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一十一章一體雙魂

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一章 一體雙魂

    這丫頭著實不簡單!

    原本林軒探查她靈根的情況,順便內視了一下此女的丹田。

    從表麵上看,確實是靈動期修仙者,可林軒神識堪比元嬰後期修士,無意間卻發現了一奇怪之處。

    在此女丹田深處,有一部分靈力竟然是隱藏著的。

    數量雖然不多,但精純程度卻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至少林軒自問遠遠不及,後期大修士肯定也無法與之相比。

    離合期老怪物林軒雖然未曾見過,但法力是否有這麼精純恐怕也還是兩說,這怎麼可能呢,對方明明隻是一小小的靈動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林軒也算見多識廣了,可這樣的事情卻從未聽說。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……

    於是他又做了一番檢查,發現此女的識海之中,竟然不止三魂七魄,在那識海深處,還有一縷殘魂在悄然沉睡著。

    林軒想用神識探索,可對方仿佛比他強大得多,差一點被吸進去,幸好林軒機警無比,及時退出,否則……

    林軒雙眉緊鎖,真沒想到一時動了惻隱之心,竟然與引出如此奇事,以手撫額,陷入了沉『吟』之中。

    月兒聽了少爺的講述,也嘖嘖稱奇,雖然沒有現身,但也滿臉好奇的開始打量身前的少女。

    夏侯蘭被林軒盯得渾身發『毛』,雖然對方那眼神,並不像有惡意,可給人的感覺,卻是古怪無比。

    “前輩,我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林軒突然擺了擺手,隨後轉過頭,臉上現出冰冷之『色』:“兩位既然來了,何必偷偷『摸』『摸』,現身出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驚訝聲傳入耳朵,隨後左側的灌木叢中黃光一閃,兩人人影現身出來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夏侯蘭一聲驚呼,隻見當先一個,正是那披發頭陀,滿臉的凶狠之『色』,而他旁邊,還站著一獅鼻闊口的家夥,居然是築基後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你們跟蹤林某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你這小子,敢壞了我的好事,本尊自然不會放過你,隻是沒想到這小丫頭居然與你在一起……” 披發頭陀充滿『色』欲的目光在夏侯蘭身上掃過,口水都要流『露』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?區區一靈動期的弟子,也敢有這麼大的口氣,就憑你,也想做那殺人劫美之事?”

    林軒笑了,凝成元嬰以後,已很少有人敢對他如此無禮,何況修為這麼低,更是一件令人十分好笑之事。

    “哼,我是不行,但我師兄可是築基後期的修仙者,而且修煉的神通特殊,血光老祖的名頭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?” 披發頭陀囂張萬分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血光老祖?”

    林軒麵皮抽搐了一下,確實好大的名頭……聽起來就像是與自己同階的修士,一個築基期修士敢這麼無恥,倒也是頗為少見的事。

    林軒懶得與他囉嗦,夏侯蘭的體質讓他十分困『惑』,心情可是不怎麼好的。

    “林某不喜歡殺生,但你倆一看就不像什麼好人,既然想要找死,林某就當做做好事,送你們投胎轉世。”

    林軒體內法訣略一運轉,一股驚人的靈氣頓時彌散,此時此刻,他也懶得再隱藏修為。

    兩個倒黴鬼瞠目結舌,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想要打劫的竟然是元嬰期修仙者,一時間臉都白了,撲通一聲傳入耳朵,卻是那披發頭陀嚇得腳軟,站立不住,跪在了林軒的麵前。

    “如何,兩位道友敢再把剛才的話講上一遍麼?”林軒的嘴角邊滿是譏嘲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前輩,誤會,一切都是誤會,我們瞎了狗眼,不知道您有如此驚人修為,否則絕不敢冒犯。”那血光老祖反應更快,已咚咚咚的衝林軒磕起了頭來,同時心中恨死了披發頭陀,若不是這小子『色』膽包天,自己怎麼會被拖下水?

    “哼,一句瞎眼,就想將此事揭過,你覺得有這樣的好事麼?”林軒冷笑著說。

    血光老祖聽了,眼中閃過一絲戾氣,口一張,噴出一縷厲芒,以林軒的眼力,自然看得清楚,是一柄尺許長的血刀。

    不過對方祭出此寶,自然不是為了像林軒偷襲,與元嬰老怪作對,他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。“

    隻見那血芒一繞,一顆鬥大的頭顱衝天而起,披發頭陀做夢也沒有想到,自己會如此窩囊的死在同門手。

    “前輩,是這小子得罪你,我已將他殺了,不知道晚輩可以離去了嗎?”血光老祖臉上的猙獰之『色』尚未隱去,轉過頭來,又堆出滿臉的笑意,看上去,卻越發的顯得邪惡以極。

    夏侯蘭目瞪口呆,她踏入修仙界雖然也有十餘載,但大部分時間,都是跟著父親在深山修煉,從沒想過同門之間,能夠毫無顧忌的相殘。

    還有那位前輩,居然是元嬰期修仙者,今天發生的一切,簡直太挑戰此女的理智了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依舊是一副淡淡之『色』,盡管心中驚訝,這家夥,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心狠手辣,不過他自然不會因此就放過對方啊!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道青『色』的劍芒飛掠而出,迎風暴漲,狠狠的向著對方的頭頂劈落。

    “前輩饒命!”

    血光老祖大驚,臉如土『色』,忙雙手掐訣,『操』縱那柄血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,那血刀有如紙糊,被斬為了兩截,化為殘骸從天空中掉落。

    林軒的神通,幾乎堪比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雖然是劍芒,但威力遠在一般凝丹期修士的法寶之上,豈是區區靈器可以抵擋?

    對方想躲,然而哪來得及,又一顆頭顱衝天而起……

    漫天血雨,隨後林軒屈指微彈,從指尖飛出了兩顆火彈,將他們的屍體化為了灰煙。

    夏侯蘭的臉『色』有些發白,林軒搖了搖頭,正想開口,突然目光一凝,轉頭望向左邊。

    神『色』有些哭笑不得,今天的事情還真多,沒想到這不起眼的荒郊野外,居然接連會有修士過來。

    而且居然是一元嬰期老怪。

    林軒自然不會害怕什麼,但也不想留在這多惹麻煩,渾身青芒大起,將夏侯蘭一裹,便化為一道驚虹,轉身飛像了天空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遁術,想要甩掉一名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自然沒有什麼難度,轉眼間,就飛出百之遙了。

    將神識放出,對方並沒有不開眼的追來,林軒神『色』一緩,將遁光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,您到清源森林做什麼?”好奇的聲音傳入耳朵,林軒回過頭,隻見少女的臉上滿是恭敬之『色』,小心翼翼的開口。

    夏侯蘭的臉『色』有些忐忑不安,沒想到這位前輩的修為竟高得如此離譜,那自己前麵的言語就有些唐突,身為元嬰期修仙者,怎麼可能要自己這麼一個笨丫頭做侍女。

    可想想剛才林軒看向自己的古怪眼神,她又有些詫異,此女隻是不韻世事而已,其實還是蠻聰明地,難道自己身上,還隱藏得有令元嬰期修士驚詫的秘密?

    想到這,夏侯蘭有些惴惴起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清源森林,這麼說,那隱雁門應該也就在附近?

    想起坊市中那位乞丐修仙者的言語,林軒有些意外的將神識放出,前麵的森林果然麵積廣闊,不過他很快就將此事拋諸腦後了。

    重新回過頭來,看了夏侯蘭一眼。

    “妳步入仙道多久了,身世如何,全都一一詳細的告訴。”林軒緩緩開口,但聲音語氣,卻絲毫不容質疑。

    夏侯蘭一呆,前輩怎麼關心起了這些事情來,但也沒什麼好隱瞞,於是櫻唇微啟,聲音飄入了林軒的耳:“回前輩,晚輩五歲開始修仙,踏入仙道已經十二年,我的父親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講,就是數個時辰之久,其間林軒又反複問了她一些問題,可不管怎麼看,此女的身世來曆都十分平凡,父母也僅僅是築基期散修,修仙之路,沒有絲毫的起眼之處,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女子,明明是靈動期,體內怎麼會擁有離合期老怪還要精純的靈力。

    不可思議!

    還有,她體內沉睡的魂魄又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林軒越想越是好奇,這麵究竟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略一躊躇,林軒再次抬起手來,將夏侯蘭的一對皓腕握住,少女臉上一紅,但這一回,既不掙紮,也不害怕,更多是好奇,她也猜想不透,自己一靈動期的低階弟子,為何會讓元嬰級的存在如此好奇。

    林軒閉上雙目,強大以極的神念通過經脈,緩緩的探像少女的識海,不過有了前一次差點被吸進去的經曆,林軒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一靈動期弟子,識海自然沒有多廣闊,林軒沒費多大勁,就找到那沉睡的魂魄了。

    一種很古怪的感覺。

    對方雖然仍處於沉睡之中,但林軒感覺,他比自己要強大得到。

    但又絕不是被什麼妖獸或者高階修士將身體奪舍了,雖然是一體兩魂,但那魂魄與夏侯蘭的主魂明顯來自同一個本源,也就是說,他們強弱程度雖然不可同日而語,但明顯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

    林軒十分詫異。

    這明顯與第二分魂的秘術也不相同,要高級得多,略一躊躇,林軒的神識再次小心翼翼的像那沉睡的魂魄探過去了……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7 18:51:55  ExecTime:0.4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