

    恐怕大修士也沒有這樣的神通。

    難道是傳說中的離合期老怪物?

    想到此處,幾人都有些發怵,但朱天雲畢竟是一門之主,修仙者雖然自私了些,但也未必就沒有底線地。

    雪暝門生他養他,從小在這長大,眼看宗門毀去,灰溜溜逃走這樣的事情他可是做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哪個混賬東西,為何要與本門為敵,有本事出來與朱某決一死戰,隱在暗處偷襲,算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反正與對方也撕破了臉皮,朱天雲的言語中,沒有分毫顧忌,然而話音未落,兩道厲芒就從地底激『射』而出,一取頭頸,一取小腹,狠狠的像他紮來了。

    朱天雲滿臉陰霾,但神『色』絲毫不『亂』,在破口大罵的時候,他就預料到了這種結果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麵血紅『色』的小盾飛掠而出,滴溜溜一轉,已暴漲到丈許方圓,隨後化為一層血『色』光幕,將主人護在麵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兩聲輕響先後傳入耳朵,那血『色』光幕一閃,將攻擊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距離有百餘丈遠,但以林軒的眼力,自然能夠看得清清楚楚,是那種尖銳的石柱。

    就算剛剛偷襲使用的不是突刺神通,可那石柱怎麼會飛起來傷人呢?

    而且自己是從地底感覺到的靈力波動,難道敵人竟隱藏在岩石深處?

    林軒如是想著,再次將神識放出,往岩層麵探去了。

    轉眼過了幾息的功夫,林軒眉頭一皺,颯然睜開雙眸,以手支額,臉上『露』出古怪以極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有驚訝,有茫然,有不解……

    “怎麼,林師弟,莫非你發現了什麼?”

    溫婉的聲音傳入耳朵,香風亦然,秦妍已來到了身邊。

    “嗯,不好說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說?”秦妍的臉上『露』出驚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是的,這次襲擊非常詭異,而我剛剛也確實發現了一點東西,隻是太奇怪了,故而也有些拿不準的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唉,你這人真是,要說就說,又不是算命先生,怎麼講話這樣雲霧。”秦妍跺了跺足,臉上『露』出嗔怪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還別說,雲中仙子擁有的是那種清麗脫俗的美麗,此時微微有點生氣,反而更增了幾分俏麗。

    林軒有眼前一亮的感覺,不過現在可沒有時間看美女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苦笑的表情:“師姐錯怪我了,小弟可不是故作神秘,而是……這事確實難以說清,很難相信,倚我之見,我們還是別蹚這渾水了,當前的最佳選擇,莫過於趕快離開此處。”

    PS:月中了,幻雨求下***,各位道友支持一下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2 07:23:39  ExecTime:0.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