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三十五章離合期是分水嶺


    第一千零三十五章 離合期是分水嶺

    何況那位神秘女修,可不僅僅滅殺了大修士就不再出手,專挑跑得快的元嬰期老怪物,而她手上,居然無人能夠走上一合,殺人不用第二招。

    原本僅僅如此,八十一家聯盟也不過是大敗虧輸而已,不至於鬧到全軍覆沒的境地,可那位蒙麵女修,在將對方的元嬰老怪全部滅殺以後,卻施展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大神通。

    千冰封,漫天都是鵝『毛』般的大雪往下落,天地間的元氣被調動,這是離合期修士才能觸及到的層次。

    順應天地法則,然後再加以利用。

    所謂冰、雪也不過是水變化了一種形態而已,仙島四周,蒞臨大海,水元氣自然豐富以極,若是在沙漠,她的“飄雲落雪訣”發揮不出眼前三成的威力,但在這……

    美麗的蒙麵女子,赤著雙足,大海的波濤已經洶湧到島上了,然而卻沒有衝毀任何建築,因為所有的水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水,可以很溫柔,但也能夠化為殺人的利器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全都在這位美麗女子的一念之間而已,這是完全不同於以前境界的一種戰鬥方式。

    元嬰期修仙者,是不能夠以一敵萬的,哪怕他麵對的是一萬靈動期弟子,一萬個火彈術砸過來,也能讓他疲於應付。

    但離合期可以。

    修仙八個境界,這可以說是一個分水嶺,從離合期開始,初步的調動天地間的元氣,不再僅僅局限於本身的靈力。

    此時修士的身體,倒更像是一個***控,轉化的容器,本身的實力越強,能夠調動的元氣也就越多,越豐厚,比如是在同一個地方,表麵上看天地元氣的量是相同的,但一離合初期,與離合後期修士調動的則大不一樣。

    當然,這與本身修煉的***,還有法寶,也有著莫大的關係。

    總之到了離合期,則完全是上了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那才真的是舉手投足間,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聯盟的元嬰老怪,已全部魂飛魄散,剩餘的修士,哪見過這般情形,看著那被波濤簇擁著的美貌少女,他們甚至產生了幻覺,這哪還是尋求長生的修仙者,簡直便像是上界掌管水的真仙了。

    “仙女饒命!”

    許多人跪下磕頭求情,也難怪他們鬥誌全無,元嬰期老怪物,都連一招也撐不過,何況自己呢?

    然而求饒沒有用處,離合期修仙者,一般是不過問世事的,可既然出手,哪還有半途而廢的理由。

    何況今天若不是有自己坐鎮這,本派的徒子徒孫不知會落入怎樣的境地?

    漫長的修仙之路,早就讓她習慣了血雨腥風,於是隻見此女手腕翻轉,碧影落雪劍被她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借助自己苦修多年的本命法寶,對於水元氣的***控,能夠達到更加的精準契合。

    漫天的海浪,化為了無數寒光閃閃的冰刀冰槍,如疾風驟雨,向著那萬千修士狂刺而去……

    天涯海閣的女修已法寶盡出,與敵人戰在一起,數萬人擁擠在不大的區域內鬥法,可那些冰刀冰槍,卻仿佛長了眼睛一樣,本門弟子,一個也沒有被誤傷,至於敵人,卻也極少有被漏下。

    光是這份神識的***控,就是元嬰修士想也不用想。

    雖然由於分散攻擊,但每一根冰刀冰槍的威力,也能相當於普通法寶的一擊,但想想,此女是在同時攻擊上萬修士,這份神通,簡直令人瞠目結舌,讓人覺得離合與元嬰之間,那如同分水嶺般的差距。

    慘叫聲傳入耳,有的聯盟修士擋下了冰槍,卻被與他戰鬥的女修抓住時機,取了首級,有的聯盟修士與天涯海閣的弟子勢均力敵,可這一波攻擊的介入,也催分出了勝負。

    但即使活下來的,也鬥誌全無。

    後麵戰鬥的結果,更加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經此一役,八十一家聯盟全軍覆沒,隻有幾十名築基期修士僥幸逃出,一來運氣不錯,二來修為太低,這樣的小雜魚,天涯海閣也不重視。

    可正是這些倒黴蛋被搜魂以後,那一戰的原貌,才被還原出來了。

    整個天雲十二州,被狠狠震動,離合期修士的傳說,相信隻要是凝丹以上的修仙者,大多應該都聽說過。

    然而傳說僅僅是傳說,這種等級的老怪物,一心隻是度過天劫,從而飛升去上界,對於世俗與門派的事物,幾乎是不會過問分毫的。

    從未見到離合期修士出手,甚至古籍上也沒有描述,離合期修仙者,究竟強到什麼程度,其實大家是沒有概念的。

    可這一回,卻被震得瞠目結舌,八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聯手,不過撐了半盞茶的功夫,而且對方還沒有將法寶祭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對數十名修士搜魂,全是這個結果,恐怕說出去也沒人信的。

    隨後此女以詭異秘術,***控海水(由於境界的緣故,眾修士還無法理解,***控海水隻是表麵,實質是對水元氣的***控)為殺人寶物,幾乎以一己之力,就滅殺了數以萬計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其實力之強,可以這樣說,縱橫人界,除非有同階的存在出來阻止,否則她完全可以為所欲為,大家聯合反抗也沒有用處。

    在離合期老怪物麵前,元嬰後期大修士,也不過是任人宰割的可憐羊羔罷了。

    各宗門驚懼不已,好在天涯海閣絲毫沒有興趣擴張實力,而那位神秘的蒙麵女子,在滅殺強敵之後也蹤跡全無,估計是回宗門閉關修煉了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修仙界才漸漸的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此事的影響,依舊深遠無比。

    首先,是肯定沒有人敢再打天涯海閣的注意,其他海外的宗門家族,包括散修,全都將牠奉為了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無數人削減了腦袋想要加入,其中包括很多資質不錯的男子。

    可天涯海閣收徒十分嚴格,尤其是隻要女修這條仿佛鐵律一樣,男子資質再好,包括聖靈根那樣的天才,依舊被毫不猶豫的拒之門外。

    眾人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,但不滿也沒有用處,有離合期的太上長老坐鎮,借他十萬個熊心豹子膽,也不敢來找茬。

    天涯海閣所在的仙島,依舊以美女、靈地、還有玄妙的異寶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而回想此事的經過,另外一些聰明的修仙者,又發現別的疑點了。

    七大宗門恩怨糾葛,可曆史上,遇見這種大難也常常互相支援,為什麼這一次,六派卻按兵不動,真的是想要坐山觀虎鬥,還是有別的緣由?

    會不會他們早就預料到了結果,知道天涯海閣有這麼一位離合期太上長老坐鎮的?

    現在想想,大有可能!

    而且七派的名氣一向並駕齊驅,甚至可以這樣說,天涯海閣並不是最強大地,牠擁有離合期修仙者,那其他的門派呢……

    比如說離『藥』宮、厲魂穀、禦靈宗會不會也擁有?

    雖然從未有過蛛絲馬跡,可在這次滅門之禍以前,天涯海閣那位離合期的神秘女修,同樣沒在人前現身過。

    不分析還罷了,這一分析,簡直令人驚懼。

    修仙界弱肉強食,原本有不少新興的宗門,覬覦七大門派占據的地盤,明暗都有些爭奪,現在卻全部老實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不相信,七大宗門每一個背後,都有離合期老怪物,可萬一碰上一個有的,自己豈不是老壽星上吊……想要找死麼?

    故而這場驚天大戰,雖然是發生在五百年前,但對於整個修仙界,卻影響深遠,再也沒有勢力,敢對七大宗門形成挑戰。

    而除了那位天涯海閣的神秘女修,究竟還有沒有離合期老怪物,依舊是個謎,因為據說,除了門派真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,他們是不會出手……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有關天涯海閣的消息,在腦海中一一流淌而過,心巨浪翻湧,臉上卻依舊保持著平靜之『色』,裝作不經意的開口了:“天涯海閣居然會派人來這隴南之地,還真是稀奇,不知道那位雲中仙子,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“這個姬某也不清楚,我隻是聽師嫂提過,好像……好像是姓秦吧!”

    “姓秦,難道真的是她?”林軒眼睛眨了眨,表麵上,依舊一臉淡然,開始旁敲側擊,想要從對方嘴,套出更多的言語:“天涯海閣確實名聲極大,可來的,畢竟隻是一名區區的初期修士而已,怎麼會勞動貴門主夫『婦』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師叔,本門雖然遠遠不及天涯海閣,但也不用看他們的臉『色』,爹娘這樣做,是不是有些太過。”朱倩如也讚同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妳這丫頭,真是沒大沒小,哪有晚輩這樣編排自己爹娘?”姬玄生哭笑不得,過了片刻,才緩緩開口了,不過話卻是對著林軒而說:“道友有所不知,那位雲中仙子雖然僅僅是元嬰初期的修士,但身份卻尊貴無比,據說天涯海閣的閣主,對這位小師妹也很是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哦,為什麼?”林軒大感興趣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,此事倒也不是什麼秘密,隻是知道的人不多而已,道友身為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五百年前,天涯海閣與八十一派聯盟的那場大戰,想必一定是聽說過的?”

    “這是當然,那位離合期前輩大展神威,以一人之力,滅殺數十位元嬰期修仙者,八位大修士,連半盞茶都沒有撐過,如此神通,簡直超過了你我理解的範疇,被譽為天雲十二州,第一女修。”林軒喃喃的開口,臉上滿是敬仰之『色』,雖然他連散仙之女都曾經見過,在上界之時,新月仙子的境界恐怕還要高得多。

    可在人界,她也隻是元嬰修士而已,並不能真正的驅動天地元氣。

    而這一點,正是離合期與元嬰期最大的區別,也可以說是境界上的分水嶺。

    “我想道友也聽說過,而雲中仙子,就是這位前輩的愛徒。”姬玄生滿臉羨慕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不過隨後卻是歡喜的成分居多,秦妍這丫頭,真是機緣非小,居然能拜在離合期修仙者的門下。

    難怪她的進境比自己想象的快得多,有這麼一位大高手做師傅,能夠凝結元嬰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林軒有點羨慕,自己累死累活,在腥風血雨中進進出出,秦妍卻隻要在名師的指點下潛修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林軒就平靜下來,各人有各人的機緣,何況此女似乎也不算什麼外人的。

    按理,自己該高興才對。

    見林軒神『色』古怪,姬玄生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:“道友不用羨慕,各人的機緣是不一樣的,何況別說我們了,便是天涯海閣的高階女修,也隻有偶爾的時候才能得到那位離合期前輩的指點,這麼多年來,她一直沒有收徒,也不知道那位雲中仙子哪一點被她看中,這種事情,羨慕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林軒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隨後那位姬長老在前麵帶路,引著林軒像雪暝山飛去了。

    近距離看,此山越發的巍峨,冰雪覆蓋,卻帶來一種奇特的美感。

    不過在這背後,卻有無數禁製隱藏著,隻不過大多數都並沒有開啟罷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偶爾也會碰見雪暝山弟子,見到這位姬長老後,人人臉『露』恭敬之『色』,雖低眉順目,但望向林軒的眼光,卻難掩驚訝。

    這幾天,到本門參加交易會的元嬰修士有五十人之多,可能讓姬師叔親自迎接的隻有那麼幾個,莫非眼前這位前輩,是什麼龐大勢力的長老?

    麵對眾人敬畏的目光,林軒自然是習以為常,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,很平和,但似乎又有些高深莫測。

    對於他的來曆,姬玄生十分好奇,不過隨意打聽,又有些犯諱忌,正琢磨著應怎樣開口,林軒突然神『色』一動,有些驚訝的轉頭望向左側。

    “林兄,怎麼了?” 姬玄生一呆,遁光不由得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又有兩人向這邊而來,而且好像是中期的道友,看來也是來貴派參加交易會的,咦,這氣息有些古怪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沉『吟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姬玄生皺了皺眉,他並沒有感覺到什麼,不過臉上也毫無懷疑之『色』,畢竟對方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自己不過初期罷了,看似僅差了一級,神識卻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聽說有兩位中期道友聯袂而至,姬玄生也不敢怠慢,忙滿含歉意的像林軒抱了抱拳:“林道友,不好意思,既然遇見了,姬某想在這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,道友客氣了,我同樣有些好奇,等上一會兒是無妨地。”這樣的小事,林軒自然不會在意。

    於是一幹人停下遁光,靜靜的懸浮在一旁。

    以林軒神識之強,其實那兩人還在百開外,然而速度卻是極快,不過半盞茶的功夫,就已飛掠而來。

    林軒皺了皺眉,臉上滿含驚訝,這遁光的速度與自己相比,也不逞多讓,他臉上不動聲『色』,雙眼卻已微眯起來了。

    隻見遠處的光點閃了幾閃,對方已在百丈開外。

    這麼近的距離,以林軒的目力,自然能夠看個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居然是一對孿生修仙者,看上去大約三十出頭,不帥也不醜,惹人注意的是兩人的發型較為奇特,兩邊都被剃光了,唯有頭頂的中間,留有長長的一綹,而且居然是火焰一般的顏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他們兩人的背後,都有一對巨大的雙翼,很長,看上去就像老鷹的翅膀一樣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不是真正的翅膀,是由靈力幻化而出,兩人的靈氣也與普通修士大不相同,他們是修妖者。

    那翅膀就是模仿妖族,從而幻化出來的神通。

    似乎盾遁術有加成的效果,難怪百的距離,這麼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薑氏雙雄。” 姬玄生驚呼的聲音傳入耳朵,臉上竟『露』出了幾分敬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薑氏雙雄,很厲害麼?”林軒眉頭一挑,有些淡淡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怎麼,道友沒有聽說過?”

    “,林某不是隴南本地的修仙者,不久前才來這的,這薑氏雙雄有何神通,還望道友介紹一二的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林兄不是本地修士?” 姬玄生一呆,不過很快又為之釋然:“,我早就應該想到了,林兄如此神通,如果是本地修仙者,你的大名我早就應該聽說過,談起這薑氏雙雄,確實是令人敬畏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林軒含笑而立,靜靜的等對方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隴南地處荒僻,高階的道友不多,大修士更是一個人無,這對薑氏雙雄,差不多就是頂兒尖兒的人物,道友應該也看出來了,他們是修妖者,本身更不隸屬於任何一個門派,至於來曆,也很飄忽,兩人從來不提,自然也沒有人清楚,但神通卻是不容質疑的,據說是模仿上古某種鷹類飛禽的神通,而且這對孿生兄弟,從***生活在一起,時間久了,幾乎有心靈感應,尤其擅長分進合擊,兩人聯手,遠非普通的元嬰中期修士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麼厲害?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,據說在十餘年前,薑氏雙雄在尋寶的時候,與一化形後期的大妖族狹路相逢,一場大戰,雖身受重傷,但最終逃跑,而那大妖獸,同樣沒有落得好,一樣受了傷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這一回,林軒聳然動容,眾所周知,兩位元嬰中期修士加在一起,也遠遠不是大修士之敵,後者想要滅殺兩人,著實不算難事,而進入化形期以後,妖族可是穩壓同階修士一頭,兩人居然能夠從大妖獸的手中成功逃脫,那麼神通的確不弱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這對道友叫什麼?”林軒有些好奇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們兄弟無父無母,也沒有取過正式名字,我是哥哥,蒙大家換一聲薑大,他是弟弟,自然叫薑二了,這位道友陌生得緊,莫非不是我們隴南修士?”一有些沙啞的聲音傳入耳,薑氏雙雄已來到附近。

    “,林某確實是從外地來的,見過兩位道友。”林軒哈哈一笑,轉身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客氣。” 薑氏雙雄形貌奇特,然而脾氣倒還溫和,林軒同樣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他們雖不知這陌生少年神通如何,卻也絲毫沒有怠慢的。

    “兩位道友大駕光臨,令敝派蓬蓽生輝,快請。”

    姬玄生也與兩人見禮,隨後一行人像雪暝山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少頃之後就來到雪峰之巔,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冰晶似的建築,五顏六『色』,居然是由各種不同顏『色』的巨大水晶修建而成的。

    玲瓏剔透,美不勝收,給人的感覺竟仿佛來到了真仙之界的廣寒宮。

    即便以林軒的見識廣博,臉上也不由得流『露』出了一分訝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

    “,讓道友見笑了,雖然就雲州來說,敝派的實力並不出眾,但也是極少數從上古時期就傳承下來的門派之一,自然會有些底蘊,這雪暝仙宮,乃是用天月水晶修建而成的。” 姬玄生『摸』了『摸』胡須,神『色』間流『露』出幾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什麼,天月水晶?”林軒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“哦,林兄也聽過此物之名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在下對於煉器術,略有心得,從一本古籍上看過關於天月水晶的描述。

    與一般修仙材料分為低級,中級,高級,與極品四個等級不同,天月水晶隻有兩種,普通與極品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麼區別?”說話的是薑氏雙雄之一,不過林軒也分不出哥哥還是弟弟,兩人不僅相貌相同,連身上的靈力都半分區別沒有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天月水晶,雖然如今也瀕臨絕跡,但本身,並沒有什麼了不起,比起世俗的水晶石,不過是堅硬一些,水火不侵而已,當然了,這的水火,指的都是世俗的普通之物,對於修仙者來說,並沒有多大用途。”林軒淡淡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極品天月水晶又如何?”薑氏雙雄的另一人,也感興趣的說。

    “極品,則是寒屬『性』法寶的上佳修煉材料,不過具體功效如何,林某也並不清楚,那古籍上僅僅是一筆帶過。”

    PS:離合期是分水嶺,大家回味一下,這幾章很重要,絕非灌水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3 07:42:45  ExecTime:0.5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