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那張傳音符的秘密


    第一千零四十九章 那張傳音符的秘密

    “分別以後?”秦妍鳳眉一挑,眼中流『露』出奇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分別之後,師姐有沒有……”林軒吞吞吐吐,這倒不是情商低的緣故,而是這件事情,確實比較難以啟齒的。

    “師弟想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個傳音符,我們分開走了不久……反正與傳音符有關的。”

    林軒滿頭大汗,口不擇言,想必除了離合期老怪,人界已很少有能讓他如此狼狽不堪的存在。

    秦妍也有些訝然,努力回憶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說修仙者記憶力極好,可兩百年,這時間確實有點遠。

    “傳音符,啊……”秦妍突然一聲輕忽,臉上更是迅速蒙上了一層誘人的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,師姐想起來了?”林軒大喜,雙手***了***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妍點了點頭,聲音細若蚊蠅,看清楚她的反應,林軒反而暗自嘀咕,莫非那傳音符真是秦師姐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可不對啊,如果她真打算元嬰後與自己雙修,為何兩人剛剛見麵的時候,卻一點表示也沒有。

    雲中仙子真會如此淺薄,一次聯手抗敵就以身相許了?

    做出這種推測,林軒自己都覺得離譜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但若不是她發出來,這古怪的表情又該作何解釋呢?

    秦妍滿臉羞紅,心中如小鹿『亂』蹦,而林軒卻皺眉思索,一臉古怪之『色』,原本就很偏僻的密林,此刻更是顯出一種詭異的寧靜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月夜相會的時候,另一邊,三名去而複返的元嬰期老怪物,卻悄然進入了山腹深處。

    此時三人身處一巨大的法陣之中,那法陣靈光四『射』,不停的有各種怪獸從麵幻化而出,形態凶惡,毫無畏懼的撲向身前的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陳兄,我們真的找對地方了嗎,為什麼陷阱禁製會如此之多?”那白發老者眉頭微挑,一邊說一邊從手掌發出銀白『色』的電弧,將接近的怪物轟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不錯,若不是這通道之中,到處都遍布這種可以隔絕靈力的隱靈石,我等這樣出手,早就被山頂的修士發現了。”那容顏清秀的女修素手翻轉,一道兒臂粗的光柱從衣袖中飛掠出來,一下將身前那豬頭馬身的怪物貫穿。“

    “哼,陷阱越多,越證明我們地方並未找錯,想要得到好處,兩位怎麼連這點耐心都沒有?”那身材矮小的修士不以為然的開口,他的身體四周,被一層古怪的霞霧縈繞,看上去陰慘慘的,此人居然是一名不多見的鬼修:“放心吧,老夫地方絕對沒有找錯,我們先合力破除了眼前的禁製再說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一掐訣,那些霞霧一陣翻湧,變化出了一青麵獠牙的鬼頭。

    至於另外兩名老怪物,就算心中還有些疑『惑』,但此時此刻,自然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了,對視一眼,也施展起了拿手的秘術來。

    轟隆隆的爆裂聲傳入耳朵,正如那名女修所說,附近的山壁之中,隱靈石遍布,隻要他們不是鬧得太離譜,山頂眾人是不會發現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師姐,那傳音符,妳……還記得?”林軒試探著說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妍點了點頭,俏臉越發的紅了,望向林軒的表情,也帶著一絲複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事林軒若是不提,也許她永遠也不會想起。

    可林軒一說,那兩百年前的記憶,又清晰無比的回到了腦海。

    當年的溪躍澗之行,自己差點落在了火靈掌門的手,後來與林軒聯手對敵,更福星高照,獲得了火靈門苦心尋找的古寶。

    不過這位林師弟不打算回飄雲穀,為避免自己泄漏他的行蹤,這家夥還軟硬兼施,『逼』自己發下了心魔之誓。

    想想兩人的那一段恩怨糾葛,秦妍心中並沒有怨怒,嘴角邊反而勾勒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其實她也理解林軒的舉動,一鳴驚人,又身懷古寶,不管哪一條,都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修仙界是弱肉強食的,為了得到好處,飄雲穀絕對不介意清理他這個“叛徒”。

    事易時移,秦妍自然不會將當年的一點小事,往心去。

    發下了心魔之誓,兩人便各奔東西,可飛了不過片刻,一道火光卻從後麵追上來了。

    是傳音符!

    秦妍自然大感驚愕,但也沒有多想,將神識注入。

    可麵的內容,卻讓這位雲中仙子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是林軒的聲音,說對自己非常愛慕,但大道未成以前,不敢分心旁顧,希望元嬰以後,兩人能夠結為雙修……

    秦妍當時都傻了。

    雖然在飄雲穀的時候,她就有無數的同門愛慕,可誰也不敢這麼『露』骨,這林師弟莫非是花癡,兩人平時話都不曾說過幾句,就這麼一次聯手禦敵,他就異想天開的想要自己以身相許。

    而且還是相約元嬰後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時候兩人剛踏入修仙界沒有多久,而且還是待在最為貧瘠的兗州,別說元嬰期老怪物,凝丹期都可望而不可及,甚至單打獨鬥,築基中期的修士都能輕鬆滅殺他倆。

    元嬰?這位林師弟還真是誌向遠大,秦妍哭笑不得,卻也沒將這件事情當真的。

    雖然覺得很是荒謬,但事後細細思量之後倒也勉強找到解釋了。

    要麼是林軒瘋了,要麼是他覺得心魔之誓還是不夠穩妥,說什麼元嬰雙修,目的無外乎是想和自己親近一些,好不要泄『露』他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這總是第一次有男子像自己表白,秦妍芳心可可,在最初的幾年,還是經常想起。

    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她的修為增長得無比迅速,修仙界也風起雲湧,先是陰魂入侵,整個兗州陷落,門派雖然搬到了幽州,但最後還是毀在了鬼王的手中。

    憑著九天玄功中的神通,她殺出重圍,天地異變以後,隻身來到了雲州。

    巧遇如嫣仙子,拜了這位離合期女修為師,加入天涯海閣,從此修行更是一切順利。

    在師尊的幫助下,成功進階到了元嬰期。

    說來簡單,可這撒然回首,已是近兩百年。

    往事如煙,自己雖然沒有站在人界修行之路的頂點,但也是讓人高山仰止的存在。

    得到的固然很多,可也未必沒有失落。

    飄雲穀不在了。

    昔日的同門還有朋友全都化為了枯骨,其實他們就算沒有隕落,不能結成金丹的話壽元也是不多。

    仙道本孤獨,這過去的記憶早已被她塵封而起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一回卻碰見了林師弟。

    如同在溪躍澗一般,力挽狂瀾,似乎他每一次出現,總是上天的安排。

    平心而言,秦妍雖沒有忘掉此人,但在她的心目中,林軒也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雖然飄雲穀曾搬到雲州,但林軒一向低調,她並沒有聽說過什麼靈『藥』山少主,而馬天雄與許佳雖與林軒做過接觸,但不知為何,都沒有像秦妍提起的。

    其實溪躍澗林軒修為暴漲那次,這位雲中仙子,也根本沒有往心去,她以為林軒隻是運氣好,服食了某種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雖然兩人接觸不多,但她也知道這位林師弟是沒有靈根的。

    凡人雖可修仙,但沒有靈感資質,築基都是不可能地,兩百年了,想必早就不在人世。

    那雙修的表白,她自然也就忘卻,以至於兩人見麵了這麼久,卻也不曾想起來。

    而此時林軒吞吞吐吐,卻舊事重提,秦妍驚訝之餘,自然羞澀無比。

    如今再說,自然與當初的情形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兩人都已是元嬰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進階元嬰以後,雙修有利於境界的突破,秦妍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對於林軒,其實她並不反感,甚至還有很大的好感。

    救命之恩是一方麵。

    還有這位林師弟確實夠優秀,雖然長得一般,但雲中仙子可不會以貌取人,修仙界更是強者為尊。

    經曆了白天的聯手禦敵,秦妍心中清楚,林軒的神通比起後期的老怪物,隻強不弱,足以給自己安全感的。

    就這一點來說,他條件符合……

    可秦妍本不需要依附強者,兩人想要雙修,有沒有感情才是首要。

    可滿打滿算,在飄雲穀的時候,兩人話都沒有說過,溪躍澗聯手禦敵,前後也不過大半個時辰而已。

    然後便是今天的重逢。

    別說感情了,兩人連最起碼的了解都沒有。

    然後這位林師弟就半夜三更將自己約出來,提那雙修。

    簡直有點輕薄。

    就算想與自己好,總要兩人結伴同遊,慢慢將感情培養,看適不適合。

    哪有這樣找道侶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他一副憨頭憨腦的模樣,雲中仙子都要將眼前之人當『色』狼。

    心中腹誹不已,如果換一個人,秦妍肯定拂袖而去,不過她對林軒,畢竟有些好感,於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,不聲不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林軒哪知道其中誤會重重,更不知道秦妍曾受到自己關於雙修的傳音符,此時看少女的表情,不由得有點丈二和尚『摸』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在害羞?”對於女孩子的心思,林軒自然不懂,於是便老老實實的像月兒請教,畢竟都是女的嘛,肯定知道對方怎麼想。

    可呼叫了半天,卻沒有得到半點回應,月兒平時對少爺千依百順,但也不是無條件的,比如說現在這一刻,就懶得理他的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3 04:14:28  ExecTime:0.5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