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九百五十九章化寶為虛


    第九百五十九章 化寶為虛

    鬥智不鬥力,盡管林軒一身神通,即便與元嬰後期的大修士相比,也不過稍遜一籌,但他麵對敵人的時候,依舊不會隻懲匹夫之勇。

    然而血魔乃是活了百萬年的老怪物,同樣狡猾以極,居然在最後時刻,將玉羅蜂的行藏看破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浮現出可惜之『色』,想也不想的袖袍一拂,一道耀眼的青芒飛『射』而出,當頭劈向對方的頭顱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青火劍了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隻手也沒有閑著,在腰間一摘,已將靈鬼袋往半空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袋口張開,一股腥臭的屍氣從麵噴了出來,接著黑芒一閃,一幹癟瘦高的身影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“煉屍?”

    血魔尊者的聲音沙啞無比,臉『色』更是迅速陰沉了下去:“而且還是元嬰期?”

    林軒笑而不語,青火劍已狠狠的劈刺了下去,血魔自然沒有等著挨打的道理,張開口,噴出一道黝黑如墨的魔氣,一陣扭曲,幻化成了一上尖下方的盾牌,擋在他的頭頂上麵。

    林軒不驚反喜,對方未免也太托大了些,別說他不過區區元嬰中期,就算是後期大修士,也沒有赤手空拳,接下自己青火劍的道理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普通的法寶!

    對方既然犯傻,那就要讓他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在林軒神識的一催之下,那道青芒變得越發的耀眼,暴漲到了丈許長,狠狠的與對方魔氣幻化的盾牌撞上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靈力四『射』,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入耳朵,兩位元嬰期修士的硬撼非同小可,周圍那些古怪的雲霧都被排開了。

    四周變得清明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僅僅是一瞬間,很快,那些霧氣就像有生命一般,再次彌漫,將這附近重新充滿。

    果然有古怪,不過現在麵對強敵,林軒自然也沒有心情去研究那霧氣,打敗血魔才是最首要的問題。

    青火劍神通雖然單一,但攻擊力卻無以倫比,多次為林軒力克強敵,林軒有信心,大修士不動用寶物,空手也是接不下來的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他瞪圓了眼珠,臉上滿是驚訝之『色』,那盾牌不過是魔氣幻化而成的,居然將青火劍擋住。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呢!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涼氣,心中不由得浮現出另一個苗條美麗的身影,紅綾仙子,這些古修士果然要比現在同階的存在難纏得多,沒有一個是省油燈的。

    林軒這邊大驚失『色』,卻不知道血魔心中比他還要駭然得多。

    他哪是空手硬接林軒的寶物。

    剛剛那魔氣其實就是一特殊的法寶了。

    血魔人品暫且不說,但所學確實極為廣博,曾經得到了一本《化寶為虛》的功法,此功法據說最初是從靈界傳下來的,可惜僅有隻言片語,但幾經轉手,卻由人界的古修士將牠補齊。

    論威力,當然無法和靈界那出名的神通相比,但精深奧妙,也非常的了不起。

    所謂化寶為虛,顧名思義,倒與凡人武者人劍合一頗有幾分相似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本命法寶不用之時,都會將其收納入丹田麵,用本身真火,日夜培煉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即使是很平凡的寶物,威力也會越來越大的,與主人的心神聯係,也會越發的緊密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法寶也隻是外來之物,遠不如自己的身體,能夠做到真正的心神合一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麼,化形期妖族,大部分都錘煉妖體,而對法寶不屑一顧,而人類受困於本身的天資,別的流派不提,就算是修妖者或者佛宗的煉體術,與高階妖修相比,畢竟還是要遜『色』一些。

    但靈界人族,自有才智高深之士,創出了這逆天功法,《化寶為虛》雖然威力不及,但理念卻是一樣地。

    就是將本命法寶,在體內煉化,是真正的華為虛無,變成無形的古怪之物,然後用魔氣或者是儒門的浩然正氣將其包裹,讓法寶與魔氣完全融合,然後再經過種種不可思議的轉化,讓兩者融為一體,變成玄寶魔氣。

    這種魔氣一旦煉成,則具有了法寶的『性』質,而且不受外形限製,飛劍,盾牌,長戈,法旗,或攻或守,可以變化出任何一種寶物。

    端的是玄妙無比,威力驚人以極!

    所以他剛剛並非空手硬接,可對方那短劍,僅僅一擊,雖然沒有突破自己魔盾的防禦,卻讓他胸口的氣血翻滾無比。

    好驚人的威力!

    這小子不僅進階快,寶物也如此犀利?

    血魔同樣在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兩人第一波交手,看似不分勝負,心下卻各自嘀咕。

    但林軒臉上絲毫沒有畏懼之『色』,強敵自己見得多了,此時此刻,在這危險地域,他可沒有心情與對方慢慢過招,這紜嶺山危機四伏,速戰速決才是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神念微動,屍魔臉上『露』出凶厲之『色』,他可不知道害怕為何物,骨骼爆響聲中,大踏步衝向了對手。

    “月兒,妳也出來,不過要小心一些,躲在我後麵偷襲就可以。”林軒臉上『露』出『奸』猾之『色』,以眾淩寡是他做人的原則,月兒雖然未能結嬰成功,但配合獸魂幡,神通也是不弱。

    血魔做夢也想不到自己並非孤家寡人,而是主仆聯手,再加上傀儡屍魔,三個欺負他一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月兒也早就心癢癢了,自從少爺結嬰成功以後,戰鬥的時候自己已很少能『插』上手。

    畢竟元嬰期與凝丹期的差距太大了,少爺怕自己一時失手,落入危險之中……

    林軒的關心愛護,小丫頭自然謹記心中,但也常常埋怨自己沒用,反而像少爺的包袱,此時能夠幫忙,月兒當然高興無比了。

    “記住,隻需在我身後,不許接近那老家夥,聽見沒有。”林軒殷殷叮囑。

    “是,小婢記下了。”月兒乖乖的點點頭,一副人畜無害的麵容,然後小手翻轉,一麵黝黑『色』的幡旗出現在了她的掌心麵。

    月兒閉上雙眸,一道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另一邊,血魔尊者瞪大了眼珠,氣得幾乎快要吐血了,望向林軒的眼神滿是怨毒,他自認也是心機深沉的人物,否則極惡魔尊一代梟雄,也不會悲慘的落入他的算計之中,死於四大鬼帝的圍攻……

    可這小子,才活了多少歲,怎麼如此的心狠腹黑,一開始,就看出自己欲對他不利,卻裝出一副很純的樣子,暗地,卻悄悄的請君入甕,誘騙自己踏入陷阱之中……

    元嬰期的屍魔,還有凝丹期的陰魂女子,血魔『舔』了『舔』舌頭,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與魔蟒廝殺不休的玉羅蜂,這在上古時期,乃是極為厲害的魔蟲,他豈會不認得,幸好沒有完全成熟,而且僅有一隻,否則光是此物,就足以將自己滅殺掉了。

    又驚又怒,不過血魔尊者到底是橫行一時的魔頭,而且修煉的功法特殊,自認比起大修士也未必稍遜什麼,這小子雖然狡猾到了極處,但自己也未必就怕他了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僅僅是為當初淪陷區的一點小恩怨,他肯定不會與這麼可怕的敵人糾纏……因為不值得!

    可林軒乃是雙嬰擁有者,對他來說,卻是無與倫比的誘『惑』,隻要有一絲希望,也不會放棄的。

    何況血魔尊者自認,就算以一敵三,自己依舊占據贏麵。

    “哼,不錯,當年一區區的凝丹期修仙者,居然成長得如此迅速,確實大出本尊著意料的,看來要收拾你,還真不太輕鬆,也罷,雖然每變身一次,我會元氣大損不少,但滅殺你的好處,卻足以彌補,小子,就讓你見識一下,本尊者的無上魔功,能讓我全力應付,你死也該瞑目了。”血魔的臉上滿是凶殘之『色』,而屍魔已經來到了他身前三丈之處,魔臂暴漲,狠狠的一拳擊出。

    對方居然不閃不躲,僅僅是黝黑的魔氣冒出,將他的身體包裹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那一拳仿佛打到了空處,這魔霧竟然有移形換位的效果,林軒眉頭大皺,空間神通,涉及天地法則,隻有進階離合期後,才會有所涉獵掌握,對方明明是元嬰期,為何……

    難道這也是古修士的過人之處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大皺,袖袍一抖,已將那長戈取出,他可不會給對方從容變身的,法力注入,狠狠的向前劈出。

    一道銀『色』的月牙,從那長戈的頂部激『射』而出,雖然直徑僅有尺許,卻耀眼以極,尤其令人驚駭的是,他所過之處,空氣都被帶上了輕微的紋路,如同扭曲的褶皺一般。

    似緩實急的飛到了那魔氣所形成的烏雲麵前。

    血魔似乎也察覺出了不妥,想要向旁邊飄落,但屍魔卻虎視在側,他畢竟隻是元嬰期修仙者,就算因為是古修士的緣故,掌握了一些空間之術,但也絕對是皮『毛』的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不動,還可以用移形換位,躲過攻擊,當然,這並不是立於不敗之地,因為如此肯定非常的消耗法力,一旦動了,那移形換位之術就失去了效果……

    高手過招,有如電光石火,哪有時間給他猶豫,那光波已經狠狠的斬進了魔雲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08:45:26  ExecTime:0.5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