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二十九章境界的差距


    第一千零二十九章 境界的差距

    其他人也沒有異議,當即遁光一緩,一起落像了左麵的荒山。

    五人沒有並排而立,而是按五行八卦的方位站在一起,顯然在門派之時,就曾演習過該如何聯手對敵之事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的表情依舊沒有分毫的輕鬆之『色』,畢竟將要麵對的是元嬰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且還是惡名昭彰的那種。

    究竟有幾分保命的把握,其實連那帶頭的老者心中也是沒有底的。

    用他的話說,隻能是死中求活,拚命搏一搏了。

    僅僅過了片刻,一畝許大小的雲彩就出現在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不停翻湧,隱隱有雷鳴之音傳出,聲勢驚人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五人的臉『色』越發蒼白,尤其是朱倩如,嬌軀甚至有點發抖,也不知道究竟是害怕還是緊張的緣故。

    “大家別怕,老怪物才剛剛走火,還沒有完全恢複,我們五人聯手,隻要小心一些,取勝還是有機會地。”矮胖老者緩緩的說,當然,這番話,絕對有誇大,目的是給自己和同伴打氣啊!

    隨後他在後腦勺一拍,噴出一金光燦爛的法寶來,看上去比較惹眼,然而形狀卻頗為奇特,居然是一柄鶴嘴鋤。

    其他幾名修仙者,也各自將苦修多年的法寶取出,此時此刻,自然沒有哪個傻瓜還敢藏拙。

    一時間,荒山之巔寶光燦爛,一股肅殺之氣,驟然向著四周彌散開來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那畝許大小的雲彩也終於來到了眼前,距離他們不過百餘丈遠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如臨大敵的五人,雲彩之中傳來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那聲音不大,可雪暝派的五人卻如遭雷擊,臉上的表情痛苦無比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運功護住心神。”

    矮胖老者一聲大喝,雙手掐訣,一層金光在他麵前閃過,表情這才稍稍好一點了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實力稍弱,但運功在丹田之中流轉一圈之後也就沒有大礙了。

    好在對方僅僅是想給他們一個下馬威,並沒有再趁勢攻擊,但一股無形的壓力,已籠罩方圓數。

    元嬰期修仙者,就人界來說,已是頂兒尖兒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這老怪物恢複得好快。”矮胖老者心中一寒,但表麵上,依舊維持著鎮定,麵對強敵,自『亂』陣腳是很愚蠢地。

    他衝著頭頂的魔雲施了一禮:“前輩大駕光臨,不知道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哼,到了這地步,你何苦還與老夫裝呢,敷衍沒有用處,痛痛快快的將你們中的女子交出,老夫未始不可以饒你們一命的。”魔雲之中傳來一男子的聲音,並不難聽,然而語氣,卻帶著幾分凶厲與狠毒。

    聽對方說得這麼『露』骨,矮胖老者臉『色』越發的難看了,嘴角邊『露』出幾分苦笑之『色』:“前輩,朱師妹好歹對你有恩,您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夫最喜歡做的就是恩將仇報之事,難道你不清楚,不錯,沒有這丫頭,老夫已然走火,所以我更要將她當作鼎爐,誰讓她瞎了眼珠,救誰不好,偏偏要救老夫這大惡人呢,……”

    魔雲中得意的笑聲傳入耳朵,幾位雪暝門修士不由得麵麵相覷,雖然修仙界恩將仇報也不算稀奇,但畢竟為人所不恥,即使要做,也大都遮遮掩掩的,而眼前的老怪物,卻不以為恥,反以為榮,做壞人做到這般地步,也算是古今少有了。

    朱倩如更是大感後悔,暗暗自責,若不是自己太過天真,豈會惹下這彌天大禍?

    可惜現在自責也晚了,能否與諸位同門一起,熬過眼前的難關呢?

    “前輩,我知道您功力通玄,可您應該也看出來,晚輩幾人,都是雪暝門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又如何,雪暝門實力確實不弱,可老夫孤家寡人一個,你以為能夠威脅得了我?”魔雲中的聲音越發冰冷了,隱隱帶著幾分暴怒,幾個不識好歹的小家夥。

    “前輩誤會了,我們可不敢對您無禮,隻是想提醒一句,朱師妹可是掌門師伯的愛女,如果您將她擄去,與本門就成了不死不休的結局,就算您是元嬰期修仙者,總也該想想這麼做是否值得。”矮胖老者軟硬兼施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麼,這丫頭是朱老怪的愛女?”魔雲中的聲音一滯,終於透出了幾分驚異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矮胖老者心中一喜,說不定真能借師妹的身份擺脫危機,對方雖無惡不作,但畢竟不是白癡,為了區區一女子與本門不死不休是很愚蠢地。

    然而他還來不及鬆一口氣,大笑的聲音就傳入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這次還真是撿到了寶,她父親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她若是躲在雪暝山上老夫還這真不敢拿她如何,要怪就怪這丫頭命不好,朱老怪的女兒,將其當作鼎爐想必會很有成就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閣下不怕與本門成為死敵麼?”老者的臉『色』全變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麼好怕,原本我還打算你們如果聽話,就放上一馬,現在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將你們滅了,然後再將此女搶走,沒有目擊者,誰會知道朱老怪的女兒在老夫手中。”魔雲中的聲音囂張萬分的開口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雲彩一陣翻湧,一三十餘歲的書生出現在了眼簾中,平心來說,容貌還蠻英俊的,可眉宇之間,卻有一股邪氣縈繞著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摧花老魔。

    “動手!”

    想不到這老怪物,比傳說中的還要邪惡狠毒,事情到了這一步,再求饒也沒有用處,隻能與對方拚了。

    矮胖老者一聲大喝,雙手抬起,食指與拇指狠狠向前點去,那鶴嘴鋤一閃,一團金『色』的光影幻化出來,其他幾名修士也不敢怠慢,一時間,靈光耀眼,幾件法寶圍成一圈,氣勢洶洶的將摧花老魔困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“螳臂當車!”

    摧花老魔的臉上卻毫無懼『色』,這老家夥,甚至連連法寶也沒有取出,隻見他伸出兩手,動作大開大闔,姿勢古樸,緩緩的向前推出。

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一圈黑『色』的火焰出現了,隨後化為幾頭怪獸,非獅非虎,毫不畏懼的與幾人的法寶爭鬥。

    而老怪物自己,則袖手而立,一臉傲然的樣子,隻是那目光,不停的在朱倩如姣好的身材上瞟來瞟去。

    “丫頭,我勸妳束手就縛,還可以少吃一些苦,至於你們幾個,如果識相的話,就趕快『自殺』,否則一會兒被老夫捉住,少不了抽魂煉魄,好好折磨一番的。”摧花老魔驕狂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雪暝門的幾人又驚又怒,神通盡出,可元嬰期與凝丹期的差距實在不可同日而語,除了百毒神君那樣的逆天人物,便是林軒當年,也是凝結魔嬰成功以後,才敢與元嬰期老怪硬扛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,您還不出手,不然就讓小婢教訓教訓那老家夥。”

    月兒的聲音傳入耳朵,帶著幾分義憤填膺之『色』,雖然修仙者中好人不多,但像眼前這樣十惡不赦的壞蛋卻也著實少見的。

    “慌什麼,且看看再說。”

    林軒主仆,就藏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背後,不過以他的隱匿之術,別說幾名凝丹期修仙者,就算是摧花老魔,也沒有發現絲毫異常的。

    強中自有強中手!

    雙方又爭鬥片刻,那老怪物終於有些不耐煩,別看他嘴上說得輕鬆,其實心麵,對於朱倩茹的身份也頗為忌憚。

    其父母都是元嬰期修真者,又有那麼大一個宗門做靠山,遠非自己這樣的孤家寡人可比,消息一旦泄『露』出去……

    雖說這地處荒僻,可難保一會兒沒有人路過這,總之拖久了對自己不利,想到這,他的臉上浮現出深寒的殺機。

    張開口,噴出一黃『色』的圓球,光芒散開以後,卻是一剪刀形狀的法寶,約有尺許長,表麵閃爍著幽光。

    “,既然你們不肯『自殺』,願意多受折磨,老夫就成全你們好了。”

    見了此景,五人心中大驚,矮胖老者更是臉如土『色』,原本以為合五人之力可以一搏,沒想到元嬰期修仙者竟厲害到如此地步,莫非真的難逃一死麼?

    剛想到此處,對方已將那剪刀法寶放出,哢嚓,首當其衝的便是鶴嘴鋤,竟被對方剪為兩半了。

    本命法寶被毀,矮胖老者如同受到大錘砸胸一樣,臉『色』灰白如紙,一口血箭噴了出去。

    隨後摧花老怪一揚手,黑紅『色』的魔氣吞吐,又一名凝丹修士被打得吐血了。

    剩餘的兩***驚失『色』,忙將法寶回收,在身前舞得風雨不透,此時此刻,他們已沒有膽量再進攻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幾位師兄,是小妹連累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朱倩茹的臉上閃過一絲淒然之『色』,一柄小巧的匕首滑出衣袖,她伸出纖手,緊緊握住,隨後毫不猶豫的往雪白的頸上劃過去了。

    與其落在這老魔手中,被當做鼎爐,過那生不如死的生活,還不如自我了斷,可惜發生在這的一切,父母並不清楚,無法為自己報仇。

    “師妹,不可!”

    矮胖老者大驚失『色』,可想救已來不及了,而摧花老魔的嘴角,卻『露』出一絲冷笑:“想死,哪有這樣的好事,落在老夫手,是死是活,妳以為還能由得了自己?”

    PS:繼續求***,幻雨不太會說話,隻好團團作揖,請各位道友支持了。(未完待續,)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19 19:21:22  ExecTime:0.5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