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九百八十六章洞府與祭壇


    第九百八十六章 洞府與祭壇

    田小劍的臉上『露』出喜『色』,神識一掃,數目沒錯,喜滋滋的將這箱高階晶石收好了。

    聰慧和尚踏前一步:“據古籍上所說,采摘此果需要木屬『性』的寶物,不知道哪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音未落,銀發老『婦』沙啞的聲音就傳入了耳朵:“老身修煉的乃是木屬『性』功法,手中又正好有這麼一件寶物,就由我來動手,不知道諸位道友可有異議麼?”

    “戚夫人願意效勞,自是再好不過,我等豈會有異議的。”

    聰慧和尚大喜,另兩位老怪物雖沒有說什麼,但也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於是銀發老『婦』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個木瓢形狀的法寶就被她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老『婦』人伸指向前點去,顯得小心翼翼,那木瓢化為一道黃『色』的光霞,一卷一收,就已經將五顆靈果摘下。

    除了田小劍,另外幾名老怪物全都圍了上來,也不知道是心急,還是擔心那位戚夫人會有什麼異常舉動。

    老『婦』臉上閃過一絲怒『色』,不過她人單勢孤,自然不敢說什麼,先自己取了一枚五『色』熒光果,然後將剩下的四粒分給了幾名老怪物。

    此果不能保存,幾人自然是毫不猶豫一口吞落。

    隨後盤膝打坐,先將『藥』力煉化了。

    當然,幾人都留出了一部分神識,表麵上他們攜手合作,其實卻並不是那名互相信任的。

    田小劍的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:“幾位道友先練著,我去周圍逛逛,看能否尋找到出口的線索。”

    說完,身形一轉,化為一道遁光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雲嶺山,那神秘的洞府。

    “哼,怪不得賈老魔收了幾個徒弟,卻將這最小的一個立為少主,果然是機靈狡猾的人物,五『色』熒光果,便是老夫遇見也會動心,他居然忍耐得住。”北冥真君歎了口氣,臉上流『露』出幾分讚許,隨後又抬起頭顱,看向對麵的妖魔:“這小子並未上當,道友準備如何?”

    “區區一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就算狡猾又有什麼用處,原本,四名元嬰修士的精魄,也足以將這陣法啟動,不過他既然來了,老夫又怎麼會讓他離開呢,北冥兄在這兒稍坐,老夫去見見這位小道友。”籠罩在黑光中的妖魔,怪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“什麼,你居然要親自動手?”

    “不錯,魔祖分魂降臨,不能有絲毫差錯,何況時間也差不多了,我怕派手下去,一不小心會耽擱太久。”妖魔如此這般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北冥真君點了點頭,畢竟為了這件事情,他同樣付出許多,自然也不希望功虧一簣的。

    妖魔一聲長嘯,化為一道黑芒,如利箭般飛出了洞府,很快就消失在了漫漫的『迷』霧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轟隆隆的爆裂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林軒身前法寶飛舞,不止九天明月環,青火劍也已被他祭出,化為厲芒,狠狠的向著前方斬落。

    月兒的俏臉上也滿是肅穆之『色』,她倒是沒有祭出法寶,不過嬌軀中卻是有如墨般的黑霧湧出,玄陰鬼氣,與少爺配合,破除此陣的時候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……

    至於武雲兒,俏臉早就有些慘白了,畢竟她結成金丹還沒有多久,『操』縱千木萬隴陣著實有幾分吃力的。

    不過此女可不敢懈怠,貝齒輕咬,一道接一道的法訣像身前的陣盤打出。

    如今已過去了近半天的功夫,那昏黃的護罩不停閃爍,表麵隱隱還有符文流轉著,不過顯然已是強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林軒袖袍一拂,此時月兒『操』縱的玄陰鬼氣剛好將那陣法引出了一個漏洞,等的就是這一刻,林軒自然不會錯過機會的。

    青火劍化為一道厲芒,九天明月環也隨後跟上,一時間風雲為之『色』變,武雲兒也忙神『色』凝重的伸指點出。

    從那幾顆巨樹之中,放出七八道丈許粗的光柱,聚合在一起,像此陣的另一邊打去了。

    頓時,傳來了一聲驚天巨響,整個大地都在搖晃,可怕的靈力波向著四周輻『射』,仿佛天地元氣都被引動了。

    林軒大喜,忙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將烏金龍甲盾祭了起來,化為一道光幕,抵擋這可怕的靈力餘波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爆裂與震『蕩』才重新平息了下去,隨後光華一閃,眼前的景物竟然大變。

    青山,綠水,小橋,瀑布……

    雖然料到這陣法守護的東西必定非同小可,然而看著眼前的一幕,林軒還是有些失神了,尤其這的靈氣非常濃鬱,實在是一極品靈脈之地。

    與先前那炙熱的荒漠,實在是形成了鮮明對比,此時給人的感覺,就仿佛沙漠上出現了一點綠洲,誘人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位離合期古修會在此處渡劫,原來這附近就有他的洞府。”林軒目光,很快集中在了眼前這座青山的山腰之上。

    “少爺,對方都已準備渡劫,成功了自然是去靈界,失敗了則魂歸地府,這洞府對他來說都沒有用處,難道麵還會有什麼寶物?”月兒不解的聲音傳入耳朵,小丫頭好奇的飛到身旁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師伯,我也覺得月兒姐說得不錯。”武雲兒蓮步輕移,也來到了林軒這。

    “這倒不一定。”林軒見識可比兩女高得多,臉上『露』出不以為然之『色』:“仙道艱難,能夠達到離合之境,肯定是活了不知多少歲的老怪物,他們身上自然寶物極多,而許多人界的異寶,到達靈界以後,卻不一定能有多大用途,所以他們一般都會將這部分寶物,傳承留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對方如果是某個門派的太上長老,寶物自然是有去處,十有八九都給了門中的傑出弟子了,可對方若是散修,又並未收徒,乃孤家寡人一個,這寶物自然是封存在原來的洞府,留待有緣人傳承衣缽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是說……”月兒已不是以前那胸大無腦的丫頭,如今也學會了遇事思索,多少品出一些味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據我推測,此人應該是散修無疑的,否則不會選擇這麼偏僻的地方建立洞府,渡劫的時候更應該得到門派的幫助。”林軒如此這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,洞府內還應該有許多寶物?”月兒興奮的說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不再開口,化為一道遁光,飛向了那座顯眼的綠『色』山峰。

    兩女身形一轉,也連忙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田小劍的臉『色』卻非常難看,他正盯著眼前那高高的祭壇。

    這是他不久前發現的。

    占地約有千丈之廣,整個祭壇都是黑『色』,由一種不知名的古怪石頭修建而成,祭壇的外圍,是一根根石柱,不過卻已被人刻成雕像了。

    那些雕像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有的人類長得差不多,不過神『色』之間,卻隱隱透著一股邪氣,明明是死物,可給人的感覺也極不舒服。

    還有的則幹脆非常凶惡,三頭六臂,或者那形象根本就無法用言語描述。

    比如說眼前這個,遠遠望去,倒與人類又幾分相似,然而走近了看,卻讓人『毛』骨悚然,他從手到腳,渾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,被生著眼睛。

    “千眼聖祖!”

    在那雕像的底座,有這麼一排文字,十分古老的那種,然而田小劍卻恰好識得,臉『色』陰沉的讀出。

    這些雕像的身份已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妖魔!

    而且還是十分高階的那種,應該是上位魔界才有的。

    然而這為何會有一個祭壇呢?

    突然,田小劍似有所感,眼睛微眯了起來,他颯然轉過身體,幾道遁光進入了眼簾,速度極快,正像這邊飛來。

    看清楚光華中的人物,他的臉上『露』出意外之『色』,輕聲喃喃的開口:“怎麼會呢,他們居然還活著?”

    原本滿臉的警惕之『色』,這時候已消匿不見了,然而戒意其實一點未減,隻不過沒有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少宮主原來在此處,看來你已有了不少收獲,怎麼樣,可有出口的線索?”看著眼前的祭壇,聰慧和尚的眼中同樣閃過一縷訝『色』,有些急促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而田小劍則在打量這幾個老怪物,原本照自己的推想,那五『色』熒光果,絕對不是上古那傳說中的寶物,而是陰謀,對方所設下的誘餌罷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,這幾個老怪物吃了,不僅沒事,而且法力仿佛真的增加了不少,即使站在麵前,不用動手,他也能感覺得到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真的料錯了?

    田小劍有些疑『惑』:“大師,你們沒事麼?”

    “哼,當然沒事,誰讓你小子疑神疑鬼,白白將這麼好的機緣錯過,我們服食了此靈果,法力可是暴增了不少的。”那儒雅中年人幸災樂禍的開口,臉上滿是得意之『色』,原本以他的資質,今生多半也就徘徊在初期,畢竟當年凝結元嬰也是非常僥幸,然而有這逆天寶物的幫助,回去後努力一番進階中期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是麼?”田小劍臉上不喜不怒,沒有心情與這種白癡鬥口,他依舊不相信自己判斷有錯,颯然目光一凝,果然從幾名老怪物身上看出了不妥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8 12:47:43  ExecTime:0.6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