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九百五十四章厲害的田小劍


    第九百五十四章 厲害的田小劍

    對方恍若未覺,莫年不由得心中大喜,伸手在後腦一拍,將一杆『毛』筆模樣的寶物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隱隱的,一股墨香飄入鼻端。

    這翰墨筆可是上品靈器,當初為了煉製此物,他幾乎將大半生的積蓄全都花進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一點也不後悔,此寶神通之強,遠在一般的同階寶物之上,還附帶有劇毒,就威力來說,與極品靈器也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對付這麼一靈動期的低階弟子,自然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蒼鷹博兔,莫年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為城規所不容,所以希望一擊必中,殺人搶寶後趕快開溜。

    打算原本不錯,可惜他的運氣卻似乎太背了。

    眼看那翰墨筆來到自己頭頂的上空,田小劍嘴角邊流『露』出譏嘲的笑容,好個不長眼睛的家夥,殺人搶寶雖不算什麼,可區區一築基期修士來打自己的主意也未免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這位昔日的極惡少主,雖然由於魔尊隕落,也曾經曆過顛沛流離的生活,然而事易時移,修仙界並非林軒一個人才有運氣,也不敢說他就最有心機,那些老怪物暫且不提,至少田小劍就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麵對眾叛親離,這位魔道少主選擇了隱忍一途,甚至放棄了在幽州的根基,遠遊到了更廣闊的天地。

    其中的艱辛苦楚,外人是很難想象的,血雨腥風,他好幾次都差點隕落,但最終,靠著深沉的心機挺過來了。

    不錯,是心機與城府,畢竟雲州高手無數,而那時候,他的修為也不過凝丹期,身份更是一介散修而已。

    就如同林軒在雲海與妖靈島時與那些老怪物周旋,田小劍同樣經曆過虎口奪食,而被元嬰老怪滿世界追殺的事,他與林軒是友是敵暫且不提,兩人倒真的很像一對難兄難弟。

    不過總體說來,林軒在修仙方麵的機緣要好一些,故而晉級到了元嬰中期,而田小劍則有別的方麵的運氣。

    種種機緣巧合,竟讓他被離『藥』宮的大長老看中,拜了此人做師傅,從而成為了這龐大勢力的少主。

    雖然,這老怪物並非僅收了他一個門徒,但田小劍無疑是最為得寵的一個。

    苦盡甘來,如今的身份可不是當年的極惡少主可比,畢竟與這塊新穿越過來的大陸相比,幽州就是蠻荒之地。

    而離『藥』宮是雲州最為龐大的勢力之一,光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就有數人之多,而他的師尊,境界雖然沒有真正突破,但也可以說是一隻腳邁入了離合期的人物。

    有了名師,加上離『藥』宮同樣是丹道聖地,以田小劍的身份,每年能夠享用的供奉極多,就丹『藥』來說,雖然與林軒相比,還是有所不及,但也足夠讓其他的修士羨慕無比。

    而他本身又是極佳的資質,再加上勤奮努力,畢竟田小劍清楚,修仙界實力永遠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靠著心機,以及拍師父的馬屁,雖然能夠逍遙一時,但所得到的地位,不過是鏡花水月,那些師兄師姐,哪一個不是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,而自己在門中,根基淺薄,如果不能早日結嬰成功,遲早會死於那些家夥的手中。

    田小劍可不希望命運被別人掌控,他要成為真正的強者,就算是師尊,也不過是自己的墊腳石,別看此子平時一臉和氣,其實卻驕傲以極,目無餘子。

    不,正確的說他心中也有為之忌憚的人物,當年在幽州,那叫林軒的家夥,自己就從未占到他的上風。

    對方心機之深,也令人瞠目結舌,而且修煉晉級之迅速,比自己還勝上一籌。

    田小劍向不服人,但對於林軒,心底卻是深深為之忌憚。

    兩人似敵似友,關係頗為微妙,表麵上則一副哥倆好,當然虛與委蛇,兩人誰也不會當真的。

    數十年前,幽州陰魂肆虐,無數門派家族,灰飛煙滅,隕落的修士數不勝數,林軒也蹤影全無。

    當時他可是靈『藥』山少主,在幽州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,莫名失蹤,在各大門派之間,還造成了不小的轟動。

    各種流言傳出,有的說他死於鬼帝之手。

    也有人說他是被魔道給暗害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過陰魂環視在側,這件事情總算沒有引起新的衝突,而林軒也真的再也不曾出現過。

    歲月悠悠,很多人都將他遺忘到了腦後,唯獨田小劍沒有。

    他與林軒合作不多,但對於這個“朋友”卻是了解非常的,林軒哪有那麼容易死了,十有八九是見勢不妙,而躲在了某深山之中潛修,不願被卷入浩劫之中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這番猜測雖然沒中,但距離事實卻也不遠了。

    後來遠去雲州,成為了離『藥』宮少主,田小劍依舊沒有將林軒忘了。

    他筆墨丹青,畫了一幅林軒的肖像掛在自己的洞府,這麼做,有兩個意圖。

    一來是提醒自己,像林軒學習,兩人雖然非友非敵,但林軒確是他極少佩服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第二個原因,則比較惡毒,他對外宣稱說林軒是自己最好的朋友,曾義結金蘭,隻不過因為某種原因失散。

    要知道,田小劍雖是離『藥』宮少主之一,但他的那些師兄師姐,無不視他為眼中釘,肉中刺。

    俗話說,敵人的敵人是自己的朋友,那麼敵人的朋友是自己什麼……答案很顯然。

    由於有師尊庇護,他們不敢傷害田小劍什麼,不過他這位義結金蘭的好兄弟麼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那幾人都是元嬰高手,而且與田小劍這半路入門的小師弟不同,他們在離『藥』宮待了幾百年,各個底蘊深厚,都有一大批可以調動的人手。

    於是大批的離『藥』宮弟子被派了出去,除了雲州,甚至到其他的州府尋找林軒下落,得到的命令隻有一個……將他殺了。

    借刀殺人!

    田小劍將幾位師兄師姐玩弄於鼓掌之中,他與林軒雖然沒有什麼現實的利益衝突,不過這麼一個天才留下來隻會是禍害,今天不會威脅到自己,但誰能保證以後?

    危險要扼殺在萌芽之中,田小劍絕對是心狠手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何況這件事情就算暴『露』,也牽扯到不自己頭上來的,何樂而不為呢?

    然而數十載過去,卻一點消息也無,田小劍心中也有些嘀咕,林軒不會真的是一時失手,在鬼帝那領了飯盒?

    俗話說,智者千慮,必有一失,沒有人能夠永遠不犯錯,林軒雖然了得,但說不定也會陰溝翻船的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沒有想太多,能夠將林軒殺了固然不錯,那小子就算僥幸活著,難道自己就一定怕他了。

    畢竟自己已結嬰成功,那是因為有種種機緣相結合,名師,丹『藥』,優異的資質,還有比普通人勤奮得多的付出,林軒就算活著,他不相信也能修煉得如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而這次來到紜嶺山,則與不久前發生的一係列變故有關,先是通羽那老家夥搶劫本門的店鋪,當然,田小劍是不會相信的,這明顯是有人嫁禍。

    但誰會在乎?

    離『藥』宮的諸位長老已準備用這件事情大做文章了,沒想到尚未行動,一連串的變故卻橫生迭出,各大門派都死亡了不少弟子。

    雖然全是低階的炮灰,但形勢卻一下子複雜起來了。

    究竟是有人隱藏在暗中挑撥,還是靈『藥』山想要把水攪渾的脫身之策。

    如果是後一種情況,自然好應付,但前一種,就要小心在意,畢竟還有五十年修羅之門就要開啟,絕不能讓別人漁翁得利。

    坐在總壇肯定分析不出,於是田小劍自告奮勇,願意外出去查探真相如何,離『藥』宮大長老欣喜的允準了。

    對於小弟子的辦事能力,他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而田小劍這麼做,也是有目的的,一來是立功,自己在門中根基淺薄,隻有多立功勳才能得到大家的認可,否則這少主也不過是一響亮的空頭稱號罷了。

    二來則是磨礪心境,說到這一點,他與林軒又成了難兄難弟,兩人麵臨的情況差不多,因為修煉太快了,而道心沒有跟上,長此以往,很容易走火入魔,所以田小劍也打算出來曆練一番的。

    剛來到石城沒多久,屁股都尚未坐熱,就聽見紜嶺山冒出古怪雲霧的奇事來了。

    田小劍本來就是暗中尋訪,一點蛛絲馬跡也不願放過,這麼大的變故自然沒有道理充耳不聞的。

    於是二話不說,也趕往了此處,為了不引人矚目,他施展秘術,將修為隱藏到靈動期,這樣就不會有任何人留意,萬萬不曾想卻有一小小的築基期修士想要打劫自己。

    田小劍哭笑不得,他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物,見那靈器來到自己頭頂上空,才袖袍一拂,一道幽深的魔氣飛『射』而出,將翰墨筆包裹,此靈器頓時融化了。

    莫年大驚失『色』,這才知道自己幹了一件蠢事,嚇得渾身發抖,忙跪下磕頭:“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,晚輩無意冒犯您,隻是不知道這小小的紜嶺山,會來如此多的元嬰期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還別的元嬰期老怪物,來到這了?”田小劍一呆,慢慢的將手縮了回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18:27:41  ExecTime:0.440